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三十五章 八荒煉心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八荒煉心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余寒臉色凝重,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淬鍊元神,其危險的程度要比單純的修為提升要危險百倍,一個不好,就是灰飛煙滅的結局。

尤其是此刻,他根本不知道這座化元池水下,到底隱藏著怎樣可怕的危機,

然而為了讓陣道修為速成,只能鋌而走險。

落凌敗在了他的手上,這一輝煌戰果,在任何人看來,都是足以驕傲的事情。

但是其實他卻並不輕鬆,而卻深知與落凌這一戰中存在的僥倖。

對手很謹慎,所以之前就對自己做過諸多了解,更是從一開始就制定了如何擊敗自己的計劃,從而依照他所制定的計劃一步步的開始執行。

可就是這種小心謹慎的性格才真正是對方失敗的主要原因。

戰場之上,形勢瞬息萬變,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出現怎樣的變動,所以,直到出招之前,誰也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判斷出對方要施展什麼招式,還有多少底牌。

落凌看似穩健,實際上卻有些自信過了頭。

余寒所修行的手段中,他能夠掌握的,其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僅此而已。

正是因為如此,在他突然突破到了化骨中期大圓滿境界之後,便開始有些讓他的計劃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加上後來毀滅之眼,根本不在他的了解之內,這一變故,徹底導致了落凌的敗北。

如果兩人實打實的真正對抗,余寒即便可以擊敗落凌,也絕對做不到如此絕對,必定是慘勝的結局。

而落凌,也只精武榜排名第十而已,那個實際上已經對自己下了戰書的龍劍鴻,卻排在第九位,真正的實力,要超過他。

說不定自己從化元池離開之後,便會與之一戰,所以想要有十足的把握取勝,陣道的修為必須要突破到四級陣師的層次。

想到這裡,余寒的目光越發堅定了幾分,體內五獄觀心術直接被催動到了極致。

圍繞在心臟處的五座牢獄不斷釋放出一道道灰色的光芒,順著粗大的鎖鏈湧入到了他的心臟之中。

這五座牢獄的作用,不僅僅是淬鍊心神,同樣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守護。

所以,化元池內,那股侵蝕的氣息方一衝入他的身體,便直接被這五座牢獄抵擋祝

五座牢獄就像是一個中轉站,它承載了化元池內滾滾投遞過來的侵蝕力量,然後以自身為媒介,不斷減弱這份力量,再導入到他的心臟之中。

開始對他的心神不住的反覆淬鍊。

不過饒是如此,那股力量剛剛碰觸到他的元神,余寒的臉色便瞬間蒼白一片。

他的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光芒,雖然有幾分掙扎的痛苦,卻堅定至極。

元神承受著巨大的力量,正在被那股可怕的氣息反覆沖刷,每一次沖刷,都像是用刀子狠狠割在上面一般,劇烈的痛楚讓他的意識都開始不住的模糊。

余寒緊緊咬牙,一絲血腥味在口中漸漸瀰漫開來。

好在此刻他所處的位置並不算太過靠下,所以那些湧入體內的侵蝕力量尚且能夠被五座牢獄鎮壓,從而元神也能夠勉強承受住,即使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暫時卻並沒有生命危險。

隨著一絲絲痛苦不斷涌遍全身,余寒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強大起來,元神在那股力量的反覆沖刷之下,正在不斷的凝實。

一條條道紋隨著元神的祭煉,從中開始衍生出來,這完全是自動的衍生,而並不是如同之前那樣,可以的去祭煉。

終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體內終於傳來一陣陣轟鳴之聲。

那是大道的共鳴。

與此同時,一萬條道紋轟然在體內成型,從而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紋理,不住的翻騰。

四級陣師!

道紋的數量突破到一萬條,便證明著突破到了四級陣師的程度。

記得教書長老那個便宜師父就是四級陣師,只不過他足足擁有四萬多條道紋,比起自己這一萬條,卻是強了太多倍。

不過,以余寒此刻的年紀,卻在陣武同修的情況下,達到了四級陣師,如果這一幕被教書長老看到,恐怕又會忍不住誇讚自己當初眼光好。

突破到了四級陣師之後,余寒雙眸之中流淌的光芒,越發的閃爍起來。

這是一道分水嶺。

一萬條道紋,算是一個單元的大圓滿,九為極,十全為一,是為一元之數!

真正達到了圓滿之後,後續才可繼續衍生,從而繼續朝向更高的層次去邁進。

如今余寒破開了那扇門,那麼,接下來前方的寬闊大路,將會順暢無比。

呼!

