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三百四十九章 舍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舍利子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熱門免費閱讀!

海外,倚天教。

到處都是雲霧繚繞,宛若人間仙境。

仙門或許也因此由來。

高低起伏的樓閣漫布在花草樹木之間,更加增添了不少心曠神怡的舒爽。

一座巨大的閣樓之上,有一道身影坐在那裡,目光遠眺,赫然看向了遙遠的中州。

「教主1

隨著一聲恭敬的呼喚聲傳來,有一道隱藏在黑暗中的身影,悄然降臨在了他的身旁。

此人,竟是倚天教的教主,整個洪荒最強大的幾人之一。

他看起來十分平常的目光微微閃爍了幾下:「是劍影啊,這裡沒有別人,有什麼話就說吧1

一身黑袍的劍影依然恭敬的站立在那裡,然後說道:「屬下剛剛打探到了消息,七州武院,會在一個月後,安排弟子們進入放逐之地1

教主很是隨意的拿起旁邊的一直水壺,朝向一株盆栽走了過去,一面說道:「七州武院每年不都有弟子們進入放逐之地嗎?」

「這一次不同1劍影深吸一口氣,雖然教主身上沒有任何氣勢釋放出來,卻依然讓他感覺到了無匹的壓力:「這一次進入放逐之地試煉的,並不是聖武院的弟子,也不是七州武院的執法隊。」

「嗯?」教主停止了動作,轉身看向他,卻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作為他的身邊人,劍影也不需要他繼續發問,自顧回答道:「參加這一次試煉的,是四大主院的弟子,甚至包括他們精武榜上的那十個天才弟子1

教主聞言嘴角不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他們不是一向保守嗎?現在怎麼捨得將這些寶貝們都放出來歷練了?」

說到這裡,他稍微停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更盛:「就不怕全部都隕落在這裡?」

劍影也沉默了下去,隨即目光微微閃爍:「七州武院這一次如此反常,必定有所圖謀,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教主將手中的水壺傾瀉,一道水線均勻的灑落在了盆栽內。

「其他幾家都知道了嗎?」

「大家在七州武院都有人手安插,我們既然能夠得知這個消息,他們也必定能夠得到1

教主微微點了點頭:「凌音閣那邊,有什麼動靜?」

劍影沒想到他會這麼快就轉變了話題,略微一怔,隨即回答道:「凌音閣這段時間,一直都龜縮在山門之內,一步也不敢走出來。」

聽到這句話,教主眼中有一道寒芒掠出:「這凌音閣不識抬舉,早就該毀滅了,不過那幾個老傢伙修為不弱,想要徹底滅掉,恐怕也要費一些力氣。」

「而現在,七州武院頻頻動作,執法隊的行事越來越囂張,想來實力也是有所大進,我們此刻大規模內鬥,必定會讓其有機可乘。」

「所以,就讓它暫時多存在一些時間1

劍影聞言微微點頭,想到適才那個話題還未討論完,便繼續說道:「七州武院對這一次試煉似乎十分重視,派出了不少長老隨行,甚至連同執法隊,都幾乎全軍出動了。」

教主嘿然一笑:「出動了這麼多人保護,還算什麼試煉?我想這一次,七州武院如此行事,絕對不簡單。」

「或許,他們是為了那個地方而來1

說到這裡的時候,不等劍影開口,教主的目光率先低沉了下來。

「劍影,你立刻傳訊給玄宗和周府的掌教,說我要與他們一同商議此次試煉之事1

「單單是我們一家,對付那些執法隊和長老恐怕不容易,但若是將其他兩家也拉入進來,就事半功倍了1

「而且,那個地方,我相信他們也會很感興趣的1

聽到教主似乎自言自語的一番話之後,劍影眉頭沉默了片刻,這才皺眉道:「可是,那仙墳存在了這麼多年,都沒有人能夠進入其中,難道他們竟是找到了進去的方法?」

教主微微閉上雙目:「他們沒有其他的辦法,仙墳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1

……

幻滅骨地,不少弟子紛紛進入其中,使得這片地域顯得出奇的熱鬧。

一月後的放逐之地試煉,讓四大主院所有弟子,連同副院主和長老們也震驚不已。

他們自然知道放逐之地意味著什麼。

那幾乎就是戰亂之地。

根本不是這些還未達到歸先境界弟子能夠進入其中的。

然而院首卻忽然間下達了這樣一道法旨,任何人都猜透不透,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洪荒第一人到底是什麼目的。

