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三十一章 落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落凌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這一次,我看你如何抵擋1

早就蓄勢已久的韓世飛瞄準這個機會悍然出手。

這一刻,他似乎已經看到了余寒隕落在自己這一掌之下,嘴角也漸漸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

然而就在這時,余寒微微轉過頭來。

他的雙手同時用於操控劍意星河和九月焚天,所以此刻,只是轉頭過來,並未牽動兩大神通轉移方向。

他的臉上沒有半分的驚慌,反而帶著幾分淡淡的笑意。

「等你很久了1

他微微開口,卻讓韓世飛瞬間被一股徹骨的冰冷包繞。

他不明白為何會有這般感覺,明明余寒的雙手同時催動大神通,已經被歷青山等人牽制住,從而給自己留出了最佳的出手時機。

可為何心裡會忽然間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

他的目光,迎上了余寒的目光,赫然發現,他的眉心處,一道細長的紅色印記微微睜開。

那竟是一隻眼睛,方甫睜開,便釋放出一股強橫之極的毀滅氣息。

呼!

可怕的毀滅力量,直接化為滾滾洪流,從那隻毀滅之眼中衝出。

經過余寒的仔細推衍,不僅將這隻毀滅之眼的力量與自身氣息相互連通,可以不受到其力量的反噬。

同時也讓毀滅之眼吸收魔眼殘餘的力量更加迅捷了幾分,所以這將近半年的沉澱,毀滅之前已經將魔眼的力量全部吸收。

如今品級再次增長到一個恐怖的層次。

加上這是它第一次出手,迫切的想要展現出自己的實力,所以就在余寒將其催動的時候,那股恐怖之極的力量,已經升華到了一個極限。

滾滾毀滅力量所化的光芒撞擊之下,韓世飛的掌風直接被撕碎,隨即,將他原本缺少了兩根手指的右手也炸成了靡粉。

他要用這隻殘缺的右手擊殺余寒,以報斷指之仇。

然而卻沒想到,余寒卻為他保留了最後一擊,從而將上次劍意星河沒有做到的結果徹底補全。

劇烈的痛楚讓他的面孔越發扭曲起來,然而卻不敢有半分的分神,因為那股力量實在太可怕了,如果不全力抵擋,下一刻連同自己的肉身都將會被毀滅。

「厚土鎧甲1

隨著體內光芒激蕩,一道道光紋從身體上浮現出來,化為一副土黃色的鎧甲,厚重之極。

這是鎮山之城的絕學,擁有極強的防禦能力。

不過因為很雞肋,只能夠用於防守,所以鎮山之城鍾情於這套神通的弟子非常少。

恰好韓世飛就是一個。

不過此刻,他終於知道,修鍊了這套神通的好處,否則在這股毀滅力量的碾壓之下,絕對不可能會有生還的可能。

毀滅光柱狠狠的撞擊在了厚土鎧甲之上,可怕的散碎餘波朝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去!

噗!

厚土鎧甲在消耗了毀滅光柱大部分的力量之後,終於支撐不住,被轟成了靡粉。

殘餘的毀滅力量直接撞在了他的胸口上,將他的身體直接震得橫飛了出去!

余寒雙目微眯,果然不愧是鎮山之城走出來的弟子,已經這般劣勢,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防禦手段,從而保留了性命。

只剩下一條手臂的韓世飛終究還是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傷勢,滾落在地,連牽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他的眼中滿是震撼的駭然之色,那些殘餘的毀滅之力依然在體內不住肆虐,讓他的臉色也越發蒼白起來。

如果不儘早將其驅逐出去,自己還是有可能會隕落。

不過此刻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傷勢極其嚴重,經脈都被摧毀的一塌糊塗,根本無法運轉真氣,只能眼看著死亡的臨近,卻沒有絲毫辦法。

他的目光中滿是不甘之色,似乎依然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局。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毀滅之眼的力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甚至已經超越了九月焚天的全力一擊,成為他此刻除了大五行劍術金之劍外,最強大的一種手段。

眼見著韓世飛瀕臨隕落,已經不足為懼,如今只剩下被兩大神通鎮壓的歷青山和另外一名弟子,他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從一路走來,凡是要將自己抹殺的對手,他全部都沒有絲毫的留手,以殺死對方作為最後的目的。

不是心狠,而是自保。

這幾乎已經成為了一個定式,無論對方是誰,他都不會饒耍

「所以,接下來,就輪到你們兩個了1

那股森寒的殺機,立刻將歷青山兩人籠罩在了其中。

感覺到那股迎面而來的氣息,包括韓世飛瀕臨死亡的一幕,歷青山只覺通體冰冷,死亡的陰影瞬間籠罩住了全身。

他心中漸漸生出一絲苦澀:「真是偷雞不成反被狗咬!這小子的實力,竟然恐怖到了如此程度,早知如何,何必與他為敵?」

可是此刻說什麼都晚了,眼看著余寒就要朝向自己痛下殺手,他心中忍不住一陣無力!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忽然突兀的出現在了岸邊,正好降落在了韓世飛的身旁。

