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一十五章 八駿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 八駿圖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你還沒打過呢,選個屁1乾院副院主無情的開口打擊道。

余寒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指著丁進道:「我以為,我和他一樣的。」

「他自有被重視的價值,你充其量就是一個禍害,在修羅路惹了那麼大的麻煩,誰敢收你當弟子?」乾院副院主白眼道。

余寒聞言卻是點了點頭,的確,四大主城在七州武院也有著不小的勢力。

便如同帶著自己過來的那個白須老者,便有心想要置自己於死地。

所以,他說的不錯,自己還真是一個禍害。

想到這裡,也不再多言,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了對面的那些老弟子。

「不知,哪位師兄師姐願意賜教?」

早已經杵在那裡,尷尬不已的李冬青聞言急忙說道:「我來1

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台階下,他自然不會放過了。

「那就開始吧1

余寒微微開口,隨即後退了一步,目光閃爍,兩道精芒一閃即逝。

李冬青渾身一振,恐怖的氣勢立刻翻騰而出,滾滾朝向余寒鎮壓了過去。

作為化骨巔峰境界的強者,他一眼便可看透余寒的修為。

不過是化骨初期而已,這樣的弟子,藉助氣勢的鎮壓,三招之內解決戰鬥,也足夠了。

雖然他在修羅路戰績不俗,又是四位副院主一直議論的焦點。

但也只是化骨初期而已。

面對對方的氣勢鎮壓,余寒雙目微眯,周身立刻繚繞上一層繞體疾走的劍芒。

那些氣勢方一近身,便紛紛退去,無一能夠破開。

台下,坤院副院主轉頭看向了乾院副院主,微微道:「余寒的戰鬥力,怕是這一批弟子中最強的,連丁進你都放了水,為何偏要為難他?」

聽到這句話,其他兩位副院主也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來。

乾院副院主嘴角勾起一絲神秘莫測的笑容:「你們難道不想看看,他憑什麼以化骨初期的修為,創造出這麼豐厚的戰績嗎?」

話音落,他目光平視,看向了在李冬青的氣勢鎮壓下遊刃有餘的余寒:「況且我也想要看一看,他有沒有資格讓乾院為他付出1

這句話說的很平淡,卻不容置疑。

之前的許飛和丁進,乾院副院主都選擇了退讓,沒有爭取和太過激烈的反對。

這讓其他三位副院主在有些疑惑的同時,也有幾分慶幸。

但是直到此刻他們才清楚,這傢伙心裡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說到底,他們三個,都上了這傢伙的當。

他從一開始,就想要余寒,僅此而已。

包括許飛和丁進,其實都只是一步棋而已。

也正是因為這步棋,讓他們吃了啞巴虧,這個叫余寒的弟子,恐怕無論如何,他們都爭不走了。

因為這傢伙,很可能會因此而翻臉。

那樣的話,後果很嚴重。

呼!

感覺到了自己的氣勢被余寒破開,李冬青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多少驚訝。

對他來說,對面的余寒有幾分本事,總歸比讓自己輕鬆擊敗要有趣得多。

所以,眼見著氣勢無功之後,李冬青單手一引,一道金色長芒立刻從掌心脫跳而出,然後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宏大的勁氣,朝向余寒的頭頂鎮壓下去!

鏘!

劍出鞘,真氣注入,那跡斑斑的陳舊劍身上,立刻閃爍出妖異無匹的光芒。

「五劍合一1

余寒沒有催動壓箱底的手段,因為李冬青同樣沒有。

他小看了自己,而自己,也同樣給他一個緩衝的機會。

這畢竟只是比試,而不是生死相搏,所以,沒有必要直接出手,依靠著對方大意而搶佔先機。

劍氣破空之聲響徹,周圍的溫度,似乎都隨著這一劍驟然降低。

劍氣肆虐,準確無誤的劈中了那道宏大的金色光芒。

劇烈的爆炸之聲響徹。

五道不同屬性劍意彼此融合,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齒輪,對其發動了絕對的碾壓。

「竟然是五種不同屬性的劍意,而且,每一道都接近了天道的邊緣,很不錯1乾院副院主目光閃爍,有些欣慰的點了點頭。

然後又有些嘆息著說道:「不知道李冬青,能不能逼出他的全部手段1

其他三位副院長聞言紛紛露出一絲驚訝,因為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

乾院副院主,竟然預料著,余寒會勝過這場比試。

然而,真的可嗎?

新弟子擊敗老弟子,這在七州武院歷史上,都從未出現過。

思量之間,半空中那兩道試探性的攻擊,終於各自散去,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李冬青眼中精芒更勝,腳下金芒繚繞,身體竟是衝天飛起!

