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零九章 倒不如殺個痛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倒不如殺個痛快!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熱門免費閱讀!

「吞天1

急速衝擊過來的華正陽,正好看到了那道忽然出現的身影,尤其是余寒蒼白如紙的面孔,明顯是受了重傷。

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一絲殘忍的笑意。

「受了這麼重的傷,我看你還如何逃過這一劫?」

如今子魚和丁進等人紛紛被陳戰等一眾仙門弟子阻止住,從而給他創造出了這擊殺余寒的大好機會。

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一隻黝黑的吞天雀出現在頭頂,與此同時,隕仙石光芒搖曳,竟是同時催動了兩股最強大的力量。

剎那之間,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瘋狂肆虐。

碩大的吞天雀虛影張開巨口,吞吸之間,形成一道可怕的漩渦朝向余寒的頭頂籠罩了過去。

幾乎是在同時,隕仙石光芒搖曳,本體直接被華正陽打出,化為一道流光,沖向了余寒的胸口。

這兩道攻擊,是他所能夠催動的最強大的攻擊。

然而卻不曾用來對付魔眼,也不曾用來對付那些仙門弟子,而是一直等到了此刻,朝向余寒盡數鎮壓下來。

「余寒——」

子魚和丁進等人自然清楚,余寒在進入魔眼之前便已經傷勢嚴重,而在魔眼中的戰鬥艱苦更是可想而知。

所以他此刻的狀態幾乎可以預見。

必定已經接近油盡燈枯。

如此情況,又怎麼可能敵得過蓄勢已久的華正陽?

兩人幾乎同時將體內真氣催動到了極致,漫天冰火席捲,同時將周叢雲和陳戰逼得接連後退。

陳戰目光閃爍,看著子魚手中那突兀出現的短劍,臉色立刻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把短劍的力量他之前就見到過,那是連魔眼都要忌憚的神物,以自己的實力,恐怕很難抵擋。

但他知道,要給華正陽創造時間幹掉余寒,就必須要接下子魚的這一劍,否則這所有的準備便會前功盡棄。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狠辣。

當即猛地咬牙,一道霞光從頭頂激射而出!

繼而,一枚小巧的令牌出現在頭頂,籠罩在一片仙霞之中,流轉著一股說不出的韻味。

「仙門令1

隨著他口中一聲斷喝響徹,被仙霞包裹住的仙門令凌空盤桓,釋放出一道道厚重的力量,迎上了子魚的短劍。

子魚眼中閃過幾分焦急,原本以為,催動這道神器,瞬間可斬殺陳戰,從而為支援余寒搶出那一刻時間。

但此刻陳戰所催動的這道仙門令,力量卻達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自己的短劍雖然佔據上風,卻也被暫時抵擋祝

就這麼一耽擱,已經失去了出手相救的機會!

因為華正陽的那兩道光芒,已經盡數催動到了極致,可怕的光芒漩渦,整個將余寒包裹在了其中。

「余寒1子魚悲鳴一聲,嬌軀顫抖,森寒的殺機從眼底升騰而起。

「他若隕落,你們所有人都要陪葬1

這是一句十分狂傲的話,然而從子魚口中說出,卻沒有人敢不相信。

尤其是距離她最近的陳戰,油然而生一股發自內心的冰冷,瞬間涌遍了全身。

掌心同時扣住了懷中的一枚千里玉,一旦華正陽得手,立刻便要催動千里玉離開。

這子魚雖然恐怖,一旦自己用了千里玉,她也沒有什麼辦法阻攔。

而此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被兩道可怕的攻擊淹沒的那片空間之上。

華正陽嘴角帶著幾分陰謀得逞的笑意,目光閃爍。

「我說過,你一定會死在我的手裡的1

「現在,連命都沒有了,你還拿什麼來和我爭子魚?」

然而,他的話音方落。

一個淡淡的聲音從對面響起。

「我從未和你爭過,因為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對手1

這道忽然響起的聲音十分熟悉,卻讓華正陽臉色驀然化為無匹的凝重:「余寒?」

呼!

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一道璀璨的光柱衝天飛起!

繼而,一道道巨大的月光破開重重阻隔,凌空飛起,那道籠罩在頭頂的漩渦,直接被九道月光震得粉碎,再也不復存在。

與此同時,隕仙石所綻放出來的無窮光芒,忽然間裂紋密布,隨著凌厲的破空之聲響起,直接被一道鋒銳之極的劍氣洞穿。

清脆的碎裂之聲傳來,朝向四周瀰漫了開去。

恐怖的爆炸之聲此起彼伏,散碎的光芒漸漸擴散,化為一圈圈的漣漪蕩漾。

在那漫天光怪陸離的氣芒之中,余寒那張帶著點點笑容的面孔,終於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不可能?怎麼可能會這樣?」華正陽滿臉驚駭,失聲驚呼。

