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四十七章 以後見到,我便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以後見到,我便告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熱門免費閱讀!

眼見著那一團耀眼的劍芒席捲而來,余寒臉色一變。

在那團劍光的正前方,有一道身影正在飛速狂奔。

這些劍光,竟是在朝向那道身影進行追殺。

與此同時!

那人似乎也看到了余寒,急忙身後朝向他使勁揮了幾下,示意他危險,趕緊躲開。

「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讓這些劍光窮追不捨的1餘寒一面朝向一側飛奔著避開了這些鋒芒,一面暗自想道。

那片劍光十分可怕,至少以自己的實力,恐怕瞬間便會被吞沒。

而那個人雖然被追趕的狼狽,而且不斷有散碎的劍芒朝向他攻擊過去,但目前看來,尚且能夠抵擋。

「此人的實力非同一般,至少要超過我不少1餘寒雙目微眯。

這道身影看起來年紀不大,所以應該不會是長老之流,如此年紀便有這般修為,應該是聖武院的弟子。

隨著那團劍光的臨近,余寒目光閃爍,體內的劍意星河和丹田終於同時開始跳動起來。

他渾身一震,腳下也不由自主的停止了下來。

同時不可思議的看向那團劍光,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1

能夠同時引起丹田和劍意星河產生波動,便就是那套劍術無疑了。

想到這裡,他心中越發期待起來。

而就在此時,那道身影距離他也越來越近。

「再離遠點,這劍氣太厲害1那年輕人朝向余寒喊道。

余寒也知道對方是好意,不過這個機會,他是斷然不能放棄的。

所以此刻,他似乎沒有聽到那年輕人的話一般,直挺挺的站在那裡,腳下也忘記了移動。

「真是服了你了,哪來的新弟子?遇見你真倒霉1那年輕人眼見著余寒愣神,失去了逃走的最佳時機,竟是猛地咬牙,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

同時,背後長劍終於出鞘,狠狠朝向前方的那片劍光劈落下去!

「轟隆1

一聲震天巨響震徹天地,無數道散碎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蕩,雖然他這一擊,將大部分劍氣全部震散。

但仍有不少透過這道攻擊的阻隔,朝向他的身體籠罩了過去。

余寒眼中有精芒閃爍,因為此刻,他也被這片散碎的劍芒包裹在了其中。

這名年輕人的修為雖然不弱,但是面對如此強橫的劍光,卻還是略顯不足,這一劍抵擋,不僅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反而讓那些散碎的光芒,更多的朝向余寒覆蓋了過去。

只不過,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身體同時被那片碎裂的劍氣秋風掃落葉一般席捲了過去。

好在這片劍光掠過的同時,他周身蕩漾起一片眩目的劍光,再次抵擋住了大部分的力量。

所以雖然他渾身被那片劍氣掃過之後,長衫全部都化為了一條條的碎布,看起來狼狽不堪。

但身體卻並沒有受到多麼嚴重的傷勢。

而逃過一劫之後,他第一時間看向了余寒,眼中閃過幾分愧疚。

在他看來,以余寒的實力,根本無法抵擋住如此可怕的劍光,說到底,還是自己害了他。

即便之前已經開口提醒,但這弟子明顯面生,應該是見到如此可怕的場面,嚇得有些呆住了。

然而,當他目光看向余寒的時候,眼中的愧疚立刻化為不可思議的震驚。

「不……不可能吧1他張大嘴巴,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幕。

那些連自己都無法抵擋住的劍芒,此刻被一片眩目的星河包裹住,竟然與之緊緊糾纏在了一起,好像是舊識一般,很是平和的在「敘舊」!

「這是咋回事兒啊?」年輕人一臉的懵逼,似乎連此刻自己一身狼狽的尷尬模樣都忘記了,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

