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二十四章 龍劍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 龍劍修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余寒,丫的終於看到你了1丁進滿臉委屈的說道。

許飛的表情也帶著幾分幽怨:「我還以為你被禁足,連這一次五大秘地都不會來了呢1

他們似乎有滿肚子的話要跟余寒說,臉上的表情也顯得豐富多彩。

每一次去書院,都會被那隻可恨的公雞欺負得難受之極,卻連他的影子都沒看到。

如今終於見面,當即你一言我一語滔滔不絕的說個沒完。

余寒一直淡笑著看向兩人。

他自然不知道那個副院主會如此兇悍,將兩位摯友拖了這麼久,每一次都是一鼻子灰。

只是見到他們兩個絮絮叨叨的模樣,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溫暖。

而此刻,丁進和許飛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妥。

並不是余寒一直都沒有開口,而是他身上所流露出來的氣息。

如果說從前的他就像是一把鋒芒畢露的長劍,還未出鞘,便有鋒銳的氣息四散溢射。

那麼此刻的他,便如同一汪深潭,你所看到和感覺到的,只是那種舉手投足之間的淡然。

不過最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這個讓他們心服口服,妖孽一般存在的變態,竟然在過去了足足半年的時間,還是化骨初期的修為。

所以他們自動停止了說話,全都用一種特殊的目光看向了余寒。

那是一種審視的目光,還帶著幾分深深的擔憂。

這種眼光,除了子魚之外,或許也只有在他們兩個身上才能夠看到。

余寒感到很欣慰。

然後耳邊傳來的丁進的聲音:「這半年你去幹什麼了?修為一點進步都沒有?不會告訴我,你是真的在用心讀書吧?」

「當然是在讀書呀!我進書院,不就是為了讀書嗎?」

余寒回答得很隨意,沒有半分的沮喪。

這一句反問,更是讓兩人面面相覷。

丁進和許飛一陣頭大,對視一眼后,轉過頭來,好像不認識一般的看向了他。

「兄弟,如果心裡有苦就說出來,我們兩個幫你一起分擔,不要都憋在心裡,實話告訴我們,你的身體是不是出了什麼岔子?」丁進凝重的開口。

余寒搖了搖頭。

「我們都是鐵打的兄弟,沒什麼不能說的,如果有什麼問題,我們也能替你想想辦法1

許飛也在旁邊開口道。

余寒滿臉的苦澀,他感覺自己挺正常的。

可是……真有這麼不正常嗎?

剛要開口之際,一個不協調的聲音卻忽然傳遞了過來!

「你就是余寒?」

與此同時,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少年一步步的朝向這裡走了過來,劍眉朗目,流轉著一抹淡淡的光芒。

三人幾乎同時朝向這名少年看了過去,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閉嘴1

少年一臉的笑容立刻崩滅,看著似乎根本沒有看到自己一般,繼續喋喋不休笑鬧的三人,一抹被羞辱的感覺油然而生。

呼!

他含恨出手,一隻手掌輕輕探出,朝向余寒的肩膀按了下去。

既然你看不起我,我便讓你跪下來看看,到底是要仰頭,還是俯視!

余寒並沒有出手,丁進和許飛,卻彷彿驅趕蒼蠅一般隨意揮了揮手。

一道炙熱的光芒與刺目的劍意一閃即逝,迎上了這名少年當頭按下的手掌。

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

藍衣少年悶哼一聲,那兩股不同氣息的真氣瞬間湧入體內,交錯著肆虐了開來。

他的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目光也變得驚駭莫名,踉蹌著朝後退了出去!

「好厲害1

他不是新生弟子,如果是新生弟子,絕對不敢有人出來挑釁。

因為此刻眼前這三人,已經代表著所有新生弟子中的最高峰,沒有誰誰傻到樹洞過來找麻煩。

而他之所以趕走過來並且出手,是因為他是化骨巔峰的修為。

只是沒想到,那一絲高高在上的驕傲,就在頃刻之間便被消磨的支離破碎。

他毫不懷疑,無論丁進還是許飛,單單一個人便足以將擊敗自己,兩人聯手,自己更加不會是對手。

好不容易將體內那兩股真氣驅逐了出去,他的臉色也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目光閃爍之間,再次落在了兩人之間的余寒身上。

當即抬頭道:「余寒,躲在別人背後,算什麼本事?」

余寒正在向丁進和許飛兩人解釋,為什麼自己這段時間喜歡讀書,同時也想拉著他們入伙,卻被這少年再次打斷,目光也帶著幾分不喜。

「那你說怎樣才算有本事?」

他揮手示意兩人不要動手,終於正眼看向了藍衣少年。

藍衣少年咬了咬牙,看著丁進和許飛退到了旁邊,底氣終於足了起來。

「我聽說,你竟然拒絕了進入乾坤,從而選擇了書院?」

余寒點了點頭笑道:「你說這事啊!沒錯,的確如此!可是……和你有什麼關係?」

他覺得自己脾氣好了許多。

要不然此時此刻,必定會賞他一個「傻逼」!

