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一十六章 他很鬱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 他很鬱悶!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是啊,要結束了,八駿齊飛,李冬青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峰,余寒再厲害,也不過是化骨初期而已,即便通過那股神秘力量加成,勉強達到化骨中期,也只是外力而已,終究還是差了一籌1陰院副院主搖頭嘆息。

他旁邊,除了乾院副院主之外的其他兩位副院主也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八駿齊飛的場面,實在太過驚人,以至於場外的那些弟子,都遭到了波及,紛紛朝後退去,所以陰院副院主的話,幾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

然而,除了乾院副院主。

面對眾人的評價,他不置可否,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光芒,一眨不眨的注視著淡然自若的余寒。

「你還會讓大家感到驚訝的,對嗎?如果可以撐過這一擊,即便打不贏他,我也准許你進入乾院1他心中暗暗想道。

以此刻余寒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已經足夠他做出這樣的決定。

而此刻,處在戰場中的余寒,眼見著八匹神駒從天而降,狠狠的朝向自己撞擊過來,淡淡的目光中,終於掠過一道神采。

「大五行,金之劍1

劍鏘然從背後躍出,瞬間飛到他的掌心。

然後,順勢一劍劃出!

虛空之中,立刻有一道雪白耀眼的光芒亮起,好似一道閃電,充斥著狂暴的能量。

一股鋒銳到了極點的氣息,隨著劍氣的蜿蜒席捲,徹底瀰漫開來。

眼見著這道劍氣亮起,四位副院主同時站起身來,眼中充斥著深深的難以置信。

這道劍意,已經將本源金屬性發揮到了一個極致,此刻所釋放出來的氣息,讓他們都感覺到了其中所蘊含的那股無堅不摧的鋒銳。

然後,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那道看似纖細的雪白劍氣,就那麼直接迎上了八匹俯衝而來的神駒。

繼而,恐怖的波動朝向四面八方席捲,密集的爆炸聲不斷響徹。

目光所及處,八匹揚蹄奔騰的駿馬竟然直接被一劍掃過,切斷了所有的生機。

「噗1

李冬青終於再也支撐不住,在漫天散碎的光芒中,身形倒飛而回。

他臉色蒼白,八駿圖也是悲鳴一聲,重新沒入到了體內,看向余寒的目光,卻多了幾分難以相信的震撼和駭然。

「連催動八駿圖,都不是他的對手嗎?」

此刻李冬青心中所剩下的,只有一股深深的苦澀。

這一戰到了此刻,已經算是結束了,自己輸了。

成為七州武院歷史上,第一個被新生弟子擊敗的老弟子。

而他卻也終於知道,為何這個余寒,能夠在修羅路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甚至讓四大副院主都經常會露出驚訝與不可思議的目光。

可付出的代價卻真是不校

「李師兄,承讓了1餘寒微微抱拳,臉色也略微有些蒼白,催動洪荒之力對身體的反噬雖然隨著修為的進步減弱了許多,卻依然還在。

李冬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恭喜你,贏了1

他的心在滴血,為了這一戰付出的,是一筆可觀的任務點,原本以為能夠十拿九穩賺回來的,可現在卻竹籃打水一場空。

每一個任務點都來之不易,然而此刻,他也只能抱以苦笑。

周圍那些觀戰的老弟子,此刻也已經震驚的無言,甚至忘記了去開口,因為這樣的結果,已經讓他們徹底顛覆了從前的想法。

「我靠,果然還是你厲害,早知道,我也打一場好了,總歸還是能出一些風頭的1丁進幾步走到了余寒的身旁,帶著幾分羨慕說道。

余寒伸手給了他一拳,笑罵道:「你還嫌風頭出的不夠嗎?」

許飛也在此刻走了過來,他比丁進要冷靜一些,看著余寒說道:「如果不出意外,你應該會選擇乾院了吧?」

聽到他的話,余寒這才反應了過來,似乎之前,乾院副院主還曾說過,如果自己能夠擊敗老弟子,可以隨意選擇要進入哪一院的。

想到這裡,當即朝向許飛點了點頭,然後笑道:「多虧你提醒我1

說完,轉身看向四位臉色陰晴不定看著這裡的四位副院主,明顯對余寒半天不搭理他們表達了強烈的不滿。

眼見著四位副院主臉色不善,他立刻就明白了過來,當即訕笑了兩聲,便要開口奉承幾句。

然而就在這時,乾院副院主卻是嘿然道:「行了,不要弄那些虛頭巴腦的話,忒沒有營養1

「我之前就答應過你,只要你能夠擊敗老弟子,便可以讓你自行選擇要加入的分院,現在你已經做到了,那麼,我也該兌現承諾了。」

說到這裡,他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乾院的大門,永遠都為你敞開,這一次修羅路上的麻煩,我來幫你擺平。」