隨著劍意星河與那片散碎劍光之間越來越多的接觸,余寒越發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

的確,這便是那套劍術。

看來這個不知道是那個主院的師兄,必定也發現了那套劍術,以至於不僅沒有弄到手,反而將其惹毛了,一路追殺到這裡。

「散開吧1

余寒口中輕輕一動,這一次他催動了劍意星河之中的其他五套石壁浮屠古劍術,與這些劍光產生了共鳴,從而將其暫時穩定祝

如今隨著這片劍光對劍意星河的承認,它蘊含的殺機也漸漸斂去。

然後,在余寒可以的溝通劍意星河引領之下,潮水般的朝後退了回去。

看著那片離開的劍光,他嘴角漸漸勾起一絲笑容:「稍等我片刻,一會兒便去尋你們1

隨後,他轉頭,看向了身上掛著一條條碎布,看起來滑稽無比的那道身影。

尤其是他瞪大雙目,震驚的看向自己,加上這一身狼狽不堪的模樣,實在讓他憋不住笑容,一下子笑出聲來。

那年輕人卻渾然未覺一般,朝向余寒走了過來,眼中的驚訝已經化為了欽佩。

「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1

他做出了一個讓余寒驚訝無比的決定,走過來之後,竟是單膝朝向地面跪倒了下去。

「這位師兄,你這樣做,卻是有些不妥了1

余寒急忙伸手將其扶住,嘴角也露出幾分苦澀,他感覺今天的事到處都有幾分古怪。

那年輕人抬起頭,可憐兮兮的看向余寒:「請師父收下弟子,讓弟子可以跟隨您修行無上劍術1

「無上個屁1餘寒忍不住爆了粗口,然後指了指他,提醒道:「你先把衣服穿上1

那年輕人似乎這才發現自己此刻不妥,帶著幾分尷尬笑了笑,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套衣服迅速的換好。

這才轉過身繼續看著余寒:「師父……」

「你先別叫我師父1餘寒急忙揮手道:「我才入門半年多的時間,承受不起1

「學無長幼,達者為先1

「你比我厲害,理應做我的師父1那年輕人似乎很執著,目光炯炯,看的余寒心裡發毛。

「你若是不起來好好說話,我現在就走1

那人指了指余寒,很認真的說道:「師父,你修為不及我,想走也走不掉1

「我靠,那你到底想怎麼樣?」余寒咬牙道。

「我是真的想要拜你為師1

「這不可能,也不現實1

「可我是認真的1

「你到底想幹什麼?」

「拜你為師1

「我靠……」

余寒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覺得心裡很累,跟他說的每一句話,似乎都是多餘,甚至多余到讓人無可奈何。

「拜我為師,這件事情肯定行不通,你就實誠點告訴我,到底想怎麼樣?」沉默了片刻,他終於咬牙做最後的掙扎。

年輕人嘿嘿傻笑了片刻,這才繼續說道:「剛剛追趕我的那片劍光,很了不起,我在這片葬劍嶺找了一個多月才找到的,可就是弄不出來,還被他們一直追到了這裡。」

余寒心中釋然,果然如果自己猜測一般,是發現了古劍術的秘密,這才被那些劍光追殺。

「你想讓我幫你弄到那套劍術?」

「不敢不敢1年輕人急忙揮手:「弟子實在沒有那麼高的福分,所以懇請師父前去將那套劍術弄來,然後再傳給弟子便是了。」

余寒心中一陣苦惱。

雖然對方比自己大不了幾歲,但修為之深厚,甚至已經達到了歸先境界。

如此境界之下,竟然纏著自己叫師父。

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是哪來的奇葩。

而且毫不避諱的將目的告訴自己,他很想問一問,你丫的長沒長腦子。

不過對方的目光卻十分真誠,真誠到他都忍不住拒絕。

所以面對這樣的人,他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不敢保證能不能得到這套劍術,但我也是為了它而來1

年輕人聞言忍不住點頭道:「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緣分,讓我留在這裡等待一個多月,然後替師父先行打探到了那裡的情況,然後冥冥之中又指引著我前來與師父會合1

余寒咬牙,強忍著心中的煩悶揮手道:「你若是再叫我師父,我現在就離開1

「我是真心實意的1

余寒二話不說,轉身就要朝向遠處走去。

那弟子急忙快步擋在了余寒面前,訕笑道:「我不逼你就是了1

余寒這才停住了腳步:「如果我能成功得到這套劍術,可以答應將其傳授給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1

「您說什麼我都答應1那弟子目光閃爍。

「第一,你我平輩論交,別稱呼我為『您』,我不想英年早逝1

「第二,以後不許叫我師父。」

「第三,我不敢保證能不能教會你,所以你不要後悔。」

聽到余寒的話,這年輕人明顯一愣,有些苦惱的將目光投遞了過來:「可這分明是三個問題。」

「買二贈一不行嗎?你就說你答不答應吧1餘寒不耐煩的揮手。

「我答應1年輕人鄭重的點了點頭。

余寒總算是鬆了口氣,好像是打了一場艱苦的勝仗一樣,扭了扭脖子。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余寒看向年輕人:「你來帶路,我們現在就出發1

他嘿嘿一笑,身形一閃,朝向前方飛掠而去。

余寒跟隨在他身後,感覺到他身上不斷傳遞過來的氣息:「對了,你是哪個院的弟子?叫什麼名字?」

那弟子沉默了片刻,終於還是搖頭道:「我不想說1

「為什麼?」

「因為你不是我師父1他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繼續說道:「如果以後能見到,我就告訴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