似乎感覺到了這一點,他自己心裡也忍不住暗暗慶幸:「看來多讀一些書總算是好的,至少素質高了不少,要不然都和丁進這文盲同流合污了1

「你這樣做,就是對我乾院的侮辱,今日我便想,你到底憑什麼拒絕我乾院的邀請?」藍衣少年冷哼道。

余寒有些看白痴一般的看著他:「所以你就過來挑釁我,然後讓我跟你打一場,狠狠羞辱我一頓?」

聽到他的話,藍衣少年嘴角終於露出一絲笑容:「你說的沒錯,我乾院的尊嚴,不容許任何人褻瀆,尤其是你這樣的廢物,不過就是化骨初期而已,呆了半年都沒有任何進步,真不知道副院主為什麼偏偏對你青睞有加?」

余寒攤開雙手,表示很無辜:「這件事情,你應該去問問你們的副院主1

「不過你這種想法,挺讓人看不起的1

藍衣少年微微冷笑:「我也不是非要教訓你,只要你恭恭敬敬的給乾院賠禮道歉,今日之事便就作罷1

「不做罷又能如何?」余寒皺眉。

藍衣少年嘴角浮現出一抹嘲弄的笑容:「那就只好我來教你說了1

余寒轉頭看向丁進和許飛。

這一幕讓藍衣少年臉上剛剛浮現出來的笑容瞬間斂去:「這是我們乾院和書院的事情,你想要連同其他兩院也都牽扯進來嗎?」

聽到這句話,余寒忍不住咧嘴一笑:「真不知道乾院怎麼會教出你這樣的奇葩,看來也是被人當成了槍使1

「原本是不想搭理你的,但是現在你的樣子真的很欠揍,而且如果不搭理你,躲在你後面的那個傢伙,恐怕還會糾纏不休的,所以,只能算你倒霉了1

他一步踏出,周身氣勢並沒有釋放出來,而是一步步的朝向對方走去。

眼見著丁進和許飛並沒有出手的意思,藍衣少年終於放下心來,面對余寒如此託大的走過來,臉上再次輕鬆了起來:「我可不是李冬青那個廢物,白白擁有了八駿圖那樣的寶物1

他伸手,掌心一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光芒。

繼而,那些光芒迅速的從掌心朝外蔓延,形成一面閃爍著特殊光華的輪盤。

「我叫龍劍修,回去向先生告狀的時候,別忘了名字1

話音落,那道輪盤終於當頭朝向余寒碾壓了下去。

余寒的目光,依然平淡如水,沒有半分的漣漪波動。

眼看著那道輪盤夾雜著狂猛的氣勢碾壓下來,他只是輕輕抬手,同樣也是一掌拍出。

無數道星芒從掌心瘋狂的迸發而出,猶如劃破天際的流星一般,帶著刺耳的破空之聲,迎上了那道輪盤。

「你的名字,我真是沒什麼興趣,所以不用記得,因為……只是一個過客,僅此而已1

蓬!

沉悶的聲音響徹在周圍。

余寒掌心激蕩出來的無數道星芒,每一道都彷彿是一把急速穿梭的利劍,方甫接觸之間,便將那道輪盤切割的支離破碎。

繼而,無數道劍芒,順著龍劍修的手臂,直接灌注到了他的體內。

龍劍修臉色大變,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出,身形再次朝後跌退了出去!

他敗了!

敗得很徹底,僅僅一招就被擊敗,甚至比李冬青還要慘。

體內那股鋒銳的劍氣不斷亂竄,讓他傷勢越來越嚴重,口中不斷噴吐出大口的鮮血。

呼!

又是一道身影從斜地里飛掠而出,直接降落在了龍劍修的身旁,單手覆蓋在了他的頭頂,狠狠一提。

余寒灌注到他體內的劍氣,直接被他硬生生的抽取了出來。

然後輕輕一握,直接將其捏得粉碎。

「好狠的手段1

來人目光閃爍,遠遠朝向余寒投遞了過去。

「大哥,幫我殺了他1龍劍修眼中滿是屈辱,咬牙切齒的說道。

後來的那道身影沒有開口,看向余寒的目光卻充斥著殺機。

而此刻,丁進和許飛也一左一右站在了余寒的身旁。

這道身影身上流淌出來的氣息,讓他們也同時感覺到了壓力。

「劍意星河,竟然運用到了這樣的程度,看來這段時間,你修為雖然沒有進步,卻並沒有浪費,如此我就放心了1許飛低聲說道。

余寒微微一笑,看著丁進也投遞過來一抹放心的眼神,輕輕點了點頭。

然後,目光落在了對面那道身影身上,輕輕扭了扭脖子。

「你也要試一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