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二十一章 匆匆一剎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匆匆一剎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李乾坤所說的那件東西,定然就是石壁浮屠上面的九套劍術神通之一。

如果葬劍嶺當真擁有這套劍術神通,那麼自己一旦得到,劍意星河,也就是李乾坤所說的劍爐,還將會有更大的進步。

到那個時候,自己的實力也將會有質的飛躍。

李乾坤看著眼含期待的余寒,嘴角漸漸勾起一絲微微的弧度。

「不過這一次因為修羅路的所出現的事情很特殊,院主他們都已經進入了其中,去查探一些事情,所以你們進入五大秘地的時間,也向後推遲了1

余寒臉上不由得現出一絲苦澀:「不會這麼倒霉吧1

他的確感覺自己這一批人挺倒霉的,這一次修羅路所經歷的險境,每一處都九死一生,尤其是最後天碑面前的那一戰,更是險些全軍覆沒。

據說,之前幾代試煉的那些弟子們,都不曾遇到了這等危險的境地。

所以,好像命運偏偏選擇了他們這一代.開了個玩笑一樣,讓人忍不住鬱悶之極。

本以為活著來到了七州武院,終於苦盡甘來,準備享受那從死亡邊緣搶奪回來的機緣和獎勵,卻沒想到,又被推遲了。

李乾坤緩緩坐直了身軀,看向他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淡淡的光芒:「其實這段時間,你正好可以好好修身養性1

「修身養性?」余寒有些不解。

李乾坤轉頭看向遠處,書樓所在的方向:「是啊,修身養性1

余寒的嘴角終於漸漸有一絲苦澀瀰漫出來。

此刻他才終於明白這個「修身養性」是什麼意思。

然而要坐在那裡去讀書,這種滋味的確有些難熬,或許也可以說非常難熬。

「不知不覺已經這麼久了1

聽到這句話,余寒這才發現,兩人聊了這麼久,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漸晚。

這一次談話,對他有了極大的啟發,或者也可以說受用終身,但是那所謂的修身養性,卻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他搖了搖頭:「進入五大秘地的時間,推遲到了什麼時候?」

「半年1

「要這麼久?」余寒只覺昏天暗地,心情更加沉重起來。

不過好在,有李乾坤每日指點修為,這半年的時間,還算沒有全部浪費。

想到這裡,輕輕嘆了口氣。

「你還有想要問的嗎?如果沒有,就回去吧!明日還有早課,先生很討厭遲到的弟子1

李乾坤很凝重的說道,從他眼睛里提到先生的時候,分明帶著一絲敬重,很自然,沒有一絲的做作。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1餘寒看向了李乾坤。

待他將目光轉移了過來,這才開口道:「你為什麼要來書院當副院主?或者,為什麼對先生那麼尊重?或者,先生真的只是一個書生嗎?」

「你這是三個問題1李乾坤糾正道。

然後在余寒的白眼中解釋道:「第一個問題,沒有為什麼,我想來就來了1

「第二個,先生值得人尊重1

「最後一個問題,他真的只是一個書生1

「這樣也行嗎?」余寒瞪大雙目看著一本正經的李乾坤:「和沒回答有什麼區別?」

「沒回答,是我不說話,現在我說話了,所以這是本質上的區別1李乾坤的話,讓余寒忍不住一陣頹然,臉色不由得越發苦澀了起來。

「回去吧1

李乾坤說完這句話之後,身形閃爍,幾個起落便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

在書樓里聽著先生的大道理,和滿屋子的之乎者也,余寒頗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

然而後來,為了不虛度這些光印,他也想到了一些其他的方式來讓這些時間變得有意義。

那就是冥想。

冥想不是任何的修鍊方法,只是單純的推衍。

他在推衍自己所修行的神通,從大乾坤訣開始,一步步的推衍每一道口訣和道紋上面的奧秘。

然後是劍意星河、大五行劍術等神通。

周圍都是一些孩子,余寒不敢大張旗鼓的修鍊,生怕那些散碎的氣息會將他們震傷,但是這種單方面的推衍,卻並不會影響到其他人。

雖然這樣並不會讓他的修為增加多少,但卻讓他對身上所修行的神通和那些底牌手段變得更加熟悉,或者是通透起來。

而每一日上課結束后,他便會前往小溪那邊去尋李乾坤,將推衍的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問題向他請教。

李乾坤不愧是七州武院第一副院主,他的回答往往一針見血,打開了困擾余寒良久的瓶頸,讓他受益良多。

余寒似乎真的變成了一個不會修行的普通弟子,至少在書院的這段時間裡,一直都沒有修鍊過一次,只是隨著大乾坤訣的自動運轉,修為不住的增加。

…………

書院的門口,有一道身影並肩站立在那裡,看著那扇緊閉的大門,滿臉的苦澀。

丁進的目光帶著幾分惱火和不甘,同時也有幾分羞愧。

「余寒這傢伙,都三個月了,也不見一次出來,莫不是真的在裡面聽學堂吧1

他忍不住咕噥道。

進入陽院之後,陽院的副院主果然沒有食言,從藏書閣選取了諸多神通和功法,幫助丁進一一講解修鍊。

同時根據他體內的情況,為他量身打造處一套修鍊體系。

以至於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丁進便將化骨中期的修為凝實到了極高的程度。

只差一線,便可成功步入到融骨的程度!

