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一十七章 先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先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見到這名抱劍的男子出現,其他四位副院主臉上紛紛露出一絲凝重。

連一向強勢的乾院副院主,也沒有開口,同時眉頭緊緊皺起。

這傢伙,竟然來得這麼及時,肯定不是像他說的那樣,是先生讓他來的。

他很確定,先生不會知道這裡的情況。

因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書生。

所以,他一定不知道余寒選擇書院的事情。

那麼,只能是眼前這個傢伙的主意了。

四人相視一眼,紛紛感覺到一陣棘手。

余寒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

如果不是乾院副院主捷足先登,他們任何一院都不會放棄這次機會。

所以,即便余寒自己選擇了書院,但乾院副院主費了這麼多心思,有一百種方法能夠將他弄到乾院。

只是沒想到,他來了。

雖然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卻讓這些老奸巨猾的副院主紛紛感覺到了麻煩。

而且,如果真的是先生做出這樣的決定,倒還好說。

因為先生脾氣很好,也很好說話,凡是都有商量。

但如果是這個傢伙做出的決定,恐怕就不好辦了。

正因為如此,連乾院副院主的面孔都忍不住微微扭曲了起來。

「是哪一個弟子?」

就在眾人浮想聯翩的時候,抱劍男子目光也掃向了余寒三人那邊說道。

很顯然,他們三個都是新生弟子。

余寒急忙舉起手道:「這位師兄,我就是1

抱劍男子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淡淡的看了余寒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跟我走吧1

乾院副院主的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但他依然沒有開口。

原因很簡單。

他打不過他!

不僅是他,所有副院主都打不過他。

因為他是書院的副院主,也是七州武院的第一副院主,一劍誅仙李乾坤。

余寒朝向丁進和許飛打了一個眼色,然後帶著幾分笑容走到了李乾坤的身旁,笑道:「余寒拜見師兄1

李乾坤看了他一眼,卻沒有點破身份,隨即看向了其他四院的副院主,沒有多說一句話,轉身朝向山下走去。

他的速度很快,一步踏出,便是數十米距離。

「要考驗我嗎?」余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身法展開,朝向李乾坤追了過去。

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這邊的眾人方才有些清醒過來。

「李乾坤,怎麼會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他不會從一開始就在旁邊偷看吧1乾院副院主有些苦澀的說道。

說到底,他們乾院是這一次選擇新弟子中最虧的一方。

可以說是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坤院副院主聞言也忍不住搖頭:「我也覺得不太可能,以李乾坤的聲名和性格,應該不至於會偷偷的在旁邊盯梢吧?」

「我覺得也不會1陽院副院主贊同道:「李乾坤平日里很少和人交往,更是從來都不會離開書院,怎麼可能會躲在旁邊偷看?」

而一直沒有說話的陰院副院主卻微微皺了皺眉頭:「其實我覺得,李乾坤或許真的有可能在暗地裡盯梢。」

乾院副院主也附和道:「也只有這樣才最合理,要不然,根本解釋不通。」

四位副院主紛紛搖頭嘆息,卻怎樣也無法猜透事情的關鍵。

而此時,余寒跟隨著李乾坤,身形已經翻越了數座山頭。

李乾坤的速度越來越快,余寒要跟上他的腳步,已經開始越發吃力起來。

不過他的目光中,卻帶著幾分興奮。

雖然這一幕轉變發生的非常短暫,但李乾坤的實力,卻讓他感覺到了不凡。

連四位副院主都被他的氣勢壓迫得不敢言語,足可見這位師兄的修為有多麼可怕。

想到這裡,心中不禁對教書長老越發的感激起來。

「怪不得便宜師父讓我進入書院找先生,連一名書院的弟子都有如此可怕的修為,力壓四大主院的副院主,這個選擇絕對沒錯。」

他對自己的堅持顯得十分高興。

好在沒有禁不住乾院副院主許下的諸多好處,否則,絕對會錯過這個機會。

他目光中精芒閃爍,頭頂不斷有白氣蒸騰,真氣已經催動到了極致。

李乾坤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看他,速度還在不斷增加。

余寒已經開始顯得吃力,劇烈的真氣消耗之下,讓他的臉色也略微有些蒼白。

「還有多遠呀?這樣下去,怕是真氣都支撐不住了1

感覺到體內真氣的飛速流逝,他的目光也越發凝重了起來。

呼!