「果然是個不錯的對手,怪不得能夠在修羅路惹下這麼大的麻煩,看來之前,是我小看了你1他口中淡淡說道。

面對李冬青依然有些輕視的話,余寒只是輕輕撇了撇嘴,然後說道:「師兄總算明白了,總算能夠暢快一戰1

李冬青聞言臉色一變,隨即嘴角盪開一絲笑容:「這小子,真是驕傲啊1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我這一掌1

他雙手同時拍出,迎著虛空輕輕按下。

立刻,在他和余寒之間,一陣悶雷滾滾,虛空翻騰,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朝向余寒迅速的蔓延過去!

「暗流碎空波1

隨著一聲輕喝響徹,那道無形的波紋,終於在這一刻延伸到了余寒的面前。

余寒的眼中也閃過幾分凝重,果然不愧是七州武院培養出來的弟子,這份實力,當真不錯。

眼前的這道波紋,看似羸弱,細不可查,但其中所蘊含的光芒,卻流轉著一種說不出的恐怖,若是被沾染上,絕對會立刻撕碎自己的身體。

想到這裡,余寒不敢大意,劍意星河直接奔騰而出,凌空逆卷!

一道道星辰劃破天際,狠狠墜落,在這道無邊的長河裡不住的遊盪,每一次流轉,都讓這道星河中的劍意越發的可怕。

「劍爐?」

乾院副院主猛地一拍座椅,直接站起身來,怔怔的看著余寒頭頂,那條蜿蜒橫貫的巨大星河,拳頭也緊緊握起。

「真的是劍爐!真沒想到,失傳了這麼久的神通,竟然會在這裡看到1陽院副院主也忍不住開口說道,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難以相信。

而余寒對這一切則是一無所知,他也不知道什麼劍爐,這只是他的劍意星河,僅此而已。

轟隆!

在劍意星河的鎮壓之下,那道波紋不住的崩滅,然而每一次崩滅,也都讓它光芒搖曳,裂紋密布。

終於,在僵持了將近一盞茶的功夫之後,兩道攻擊終於相繼毀滅,又是平局收手。

「果然不愧是容納天地萬劍的劍道之爐,他已經不需要我們任何一院來培養,單單能夠將這尊劍爐修鍊大成,便可縱橫天下1坤院副院主目光閃爍道。

話音方落,乾院副院主卻是搖頭:「他的劍爐,還未完全成形,想來還處在摸索的階段,這個時候,需要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勢力來引導,為他弄來更多的劍術神通,融入劍爐,催動它衍化至大成1

並不是他非要將余寒納入乾院所找的理由,事實就是如此,所以三位院主也紛紛點頭。

半空中,交戰的兩人已經各自分開。

李冬青的臉色,已經越發的凝重起來,這個叫做余寒的小子,越來越讓他驚訝了。

連暗流碎空波都無法勝過半分,看來,要拿下他,還的確有些不太容易。

想到這裡,他眼中光芒閃爍,頭頂有一道光芒衝出,一副古圖緩緩出現。

「連八駿圖都催動了,看來李冬青承受的壓力,也的確不小1坤院副院主搖頭道。

「其實,早該如此了1

乾院副院主說出這句話之後,也不理會其他三人投遞過來的目光,兀自看向了戰常

呼!

那幅古圖迎風招展,圖面上的花捲立刻展現在眾人面前。

八匹神駒並肩而行,鐵蹄紛飛,踏著祥雲直衝天際。

這便是八駿圖,據說,是當初七州武院的畫師長老,見到仙人乘神馬破空而去,這才有感而發,畫下了這幅神圖。

如今,古圖鋪開,那圖面上的八匹神駒彷彿活過來了一般,暴烈的氣息一瞬間狂涌而出。

轟!

隨著李冬青單手一指,兩匹神駒的虛影直接從八駿圖之中衝出,帶著恐怖的氣勢,朝向余寒撲殺了過去!

「嗯?」

感覺到這兩匹駿馬不斷碾壓過來的氣勢,余寒的臉色也帶著幾分凝重。

不敢有半分的大意,長劍入鞘,體內真氣轟然逆卷,洪荒之力徹底在體內爆發開來。

與此同時,一道道月光扶搖直上。

九輪明月,懸浮在頭頂,灑落下一片清冷之極的光芒!

「九月焚天1

九輪明月,帶著不可一世的氣息,裹帶起漫天光芒,瞬間就將那兩匹神駒吞沒。

蓬!

光芒炸響,九月當頭,勢不可擋!

李冬青臉色蒼白了幾分,同時猛地咬牙,八駿圖忽然爆發出一股強橫無匹的氣息。

在那股氣息籠罩之下,八匹神駒同時衝出。

在余寒強勢反擊之下,李冬青終於不敢繼續藏拙,全力催動八駿圖,力量爆發到了極致。

八匹神駒風馳電掣,所過之處,虛空崩滅。

在它們的橫衝直撞下,九輪明月也支撐不住,開始隨之幻滅!

余寒的眉頭微微皺起。

而乾院副院主則是目光閃爍:「終於,要結束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