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三十六章 四海八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 四海八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感受到那片世界不斷綻放出來的厚重力量,余寒的身心也得到了無比的升華,道紋的數量,竟然在這不知不覺的過程中,直接提升到了一萬五千條。

足足暴漲了五千條之多。

如此巨大的進步,如果不是這種特殊的情況,恐怕需要修鍊一段漫長的時間。

然而余寒卻已經來不及慶祝神術初成和道紋增加的喜悅。

因為就在這時,他的身體,距離那團碧綠色的光芒只有不足十米的距離。

如此近距離之下,那股侵蝕的力量顯得越發濃郁起來。

只是,那些所有的力量,在進入到那片四海八荒之後,都散布在各個角落。

這片世界如此巨大,所以不會如同五座牢獄一般,只是堅持了片刻便崩潰。

暫時的危機解除,讓余寒微微鬆了口氣,不過看著越來越近的那團光芒,他的心情並不輕鬆。

「滾開1

如今九層浮屠塔已經再度衍生出來,護住了周身,下墜的速度不斷減弱,但畢竟沒有停止,危機依然還在眼前。

在這種緊急情況之下,余寒直接選擇了出手,九月焚天施展出來,九月連珠,一舉擊落在那團碧綠色的光芒之上。

化元池的內部,發生了劇烈的扭曲,在他全力一擊之下,迅速的瀰漫和崩潰。

隨著劇烈的震蕩之聲響徹,巨大的水花朝向上面狠狠衝出,甚至破開了水面,朝向天空激射。

原本在岸邊等待余寒的班照等人,臉色不禁紛紛變化。

「這傢伙,到底在水下做什麼?竟然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幾人同時色變。

以前進入化元池修鍊的弟子,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會驚動水下的那個可怕存在。

然而此刻余寒卻生怕對方不知道一般,不僅發動了攻擊,還掀起這麼大的一片風浪。

讓班照等人心生佩服的同時,也暗暗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他進入足足三天了,如果不是現在鬧出一點動靜,我還以為掛掉了,只是,這動靜未免也太大了一些1班照有些苦澀的說道。

他的旁邊,另外一邊弟子也苦笑著搖頭:「果然不能以常理定論1

三人目光閃爍,神色各異。

而此刻的余寒,全力一擊之下,那團碧綠色的光芒也搖曳不定,大蓬的光芒被震散。

以如今他的修為,全力催動九月焚天神通,實力完全也可力戰化骨巔峰的境界,而且,還是屬於精武榜內強者的範疇。

此刻這傾盡全力的一擊,自然蘊含著無上威能,一擊之下,立刻讓那道光芒光芒暗淡。

不是這股力量太過弱小,而是此刻它的屬性,便只能夠單純的對心神和元神產生比較大的壓制,如果是單純的力量,卻顯得弱小了許多。

眼見著一擊奏效,余寒不再留手,眉心處毀滅之眼睜開,滾滾毀滅洪流呼嘯著衝出。

雖然此刻毀滅之眼所釋放出來的力量只有一半,未能達到圓滿。

但是,進入七州武院之後,不少人全部都栽在了這一招之上。

而且經過了魔眼力量的轉化,毀滅之眼的力量也比之前強橫了太多。

尤其是,這股毀滅的力量,是連同元神都可以毀滅的,因此,毀滅洪流降臨到了那團碧綠色光芒上時,出現了最直接的效果。

所有的碧綠色光芒漸漸散開,被毀滅力量一點點的消融!

呼!

