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五十六章 完美搭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完美搭檔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三人的攻擊,盡數落在那面巨大的光盾之上,便如同泥牛入海,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都已經勝利了,還要下殺手?這可不是在隕落台上1乾院白長老一步踏出,瞬間出現在了十八鐵衛的身旁,森寒的目光落在余寒身上。

余寒三人?並肩而立,面對白長老不斷投遞過來的龐大氣勢,目光平靜,沒有半分波瀾。

「我感覺,這位長老說得對1丁進看向余寒,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等到余寒和許飛同時將目光看向他的時候,這傢伙嘴巴差點瞥到了耳朵上。

「大家作為同門,不能因為一些小事趕盡殺絕,就比如這十八鐵衛,在裡面就開始追殺我們,不知道是哪個沒教養的教出來的1

余寒和許飛聞言同時人忍不住笑了起來,早知道這傢伙沒安好心,果然還有後手。

而白長老的臉色也變得難看到了極點,看那模樣,恨不得將丁進一把撕碎。

丁進這傢伙的嘴巴絕對是三人中最賤的。

一句話讓白長老臉色難看,卻依然不依不饒:「我們三個都是受過正統教育的人,自然不能和他們這些粗鄙之人相提並論。」

然後他又看向余寒:「尤其是你,現在又進入書院深造,先生是整個七州武院禮儀教法的典範,不能跟著別人學壞了,平白給先生抹黑1

余寒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凝重的說道:「你說這話倒是提醒了我,之前倒是我考慮不周,以至於險些和這些沒教養的東西同流合污,對不起先生的教誨,我——」

「夠了1

面對兩人的一唱一和,白長老終於無法忍受,當即冷喝一聲,制止住了余寒。

目光淡淡的掃向雙目微眯的白長老,余寒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你看,我就說吧,上樑不正下樑歪,先生早就教導過我,別人說話的時候,不要隨意打斷,這樣會很沒有禮貌1

丁進凝重的點頭:「先生說的對1

白長老有一種崩潰的念頭,他覺得精神上受到的摧殘要遠遠超過處理眼前這件棘手的事。

尤其是余寒和丁進,這兩個傢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這一番一唱一和,不僅抬高了書院,貶低了乾院,同樣也逼得自己騎虎難下,勢必要給他們一個說法。

想到這裡,白長老目光越發沉重起來。

來這裡之前,他率先收到了副院主的命令,讓他來此等候,如果十八鐵衛處在優勢,能夠擊殺余寒最好。

如果不能,一定要保住十八鐵衛的性命。

副院主還是比較了解余寒,同時也料定了他們勝利之後,一定會對十八鐵衛下殺手。

還好自己及時出手,否則十八鐵衛中必定有人隕落。

然而即便如此,眼前這種局面,似乎已經無法控制了。

尤其是周圍那些弟子,看向自己的眼光明顯帶著諸多的疑問,甚至有的還流露出幾分不屑。

這種感覺十分不好,甚至讓他難以接受。

以長老之尊,竟然被擠兌到了這種程度,或許在整個七州武院歷史上,也是獨一份。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之前所說的承諾依然有效1

正在白長老猶豫不決,場面尷尬的時候,伴隨著一陣爽朗的笑聲,乾院副院主的身形,終於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如果你能夠加入乾院,不僅今日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應該給你的好處,一樣都不會少,乾院會傾盡全力培養你1

聽到他的話,余寒目光閃爍,同時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現在說這些,似乎還是晚了一些。