而他們此刻能夠做的,便是盡最大可能,提升弟子們的實力。

幻滅骨地之中的靈骨,對那些化骨中期巔峰弟子們的幫助最大。

所以這裡也是整個七州武院所有修鍊秘境中弟子數量最多的。

放逐之地的試煉,對他們來說,是危機,但同樣也是機遇。

因為院首親自同意,如果可以從放逐之地中平安走出來,七州武院所有修鍊秘地,可無條件敞開一次,不需要任務點。

而如果在這次試煉中表現搶眼的弟子,則會給予更加豐厚的獎勵。

這對於任何弟子而言,都是巨大的誘惑。

所以他們心中其實也有些猶豫,既害怕以自己的實力無法對抗那些未知的危險,又有些捨不得這麼多的獎勵。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有人幾乎都在積極的準備著。

幻滅骨地中保存的靈骨數量多不勝數,然而並不是隨意擺放在那裡,隨手可齲

更大程度上,還需要看各自的機緣,能不能得到那些靈骨的認可,從而使得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靈骨主動發出召喚的氣息。

當然,還有一部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找到靈骨所在,然後強行融合。

這一方法無疑是下下之策。

至少以丁進和許飛這樣的人,是不屑於這樣做的。

此刻他們兩個好像散步一樣,在整個幻滅骨地中遊走,而且有說有笑。

這與周圍那些積極尋找靈骨的其他弟子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一幕也讓一些有心的弟子們暗自不解,不知道這兩個傢伙到底是來逛廟會的,還是尋找靈骨的。

而丁進似乎對周圍的目光沒有任何察覺一般,一面走一面滔滔不絕的指指點點。

恐怕也只有許飛,能夠如此安靜的聽他胡謅。

「丁進,我感覺周圍那些人看我們的目光很不對1許飛終於忍不住壓低聲音道。

的確,在他們隨處晃蕩的同時,周圍安歇弟子們開始低聲的議論。

不用刻意去聽,也有一些聲音進入到了他們的耳中。

聽到許飛的話,丁進卻很隨意的揮了揮手:「燕雀安知鴻鵠之志?走我們的路,讓他們說去吧1

許飛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

兩人方一進入其中,便湊到了一起,而且很榮幸的達成了共識。

所有的靈骨都需要機緣,而他們兩個,無疑是這一批弟子中資質最好的。

正因為如此,丁進對許飛說,那些聖獸靈骨如果不選咱們兩個,那就是它們瞎了眼。

許飛想了想,覺得他說的其實也有幾分道理,所以也就答應了下來。

如此,也就造成了兩人隨處晃蕩,等待著願者上鉤的靈骨。

而且就這樣,兩人並肩已經走過了大半個幻滅骨地,卻依然沒有遇到任何聖獸靈骨趕過來投奔。

許飛已經開始有些懷疑自己的選擇。

如果不是丁進一直堅持,恐怕早就放棄了。

丁進的眼睛賊兮兮的看向四周,一些弟子們已經開始找到了靈骨,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反觀他們兩個,如此走馬觀花的向前走,這種感覺……是挺傻的。

「我看我們還是休息一會兒吧1丁進也終於有些受不了周圍那些複雜的目光,看了看天色,朝向身旁的許飛說道。

許飛也是樂得如此,兩人便隨意找了一處空地,正好那裡還有兩塊石頭,便各自選擇了一塊坐了下來。

「我們這樣……其實挺傻的1許飛一面嘆了口氣,一面說道。

丁進伸手撓了撓腦袋:「我也知道,可是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你沒看到那些傢伙的目光?如果我們兩個現在開始找靈骨,我敢肯定周圍那些王八蛋絕逼會使勁埋汰我們兩個1

「可這段時間,我們不能就這樣浪費了呀?」許飛也有些無奈。

丁進目光閃爍了片刻,隨即揮手道:「放心吧,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始終相信,我們兩個一定會有天大的機緣。」

許飛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其實和天上掉餡餅沒什麼區別1

丁進坐直了身軀,認真道:「有很大區別,天上掉餡餅,是我們根本不需要期待,就有好處降臨下來。」

他四下看了一眼,然後落在了屁股下面的石頭上。

然後繼續說道:「就比如,我們兩個坐在這裡,突然從石頭裡面蹦出一隻聖獸靈骨1

對於他的比喻,許飛只能笑著搖頭,不過對於丁進這樣樂觀的心態,他倒是挺佩服的。

然而,丁進的話音方才落下。

他屁股下面忽然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那塊大石竟然突兀的炸成了碎片。

丁進尖叫著捂住屁股痛呼連連。

許飛卻也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看向他的目光更加敬佩:「你什麼時候修鍊的神屁功?竟然有如此威力?」

「我還沒修鍊1丁進的面孔有些扭曲,雙手不斷揉著屁股,一陣齜牙咧嘴。

隨即,兩人帶著幾分驚慌的目光幾乎同時落在了之前那塊石頭所在的位置。

隨著石塊的炸裂,一抹嫣紅的光芒流淌出來。

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安靜的躺在那裡,通體赤紅,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舍利子?」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