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一十一章 金甲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 金甲少年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腳踏實地,余寒的臉上卻沒有多少喜悅,反而眉頭緊皺,緊緊握住子魚的手,一絲也不肯放鬆。

早已經守在那裡的人群中,有兩道宛若實質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一道蘊含著殺機,一道則是柔和之極。

他微微收攝了心神,抬頭看向前方眾人中,那中心處的兩道身影。

「這白髮老者,為何對我存在殺機?」他心中一動,想起了在修羅路中聽到的消息,眼中也生出幾分明悟。

「看來,傳聞果然不假,這些人,多少能夠了解一些其中的情況,看來自己殺掉的那幾個傢伙中,有人與他有著一絲關聯,否則也不會第一次見面,就會對自己產生殺機1

想到這裡,余寒深吸一口氣,目光也漸漸平靜下來。

白髮老者目光閃爍,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嘲弄。

「有霸王沖在這裡,我或許不能直接出手抹殺了你,但是想要這樣平安無事的進入七州武院,恐怕沒那麼容易1

便就在此時,刺耳的破空之聲忽然傳來。

一艘古老的戰船跨越虛空而來,降落在眾人面前,那古船的船頭,一桿大旗獵獵作響。

「天空1

旗面上的兩個大字暴露了這隻戰船的來歷,竟是天空之城的渡天舟。

余寒目光閃爍,心中生出一絲警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從那戰船之上飛掠而下,整個身體幾乎都遁入到了虛空之中,徑直朝向余寒這邊碾壓下來!

「敢爾1

執法隊霸王沖眉頭一皺,方要出手,卻被身旁的白須長老制止祝

「這裡,還不是七州武院的範疇,他們也沒有經過公布,不完全算是七州武院的弟子,如此的話,你便不能出手,因為,這是私仇1

霸王沖被他這麼一耽擱,已經失去了出手的最佳時機,眼中不禁閃幾分惱怒。

而此刻,被那道光芒包裹之下的余寒,劍直接出鞘。

與他一起出手的,還有子魚。

一對寬大的翅膀從他們背後衍生出來,輕輕拍拍打之間,瞬間破開了虛空的壓制和束縛,避開了這道攻擊的壓制。

與此同時,兩人同時出劍,生死莫離劍從劍鋒之中衝出,凝聚著一道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朝向天空之城城主襲殺了下去。

城主臉色一變,沒想到自己這全力一擊突施辣手,依然被這兩個小傢伙硬生生的逃離了開去。

不僅如此,他們竟然還敢施展出手段來反擊!

森寒的眸子跳動著冰冷的殺機,咬牙看向余寒:「竟敢殺我兒正陽,今日誰也救不了你1

話音落,一掌拍出,恐怖的氣勁直接撕開虛空,衍化出一道巨大的掌風!

這隻光芒凝聚出來的手掌,好像完全融入到了虛空之中,與天地化為一體!

「歸先境界1

余寒兩人同時眉頭一皺,這華城主,竟然是歸先境界的強者。

整整高出了他們一個階段!

兩人手中長劍相互交擊在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與此同時,恐怖的劍意相互補充,使得那道蔓延出去的劍罡愈發的圓潤自然了起來,爆發出超水平的恐怖力量!

轟隆!

兩股巨力瘋狂的對撞在了一起!

而隨著劇烈的爆炸之聲響起,所有眾人,甚至包括那些七州武院的長老和弟子們,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作為歸先境界強者,在這樣直接的對撞之下,竟然被兩名化骨境界的弟子聯手擊退。

而且,這一擊的結果,從表面上來看,竟然只是一個平手,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然而,真的只是平手嗎?

余寒與子魚扇動連心比翼,懸浮在虛空之上,目光冷峻,一雙長劍遙指對面臉色難看的華城主!

噗!

華城主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眼中儘是一片莫名的驚駭與難以置信。

自己,竟然在這兩人的聯手攻擊之下,被震傷了?

這根本不是平手,而是自己敗了!

那些觀戰的眾人臉色更加難看起來,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實在太過駭人,以至於他們到此刻依然不敢相信這一切竟是真的。

霸王沖的嘴角終於勾起一絲笑容:「生死莫離劍,連心比翼,看來這對小傢伙得到的機緣,遠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強大了許多。」

他轉身看向了白須老者,眼中帶著幾分嘲弄:「這樣的結果,你可滿意?」

白須老者卻是目光閃爍,看向華城主的目光帶著幾分失望。

華城主似乎感覺到了白須老者投遞過來的目光,心中忍不住一緊。

這位七州武院的長老,是他們天空之城走出去的前輩,也是他們在這裡的靠山。

即便他城主之尊,也不敢對其不敬。

隨即將目光轉再次轉移到了余寒和子魚的身上,嘴角漸漸蕩漾開一絲冰冷:「這是你們逼我的,即便你們的合擊劍術強大無比,修為終究還是差了一個等級,如此,今日誰也逃不掉1

他的頭頂,忽然出現了一尊五彩光芒包裹的聖杯。

那聖杯凌空搖曳,不斷綻放出可怕的光芒,與此同時,歸先初期的修為直接灌注到了其中,使得那尊聖杯氣息暴漲!

