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四十六章 葬劍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葬劍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我要是不給你辦理呢?」一直閉目養神的老者微微睜開雙目,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

他是一名長老,守護五大秘地的長老。

雖然無論從名聲還是地位上,比起七州武院的那些司職長老要差上不少。

但畢竟也是長老。

所以他的實力無可厚非,根本不是此刻余寒所能夠抗衡的。

正因為如此,他根本沒有將余寒放在眼裡。

而余寒從一開始就發現了他的存在,如此速戰速決,直接朝向兩名守護這裡的弟子發動碾壓,其實也只是為了逼這個老者出來。

所以此刻他一眨不眨的與老者對視,面對後者帶著幾分不屑和嘲弄的表情,眼睛里卻沒有半分的畏懼。

反而漸漸露出一絲笑容。

他的笑容很平靜,即便老者不斷將氣勢碾壓過來,臉色依然平靜如水。

「我勸你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先看一看這枚任務玉簡1

老者緩緩站起身來,龐大的氣勢直接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將他逼得硬生生退後了兩步。

「你是在威脅我?」

余寒雙目微眯,一道道劍氣繚繞在周圍,立刻將那股氣勢盡數抵擋祝

「你可以這麼認為1

他的淡然,讓老者眼中閃爍出濃郁的殺機。

不過也是這份淡然,讓老者在投射出殺機的同時,目光也變得凝重了幾分。

能夠擁有如此底氣的人,絕對不是普通的弟子。

他並不認識余寒,但自己的兩名弟子,絕對不是草包。

此子能夠瞬間出手擒下一人,而兩名弟子連一絲反抗都做不到,此子的實力絕對非同小可。

至少也是精武榜上的弟子,所以對於這樣的弟子,即便身為長老,也會十分慎重。

因為他們背後,很有可能存在著強大的後台。

然而此刻在自己的弟子面前,即便有此擔憂,也不能就這樣直接敗下陣來。

所以他強自鎮階臘蓋埃一面審視著余寒,一面撿起任務玉簡:「如果你的結果不會讓我很滿意,那麼後果將無法承擔1

余寒沒有開口,老者的色厲內荏雖然不明顯,卻瞞不過他。

而對他來說,事實勝於雄辯,所以沒有什麼可以在言語上糾纏的。

老者指尖輕輕一點,任務玉簡被這道真氣刺激,立刻綻放出一道碧綠色的光芒。

然後,整個任務玉簡的信息赫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十一萬任務點1

見到這個恐怖的數字,老者和他的兩個弟子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似乎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們一直都守在這裡,也曾經見過不少頂尖弟子,甚至是聖武院的弟子們來到這裡。

然而沒有一個人的任務玉簡裡面,擁有如此恐怖數量的任務點。

一般弟子是以千為計的,只有那些頂尖弟子,才可達到幾萬點,然而超過五萬點的都屈指可數。

而超過十萬點的,只有此刻才第一次出現。

所以他們下意識的看向了任務玉簡的主人。

等到看清楚那上面「李乾坤」三個字后,老者直接踉蹌著退後兩步。

「竟然是他,怪不得1他再次看向余寒的目光,已經變得恭敬了許多。

如此的話,余寒的身份應該呼之欲出,便是最近在四大主院都掀起一片風浪的書院弟子余寒。

「這結果,閣下可還滿意?」對於這樣的人,余寒只有在心裡冷笑,甚至連稱呼一聲長老都感覺到浪費。

老者雙手舉起玉簡,恭敬道:「原來是李副院主的高徒,老朽實在失禮!上一次你們進入五大秘地時,並非是我值守,所以這第一次見到,竟然沒有認出來,實在慚愧1

不愧是老奸巨猾,如此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竟是將所有的尷尬盡數化解。

不過余寒也懶得與他計較,當即微微道:「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進去了?」

老者點了點頭,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即親手扣除了一部分任務點,這才笑道:「當然,既然任務點足夠,我身為長老,怎麼可能會橫加阻攔?」

聽到他刻意提到「長老」兩個字,寓意深刻,余寒也不願意與他弄得太僵。

畢竟得饒人處且饒人!

所以只是點頭道:「如此,多謝長老成全了1

看著老者眼中漸漸眯縫開的光芒,余寒伸手接過任務玉簡!