眼看著余寒將要開口,他竟然繼續補充道:「而且,你修行的神通,在整個七州武院,只有乾院才有足夠的實力來給你補全1

余寒剛到嘴邊的一句話立刻被噎了回來,臉色也有些苦澀。

他自然明白乾院副院主話語中的意思,然而自己,想說的卻不是這些。

其他三位副院主都沒有開口,他們此刻也只能退步。

況且,乾院副院主的話沒有錯,乾院的功法神通號稱攻擊力第一,要培養余寒體內的劍爐,乾院的確才是最好的選擇。

乾院副院主饒有興緻的看向余寒,對於眼前這一幕,他很滿意。

當然,到最後,還是需要余寒來選擇。

因為七州武院,一直都崇尚自由,而乾院更是如此。

余寒嘴角的苦澀越發濃郁了起來,為難的看向乾院副院主。

「你看我幹什麼?是讓你自己選擇,又不是我來替你選擇,磨磨唧唧的還不趕緊的1

他終於體會到了丁進的苦惱,為什麼只是一個選擇,就這麼難。

目光朝向其他三位副院主掃蕩了過去,有些煩躁的撓了撓腦袋:「我怕自己選擇后,會很傷人。」

乾院副院主看著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目光看向了其他三位副院主,以為他是要選擇乾院,當即搖頭,正義凜然的說道:「連我都答應了你,還有誰會怪你?我們四大主院的副院主,都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沒有那麼小氣1

他說的很確定,也很輕鬆。

然而適才那個時候,他看到的只是余寒看向其他三名副院主的目光,卻沒有看到,其實他在將目光投向其他三人之前,最初的起始是在自己的身上。

得到了他的確認,余寒的心裡總算輕鬆了一些。

當即深吸了一口氣道:「果然不愧是前輩高人,心胸寬闊不是我們這些弟子能夠比擬的1

乾院副院主微笑著揮了揮手:「你就快點選吧1

余寒終於站直了身軀,然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開口。

「我選書院1

……

一石激起千層浪!

此言一出,臉上剛剛綻放出勝利笑容的乾院副院長,那一絲笑容就那麼凝固在那裡,然後漸漸冷卻,張大嘴巴看向了余寒。

不僅是他,連同其他三位副院主,陡然間聽到余寒說出這個決定之後,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隨即紛紛將目光看向了乾院副院主。

尤其是看到那變化莫測,不知道是什麼表情的表情,想要笑,卻覺得有些不妥,憋得非常難受。

然而對於余寒選擇了書院,卻是所有人都難以預料的。

書院,真的就是書院。

那裡沒有老師,沒有長老,只有一個先生。

他既是老師,也是長老,同樣還是院主。

那是一個學堂,所教授的,也是如同三字經、千字文一類的學問。

所以,書院其實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特殊到,很多人都難以想象,它為什麼會出現在七州武院里,成為分院之一。

而此刻,余寒選擇了書院,卻遠遠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良久,乾院副院主方才漸漸回過神來:「你為什麼要選擇書院?」

余寒撓了撓腦袋,掃了一眼身旁偷笑的丁進和許飛,一面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從小就沒有讀過書,在這方面有欠缺。」

「放屁1

乾院副院主終於怒道,這他娘的也算是理由?你拿我當二大爺來唬呢?

見到他發火,余寒急忙站直了身軀,凝重道:「弟子不敢,在四位前輩面前,怎能失了儀容?」

眾人哭笑不得,乾院副院主搖了搖頭,勉強壓下心頭的怒火:「你知道書院是什麼地方嗎?」

余寒點了點頭:「書院,便是教書育人的地方1

「你說的不錯,那裡你可以修行四書五經,和許多做人的道理,可你是一個修者,不是一個書生1

乾院副院主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還要我說的更明白一些嗎?」

余寒急忙又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已經想明白了,修鍊的事情吧,急不得,關鍵是品質,一定要修行好了,要不然留在這世上也終究是禍害,人生一世,總歸不能留下遺憾1

乾院副院主斗敗的公雞一般,氣勢立刻委頓了下去,看著油鹽不進的白衣少年,感覺一陣頭大。

剛要繼續開口之際,一道身影忽然從天而降,落在了眾人面前。

他面色冷峻,懷抱著一把劍,就那麼淡淡說道:「先生聽說,這一批師弟裡面,有人選擇了書院,特意讓我帶他回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