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三十四章 淬鍊神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淬鍊神魂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落凌臉色難看,卻一言不發,目光中帶著深深的戒備和不甘。

「落凌師兄1

韓世飛小心的開口問道。

「走1

他轉身催動身法,竟是不再多言,直接朝向遠處飛遁而去。

韓世飛等人反應也是不慢,落凌的離開,讓他們的心情也沉重下去。

眼見著連落凌師兄都已經敗走,哪裡還敢繼續逗留?

甚至連道元草也不敢繼續提起,飛速的朝向蘿莉哥你的身影追趕了上去。

「贏了1

班照等人在深吸一口氣的同時,看向余寒的目光像是在看一隻怪物。

同時,心中也生出了一絲苦澀。

原本,宇文浩然是讓他們在找到的余寒的時候,出手相助的。

可事實,貌似自己等人根本沒有幫上什麼忙,然後戰鬥就結束了。

從韓世飛等人聯手,再到後來落凌的敗退,一切的結果都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以至於班照三人,直到此刻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真實存在。

呼!

余寒身形閃爍,輕飄飄的降落在了眾人面前。

「余寒1班照咧嘴露出一絲笑容,卻顯得很蒼白,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擊敗了落凌,此刻的余寒便是精武榜第十,一個新生登上了精武榜第十,這在整個七州武院,絕對是近年來最近爆的消息。

余寒也是微微一笑,對待敵人,他可以冷漠到讓人膽寒,但是面對朋友,卻讓人從心裡感到親切。

「適才,多謝你們出手相助,否則他們根本不會等到我凈化真氣成功1餘寒微微開口,這一聲多謝,卻是發自內心。

班照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其實……我們也沒有幫上多大的忙。」

余寒卻搖了搖頭:「你們能夠頂著壓力出手,已經是對我的最大支持,所以以後,大家都是朋友。」

他說出了一個簡擔卻讓班照等人目光閃爍。

因為之前韓世飛說過,自己等人將寶押在了余寒身上,註定就是錯誤的決定。

以至於當時他也有一些猶豫,是不是應該聽從宇文浩然的話,出手相助。

但是從現在看來,他終於清楚,得到了余寒的認可,還有這一聲朋友,是多麼沉甸甸的重量。

一個新生弟子,化骨中期大圓滿境界的精武榜第十,已經足以說明了一切。

他還有很長的一段路可以走,未來完全不可限量。

思量之間,余寒的目光卻再次落在了化元池已經歸於平靜的水面上:「我還要進入化元池繼續修鍊,所以接下來,還是要麻煩三位1

班照微微一怔:「你的真氣不是已經凈化完畢了嗎?怎麼還要進去?」

余寒的嘴角卻掛著一絲神秘的笑容:「真氣雖然已經完全凈化,可還有一些東西,需要進入其中再進行淬鍊一番的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朝向班照等人抱了抱拳,身形一閃,直接沒入到了化元池之中。

……

「噗1

落凌等人足足奔出了數百里的距離,直接離開了那座環繞著化元池的山群。

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余寒等人並沒有追殺過來,他的臉上方才露出幾分輕鬆,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顯得越發的蒼白起來。

「這小子,怎麼會擁有這麼多的手段?」落凌目光閃爍,乾院的白長老找到自己,並且提出條件,要自己出手對付余寒的時候。

他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在意,一個只有化骨初期的小子,根本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可是出於習慣,他開始四處搜集余寒的消息。

然而隨著消息越來越多,他所得到的結論就越是讓人感到驚訝。

自從余寒出道以來,所有的每一戰鬥堪稱經典,而且越級挑戰,似乎在他身上經常發生。

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他才對其真正產生了重視。

但依然沒有想到,他的實力能夠強過自己。

直到適才,那一場戰鬥之後,所有的驕傲全部都被碾壓的支離破碎。

不僅如此,身上的傷勢也是這一戰失敗的最好驗證,從今以後,他將不會再是精武榜第十,而是被硬生生的擠了出去。

想到這裡,他在有所不甘的同時,又是滿心的苦澀。

堅守了這麼多年的地位,竟在此刻被奪取,只能怪自己太過貪心了。

韓世飛等人也降落在了他的身後,眼看著此刻落凌有些狼狽的模樣,心中的驚訝不禁更勝。

他們終於知道,為何落凌會選擇離開,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這一身傷勢,讓他不得不離開。

留下的時間越久,對他來說越是煎熬。

「落凌師兄1韓世飛目光閃爍,帶著幾分擔憂開口。

落凌卻揮了揮手:「我沒有什麼大礙,只是一些輕傷,修養幾日便可痊癒。」

韓世飛沒有繼續開口,修養幾天才能好的,也算是輕傷嗎?

