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四十八章 太一劍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太一劍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余寒覺得,這傢伙很難溝通,所以他很苦惱的將自己的頭髮搓成了雀巢。

然後看向了正一臉期盼看著自己的那人,咬牙道:「帶路1

「好1

他轉過頭,專心致志的朝向前方,而且速度也不是特別快,挺照顧余寒的。

兩人行了差不多有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這才停住了腳步。

「就是這裡了1那弟子回過頭,帶著幾分諂媚笑容的看向余寒。

然而余寒卻沒有去看他,目光炯炯,落在了對面的一座殘破的遺上面。

那裡到處都是一片碎石,好像是什麼建築物被摧毀了一般,連一絲模樣都看不出來,毀壞的十分徹底。

而就在此刻,他的丹田和劍意星河的波動更加劇烈起來。

這弟子沒有帶錯路,此處當真是那套劍術的所在。

余寒目光閃爍,在那些碎石面前不斷的掃過,尋找著讓劍意星河和丹田產生波動的源頭。

那弟子似乎也感覺到余寒的凝重,出奇的沒有去打擾,很自覺的退到一旁。

余寒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當初在那片地下藥園時,他便曾經從那後院的廢墟中找到了一塊碎石。

那塊碎石裡面所蘊含的便是夢寐以求的古劍術《太虛劍經》!

而此刻,保存著另外一套古劍經的部分石壁浮屠,應該就在這片廢墟之中。

他的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向前方邁步走了過去。

「別著急,那裡面很危險1旁邊的弟子急忙伸手阻止道:「我之前就像你一樣,興沖沖的走了進去,然後就被那片劍光差點吞沒了1

余寒微微一笑:「我有分寸,而且,那些劍光,傷不到我1

那弟子欲言又止,雖然之前余寒所展現出來的那一幕著實與他此刻所說的符合,但他心中依然有些隱約的不安。

即便是他被那道劍光追趕的再狼狽,或者適才對余寒表現的如此的「禮賢下士」,終究也無法掩蓋了他的真正實力。

余寒感覺的沒有錯,他是的的確確的歸先境界。

不僅如此,他自幼修行劍術,對劍道一途有著絕對可怕的感悟,不同於龍劍鴻一般,只是乾院這一代弟子中最強大的用劍天才。

他則是整個七州武院都赫赫有名的劍道天才。

無獨有偶,他所凝聚的也是劍魄,而且還是變異的劍魄——至尊純陽劍!

一種與火屬性相互融合的劍魄,所以如果按照武魄的品級,他還在許飛之上。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也感覺到了這片廢墟之中隱藏的那套古劍術,所以便直接沖了過去,想要將其攝拿在手中。

因為修為達到了他這樣的程度,似乎整個七州武院能夠讓他感覺到危險的幾乎沒有。

然而卻沒想到,這裡便是那萬分之一幾率的可能。

所以他狼狽逃脫,然後遇見了余寒,最後再次折返了回來。

如今眼見著余寒想要繼續走自己當初的老路,他心中不免有些擔憂,只是這個有意思的小子看似冷靜,但是對劍道的痴迷似乎比自己還要強烈。

所以根本不聽從自己的勸阻,貿然便朝向那片碎石走去。

這讓他目光不斷變得凝重起來,渾身真氣流轉,一旦余寒遇到了危險,立刻便會出手相助,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是這套劍術的對手。

但總歸也不能要眼睜睜的看著余寒就這樣隕落在自己面前。

隨著余寒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越來越進入到了那片碎石的中心。

那名弟子的目光越發的擔憂起來,當時自己根本沒有來得及找出那塊蘊含著古劍術的石頭,便被那片劍光發動了攻擊。

此刻雖然逃離了危險,卻依然忍不住暗自替余寒捏了一把冷汗。

余寒在那片碎石之中停止了下來。

這一刻,劍意星河與變異丹田同時顫動起來,而且隱約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共鳴。

他索性閉上了雙目,完全放開了心神,去感受周圍的一切。

呼!