余寒淡淡的看著他,嘴角勾起一絲不屑:「是不是很驚訝?我為什麼沒有受傷?反而修為又精進了許多?」

說話之間,他指尖不斷跳動,那道大五行劍金之劍,在五指之中不斷跳躍,綻放出一絲絲若有若無的鋒銳之氣。

而他的頭頂,九輪冷月一字排開,不斷釋放出清冷的掌控氣息。

「我當初就曾經說過,如此主城,留之何用?」

余寒臉色漸漸變得陰沉了下來,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華正陽:「所有洪荒弟子都在被仙門鎮壓的時候,你們躲在暗處不敢出手。」

「之後又因為魔眼,在無數弟子平白隕落之時,選擇了冷眼旁觀1

「作為四大主城的弟子,即便今日你不對我出手,實際上也已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死罪1

一道冰冷的光芒從眼底浮現而出,頭頂九月齊動,殺機逆卷而出。

「所以今日,我便代表那些死去的洪荒弟子,對你進行審判1

「其心可誅1

鏘!

伴隨著他聲音落下,一道鏗鏘的劍鳴響徹。

指尖那道跳躍的劍氣一瞬間衝出,帶著刺耳的摩擦之聲,狠狠的朝向華正陽襲殺而去!

「你殺不掉我1

華正陽睚眥欲裂,光芒黯淡了不少的隕仙石脫手飛出,同時一口精血噴出。

竟是故技重施,想要藉助隕仙石的力量暫時抵擋住他的鋒芒。

余寒雙目微眯,正因也逐漸轉冷:「今日沒人能救得了你1

九月同時破空而出,一字連珠,帶著無匹強橫的氣勢,幻化出滾滾白焰,朝向華正陽頭頂碾壓下來。

華正陽要刺殺他,所以直接施展出了兩道最強大的攻擊,要將他徹底鎮壓。

而此刻,他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同樣也是兩道最強大的攻擊,一上一下,勢必要將華正陽斬殺於此!

要殺,那就殺個痛快!

不僅僅是華正陽,連同陳戰、周叢雲、雙生姐妹,甚至還有仙門的其他弟子,都要死。

當初陳戰下達的命令,是要擊殺所有仙門弟子,事實上他也如此做了。

對於余寒而言,他不會委曲求全,或者是對仙門弟子心生仁義,他要做的,就是用更加極端的方式,讓對方心驚膽戰。

所以,他要一直殺下去,殺的一片清明,殺的仙門膽寒!

華正陽頭頂那巨大的吞天雀虛影,瞬間就被九輪圓月吞噬,白焰包裹之下的身軀迅速的消弭,不斷發出一聲聲刺耳的爆破之聲。

繼而,原本就遭到重創的隕仙石,此刻再度被金之劍擊中。

上面的裂紋越來越強橫,終於再也支撐不住,直接被穿透!

一股死亡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

那是真正的恐懼!

華正陽的目光,都變得駭然到了極點。

他不相信余寒真的敢這樣殺了他,更加不敢相信,余寒竟然真的會這樣做。

然後,眼睜睜的看著那道劍氣,穿透了隕仙石的阻隔,從心口一穿而過。

那鋒銳的氣機,瞬間湧入體內,只是一個照面,就將渾身經脈切割的支離破碎。

這還不算完!

那九輪圓月在破開了吞天雀虛影的防禦之後,白焰直接化為一片白色的海洋,再次將他的身體包裹在其中。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華正陽,是天空之城的少城主。

這一代四大主城最傑出的弟子,代表著無上榮耀。

此刻卻連慘叫都來不及,便在那道白焰的吞噬之下徹底化為了飛灰。

在驚駭莫名的同時,這些弟子們只覺渾身冰冷到了極點。

他們此刻方才清楚,自己要對付的,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一擊殺了華正陽之後,余寒目光閃爍,再次將目光轉移到了陳戰的身上!

「到你了1

腳下狠狠一踏地面,他的身體直接衝天飛起,金之劍凌空逆卷,形成一道瑩白色的鋒銳劍罡,凌空怒斬而出!

「不好1

感覺到余寒那森寒可怕的殺機,陳戰臉色變得一片駭然。

之前為了給華正陽創造機會,他硬生生的催動仙門令抵擋住了子魚的那把短劍。

那股震蕩之力,已經讓經脈不斷傳來陣陣刺痛。

如今再加上背後余寒那道足以擊殺自己的劍氣,莫大的壓力在心頭形成一片陰雲!

「逃1

幾乎是在瞬間,陳戰捏碎了懷中的千里玉,就要離開這片虛空!

然而,他的周圍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

一尊巨大的八卦突兀的出現在他頭頂!

隨著精芒閃爍,八道金燦燦的光帶迅速延伸而出,將他周身全部都囊括在了其中。

周圍的空間剛剛扭曲,還未來得及將他的身體納入其中,便被這股陣法的力量直接間斷了阻隔。

八卦囚天,囚禁的是這片天!

陳戰眼中閃過一絲驚駭莫名的恐懼之色。

「這一次,我看還有誰能救得了你?」

余寒那充斥著殺機的聲音從背後響起,讓他一瞬間跌入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