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一十四章 難以抉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 難以抉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四大主院之中,乾院最為強勢,也是天才弟子最多的主院。

然而其他三大主院,也不是隨意揉捏之輩,先前乾院副院主已經選走了柳白和方嵐虛,讓其他三位副院主已經隱約心疼。

不過是礙於情面和以往乾院在選人方面有特權的慣例,所以才沒有開口反對。

可是許飛此刻所展露出來的劍魄和劍道修為,完全讓他們連那一絲顧忌都顧不得了。

此子若是傾力培養,必將會成為本院的一大支柱。

所以,他們幾乎同時提出了反對意見。

乾院副院主聞言也忍不住有些尷尬,如果只是一名副院主反對倒還好些,如今三家同時反對,他也只能暗暗後悔。

早知如此,不如之前便選擇柳白和方嵐虛中的一人便是了。

陽院副院主目光閃爍,微微道:「我陽院已經選擇了玄陽和宇文浩然,所以這名弟子,我們也不爭了1

這一批的頂尖天才弟子,乾院和陽院各佔了兩位,坤院和陰院卻僅有一位,所以,幾名副院主其實都想要達成一個相對平衡的結果。

聽到陽院副院主的話,乾院副院主微微搖頭,這傢伙,一句話連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如果自己繼續爭取,反而落得一個強勢的名聲。

所以他也只能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這許飛,便由你們兩院來選擇吧1

他也不是省油的燈,直接將皮球踢給了坤院和陰院。

這兩院的副院主相互對視了一眼,同時也感到有些難以抉擇。

「不如,我去坤院吧1

眼見著幾名副院主對自己進入哪個院修行有些糾結,許飛忽然開口道。

此言一出,坤、陰兩院副院主同時將目光投遞了過去,帶著幾分疑問。

許飛淡淡一笑道:「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我修行的是劍道,卻也是君子之道,無形之中暗暗吻合,也算是註定。」

坤院副院主心中樂開了花,這弟子,不僅資質極佳,思維也是敏捷到了極點,當真是可塑之才。

表面卻是不動聲色的看著陰院副院主一眼:「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1

陰院副院主只能報以苦笑,許飛自己都做出了選擇,自己繼續爭執下去,也沒什麼必要了,當即搖頭嘆了口氣。

決定了許飛的去處之後,坤院副院主可以說是意氣風發,臉色也變得紅潤了起來。

至少從目前來看,已經進入四大主院的這些新弟子們,許飛無疑是最有價值的一個。

當然,此刻還有兩名弟子沒有出手。

一個是在這次修羅路試煉中,從一開始就備受關注的余寒。

另一個,則是沒有什麼名氣,據說是燕州最後時刻才勉強夠資格進入試煉的弟子。

相比之下,眾人還是對余寒期待了一些。

因為這一次修羅路試煉,他的戰績實在太過驚人。

不過先走出來的卻是丁進,他一步步的走到場地中心,目光看向了四名副院主,然後落在了那些老弟子的身上。

好不容易板了半天嚴肅的面孔終於還是咧了開來:「各位師兄師姐好,我叫丁進,燕州人,化骨中期修為,不過剛突破不久,一會兒動手,還請輕點兒,最好……別打臉1

「廢話真多1餘寒在身後笑罵道。

丁進卻是不以為然的回頭看向他:「我這是拉攏人氣,你明白什麼?」

「算你牛逼1餘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老弟子走了出來,緩緩站在了丁進的面前:「乾院,李冬青1

「等一下1

就在他方要出手之際,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卻是陽院副院主,此刻終於站起身來。

從最開始見到丁進的第一眼,他便已經認定,此子無論氣息還是真氣,幾乎就是為陽院量身定做出來的弟子。

之前有意的退讓,實際上也是為了丁進。

他沒有等到丁進出手,便直接站了起來,要率先選人,實際上,也是生怕這小子出手以後,其他三院副院主會爭搶。

「不需要動手了,這名弟子,我陽院收了!不知其他三位副院主,可否給我陽院這個面子,不勝感激1

雖然之前一直都在為了走這步棋而埋子,但他心裡也沒底,自己能看出丁進的不凡,其他三院副院主也不見得就看不出來。

正因為如此,他直接表現得誠懇了一點,也許會更加坦白一些。

然而,其他三院副院主並不買賬。

尤其是乾院副院主,之前就被他擺了一道,此刻正是報復的好時機,當即笑道:「這些孩子們在修羅路拼死拼活的,就是為了這一刻能夠證明一下自己,和老弟子交手,也並非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1