他一身白衣隨風飄蕩,有一種說不出的仙氣繚繞,然後看向旁邊的韓世飛,眉頭微微皺起。

「好狠毒的手段,好狠的人1

淡淡的聲音自他口中響起,隨即掌心白芒涌動,輕輕按在了韓世飛的肩頭。

恐怖的真氣直接湧入到了他的體內,將那股殘餘的毀滅力量瞬間驅逐了出去。

與此同時,班照等人也看清了來人的模樣,眼中不禁閃過一抹駭然的驚訝之色。

「落凌?」

班照的驚呼聲,讓落凌也微微將目光投遞了過來,隨即嘴角有一抹笑容浮現出來。

「無論是作為四大主城的弟子,還是四大主院的弟子,任何一個身份,你都不該去幫助他,單單是這一條,便已經是天大的罪名1

班照臉色難看,面對精武榜排名第十的落凌,卻是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待我解決了那個小子之後,再來與你好好算賬1

他冷哼一聲,目光掃向了余寒。

而此刻的余寒,也終究沒有朝向歷青山等人大下殺手。

這人的氣息十分強大,雖然在幫助韓世飛療傷,但氣息去已經先一步將自己鎖定。

如果自己這一招若是投遞出去,他也絕對會立刻出手,阻止自己動手。

「精武榜排名第十的落凌?」聽到了班照的驚呼聲,他臉上也漸漸閃過一絲驚訝。

隨後在落凌冰冷的目光中笑道:「真不知道我到底何德何能,讓已經躋身精武榜的你和龍劍鴻都要出手對付。」

「不知道我是該驕傲,還是感覺到鬧心?」

面對余寒的質問,落凌同樣淡笑了一聲:「其實你應該都有吧,至少死在我的手裡,沒有死在他們手裡那麼難看1

余寒點了點頭,同時撤回了鎮壓住歷青山等人的兩大神通,連同八卦囚天陣也同時撤了回來。

這個落凌實力非同尋常,自己要對付他,必須不能分心!

饒是如此,在之前不計消耗的攻擊之下,勝負之數依然不可判斷,若是再被這些人分出一部分精力,絕對不是落凌的對手。

眼見著落凌到來,歷青山等人紛紛鬆了口氣,身形閃爍,降落在了他的身後。

既然他已經來了,那就不需要聯手了。

作為精武榜上成名已久的人物,他們有著自己的驕傲,絕對不可能會與自己等人聯手。

而且,以落凌的實力,完全有絕對的把握擊敗余寒。

這是他們心中所想,即便余寒展所展現出的實力恐怖到了極點。

但比起精武榜上赫赫有名的弟子,還是差了不少。

至少他們都是如此認為的。

落凌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余寒,看著被眾人拖到旁邊的韓世飛一眼,輕輕搖頭。

「這點事情都做不好,不僅沒有完成任務,連道元草都丟了,離開這裡以後,你們自己去向長老們認罪吧1

「余寒,落凌不好對付,是老牌的精武榜弟子,在第十的位置上已經足足呆了一年之久1班照看著降落在自己等人身旁的余寒低聲道。

余寒卻是微微一笑:「不過是第十而已,如果連他都打不過,出去之後,對龍劍鴻就更加沒有把握了1

說完,他伸手拍了拍班照的肩膀。

適才藉助化元池修鍊的時候,班照等人出手,幫助自己創造出了寶貴的時間,從而突破到了化骨中期。

這份情誼,總歸是要承下的。

「不得不說,你的實力倒是讓我刮目相看1落凌一步步的朝向同樣一身白衣的余寒走了過去。

「不過區區化骨中期而已,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六名化骨巔峰境界弟子聯手都被你鎮壓了1

「如果給你足夠的時間,登上精武榜指日可待1

他目光閃爍,帶著幾分光芒看向了余寒。

余寒只是在微笑,目光分毫不讓的與之對視,臉上閃爍出來的光芒越是越發濃郁了起來。

「只是可惜,我不準備給你時間了1

聽到落凌那決定性的一句話,余寒的笑容更勝。

「任何機會,都是需要自己爭取的,即便你要給,我其實也不稀罕1

「所以,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場的好1

他看向落凌的目光帶著幾分嘲弄。

「雖然你也穿著一身和我差不多的白衣,可我總覺得,你比我磨嘰多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