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二十九章 洗盡鉛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 洗盡鉛華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那一絲隨著凈化力量湧入自己體內的真氣之中,一絲莫名的召喚和牽引氣息也隨之進入,似乎指引著自己要朝向下方深入。

余寒眉頭一皺,想起了之前班照的提醒,心中不禁瞭然。

「果然,下方有一股可以侵蝕元神的力量,這一絲氣息看似微弱,卻是有著一種莫名的寒意不斷襲來,蘊含著大危機1

他臉色也同時凝重起來。

雖然越深入,那股危險的氣息就越發嚴重,但同時,越是朝向化元池底靠近,那股凈化的力量也越發強大。

自己的時間不多,八卦囚天陣雖然可以暫時將他們鎮壓,但時間不會太久。

所以,必須要在他們破開八卦囚天陣之前,將自己的實力突破到化骨中期境界。

只有這樣,才有足夠的把握面對幾人的聯手。

否則他們一旦從八卦囚天陣中掙脫出來,必定會將這化元池翻個底朝天,從而將自己逼出來。

想到這裡,余寒微微咬牙,速度激增,朝向池底靠近了過去。

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憑藉著變異丹田的敏銳靈覺,能夠清晰地洞察到那股侵蝕氣息的強弱,一旦不可承受,可立即停止。

在不斷深入的過程中,凈化的力量越發濃郁起來。

他的體內,一道道雜質被凈化,真氣越發的純凈起來!

在書院半年的積累,無疑是一個厚積薄法的過程,他的修為想要突破,只是需要一個契機。

而眼下這化元池無疑就是最好的一個契機。

不僅如此,半年的積累,也將讓他的修為和積累程度,重新步入一個新的高度。

時間在流逝,余寒的身體嗡鳴顫抖,筋骨齊鳴,似乎連血脈的力量都開始沸騰起來。

化元池的凈化力量,不僅凈化了他的真氣,連同他肉身的雜質,也一同都被驅逐了出去,肉身越發的完美無瑕起來。

這一點,連他自己都沒有預料到。

體內真氣雖然經過了凈化之後,開始變得有些稀薄了起來,然而隨著大乾坤訣自動運轉,一道道精純的力量呼嘯著衝出。

這便是厚積薄法的力量,讓他的修為不退反進,隨著凈化程度的不斷加深,正在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在激增。

