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二十七章 道元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道元草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熱門免費閱讀!

呼!

空間一陣劇烈的扭曲,眾人紛紛感覺到空間一陣波動,隨即身形便直接被那道波動吞納到了其中。

繼而,光芒閃爍,五座金門再次歸於平靜。

華長老微微攤開手掌,朝向李乾坤點了點頭:「李副院主這麼多年都不曾離開書院半步,卻為了余寒連續兩次踏出書院,看來對這名弟子還是蠻上心的1

李乾坤臉色如常,目光只是看著那五座金門,卻沒有在華長老臉上停留半分。

「他是書院的弟子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直接轉身離開,只留下一道背影。

華長老臉色有些難看,好在周圍已經沒有了別人,不至於失了太大的顏面。

看著李乾坤迅速消失的背影,他嘴角漸漸勾起一抹冷意:「很可惜,五天之後,書院就沒有這名弟子了1

話音方落,一道身影卻忽然間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白長老1

華長老躬身行禮,雖然兩人都是來自天空之城,而且自己還是直系血脈,但白長老的輩分實在是太高了,連副院主都對他很忌憚,更不用說是自己。

白長老微微皺眉:「為什麼沒有讓龍劍鴻跟著余寒一起進入化元池?」

華長老目光微微閃爍:「稟告白長老,這是副院主的意思。」

「副院主說,道元草如今已經成熟,化元池旁邊有不少弟子們都在,這個時候讓龍劍鴻進去,卻是有些多餘了1

他目光一轉,繼續道:「而且,落凌在那裡1

落凌,精武榜排名第十,修為僅次於龍劍鴻,雖然是坤院的弟子,但卻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他來自鎮山之城。

見到白長老的目光漸漸緩和一些,他的心也微微放鬆下來:「不過,即便余寒能夠從化元池中走出來,龍劍鴻也已經做好了隨時挑戰的準備1

挑戰!

這是七州武院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不同於講武堂一般,同門弟子中的比試,僅僅保留在「相互切磋」的階段。

如果兩人之間有著巨大的隔閡,必須要分出生死,原則上,七州武院不會幹涉。

但是,對戰的雙方弟子,必須要簽訂生死狀,並且踏上隕落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生死不論。

而此刻,龍劍鴻竟然要與余寒上隕落台。

聽到副院主的這個決定,白長老也忍不住微微嘆息,看來,副院主要殺余寒之心堅定無比,勢必要趁著一次機會,將他徹底抹殺。

想到這裡,他臉色變得有些輕鬆起來。

「好在自己當初推測,余寒會進入葬劍嶺或者是化元池中的一個,所以同樣先一步在這兩處地方,布置了殺手,否則的話,副院主那裡,恐怕又落下了一乘1

他忍不住輕輕搖頭,副院主本來是想要將這件事情全權交給自己來負責的,沒想到依然忍不住會下達一些命令。

看來這件事情,應該不會有什麼變化了。

「副院主想得周到,讓人敬佩,既然如此,倒是我有些小題大做了1他終於開口。

華長老也急忙客氣了兩句,便就此作罷!

白長老目光再次落在了通向化元池的那座金門上,眼中精芒閃爍:「余寒,希望我為你精心準備的大禮,你能好好笑納,否則的話……就沒有否則了1

嗡!

腳踏實地,余寒目光閃爍,周圍的空間也清晰的出現在眼前。

與此同時,身旁的空間再次波動,班照等三人,也同時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他目光並未在三人身上停留,而是朝向四周打量了過去。

化元池,雖然屬於單獨的一處界域,然而卻並不是如同想象一般,剛一進入其中,便會看到那一方玄妙的水池。

相反,率先映入眼帘的,卻是一片層巒疊翠的山峰。

班照指著前方的群山說道:「化元池就在這片山峰之間,我帶你過去1

余寒點頭稱謝,四道身影同時朝向那片山峰飛馳過去。

「化元池雖然有洗滌真氣,凈化肉身的作用,但你第一次進去,萬不可直接就降落在其底部1

「那裡很危險1

一面朝向前方趕路,班照一面朝向余寒講解道。

余寒聞言忍不住露出幾分錯愕:「有什麼危險?」

班照搖頭苦笑道:「我也只是聽說,化元池在凈化真氣和肉身的同時,也擁有著一股可以侵蝕元神的奇異力量,而越往化元池的深處進入,這種奇異的力量就越強大。」

說到這裡,他的目光也變得慎重起來:「據說連聖武榜上的一些師兄們,都不敢直接進入底部,因為很可能會永遠也出不來1

「有這麼可怕?」余寒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消息,連副院主都沒有說過,想來流傳的範圍應該並不大。

他並不知道,其實李乾坤不知道的事情很多,知道的事情反而很少。

因為他很少離開書院!

