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四十二章 放逐之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放逐之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一隻鴻雁飄然而下,降落在了他對面的牆頭上。

「挺肥的1餘寒目光閃爍了片刻,嘴角卻漸漸勾起一絲苦澀的笑意。

鴻雁的腳下,綁著一隻信筒。

鴻雁偏過頭,看了看余寒,雙翅一展,直接朝向他降落了下來。

信筒內存放的是一張絹帛,剛一打開,就有隱約的香氣傳來。

余寒微微搖頭:「妙可那小丫頭,也不知道搞什麼鬼1

「余寒哥哥1

見到這個熟悉的稱呼,余寒嘴角咧開一絲笑容,除了那個小丫頭,恐怕也只有沈芊芊會這樣叫自己。

不過芊芊那裡,不可能會有可以通過十萬大山的鴻雁,所以定是妙可無疑。

他的目光在那一行行娟秀的字跡上不斷掃過,臉色卻越發的沉重起來。

指尖燃起一陣火焰,那片絹帛立刻化為一片飛灰,散落在天地之間。

妙可的這封信,並非是簡單的敘舊,而是在向他求助。

從修羅路中離開之後,凌音閣因為相助余寒和洪荒弟子一方,所以在回去之後,遭到了其他三大仙門的強烈不滿。

於是,三大仙門開始聯手,不斷打壓凌音閣。

如果不是顧及凌音閣那幾名老祖宗,甚至有可能會直接將這個門派毀滅。

對於一個與他們不站在同一陣營的門派,他們絕對不會容忍它繼續存在下去。

所以凌音閣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所佔據的勢力範圍正在迅速的變小,廣闊的地域也漸漸被其他三大仙門吞併。

然而她們卻沒有任何辦法,這本就是一個全部都是女子的門派。

她們的承受能力相對來說也要弱一些。

而那些核心弟子,凌音閣長老早已經禁止她們離開主院。

其他三大仙門的目的十分明顯,更是將這一行所有的失敗,全部都算在了她們身上。

所以,出手毫不留情,尤其是倚天教,連他們傾盡全力培養的陳戰,都隕落在了修羅路,這個結果讓那些長老近乎瘋狂。

短短半年的時間,凌音閣的弟子損失慘重,幾乎所有在外面的分院全部被攻破。

妙可並未說得太過詳細,但是從他的言語中,卻能夠看出一些端倪。

當初在修羅路的時候,凌音閣弟子多次出手相助,有了這個緩衝,他們才多次能夠化險為夷。

如果她們反過來站在了對立面,以余寒等人的實力,在當時恐怕會更加艱難。

所以對於這個門派,他們所有洪荒弟子都是心存感激的。

如今凌音閣有難,的確不能坐視不理,畢竟這件事究其根本,還是與自己等人有關。

好在如今依靠著本院的堅固和幾名老祖的強悍實力,根基並未遭到三大仙門的攻擊,尚且能夠堅持不短的時間。

而余寒同時也感覺到了有些棘手,並不是因為猶豫著要不要出手相助,而是如何去相助。

如今他也只是在七州武院剛剛站穩腳跟,根本沒有能夠影響到整個門派決策的資本。

而自己如此修為,即便能夠趕過去,恐怕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那已經不再是自己這個層次所能夠決定的戰鬥了。

想到這裡,眉頭不禁緊緊皺了起來。

「余寒1

先生的聲音從書樓內傳出,打斷了他的思緒。

余寒邁步走入其中,卻看向先生正得意洋洋的雙手舉著一張宣紙大笑不已。

「我覺得這幅字,是我這一輩子寫得最好的一次!你快來看看,這每一筆,是不是都顯得特別的大氣1還沒等余寒發表意見,先生首先自誇了起來。

余寒有些尷尬的一笑,先生的字,其實寫得的確挺不錯的,不過這幾個字,卻實在沒有達到他口中所稱讚的高度。

可是眼見他如此鍾情於這幅字,余寒也不忍心就這樣否定,敷衍著點了點頭:「是挺好的1

先生看了他一眼,得到了認可,明顯顯得更加亢奮,高大的身軀也不住的晃動起來:「你看你也是這樣認為吧!我就說,我寫這幾個字的時候,完全是有感而發,一氣呵成,沒有半分的停滯,行雲流水一般。」

先生其實時不時的就會這樣,久而久之餘寒反倒是有些習慣了。

不過這一次,他似乎比以往更加興奮,舉著這幅字翻來覆去的看個沒完,口中還忍不住嘟囔道:「太大氣了,最後一筆,差點因為沒有了墨打斷了這一氣呵成的境界,還好我急中生智,噴了一口茶水1