不過由此來推斷,那個余寒的實力,當真恐怖到了極點。

而韓世飛身旁的歷青山,同樣也是目光閃爍,落凌身為精武榜第十,都敗在了那個小子手裡。

他們幾個想要在這裡找余寒的麻煩,恐怕已經不太現實。

所以,只有將希望寄托在龍劍鴻師兄的身上,或許只有他,才能夠壓制住余寒。

好在,進來之前他便曾經聽說,如果這一次自己等人失敗,龍劍鴻會作為最後一道屏障,與安然走出化元池的余寒登上隕落台進行決戰。

當初原本是不屑一顧,沒想到余寒可以安然在自己等人的圍殺之下得以倖免。

然而此刻的結果,卻讓所有人都跌落了一地的眼球。

「走吧,此事必須要與本院的長老報告一聲,余寒此子的成長速度,實在太快了,如此下去的話,恐怕將會對我們坤院都產生不利1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起伏的氣血,這才朝向那座金門走去。

……

這是一片充斥著雷霆的小世界,到處都是不斷傾瀉下來的銀白色電唬

隨著不斷爆破的聲音傳來,這股力量也越發的凝聚。

丁進站在無數道電弧之間,渾身狼狽到了極點。

衣衫都被劈成了一縷縷的布條垂落,不僅如此,他蓬頭垢面,竟與那一日平白被雷劈的模樣相差不大。

「還是不行啊,根本找不到與雷霆力量所接軌的氣息,這麼多的苦,算是白熬了1

丁進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從進入雷獄開始,他一直都處在最邊緣的地帶,偶爾會藉助一些微弱的電弧,卻研究和催動體內大道與之接觸。

雖然最後的結果依然是在不斷的被劈之下越來越狼狽,他心中所推衍的大道,幾乎全部被推翻。

想到這裡,他眼睛里就充斥著一股莫名的苦澀和失望。

「看來,是我想多了1

丁進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面前不斷灑落下來的電弧:「那一日平白被雷劈,應該不是這個原因,那麼,到底會是什麼原因呢?」

……

一個到處都是一片銀色的小世界中,一道身穿黑衣的纖瘦女子,目光正獃獃的看向前方。

目光所及處,赫然正是一面鏡子,上面映襯出了丁進的模樣。

尤其是看到他被雷電劈得如此狼狽之後,說出來要進入這裡修鍊的原因,讓這名身穿黑衣的絕美女子也忍不住搖頭輕笑了起來。

「看來,你似乎對那件事情還是心有餘悸呢1

女子說完,微微站起身來:「不過下次,應該管好自己的嘴巴的,罵人,總歸也是有個限度1

「誰也不是沒娘的孩子1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黛眉忽然一皺,玉手輕揮,懸浮在半空中的那面鏡子光芒搖曳,所有的景象全部都消失了。

……

而就在落凌失敗離開的同時,余寒終於鑽入到了化元池的那個極限深度。

身形也隨後停留了下來,沒有繼續深入。

一道道力量不斷沖刷過來,朝向他的元神侵蝕,彷彿隨時有可能被擊潰。

「這股力量,可以侵蝕元神,但同樣也可以淬鍊元神,與雷霆淬體是一樣的目的!我如今的陣道修為,依然停留在九千條道紋的三級陣師巔峰層次。」

「這一次回去之後,一定會面對龍劍鴻,所以,必須要有所提升才行。」

「那個龍劍鴻的實力,明顯要高於落凌,我與他對戰,依照此刻的實力,或許不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裡,余寒雙目微眯,繼續朝向下方潛入進去。

既然想要藉助這裡的力量來淬鍊元神,那麼只有先讓元神承受住巨大的壓力。

就如同五獄觀心術一般,無時無刻不在磨礪己身。

一旦自己的道紋突破到一萬條以上,便才是真正達到了四級陣師的程度。

到時候,甚至可以抗衡普通的歸先境界強者。

不僅如此,從爛木牌中所得八荒煉心篇,便是需要在突破到四級陣師之後才可修行。

所以一旦突破到四級陣師之後,便可以修行八荒煉心篇,使得淬鍊心神的速度再次加快。

而且,八荒十三陣中,第二套陣法同樣也能夠構建出來,這對他來說,絕對是莫大的好處,到時候再去面對龍劍鴻,也將增加一枚含金量最足的底牌。

呼!

周身所凝聚過來的侵蝕力量越來越強烈,那些力量無孔不入,竟是直接透過肉身,沖入到了他的元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