「死吧1

他雙手挾起這尊聖杯,朝向余寒兩人再度撲殺了過去。

這一刻,兩人同時感覺到了那股透體而入的壓力,臉色也開始凝重了起來。

生死莫離劍意在彼此之間流淌不定,一道道劍氣充斥在周圍。

然而,不等他們出手,在所有人緊張的目光注視之下,華城主俯衝而下的身體漸漸停止下來。

「怎麼回事?」

連白須老者都感覺到了有些不太對勁,目光閃爍之間,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

而這一次,霸王衝出奇的沒有雨白須老者針鋒相對。

他抬頭看向天空,目光似乎要穿透虛空,看向那道碾壓下來的氣息源頭。

只不過,他們都沒有找到這道力量的來源。

目光觸及處,華城主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頭頂的聖杯,連同他的身體,竟是一寸寸的分崩離析,徹底瓦解。

一名歸先初期的絕世強者,竟然就那麼憑空崩滅,隕落在了他們面前。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絲透體的冰冷。

到底是誰,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連身影都沒有出現,便一招殺死了華城主!

子魚的俏臉越發的蒼白起來,帶著幾分凄然,看向了余寒。

「對不起,余寒,我要走了……」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淚水卻是如同斷線珠子一般的簌簌落下。

「記住我的承諾,會有那麼一天,我去接你回來1

他聲音不大,卻是斬釘截鐵,閃爍的眸子里,一抹哀傷卻隱藏在了最深處。

「你有那個能力嗎?」

九天之上,一道猖狂的聲音降臨下來。

與此同時,一名渾身上下都包裹在金色鎧甲中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是你?」子魚看向來人,眼神中帶著幾分警告。

「表妹,別來無恙?」

隱藏在金色頭盔之下的英俊面孔微微露出一絲笑容,看向了子魚。

「你是來接我的?」

她開口,語氣卻依然冰冷,有著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恐怖。

金甲少年輕輕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奉了家主的命令,一是接你回去,還有一個就是,順便教訓教訓他1

他伸手指向余寒,眼中有幾分殺機劃過!

「如果能殺了最好1

被他的目光掃及,余寒忍不住悶哼一聲,踉蹌著後退了數步,嘴角沁出一絲血跡。

雙目一片通紅,不斷傳來一陣烈火灼燒般的疼痛。

「咦?」

金甲少年微微驚訝:「連我的目光都可以承載,倒是小看了你1

余寒不屈的抬頭,嘴角帶著幾分冷漠,拉住了要衝殺出去,擋在自己面前的子魚。

「聽我的,不要反抗,隨他離開便是1

子魚嬌軀微震,她知道余寒的意思,不希望自己因此而與家族的人鬧翻。

因為這件事情,他要替自己解決。

她相信他,所以沒有動!

金甲人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一隻手掌緩緩探出,朝向虛影輕輕一按。

立刻,一道無形的氣勁瞬間狂涌到了余寒的面前。

「噗1

余寒直接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倒飛而出!

渾身骨頭都是一陣里啪啦作響,險些破碎!

「好強大1

他劇烈的喘息著,對面的這個傢伙,實在太強大了。

甚至強大到,根本來不及出手抵抗!

金甲少年冷哼一聲,嘴角勾起一絲不屑:「就這點本事,也敢說大話?表妹是我們整個家族的希望,你一個卑微的螻蟻,連喜歡她的資格都沒有1

「夠了1子魚冷哼一聲。

「還不夠1

金甲少年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余寒:「原本不想殺你的,可是你的目光,實在太討厭了,所以今日,你一定要死1

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氣勢從體內迸發而出!

「我看你敢殺他1

子魚攔在了他的面前,眸子里劍意橫生,那把短劍時隱時現!

金甲少年眉頭一皺,一抹疑惑和驚駭在眼底浮現出來。

他轉頭看向了七州武院的方向,又看了看余寒:「懦夫1

「既然你不捨得他死,那就放他一馬便是了,省得你日後記恨我1目光落在了子魚那充斥著殺機的面孔上,微微嘆息。

「現在,你可以和我離開了吧1

余寒緩緩站起身來,抬頭看向了那名包裹在金芒之中的少年,眼中充斥著不屈和淡然。

他的眸子閃爍出冰冷的寒芒,嘴角也漸漸咧開一絲笑容:「下次再見之日,便是我取你性命之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