思量之間,前方的李乾坤好像聽到了他心中所想一般,速度竟然漸漸慢了下來。

而且,慢的很直接,到了後來,竟然斂去了身法,開始如同普通人一般緩步而行。

「師兄,我們快到了嗎?」余寒終於鬆了口氣,然後追著李乾坤問道。

雖然這位師兄身上的氣息很冷,卻讓他感覺到很親切。

因為她也是如此,即便離去,也依然纏繞在自己周圍的那片冰冷。

「不要多說話1這是一路上,李乾坤和他說過的第一句話,卻也是最後一句。

余寒吐了吐舌頭,不再開口,默默的跟隨在了李乾坤的身後,終於踏上了前方的那座山峰。

不同於其他的山峰,都有弟子把守,這裡很安靜,而且環境很好。

到處都是一片紅塵人間的氣息,很平和,連靈氣都沒有如同外面那樣不斷凝聚成一道道漩渦般的混亂。

雖然這裡的靈氣沒有外面的那麼狂暴,卻一點也不稀薄,反而更加貼近於自然,走入其中,便油然而生一種沁入心脾的氣息。

「這才是自然1感覺到周圍流轉的氣息,余寒忽然想到了教書長老所在的那個別緻的小院,還有小院里那些刻意自然的花草。

想來,當初教書長老一定來到過這裡,而且給他留下過深刻的印象,所以才會刻意的去模仿這裡的氣息。

能夠讓教書長老這般尊重,這個先生,絕對不是一般人。

至少余寒是這樣想的。

跟在李乾坤的身後,沿著蜿蜒的山路,終於走到了那片隱藏在無數高大樹木之間的起伏樓閣之中。

「好地方1

他忍不住讚歎。

李乾坤卻回頭看向他,眸子裡帶著幾分不喜之色。

「書院是讀書的地方,這裡需要安靜,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不要多說話1

他硬生生的丟給余寒這句話,便推開那扇古色古香的木門,走入到了大院之中。

踏入書院,感受著周圍那些不斷傳遞過來的氣息,余寒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氣。

耳畔忽然傳來一陣陣朗朗書聲。

那是許久都不曾聽過的聲音,只是在孩提時代才經歷過。

而且,聽著這些傳過來的讀書聲,似乎這些學習的弟子們年紀都不大,至少聲音還是顯得很稚嫩的。

他們走到了書院的中心,李乾坤終於停住了腳步,就那麼站在那裡,沒有動。

余寒也沒有動,之前被這位冷酷的師兄教育了好幾句,他也不敢多說話。

而就在這時,旁邊忽然傳來一陣雞叫,一隻高大的公雞從旁邊走了出來,踱著散碎的步步伐,顯得出奇的散漫。

它不住的偏過頭,目光看向李乾坤和余寒,然後竟然翻了一個白眼,搖頭晃腦的繼續邁著自己的步子。

它很驕傲,至少要比當初丁進頭頂的那隻公雞要驕傲不少。

而且看向余寒的目光明顯帶著幾分不屑。

「書院里,也可以養雞嗎?」

余寒終於再也無法忍耐,總覺得這裡有些怪怪的,似乎和自己想得有些不太一樣。

李乾坤卻在這時再次轉過頭,臉色都變得鐵青起來。

「說話要注意一些,它是書院的副院主1

然後,也不再理會他,再次轉過頭去,看向不斷有讀書聲傳遞過來的那幢樓閣。

余寒帶著幾分苦澀看向了那隻依然邁著八字步的公雞,更加讓他惱火的是,那隻公雞驕傲的目光從他身上掃過。

似乎……還帶著幾分嘲弄。

「丫的要不是老子著急拜師學藝,一定好好修理你一番1

余寒心中暗暗嘟囔道,不過,竟然讓一隻公雞當副院主,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

如果真是那位先生的手筆,那麼這位先生似乎也有點太不靠譜了一些。

讀書聲漸漸小了下去,然後終於停止。

喧鬧聲響起,隨著門口漸漸打開,一群八九歲的孩童牽手從那樓閣之中飛奔了出來。

余寒瞪大雙目,原來真是一些孩子。

他看向李乾坤,鼓起勇氣反問道:「師兄……」

「我不是你師兄1這一次,李乾坤並沒有回頭。

然後在余寒有些錯愕的目光中繼續說道:「我也是書院的副院主,李乾坤1

余寒終於倒吸了一口涼氣。

怪不得他能夠逼得四位副院主不敢開口,原來竟是書院的副院主!

對於李乾坤,他心裡很服氣。

可提到副院主,他又想到了那隻公雞。

憑什麼,它也是副院主?

正值不忿之極,一陣爽朗的笑聲從那書樓之中傳來。

「乾坤吶,你也來了1

然後,一個高大的聲音漸漸出現在余寒的視線之中。

他很高大,甚至比余寒都要高出一個頭,身形也很魁梧,並不像是一個書生。

看著先生從書樓之中一步步邁出,目光已經先一步落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惶恐起來。

先生,果然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