「當然1班照轉頭道:「所以你要進入其中,一定要小心,雖然在充滿危險的同時,凈化真氣的效果也最好,但相比於那無形的危險而言,還是穩紮穩打最把握1

「多謝提醒了1餘寒由衷的說道,班照是個熱心腸的人,想來與自己親近,也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和守護之城的關係。

宇文浩然的交代應該也是最主要的原因。

不過這一點他卻並未點破。

化元池,的確就在群山之間,越過了幾座山峰之後,已經能夠遠遠看到那一片被氤氳的靈霧籠罩之下的水池。

水池呈現出銀白色,並不透明,充斥著一種特殊的神秘。

而最讓余寒皺眉的是,丁進之前所說的果然不錯,此刻化元池的周圍,站了不下十餘道身影。

待到幾人也同時降落在旁邊,那十餘道身影幾乎同時投遞過來一抹警惕的目光。

不過感覺到他們的修為之後,那十幾名弟子臉色也漸漸輕鬆起來。

「原來是這一批的新生弟子1一名身穿黑袍的少年弟子微微一笑道:「你們門派的長老沒有告訴你們,化元池旁邊的道元草要成熟了嗎?」

不等余寒開口,班照搶先回答道:「長老們有交代,不過我們幾個的情況有些特殊,都是藉助丹藥修鍊留下的後遺症,所以才來到這裡,想要藉助化元池的力量來凈化真氣1

他回答的很客氣。

加上那些老弟子似乎對他們並沒有多大的忌憚,當即紛紛揮了揮手。

余寒一直都沒有開口,只是目光低垂,與班照等人一起,便要進入化元池中。

「站住1

那十餘名圍住道元草的老弟子中,有一個人直接將目光投遞到了余寒的身上。

「你就是余寒吧!我聽說,李冬青就是敗在你的手上,踩著我乾院弟子的肩膀來成就名聲,你的膽子不小1那名弟子淡淡的看向余寒說道。

余寒只得停了下來,與那名開口的弟子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點頭道:「如果你說的是半年前的那件事,我想應該就是我了1

「我叫歷青山,也來自坤院,李冬青是我的表弟,他的八駿圖就是我送的,你在那麼多老弟子面前擊敗了他,讓他顏面無存,對日後的修鍊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說到這裡的時候,歷青山的目光已經開始變得有些冷冽起來。

「難道,就不該道個歉嗎?」

聽到這裡,余寒反倒笑了,看來,這個歷青山就是想要找茬的。

所以,繼續跟他糾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索性不如挑明了也好。

想到這裡,他抬頭迎上了歷青山的目光,眼中的嘲弄越發明顯起來:「就憑你,想要一聲道歉,恐怕還沒有那麼容易1

「你找死1

歷青山直接被余寒噎了一句,不由得臉色大變,目光也閃爍著幾分殺機。

余寒輕輕扭了扭脖子,嘴角的不屑愈發濃郁起來:「你進來的太早了,或許還沒有聽說,我在進來之前,已經修理了龍劍修一頓1

看著歷青山開始變得凝重的臉色,繼續說道:「如果你覺得你比他更厲害,可以試一試1

歷青山心念電閃,論到實力,自己與龍劍修的差距不是很大。

這個余寒明顯是適才才與龍劍修起了衝突。

可此刻卻看不出真氣有任何波動和受傷的痕,看來這一戰,贏得很輕鬆。

他的表情有些尷尬,一時間竟是僵在了那裡,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

「所以,沒有那個能力,還不如趁早滾到一邊去,省得我若出手,會更沒面子1

「好一個新生弟子1

歷青山身側,一名樣貌粗獷的老弟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剛剛入門,就敢欺負老弟子,端的是好本事1

歷青山聞言臉色不禁一陣青白:「韓世飛,你湊什麼熱鬧1

韓世飛嘿然笑道:「我只是有些看不慣,有些人,真是給老弟子丟盡了臉面,你若不出手,這個場子讓我幫你找回來也成1

聽到他的話,周圍立刻響起了一陣鬨笑聲。

歷青山的臉色也顯得越發難看了起來。

他猛地咬了咬牙,終於打定了主意,轉頭看向了余寒。

「我有些不相信,你能打得過龍劍修,所以,試一試其實也不錯1

雖然很明顯他的決定是被韓世飛激將法所致,但說完這句話之後,整個人卻也變得淡然的許多。

看向余寒的眸子也露出幾分冰冷。

呼!

沒有多餘的廢話,歷青山直接一掌拍出,氣浪翻騰直接,狠狠的朝向他覆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