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三十三章 口裡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口裡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眼見著在八卦囚天陣和九月焚天的共同鎮壓之下,金色大劍開始變得光芒暗淡,明顯不敵,落凌的怒意終於被徹底激發出來。

以自己精武榜第十的修為,竟然連續施展出兩種大神通都拿不下這個小子,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而且身後的議論聲也逐漸傳入他的耳中,讓他更是怒火中燒。

因為此刻,余寒越是被人誇讚,或者是帶給人震驚,就越證明自己沒用。

所以,落凌單手平托,一把流光四溢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間。

可怕的光芒一瞬間衝天而起。

他手中的那把劍,堪稱可怕,單單從品級上,只怕已經達到了下品,乃至中品靈器的層次。

那是完全超越了法器的存在,儼然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端。

一劍在手,落凌渾身氣勢被徹底激發出來,好似天神下凡,白衣獵獵,流轉著非同尋常的氣息。

繼而,他眼中精芒爆閃,一劍斬落。

劍氣飄忽不定,竟是如同夢幻。

這便是天涯,一劍天涯,一劍縹緲,一劍逍遙!

看似柔和虛無的劍氣,卻在虛空之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八卦囚天陣所化的絲帶,方才碰觸到這些劍氣,便立刻被斬得支離破碎。

余寒雙目微眯,這道劍氣,實在是太過可怕,以至於面前的九月焚天,都開始受到了影響,不斷搖曳起來。

「好厲害的劍氣,竟然藉助這件至寶,將勢力催發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1他心中暗暗想到。

與此同時,劍也在這一刻鏘然出鞘。

相比於落凌手中那把流轉著無上仙氣的神兵利器,余寒的劍實在太過寒顫了一些。

這一幕強烈的對比,讓原本對余寒產生一絲信心的班照三人,也忍不住泛起一絲苦澀。

「唉,這一戰的失敗,與實力無關,實在是余寒的命太苦1班照嘆息著搖頭。

他身旁的那名陽院弟子也隨之附和道:「是啊,如果他有一件趁手的兵器,似乎還有一些變數。」

「難道洪荒七州,都已經沒落到這種地步了嗎?連余寒這樣天才的種子弟子,都沒有一件有品級的趁手兵器或法寶?」班照心裡液體余寒感到有些不忿。

而另一方,韓世飛和歷青山等人則是一片輕鬆。

對於落凌的這把劍,他們並不陌生,便是當初他初入精武榜前十之時,坤院副院主親自所賜,品級超凡,在整個坤院也屬於了不起的寶物。

如今眼見著他將這把劍都施展了出來,韓世飛等人在感嘆於余寒的實力同時,心中幾乎已經看到了這場戰鬥的勝利歸屬。

面對這道飄忽不定的劍氣,余寒手裡的劍,終於在所有人五味陳雜的目光中,揮灑而出。

大五行劍術,金之劍!

純凈的金屬性本源瞬間從劍中激射而出,形成一道可怕之極的劍芒!

那是一道高度凝聚的劍氣,不僅蘊含著無與倫比的可怕氣息,那凝而不散的鋒銳,讓周圍的眾人,都感覺到了陣陣寒意。

修為突破到了化骨中期大圓滿之後,余寒催動這一劍的威力,越發的強橫起來。

他雙目微微眯起,看著自己的這道劍氣與落凌的「一劍天涯」相互對撞在了一處,可怕的氣息一瞬間奔襲而出!

兩道絕對純凈的劍意,在半空中相互抵觸,不斷的消磨,那種刺耳的摩擦之聲,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發自內心的難受。

而作為當事人的余寒和落凌,也同樣並不輕鬆。

隨著兩道劍氣近乎狂暴的肆虐,越來越多的氣息在他們周圍狠狠的炸裂開來。

那恐怖的真氣餘波,將周圍的空間都震得不斷扭曲起來。

散碎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射,不斷的射入到化元池水,甚至是岸邊,所過之處,儘是一片狼藉。

激烈的碰撞之下,兩人誰也不肯退後半分,全力催動真氣,瘋狂的注入到了手中的長劍之中,勢必要在這一擊之下,徹底分出勝負。

而此刻,余寒強悍的實力和無匹的韌性,終於讓落凌將他當成了同等級的對手來看待。

他不敢再有半分的大意,因為一旦如此,恐怕下一刻便是自己敗退的結局。

所以,他已經將自己的真氣催動到了極致。

而周圍所有觀戰的眾人,在看到如此精彩的對決之後,早已經不知該如何繼續評價。

落凌的實力,當得起精武榜第十這個地位。

但最讓他們驚訝的,還是余寒所展現出來的力量,竟然能夠與落凌師兄激戰到了如此地步,如此的話,即便最終是失敗的結局,也將沒有絲毫的遺憾。

對於落凌而言,他的想法也是一樣。

經此一戰,即便余寒敗在自己手上,他的名聲,也將會踩在自己的肩膀而耀眼。

那麼,自己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為一旦那個時候,等待自己的將會是整個七州武院的白眼。