對他的回答,老者很滿意,的確給足了自己面子。

連同心裡也生出幾分感激,如果他軟硬不吃,非要與自己為難,憑藉著這一層地位,自己也沒有辦法。

好在此子還算是識大體,至少這一點,就比自己身旁這兩個蠢貨強過太多。

投桃報李,他親手將通道打開,朝向余寒笑道:「早日得成歸來。」

余寒也客氣的說了一聲謝謝,身形一閃,直接沒入到了那道光門之中。

他的身形剛剛消失,老者的臉色便瞬間陰沉了下來,然後狠狠的掃向了自己的兩個弟子。

「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

兩名弟子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見到他們如此,老者基本上已經得到了答案,當即冷哼道:「你們平日里的小動作,以為我不清楚?有龍劍鴻做靠山,便連我也不放在眼裡?」

「弟子不敢1兩名弟子急忙跪倒在地,渾身顫抖。

老者冷哼道:「別忘了是誰把你們帶出來的,所以日後最好給我安分一點。」

他目光從兩名弟子身上漸漸移開:「這余寒不簡單,你們應該知道那一日他與龍劍鴻一戰的經過和結果,吃了那麼大的虧,乾院都不敢去追究,如此人物,也是你們能夠招惹的?」

看著兩人緊緊低垂的頭顱,老者嗤笑道:「作為你們師父,我也好心提醒你們一些事,有些人,不是你們能碰的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他轉身坐在了長椅上?,微微閉上了雙眸。

兩名弟子相視一眼,紛紛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

不知覺間,背後已經被汗水沁透!

……

呼!

腳踏實地,余寒的身形穩穩的降落在了葬劍嶺內。

因為有了之前進入化元池的經驗,所以這一次,他降落的很平穩,目光也隨之朝向前方掃視了過去。

不同於化元池被群山包裹住的安靜祥和。

這裡則是一片荒廢的世界,整片山嶺好像完全被摧毀過一般,到處都是破敗的痕。

更為值得凝重的是,周圍竟然有隱約的劍氣不斷掃蕩,暗流涌動,甚至會朝向靠近的人發動攻擊。

「果然不愧是葬劍嶺1餘寒目光閃爍著一絲驚訝,隨即自語道。

他曾經聽李乾坤說過關於葬劍嶺的傳說,這裡曾經是整個七州武院劍道強者隕落的棲息地,不僅如此,各大仙門等敗在他們手裡的劍道強者的劍,也都被丟入到了這裡。

所以如果有緣,在這裡便可得到一把品級不俗的神劍。

但是寶物都有靈性,七州武院的前輩既然想要將這裡保留,便也留下了諸多考驗手段,所以想要拿到出類拔萃的神物,也絕對不是那麼容易。

感受到周圍不斷傳遞過來的氣息,余寒並未感覺到恐怖,反而愈發的親切起來。

這裡到處都充斥著一股森寒的劍意,而且劍意十分駁雜,混亂,似乎諸多不同的劍意,全部都糾結在一起。

所以你根本感應不到任何純粹的一種,只有亂成一氣的氣息在激蕩。

然而對於他而言,體內的劍爐,本就是熔煉天下萬種劍意於一身,帶著強大的囊括能力。

這種混亂的劍意,反倒愈發的親切。

「如果能夠一直在這裡修鍊,我的劍意星河還將會有巨大的蛻變1

想到這裡,余寒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如今自己體內的劍意星河,多數的星辰都是曾經在燕州講武堂內的一些低品級的劍術在支撐。

而隨著自己進入到了七州武院,修為越來越強橫,面對的對手也越來越強大,一些劍道星辰的力量已經明顯拖了後腿。

所以如果能夠一直安心的在這裡感悟劍道,劍意星河的品級還將會有巨大的提升。

到時候即便得不到那套劍術,實力同樣也會有質的飛躍。

一念至此,余寒不由得搖頭嘆息了一聲。

只是可惜,進入這裡會有一定的期限,而且一旦在裡面得到的東西足夠,會被自動傳送出去。

一個月後便要到放逐之地試煉,這麼短的時間內,自己根本來不及將這些劍意一道道的捋順,然後融入到劍意星河之中。

所以對於這個念頭,余寒只能悻悻作罷。

好在李副院主這邊給了自己這塊任務玉簡的時候,並沒有說要到讓自己還回去。

等到放逐之地的試煉結束后,再進來一次也無妨。

打定了主意,余寒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下去,一面自然流轉劍意星河,使其自動運轉,吸納周圍流淌出來的劍道本意,一面朝向前方走去。

無論是他的劍意星河,還是體內的變異丹田,對於那石壁浮屠上面的劍術都有所感應。

所以他不需要刻意的尋找,只要用心感悟,便可以感應到那套劍術的存在。

葬劍嶺內那些盤桓交錯的劍意不斷朝向他蜂擁過來,卻在劍意星河的籠罩之下,無法傷害到他的本身。

除了那些散亂的劍意之外,山坡上還有不少殘破的短劍,甚至有一些破碎的碎片散落在地,使得整個葬劍嶺更加增添了幾分蒼涼。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經足足走過了將近一半的距離。

然而卻始終沒有任何收穫。

這讓他不禁有些不解,正值疑惑之際,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團可怕至極的劍光。

朝向他這邊滾滾呼嘯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