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一十九章 劍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劍爐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

稚嫩的童音回蕩在小小的書院里,高大的先生緊閉雙目,搖頭晃腦,手中握著一把破舊的戒尺,來回來去的踱著散碎的步伐。

「今天早課就到這裡了,都去吃飯吧1先生睜開有些惺忪的雙目,將戒尺隨手丟到了一旁。

有些童子忍不住問道:「先生,吃過飯後,還要讀書嗎?」

先生搖頭,高深莫測的嘆了口氣:「不一定,隨你們心意,如果不願意,就去玩吧1

孩子們歡呼一聲,蜂擁著散去了。

然而卻有一位特殊的學生沒有走。

他緩緩站起身來,揉了揉有些發麻的雙腿,修為強如他這樣的境界,坐了這麼久,同樣有些吃不消。

因為這裡的桌椅太矮小了。

「都不會考慮,會有我這樣一個奇葩會來嗎?」

余寒搖頭苦笑,目光落在了對面的先生身上,剛要說些什麼。

卻只見先生揮了揮衣袖,在一旁坐倒了下來。

「過來磨墨1

他鋪開一張宣紙,高大的身軀坐在那有些單薄的木椅上,顯得很不協調。

余寒撇了撇嘴,還是自顧走了過去。

挑起墨塊,便要放入硯台。

「等一下1

先生突兀的大吼一聲,直接嚇了他了一跳。

他原本就有些心不在焉,此刻被驚嚇,手裡剛剛挑起的墨塊直接掉入先生桌案的茶杯里。

「對不起,先生1

余寒急忙伸手將那墨塊撈了出來,卻弄得滿手都是濃濃的墨汁。

先生搖頭晃腦,盯著同樣烏黑的茶水:「已經混了墨,即使撈出去又有什麼用?」

然後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起身朝向門外走去!

看著先生那高大的背影漸漸離去,余寒似乎若有所思,彷彿從先生的話語中聽出一些特別的意思,但卻又抓不到那一絲靈感。

正值想念之間,先生的痛呼聲傳來,他急忙朝向前方看去。

卻只見先生捂著腦袋飛也似的朝向前方逃去,一面懊惱的說道:「光注意了腳下,卻忘了頭頂,顧此失彼,真他娘的活該1

余寒哭笑不得,先生雖然不是手無縛雞之力,但卻是書生沒錯!

可書生,也會罵人嗎?

…………

那些古書,他從小就已經滾瓜爛熟,此刻又從頭到尾的跟那群孩子一起學習,自然是感覺枯燥乏味。

然而先生的態度十分堅決,一定要讓他從零開始,聲稱每一個老師教授的方法都有所不同,既然拜入自己門下,就要從頭學起。

對此余寒也沒有任何辦法,好在李乾坤此刻還算是有些講義氣,在此之前便告訴他,每日先生結課之後,可到後山尋他,一起修行。

這也是余寒之所以能強忍著跟一群孩子聽先生講課的主要原因。

書院的後山,同樣很美,那裡有一條小溪流過,溪水清澈,覆蓋著鵝卵石遍布的河床,隨著陽光逐漸灑落下來,有一種特殊韻味的美麗蘊含其中。

余寒來到這裡的時候,李乾坤早已經來到了這裡,或者可以說,他一直都在這裡修鍊。

只不過此刻,他卻沒有修鍊。

而是懶洋洋的躺在那裡,抬頭看著天空,表情依然很冰冷,卻也很愜意。

「副院主1

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此刻再叫師兄已經不妥,所以余寒也帶著幾分恭敬。

李乾坤坐起身來,伸手指了指對面的一塊大石。

見到他坐在對面以後,目光終於投遞了過去。

他的目光很平淡,然而卻讓余寒有一種感覺,好像體內的一切都被對方看得通透一般。

片刻,李乾坤收回了目光。

「讓你來書院,是我的意思,四大主院,教不好你1

他很直接,開門見山,沒有一絲的鋪墊和轉折,卻省去了不少麻煩。

余寒沒有回答,目光炯炯,看向了李乾坤。

從昨日和先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便已經知道了,不過此刻聽李乾坤說出來,有些不忿的心思,卻也平衡了許多。

「你體內的神通種類諸多,手段也諸多,這樣固然可以提升你的修為,然而卻也制約了你的成長1

李乾坤的話一針見血,直接點出了余寒一直都在顧忌的情況。

所以他看向副院主的目光帶著幾分期待,總歸這個副院主,比另一個還算靠譜。

「你修鍊的功法不完全,可以說只是一個半成品1

余寒聞言皺起了眉頭,自己修行的《大乾坤訣》,連教書長老都十分青睞,而且從修鍊之後,他也得到了不少的實惠。

一種可以自動衍生出神通,並且可以自動升級的功法,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雖然,他也清楚,這套功法的確有些不全。