而副院主給他設置的目標就是要在三個月後進入五大秘地之前,成功融骨。

丁進對此也充滿信心,以目前修為進步的程度來看,難度並不大。

所以他修鍊並未十分刻意,而是勞逸結合,可以說,丁進是這一批弟子中,過得最為愜意的一個,同時也是最幸運的一個。

也正因為這種愜意,讓他有足夠閑暇的時間,每隔十幾日便會來一次書院。

不過讓他很不甘心的是,每一次都沒有看到余寒。

並不是因為余寒太忙,而是這書院,他根本就進不去。

就在丁進目光閃爍之際,一道身影忽然降落在了他的身旁。

他轉身,同時看到了許飛那張熟悉的面孔。

許飛同樣也是被坤院選中的弟子,所以他在坤院的處境,也沒有比丁進弱多少。

雖然並未得到坤院副院主的直接指點。

但卻得到了傾力的培養。

無數的資源,隨意進入藏書閣,都是給他開設的特權。

只是許飛自己非常努力,所以過得算是比丁進稍微緊張一些。

這是他三個月來第一次來到這裡,只是沒想到,還未見到余寒,卻先和丁進打了一個照面。

「你也來了1丁進撓了撓腦袋,似乎有些尷尬。

見到他的表情,許飛忍不住笑著點了點頭道:「都來了,怎麼不進去?」

丁進的臉色明顯變得更加尷尬:「書院是安靜的聖地,我怕我這大老粗驚擾了這裡的寧靜,所以一直猶豫著要不要進去1

許飛看著丁進有些豐富的表情變化,當即忍不住開口道:「雖然你說的有幾分道理,不過我們現在都分開了,難得相見一面,現在過來探望一下,先生也會理解的1

「走吧!一起進去1

說完這句話之後,許飛直接朝向山林深處的那扇木門走去。

丁進來不及阻止,滿臉的苦澀:「先生或許會理解,但那位恐怕不見得1

想到之前幾次都被那傢伙驅逐,臉色不禁更加難看起來。

本以為許飛只是隨意問幾句,自己對付一下就過去了,只是沒想到,他竟然還要繼續進入其中。

在懊惱的同時,一向臉皮厚的他也忍不住滿臉通紅。

許飛走到了那扇木門口,然後他就停住了腳步。

因為在他面前,出現了一隻公雞。

這隻公雞比普通的公雞要大上一圈,羽毛也很漂亮,就站在書院的大門口,來回來去的踱著散漫的步伐,就像是值守的弟子一般。

許飛的目光掃了一眼這隻大公雞。

「真是一隻驕傲的傢伙!尤其是看到它見到自己到來,只是偏過頭淡淡的看了一眼,便再次別過頭去,許飛也忍不住有些錯愕。

隨即搖了搖頭,便要繞過它,推門進入其中。

然而,他剛剛走到木門近前。

原本正安心散步的公雞忽然間如臨大敵一般,脖頸間斑斕的羽毛都刺了起來。

在許飛驚訝的目光中,直接拍打著翅膀,朝向自己攻擊過來。

「走開1

許飛冷哼一聲,體內真氣蓬然爆發,形成一道氣罩,將他保護在了其中。

「叮1

公雞當頭那一啄,正好啄在了他頭頂的那道光罩上,發出一聲金鐵交擊之聲。

它似乎對這一幕十分不滿意,不斷拍打著翅膀,竟是飛到了與許飛的頭部平齊的高度。

然後,雙翅狠狠的拍打,有一道道絨毛飄落下來,朝向余飛掉落。

看著對面這隻像是瘋了一樣的公雞,許飛也忍不住一陣撓頭。

很明顯這隻會看家的雞是書院養的,如果貿然動手傷了它,恐怕書院也會有所怪罪,到時候自己日後進來也不會那麼容易。

所以這口氣只能咽到肚子里,帶著幾分凌亂退回到了丁進的身旁。

許飛看著一臉無辜的丁進,終於明白這傢伙之前那複雜的目光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當即臉色一沉,忍不住怒道:「丁進,你這王八犢子心眼兒真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