他咬緊牙關,目光閃爍的看向余寒。

如果讓他成功融骨,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那個時候兩人繼續對戰,將會是自己敗亡的結局,不會有絲毫的變化。

所以,一定要將余寒擊殺在此,到時候對自己所有的不利影響也都煙消雲散。

這便是最後勝利者才能夠得到的殊榮,就是改變所有的歷史。

為了這個結果,落凌渾身真氣全部都注入到了手中的長劍之中,與大五行劍術金之劍相互糾纏在了一處。

余寒的雙目也是微微眯起。

自己之前已經與韓世飛等六人經歷了一場大戰,為了達到迅速解決戰鬥的效果,特意選擇了兩敗俱傷的打法。

只是沒想到,落凌會在這個時候趕到,從而還未戰鬥,便讓因為巨大的消耗,先一步處在了劣勢。

如今兩人的戰鬥,明顯陷入到了焦灼的地步,這樣的話,對自己會非常不利。

所以,他已經沒有耐性與落凌繼續這樣糾纏下去了。

雙手微微閃爍之間,眉心處的那道毀滅之眼再次睜開。

一道毀滅光柱瞬間衝出,化為漫天席捲的毀滅洪流,滾滾朝向落凌撲殺了過去。

見到這道洪流出現,韓世飛臉色瞬間蒼白如紙,適才自己便是差點隕落在這一擊之下。

自然深知這道攻擊的可怕,所以幾乎就是在毀滅之眼剛剛睜開的同時,朝向落凌提醒道:「落凌師兄小心,這道毀滅的力量十分可怕1

落凌已經感覺到了那股來自對面的危機,眉頭緊皺的同時,再次露出幾分驚訝。

戰鬥到了如今這種程度,自己已經底牌盡出。

原本以為,余寒也同樣黔驢技窮,然而直到此刻,毀滅之眼的再度出現,讓他所有的猜測都化為泡影。

「此子,竟然還有如此可怕的底牌?他到底是誰?真的只是洪荒七州過來的普通弟子?」

眼見著那道毀滅洪流朝向自己狂涌而來。

落凌適才還想要找機會一舉擊潰余寒的心思徹底破滅。

如今在這種攻擊的雙重夾擊之下,自己能不能取勝都變得難以計算,更不用說是將余寒徹底鎮殺。

情急之下,落凌張口吐出一道劍氣。

這套神通名為「口裡劍」!

是一種專門陰人的陰險神通,具有突然性和強大的隱蔽性。

同時也可以作為最後翻盤的一手陰招。

本來他是不想將這套神通施展出來的,因為以此時身份和地位,施展如此陰險的手段,不免會被人詬玻

但是此時,他只能硬著頭皮施展出來。

否則,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道毀滅洪流將自己吞沒。

呼!

口裡劍化為一道璀璨的劍氣一閃即逝,繼而越演越烈,逐漸形成一道勢不可擋的劍氣,狠狠的斬殺在了毀滅洪流之中。

兩人幾乎全部將自己的底牌都施展了出來,沒有半分的保留。

隨著真氣的不斷爆破,炸裂,他們的消耗也在飛速的流逝。

饒是余寒真氣雄厚,此刻依然感覺到了幾分疲憊。

而落凌也好不到哪裡去。

但他卻比余寒更加處在劣勢。

即便到最後,兩人都是因為真氣耗盡而兩敗俱傷。

那麼實際上,就等於自己已經輸掉了這一戰。

因為這余寒不僅僅是一名修者,還是一名陣師。

陣師構建陣法根本不需要真氣,所以如果兩人的真氣全部耗盡,最後他依然能夠通過陣法的力量,將自己斬殺。

對於他而言,這是一個沒有絲毫退路的戰鬥。

他期待於口裡劍,能夠將余寒斬殺,只有如此,才可翻盤。

然而事實恰好相反,因為毀滅洪流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

尤其是相比於手裡劍這等隱藏在暗處的攻擊,在如此光明正大的對撞之下,從根本上就佔據了劣勢。

所以,在它的摧殘之下,口裡劍所釋放出來的力量終於漸漸消融。

感覺到這一切,落凌的臉色驀然大變。

此刻,他已經無路可退!

「爆1

口中只得怒吼一聲,所有的攻擊盡數被引爆,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噗!

幾乎是在同時,劇烈的反噬讓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倒飛了回來,余勢未衰,依然不住的後退,臉色蒼白如紙。

余寒的頭頂,九層浮屠塔出現,將所有近身的散碎餘波全部盪開。

他的臉色同樣有些蒼白,然而嘴角,卻帶著幾分莫名的笑意。

「不好意思,結果似乎並不盡如人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