但終究不至於如同李乾坤所說的那樣,只是一個半成品。

所以他看向對方,頗有一些不服氣的意思。

「《大乾坤訣》一共分為兩部,即乾訣與坤訣,你所修行的,不過是坤訣而已,所以我說是半成品,一點問題都沒有1李乾坤似乎看出他的不服氣,當即微微道。

余寒渾身一震,的確,自己當初在體內凝聚出太極光輪的時候,便感覺到了這部分的殘缺,後來還是體內的變異丹田釋放出一股力量,補足了這套功法的另外一部分,從而形成一個微妙的陰陽調和。

之前的那一絲疑慮已經徹底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絲期盼。

既然他能夠看出這一點,那麼很可能,會有另外半部乾訣。

所以此刻,他看向李乾坤的目光,帶著幾分莫名的深意。

李乾坤卻是搖頭道:「乾訣我這裡沒有,七州武院也沒有,而是早就失傳了1

不等余寒開口,他繼續說道:「這套功法,最初並不是來自洪荒,而是被人帶入進來的1

「後來很多人都沒能修鍊成功,也就慢慢的被遺忘了,你能夠依靠著體內其他的力量補全其中的不足,從而將這半部功法修鍊成,的確不容易。」

「這樣,如果你留在書院好好修鍊,我來幫你打探另外半部的消息如何?」

這算是李乾坤和他交換的一個條件。

同樣也是一個很划算的條件。

所以余寒點了點頭,然後點頭道:「我既然來了,也沒想過要走,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什麼非要讓我來這裡?」

李乾坤卻深深的看著他,反問道:「你的第一選擇,不也是要來這裡嗎?」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抓起旁邊的一顆石頭,丟入到溪水之中。

看著翻騰起來的水花,道:「你體內的那條劍意星河,叫做劍爐,是太古年間一位大能傳承下來的絕世神通。」

「它的品級,超出你的想象1

「劍爐?」余寒皺起了眉頭。

之前的四大主院副院主也猜出了這一點,不過他卻還是第一次聽說。

同時也有些不解,明明是一條劍河,為什麼會叫做劍爐。

李乾坤道:「劍爐是一套神通,同樣也不是,因為它同樣,也是一套成長型的神通。」

「當初那位前輩,集萬家劍道於己身,衍化劍爐,創造出這套足以毀天滅地的神通,成就了一代輝煌1

「可是,這是一套任何人都無法修行的神通1

「因為它裡面所蘊含的劍意實在太多了,想要百川納海,沒那麼容易。」

李乾坤深深的搖頭,繼續道:「而那位前輩,也不想自己修行的這套神通就此失傳,便想到了一個方法,就是將劍爐從自己的體內提取出來,直接灌注到傳人的體內。」

「這樣,這套神通才得以流傳下去1

說到這裡,李乾坤的目光也帶著幾分羨慕。

「可這份傳承,只能有一個人有這份機緣1

他深深的看向了余寒:「很顯然,你就是這個人。」

余寒眼中帶著幾分震撼,幾分疑問迎上了他的目光:「可是,我並未感覺到劍爐有多麼強大,它似乎只是一道囊括劍意的載體,也是因為我後續不斷修鍊一些劍術神通,才得以成長,從而釋放出攻擊手段1

李乾坤卻微微一笑:「你說的這些,當初那位前輩已經想到了1

「天下劍術,分而合,合而分1

「而劍道,卻只有一種,所以,萬千劍術,都是由一種劍道衍化出來,直到後來,才有了百家劍術,從而繼續化為無數的神通。」

「這位前輩,在將劍爐從自己體內剝離的時候,也將他一生所修行的無數劍術神通,不斷拆解融合,最後化為九套劍術神通1

九套劍術神通?

余寒忍不住渾身一震!

他想到了最初從燕州講武堂劍閣時候,見到的那面石壁浮屠。

上面似乎有九個凸起。

當時自己曾經猜測,那九個凸起,便是九套劍術神通。

而他也從其中得到三套劍術,然後石壁浮屠就消失了。

後來在葯園、風之境,他又各自得到了一套劍術,同時也是石壁浮屠上面的劍術。

也是在那個時候,他發現,之前所修行的劍術神通所衍化出來的星辰,都會被更高級的劍術所化的星辰所取代。

唯有石壁浮屠上這五套劍術神通,一直都留存在那裡。

想到這裡,余寒臉上終於露出一絲恍然之色。

此刻他終於徹底的明白了過來。

石壁浮屠上面的九個凸起所代表的劍術,實際上就是自己體內劍爐所需要那九套劍術。

以劍為爐。

便是如此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