先生拉著余寒不依不饒的說了很久,才讓一陣頭昏腦漲的他離開。

走出書樓,余寒直接朝向後山走去。

他害怕先生會再次叫住他。

所以速度很快,甚至連身法都開始催動了起來,很快就來到了後山。

李乾坤還是一如既往的躺在那塊大石上。

這也是余寒最佩服他的地方,他明明很懶,甚至從未見到他修鍊過,可是實力卻依然如此的可怕。

在看到李乾坤的那一刻,余寒忽然停住了腳步。

他腦海中似乎隱約之間抓到了什麼一樣。

先生拿著那幅字朝向自己比比劃划的一幕在腦海之中反覆出現,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清晰的出現在記憶中。

「先生寫的字,關乎心意,心意到了,即便看起來沒有多大的進步,卻比以前順眼了許多。」

余寒目光閃爍,那一絲光亮逐漸擴大:「而他更加在乎的,是一氣呵成的感覺,所以寧可在上面噴了一口水,也不讓這種境界斷掉了1

想到這裡,他渾身猛地一震,是巧合嗎?還是故意的?

如今凌音閣的事情,在自己心裡便如同先生手裡的這幅字一樣,是一份揮之不去的介意,而且尤其是無法相助,更加讓他心存愧疚#

先生寫了一副讓心意都為之輕鬆的字,所以他將自己叫了過去,一同品鑒。

哪怕自己的確沒有看出這幅字中的意境,從而無法體會到他所說的含義,他還是滔滔不絕的朝向自己解釋。

當時他一個頭兩個大,有一種很煩躁的感覺。

可是現在想來,他才真正明白,先生口中的大氣,到底是怎樣一層含義。

不錯,以自己一個人,的確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然而自己的心思,太過局限了。

凌音閣既然肯在修羅路如此幫助他們,絕對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和丁進等人曾經與她們聯手一起。

這很有可能是凌音閣那些前輩長老們的決定,而他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決定,一定是來自於一個極有分量強者的支撐。

那麼,七州武院真正與凌音閣接觸的,或許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

所以,就應該大氣一些,索性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七州武院內,同樣會因為這個消息而著急的,必定大有人在。

「來了就快點過來,在那愣著做什麼?」李乾坤有些不耐煩的聲音傳來。

余寒笑著走了過去,笑容很輕鬆,還帶著幾分狡黠。

見到他的笑容,李乾坤目光閃爍:「你有事?」

「沒什麼大事1

「那就是有事1

「的確有點事1

「要我來幫你?」

「當然了,除了你,別人都不行1餘寒深深的看著李乾坤,卻將他看的心中有些發毛。

「你先別抬舉我1李乾坤根本不買賬,先把他的熱情澆滅,然後繼續說道:「到底是什麼事?不妨說來聽聽,你也知道,打打殺殺的我不在行1

余寒頭搖的像是撥浪鼓:「你放心,絕對不是打打殺殺的事情。」

見到李乾坤不再開口,而是直接將目光投遞過來,余寒清了清嗓子道:「是這樣,如果我想去仙門,需要怎樣做?」

「你要去仙門?」李乾坤訝然,不等余寒繼續開口,也飛快的搖頭道:「這肯定不行。」

余寒索性在他身邊坐了下來,一面循循善誘:「我知道肯定不行,我就是問問。」

「洪荒和海外仙門的交界處,有一片地獄,名叫放逐之地1

李乾坤一面看著余寒,一面說道:「放逐之地,是雙方共有的一片地域,卻不歸雙方管理,而且,也是雙方交戰的第一戰場1

「實際上明爭暗鬥,不少雙方的精英弟子和強者都在其中,相互追殺、纏鬥,所以那裡的死亡率極高1

「要進入仙門,就必須通過放逐之地1他做出了最後的總結。

余寒眉頭漸漸皺起,這個放逐之地,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而且似乎不那麼簡單。

李乾坤繼續說話:「放逐之地很混亂,所以要進入其中,必須有強大的實力,我們七州武院能夠進入其中的弟子,都是聖武院走出來的強者,或者是執法隊。」

他眼中閃過幾分平和:「又或者是聖武榜的頂尖弟子,在那裡才有活下去的資本1

余寒深吸一口氣,果然,如果真是這樣,自己連通過放逐之地都困難無比,更不用說要前往凌音閣,所以,只能走另外一條路了。

他再次看向了李乾坤。

「凌音閣出事了1

他準備將這件事情先告訴李乾坤,然後再與他商量一下,該怎樣去出手相助。

然而下一刻,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李乾坤豁然站起身來,臉上閃過一抹從未有過的震驚:「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