「況且,進入你們陽院,恐怕不太合適,我看這小子,其實也挺順眼的……」

陽院副院主臉色難看,他早有預料,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也沒想到,乾院副院主的拒絕會如此的巧妙。

心中不禁湧起一絲苦澀。

「此子身上的氣息,與我陽院的功法十分吻合,進入我陽院修鍊再合適不過,希望各位副院主能夠成全1他依然不肯放棄。

「好了1一直沒有開口的陰院副院主揮手道:「現在你們三家,每家都有兩名天才弟子,唯獨我們只有一人,此子我其實也挺看好的,不比就不比,不過還是進入我們陰院要好1

「他身上是至陽屬性的真氣,與你們陰院完全是背道而馳,進入陰院,完全就是誤人子弟1陽院副院主忍不住怒道。

陰院副院主也不甘示弱,針鋒相對:「他需要什麼功法,我就給他弄回什麼屬性的來,還會虧了他不成?你這話,忒也沒有道理1

「你還說我沒有道理,那我們就講講道理1

「……」

眾人獃獃的看著兩名爭吵不休的副院主,似乎不敢相信,這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前輩高人,會在今日如同市井無賴一般唇槍舌劍!

最尷尬的莫過於剛剛要出手與丁進對戰的李冬青,此刻站立在那裡,頗有一些坐立不安的意思。

原本要開始的比試,此刻也不知道該不該進行下去。

當即苦笑著看向對面的丁進,卻只見到對方也有些無辜和發怔的看向自己,想要埋怨幾句,終究還是作罷。

「行了1

乾院副院主終於開口,制止住了兩人的爭執。

然後微微開口道:「我看,既然大家都同意丁進不需要戰鬥,那麼這一戰就不必了,就如同許飛一樣,讓他自己選擇要去哪個院吧1

「畢竟我們七州武院,崇尚自由1

其他三院院主也紛紛點了點頭,儘管有些余怒未消,也有些不甘,可此刻,也就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

「小子,你好好選擇,一旦加入我陰院,你要什麼,我便承諾給你什麼1陰院副院主朝向丁進拋出了橄欖枝。

一眾老弟子也紛紛苦笑著搖頭,不知道這個叫做丁進的小子,到底強到了哪裡,讓四位副院主會做出如此選擇。

陽院副院主被對方搶了先,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冷哼道:「我陽院有的是至陽屬性的功法神通,同樣,你若加入,可隨意選擇修鍊,並由我親自指點。」

由副院主親自指點修為,無疑,這對任何一名弟子來說,都是莫大的榮耀。

一時間,不少目光都帶著羨慕看向了丁進。

然而,作為當事人的他卻有些為難的撓了撓腦袋,然後轉頭看向余寒。

通常情況下,在不知道怎麼選擇的前提下,他的第一反應都是徵求余寒的意見。

然而此刻,余寒卻聳了聳肩膀,攤開手掌。

丁進臉色立刻垮了下去,有一種天崩地裂的頹喪。

選擇,似乎真的好難呀!

就在此刻,余寒的聲音忽然傳遞了過來:「憑自己心意便是了,如果為難的時候,就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走,即使錯了,也不後悔1

丁進眼前一亮,這句話,就像是一顆星辰,點亮了黑暗的夜空。

他目光帶著幾分光芒,抬頭看向了四名等待著他回答的副院主。

「我選陽院1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卻正如余寒所說的那樣,僅僅是心意。

陰院副院主的臉色立刻難看了起來。

陽院副院主則是哈哈大笑,願望達成,有了丁進的加入,他相信經過自己的雕琢,用不了多久,陽院,乃至整個七州武院,將會再次出現一位精彩絕艷的天才。

乾院副院主看向他的目光也帶著幾分羨慕。

眾人之中,丁進的氣息是僅次於他身旁的余寒。

而且,這股氣息之中,還帶著一股非同尋常的神聖,所以,其實他們四個之前就對丁進紛紛產生了一絲期待。

如今終於塵埃落定,有人歡喜有人愁,可總歸還是結束了。

所有通過修羅路試煉的弟子中,只剩下余寒一個人站在那裡。

這一幕,顯得很孤單。

然而從子魚離開的那一刻,他便要努力習慣孤單。

四名副院主的目光,再次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這名甚至讓不少長老都為之震動的傢伙,終於輪到他了。

感受到四人有些灼熱的目光,余寒舉手道:「弟子不用麻煩四位前輩來多言,我自己來選擇便是了1

此言一出,乾院副院主的嘴角卻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誰讓你自己選了?」

「你還沒打過呢!選個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