就在余寒享受著境界突破的那種舒爽感覺之時,腳下忽然傳來一陣可怕的牽引之力,竟是拖曳著他的身體,朝向下方急速墜落。

他眉頭一皺,瞬間清醒了過來。

同時背後也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越是朝向下方,那股侵蝕的力量就越發的凝重,此刻他方才突破境界,本想著要離開。

然而還未來得及動作,便被那股神秘的力量朝向下方拉去。

他的臉色越發凝重,同時催動真氣,抵擋著那股力量的拖曳,下墜的速度也慢了幾分。

他目光閃爍,此刻眼前已經是一片清澈,竟然在不知不覺間脫離了那片銀白色池水的層次。

「化元池的池水,竟是不同嗎?」

他心中生出一個疑問,然而沒有人真正潛入過最底部,所以也沒有關於這裡的任何傳言。

余寒的臉色微微一變,透過清澈的水波,竟然在隱約之間,看到了池水底部的部分光景。

除了一片清沙鋪就的水底之外,在他的正下方,有一團碧綠色的光芒,不斷閃爍。

而那股牽引的力量,就是從這道光芒之中傳出。

「這水底,竟然有古怪,怪不得會釋放出侵蝕的力量,看來並不是之前便存在,而是後來才生成的1

他心中生出一絲明悟,便就在這個時候,體內五座牢獄,同時不安的顫抖起來。

那些灌注到其中的侵蝕力量,終於讓這五座牢獄都無法承受,瀕臨破滅的邊緣。

余寒急忙收攝了心神,全力催動五獄觀心術,操控著五座牢獄,勉強抗衡著這股力量。

饒是如此,他依然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氣息不斷投遞過來。

「這樣下去,根本承受不住1

他的眼中,有一絲苦澀劃過,隨著不斷下沉,距離那團碧綠色的光芒已經越來越近。

幾乎可以肯定,那團碧綠色的光團,便是侵蝕之力的主要根源。

它正拖曳著自己,朝向它靠近,目的更是不言而喻。

一旦碰觸到它的本體,幾乎可以想象,必定是灰飛煙滅的結局。

「不能這樣被動1

感受著五獄觀心術越來越難以抵擋那股力量,余寒的心中泛起一絲堅定。

與此同時,一篇密密麻麻的文字出現在腦海之中。

「八荒煉心篇1

是那部來自於爛木牌中的煉心神術!

好像是黑夜裡泛起的一絲光亮,一道道文字清晰的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繼而,轉化為無數道流光,剎那間便納入到了體內。

余寒渾身劇震。

幾乎是在同時,五座牢獄終於抵擋不住那股力量的侵襲,轟然炸成了漫天碎屑。

他大口的喘息,沒有了這五座牢獄的中轉,那些侵蝕的力量,直接灌注到了心臟之中。

嗡!

他的身體,忽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心臟劇震,承受著無與倫比的壓力,連同繚繞在身體周圍的真氣,都開始明滅不定。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腦海中不斷傳來一陣眩暈,元神受到的侵襲,讓他的意識開始模糊。

余寒咬破了舌尖,那股鑽心的痛楚使得頭腦稍微清醒了一些。

與此同時,口中大吼一聲,將那池水都震得席捲了開去。

「凝聚1

八荒煉心篇的功法飛速運轉,時間已經不容許他繼續推敲下去。

好在之前在解開爛木牌的時候,通過對這套神術的了解,使得五獄觀心術也有了不小的進步。

所以對於這套神術,他還是有著一些底子。

此刻強行凝聚,要一舉將這套神術修成,是在冒險,也是拚死一搏。

呼!

劇烈的風暴在他的元神周圍瘋狂的席捲。

無數道光芒不住的肆虐,在那股侵蝕力量的轟擊之下,一道道本源力量突兀的在體內出現,羅織在了元神的周圍。

繼而,一條條緻密的紋理也在迅速的浮現。

在他體內,有一股來自於太古洪荒之氣的古久遠的氣息擴散開來。

余寒渾身劇震,元神周圍的那一片廣闊的區域,氣息正在發生著根本的變化。

連同原本已經將元神徹底籠罩的侵蝕力量,也被固定住,無法動彈分毫。

他目光一閃,從那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中徹底清醒過來。

內觀體內,赫然發現了這種特殊的情況,眼中也生出幾分明悟。

「八荒煉心篇,並不是要凝聚出八個洪荒的力量,如同五座牢獄一般,淬鍊本心,因為八荒本就是一個世界,四海八荒,我為主1

轟!

他的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裂開了一般,籠罩在元神的那片古的洪荒之力,徹底凝聚成型。

然後,衍化為一片世界,將元神徹底囊括在了其中。

八荒煉心篇,終於修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