而就在此刻,變異丹田忽然傳遞過來一道警惕的意念。

與此同時,元神似乎也感應到了那股無形的侵蝕力量,那股不安越發強烈起來。

他目光閃爍,身形也在這一刻停止下來。

目前這種凈化真氣的速度,已經讓他很是滿意,?按照這個速度繼續下去,用不了多久,便可突破到化骨中期境界。

而就在余寒努力爭搶時間,藉助化元池的力量突破化骨中期時,外面的韓世飛和歷青山等人,終於在聯手之下,破開了八卦囚天陣的束縛。

看著化為片片碎屑炸裂的八卦囚天陣,四人臉色一陣青白。

以他們四人聯手之力,對付區區一個余寒,竟然還會被如此束縛住,當真是丟人丟到了極點。

想到這裡,心中更加生出必殺余寒的念頭。

他們幾乎同時將目光轉移到了不斷沸騰的化元池水上,尤其是韓世飛,眼中閃爍著一抹嘲諷的殺機:「臨時抱佛腳,恐怕不行了1

話音落,他右臂忽然一陣光芒縈繞,竟是要主動出手,朝向化元池發動攻擊。

「等一下1

一直在旁邊觀看的班照忽然間目光閃爍,身形一閃,已經擋在了化元池的面前。

「班照,此事你也想要插手?」韓世飛目光閃爍道。

他的身旁,歷青山卻是看著班照冷笑:「我聽說你們守護之城的弟子,在修羅路上與余寒關係不錯,難道此刻,想要力保他?」

班照心中一陣苦澀,他的確是想要保住余寒,至少要拖延到他從化元池中出來。

可是,雖然化元池水的凈化能力不弱,但畢竟也需要時間。

此刻余寒進入其中,也不過是一刻鐘的時間,即便出來,也沒有任何辦法。

通常情況下,在化元池水中,想要徹底的凈化自己的真氣和修為,沒有三天五天,絕對不可能實現。

但是,班照所想的,只是通常情況。

而通常情況也同樣是指在不深入其中的情況下,因為在知道了化元池水的危險之後,有進入到這裡修鍊的弟子,也都是懸浮在最表面。

這樣一來,修鍊的速度自然會慢不少。

然而余寒卻直接深入到了一個極限的距離深度,所以此刻他真氣凈化的速度,比停留在表面的那些弟子不知道迅速了多少倍。

「班照,念在我們都是四大主城弟子的份兒上,我不會找你的麻煩,也不會在此事上多做文章,不過你要不知好歹,我絕不會手下留情1

韓世飛目光閃爍,看向班照的眼神充滿著警告的意味。

班眼看著眾人如臨大敵的面孔,班照心中愈發苦澀了起來。

他雖然是守護之城的弟子,但卻並直系弟子,所以雖然比宇文浩然早一些進入七州武院。

但是礙於自己的身份,很多事情還是需要聽從他的吩咐。

而宇文浩然在臨行之前,便已經告知了所有天空之城所屬實勢力的七州武院弟子。

一旦遇到余寒,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全力相助。

他告訴所有人,他和能夠活著來到這裡的所有守護之城弟子,都欠了余寒一條性命。

所以,這需要慢慢來還。

想到這點,班照心中的搖擺不定也隨之堅定起來,看著韓世飛和歷青山等人投遞過來的敵視目光,微微笑道:「抱歉,我接到的任務,就是保護他。」

「所以,如果你們非要動手,我們三個隨時奉陪就是了1

得到了班照的回答,韓世飛和歷青山同時大笑起來。

帶著幾分恨鐵不成鋼的目光看向了他:「你們守護之城還真是有趣,竟然把寶壓在了一個化骨初期境界的小子身上,也不怕賠了一個精光1

面對兩人的嘲諷和譏笑,班照的臉上依然帶著幾分淡然:「賠了也好,賺了也罷,不過應該聽從的命令,還是需要聽從的1

「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動手吧1

韓世飛話音方落,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逆卷而出,竟是直接朝向班照撲殺了過去。

他與班照和歷青山,都是同一代進入七州武院修鍊的弟子,所以彼此之間還算是熟悉。

此刻再次出手對戰在了一處,立刻陷入到了膠著的狀態。

而另外兩名陽院弟子,也紛紛出手,擋住了韓世飛身後的兩人。

歷青山卻在此刻空閑了下來。

他看向隱約泛著水花的化元池表面,嘴角漸漸生出一抹陰冷的笑意。

「想要做縮頭烏龜嗎?可沒有這麼容易啊1

話音落,他雙手同時拍出,一道道掌風轟然炸裂,帶著龐大的氣芒,朝向那水花翻騰之處狠狠的鎮壓下去!

「轟——」

氣浪升騰,隨著那道可怕的掌風拍擊在水面之上,越來越多恐怖的氣息瘋狂瀰漫。

水花四散飛濺!

似乎要將這小小的化元池都要掀翻一般。

敢爾!

班照眉頭一皺,便要出手朝向他攔截過去。

「與我對戰,也敢分心?莫不是以為你比我強過多少?」韓世飛略帶嘲弄的聲音傳來。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攻擊顯得越發綿密起來。

班照被他壓迫的喘不過氣來,只得全神應對。

另一方,歷青山一掌拍在水面上,卻並沒有將余寒逼迫出來,目光不由得也帶著幾分疑惑。

「難道這小子託大,直接進入到了池底,從而被那裡的可怕力量將元神煉化了?」

想想就覺得有些可能。

然而為了保險起見,他掌心光芒再度吞吐而出,欲要繼續朝向下方拍擊過去。

只不過,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一聲驚呼!

「道元草成熟了1

剩下的幾名圍繞在道元草周圍的弟子們紛紛收攏了包圍圈。

道元草擁有靈性,據說成熟之後,可化成人形,具有飛天遁地之能。

如果不小心謹慎的將其包圍住,一不小心就會雞飛蛋打,被它逃之夭夭。

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連同韓世飛等人也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去。

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除了擊殺余寒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採摘這株道元草。

這種蘊含著大道靈秀之氣的天地靈物,擁有的價值實在是太過巨大了。

如果請到本院的丹師加以祭煉,可成就一爐寶葯,提升體內大道修為。

所以,此刻聽到了道元草成熟的消息之後,幾人紛紛捨棄了對手,朝向前方靠近了過去。

他們來到這裡圍殺余寒的人並未盡數撤去,就是害怕道元草成熟的時候,被其他主院的人搶走。

在對付余寒的時候,他們是並肩攜手的戰友。

可一旦涉及到了好處。

就會親兄弟明算賬了!

眾人圍困之中,那株不斷閃爍著氤氳霞光的小草,綻放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不僅如此,那光芒包裹之下的本體,也逐漸舒展開來。

頭顱、四肢越來越清晰。

這是道元草成熟的徵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隨時準備出手搶奪。

便就在這個時候,道元草上籠罩的光芒一瞬間長鯨吸水般被它納入體內。

而它的本體,終於徹底化為人形。

一股濃郁的葯香瀰漫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