與此同時,余寒身上所籠罩的那股侵蝕的力量也逐漸消失,徹底輕鬆了下來。

透過有些模糊的水波,目光朝向碧綠色光團的來源看去,忍不住眉頭一皺。

毀滅洪流沒有繼續朝向前方進攻,而是圍繞在了那片區域周圍,生怕那股危機會繼續釋放出來。

在毀滅力量包裹之下,一具骸骨出現在那裡。

有一部分,已經被池水底部的細沙掩蓋,顯然已經隕落了很久的時間。

「除了我之外,竟然也有人來到過這裡1餘寒心中一動,定睛瞧去,這才發現,這具骸骨的手中,握著一隻漆黑的木盒。

木盒只有巴掌大小,被他握在手中,安靜的躺在池底。

然而見到這隻木盒之後,他的臉色卻出現了幾分深深的戒備。

因為最初那一刻,那股侵蝕的力量,便是從這隻木盒之中流淌出來的。

而那些碧綠色的光團被擊潰之後,一部分殘餘的力量,也被它納入到了其中。

「一切都是這隻木盒搞的鬼,看來當初這位不幸隕落在這裡的前輩,也是因為這隻木盒的存在,方才落得這般下場1

毀滅的力量逐漸散去,余寒站立在那具骸骨的旁邊,目光卻落在了木盒上。

化元池水雖然擁有著凈化的能力,但其屬性也是水,這隻木盒顯然已經留在這裡不短的時間,卻沒有一絲腐朽的痕,本身就值得懷疑。

這位前輩,之前定然也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從而才會被這隻木盒算計。

仔細觀察之下,他赫然發現,木盒表面有著一道道淺淺的紋理,竟是刻畫了一座陣法。

「好玄妙的陣法1

余寒忍不住眉頭一皺,以他如今一萬五千條道紋的陣道修為,竟然無法看透這座陣法的組成。

不過,雖然無法將其根本理解,但是陣法上面蘊含的氣息,多少還是能夠了解一些。

他微微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卻閃過幾分瞭然,之前那股可怕的侵蝕氣息,究其根本,並不是盒子里的東西所釋放出來,而是這座刻畫在盒子上面的陣法。

它擁有的力量,才是真正可以腐蝕元神的存在。

「可是,這盒子裡面,到底留存著什麼東西?會用這樣一種特殊的手法和力量來保護?」

余寒皺起了眉頭,陣法上面的紋理依然十分清晰,由此可見,那股侵蝕的力量實際上並未消散,而是自動收斂了起來。

如果一旦有人繼續觸動這隻木盒,那股可怕的氣息,還將繼續噴薄出來,從而讓這片水潭底部,再次出現一具骸骨。

余寒緩緩朝向後方退去,以自己此刻的陣道修為,還不足以解開盒子上面那座陣法的奧秘,一旦貿然嘗試,也將會繼續陷入危險之中。

所以,他果斷的放棄了這一次很有可能是天大造化的機緣。

畢竟,任何機緣,都需要實力來獲取的,如果自己連這一點都衡量不好,恐怕早就應該隕落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打定了注意,余寒朝向那具屍體輕輕拜了拜,回頭最後看了一眼那隻木盒,身形一閃,朝向上方衝出。

他的身形剛剛離開池水,原本安靜躺在那裡的木盒,有一個碧綠的光點開始浮現出來。

繼而,那光芒越來越盛,閃爍不定,竟是再次衍化為之前那樣的光團,留存在那裡。

隨著碧綠色光芒的恢復,那股侵蝕的氣息也再度朝向上方升騰,融入到了每一寸池水之中。

呼!

余寒直接從化元池中穿梭而出,深吸了一口氣,渾身一陣輕鬆。

適才,的的確確是從鬼門關走了一圈,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險些隕落。

好在最後關頭突破了自我,不僅成功化險為夷,還得到了莫大的好處,陣道修為大進,總算是沒有白白浪費這一次冒險。

眼見他安然從池水中出來,班照等人懸著的心終於徹底放鬆下來。

「各位,久等了1

他微微開口,嘴角帶著一絲自信的笑容,書院的沉澱,讓氣息更加內斂,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特別安逸祥和的韻味

「你在下邊呆了這麼久,還習慣吧?」班照有些苦澀的問道。

不是他思維不夠,而是此刻,真不知道該問他一些什麼,從余寒出手開始,池水一直都在劇烈的變化。

甚至讓那些銀白色的池水顏色,都開始變得淡了許多。

他們不清楚余寒到底在搞什麼鬼,可如果真的毀掉了化元池,恐怕整個七州武院都饒不了他。

好在,一切都還安好,化元池沒有毀掉,他也成功走了出來。

班照的心情十分複雜,問的問題也讓余寒一愣。

隨即點了點頭:「還好吧,就是冷了點1

他沒有回答錯,冷的卻不是溫度,而是那股瀕臨死亡的氣息。

直到此刻,依然心有餘悸。

班照很體貼的沒有細問,看著余寒臉上流轉的淡淡精芒,便知道他此行收穫不校

如此的話,即便他們沒有得到什麼,憑空浪費了這麼多的任務點,也算是值得了。

思量之間,余寒走到了三人面前,從懷中掏出那株道元草。

「這是要做什麼?」

班照等人自然知道這株道元草的珍貴,否則韓世飛等人也不會如此重視而出手搶奪。

如今余寒將這株神葯遞了過來,明顯是要補償自己等人。

然而這份補償,也著實太過貴重了一些。

余寒微微一笑:「不過是身外之物,三位如此助我,實屬大恩,余寒不是不知恩圖報之人,還請幾位收下,畢竟,浩然也需要這些1

提到了宇文浩然,班照等人也只能苦笑一聲,有些心存愧疚的收了下來。

「對了,余寒,適才我聽韓世飛他們說,等你離開這裡之後,龍劍鴻很有可能會挑戰你,約你上隕落台,此人不可小覷,實力比落凌強出不少,你要小心應對1

余寒點頭稱謝,目光卻似乎有些凝重,走神一般的伸手摸了摸後背。

那裡有一隻翅膀!

連心比翼!

他眼中漸漸泛起一絲柔和。

「你也感覺到我陷入危機了嗎?」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1

「不過放心,這一次平安無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