就在他進入到這種物我兩忘狀態的境界同時,鏗鏘的劍鳴之聲終於響徹。

「靠1那弟子嚇了一跳,周身劍芒繚繞,便要衝進去救出余寒。

然而見到眼前這一幕,他剛剛衝出的身形立刻停止了下來。

周圍的碎石之中,不斷有一道道劍意衍生出來,懸浮在半空中,充斥在周圍,好像完全凝固了一般。

但是這些劍意卻並沒有如同之前對付自己一般,匯聚成一片劍光朝向自己攻擊過來。

而是就停留在那裡,完全沒有要攻擊余寒的意思。

這一幕讓原本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的他,臉色忍不住再次變得有些懊惱了起來。

「我當時還跟你行了一禮,那麼恭敬,你卻差點殺了我,人家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你們反倒如此熱情起來1

他的目光變得有些幽怨,明顯有些不平衡。

然後看了看余寒那瘦削的背影,漸漸變得有些懊悔:「上了這傢伙的當了,他雖然修為不及我,劍道卻在我之上,應該拜師啊1

就在這弟子越想越不是滋味之際,余寒的身形,已經完全被周圍升騰起來的那片劍意圍繞在了其中。

而與此同時,余寒緊閉的雙目終於睜開。

入目處,已經是一片浩瀚的劍意海洋。

「果然,你就在這裡1他嘴角漸漸勾起了一絲弧線。

如果不是李乾坤的指點,他也不知道自己體內的劍意星河,竟然會是劍爐這等恐怖的傳承。

然而對於它忽然間出現在自己體內,這依然是無法想通的結局。

而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株草,那座小山,似乎就與李副院主口中那位劍道修為高深的前輩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可是這一切,似乎只能等到自己將九套古劍術全部聚齊,才有可能呈現出來。

而那個時候,劍意星河才可以真正演變為劍爐,煉化天下劍道。

感受到周圍那些恐怖而又濃密的劍意,余寒目光微微閃爍。

從太沖開始,一直到最後的太元,每一套劍術之間都有質的飛躍。

尤其是最後的太元劍經,它的實際力量已經超越了前幾套古劍經力量的融合。

而眼下這套古劍經,單單從周圍這成片的氣息來看,力量將會比太元還要可怕數倍。

所以此刻,他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欣慰之色。

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如果將這套古劍經修鍊成功,那麼自己實力的進步,絕對會比融骨所帶來的力量還要強大。

想到這裡,心中帶著幾分期待,目光也漸漸變得平和起來。

那些劍意,每一道都在他面前懸浮,然而卻好像是故意在遮擋什麼一般。

他知道,這是這套古劍經給自己留下的一道考題。

雖然它似乎更加迫切的想要隨著自己一同離開此處,但作為太古神通,它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

「還要考驗嗎?大家都這麼熟了1他咧嘴輕輕一笑,目光精芒閃爍,沒有被那些劍意所迷惑。

似乎透過了無數道劍意光芒的遮掩,最後落在了不遠處一塊被其他石塊埋藏住,只有一角露出來的灰色石頭上。

乍一看上去,它被埋沒在其中,並不顯得如何的真切。

然而如果仔細觀看,會發現這塊石頭,比周圍其他的石塊略有不同,顏色也要稍微黯淡一些。

「是你嗎?」

他緩緩朝向那塊石頭走去。

周圍的劍意不斷流轉,隨著他不斷朝向前方行走而朝向兩側潮水般的褪去,並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

這一幕讓那名一直觀看的弟子心裡一陣不平衡,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嘀嘀咕咕的惱火不已。

余寒終於走到了那塊石頭的面前。

他沒有催動真氣將周圍的石塊全部掀飛,而是就那麼徒手,將周圍的石頭一塊塊的抬起丟了出去。

終於,這塊帶著幾份圓弧的石塊,完全呈現在了他的目光之中。

石塊入手,立刻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傳遞過來,余寒嘴角也在這一刻露出一絲笑容。

這塊碎片,與之前在葯園中得到了那一塊十分相似。

而且隨著石塊入手,那種感覺也越發的濃郁起來。

「看來,還是我們的緣分深厚,你在這裡被埋沒了這麼久,都能被我找到1餘寒微微一笑,心神也隨之朝向這塊石頭湧入進去。

呼!

他的心神方才碰觸到這塊石頭,便直接被吸納了進去。

腦海中,出現了一副巨大的畫面。

那是一片廣闊的原野,一眼望不到邊際,不知蔓延了多麼久遠的距離。

到處都是一馬平川,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沒有,連天空都是灰暗的。

而且天空之上,沒有太陽,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

只有一道長虹,遙掛天際,懸浮在半空中。

余寒的心神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道停留在那裡,彷彿定格一般的長虹。

這套古劍經,沒有經文,沒有圖錄,只有這猶如長虹般的一道劍芒,懸浮在那裡,似乎與天地融為一體。

它好像是天地的一部分,就那麼鑲嵌在天與地的交點。

看著這道劍氣長虹,余寒的心神完全被吸納到了其中。

這是一套簡單而又不簡單的劍術。

不簡單是因為,它包含著諸多玄奧之極的劍術大道。

簡單是因為它只有一劍。

太一劍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