或許,此刻乾院副院主不出現在這裡,他尚且對其還存在著一絲感激和好感。

然而他卻偏偏出現了。

這就意味著,當初自己心中猜測的那個結果,已經變成了現實。

從一開始,乾院副院主想要將自己挖到乾院,便沒安好心。

所以聽到這番話,他笑了,笑得好像很可笑:「抱歉,我從未打算去乾院,因為那裡的人,心眼兒太多,我賠不起1

此言一出,乾院副院主的眸子里有一抹森寒的殺機一閃即逝。

余寒看的真切,卻沒有半分波動,因為早在他意料之中。

「當初我給出豐厚的許諾,讓你來乾院,沒想到換來的,卻只是這句話,既然你自甘墮落,那便由得你1

乾院副院主話鋒一轉,如果換成是旁人如此對他說話,他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

但是余寒不同。

他還沒有忘記自己家門口插著的那把劍,還有劍的主人臨走時留下的那句話。

余寒或許必須要死,然而絕對不能由他來親自動手。

心中正值猶豫之間,一道身影忽然從幻滅骨地的光門之中走出,一步步的來到了眾人面前。

見到這道身影,乾院副院主嘴角勾起一絲微微的笑容。

既然你來了,那麼就好辦多了。

名冠的目光掃向周圍狼狽不堪的十八鐵衛,然後落在了余寒三人的身上。

「呼1

十八鐵衛雖然身受重傷,但是眼見著名冠到此,紛紛掙扎著爬起身來,自動站成一排。

「對不起公子,任務失敗1

這是十八鐵衛的第一次失敗,尤其是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承認,因此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每個人臉上都有一抹恥辱流淌出來。

名冠雙目微眯:「是他們三個動的手?」

「是1那名鐵衛回答的很簡短,沒有多餘的廢話。

名冠嘴角漸漸勾起一絲不屑的笑意,然後看向余寒三人。

「打傷了我的人,總該給我一個說法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轉頭看向了乾院副院主,微微躬身一禮:「副院主,此事,請交給弟子來處理如何?」

乾院副院主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此事本就是你們弟子之間的事,由你來處理再好不過1

名冠一步步走到了三人面前,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郁起來:「我一個人,對你們三個,隕落台上決一生死,如何?」

余寒目光分毫不讓的與之對視,眼前的名冠,是當之無愧的強者,精武榜排名第二的絕世人物,實力至強,已經站在了四大主院弟子的金字塔巔峰。

如今他要以一人之力挑戰自己三人,並非狂妄,而是擁有絕對的實力。

而周圍那些觀戰的眾人,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紛紛忍不住一陣崇敬。

能夠說出這般豪氣凜然的話,恐怕也只有名冠師兄這等絕世人物了。

乾院副院主早已經微笑著退到了一旁,既然名冠已經到來,那麼他也不必繼續出頭了。

看著殺機澎湃的名冠,丁進咧嘴一笑,踏前一步,便要開口應承下來。

他們三人都在這裡,那就沒什麼可怕的,任何戰鬥,應下來便是。

只是他還未來得及開口,又是一道聲音急促的傳遞過來:「此事,我不同意1

隨著話音落下,陽院副院主一臉凝重的降落在旁邊,目光在乾院副院主身上掃視而過,然後落在了丁進的身上。

「此事關係重大,我不同意1

此言方才落在,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又有一道聲音響起:「我也不同意1

許飛目光閃爍。

坤院副院主也緩緩踏了出來,搖頭道:「還有不到十天便要開始進入放逐之地試煉了,所以這場戰鬥,沒有必要分個你死我活1

「可是他已經提出了挑戰?」丁進眉頭緊皺道。

許飛也隨即附和:「便如同名冠所說一樣,此事,總歸要有一個交代1

坤院副院主帶目光帶著幾分凌厲看向了他:「你是坤院的希望,怎可將精力放在這種事情上?平白耽誤了自己的未來?」

陽院副院主雖然沒有開口,但卻不住的點頭,顯然與他達成了共識。

丁進與許飛相視一眼,然後同時笑了起來。

許飛看著坤院長老,目光帶著幾分莫名的失望:「十八鐵衛,本意是為了搶奪我和丁進在幻滅骨地中所得到的聖獸靈骨1

「聖獸靈骨?」

聽到許飛的話,坤院和陽院兩位副院主同時一震,心中也忍不住有些欣慰,這傢伙,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

許飛說話的重點,卻根本不是這件事情。

「即便我們兩個拚命逃離出來,依然還是遭到了十八鐵衛的圍攻,如果不是余寒出手,我們兩個此刻恐怕已經守不住靈骨1

「而現在,名冠要挑戰我們三人,副院主卻讓我退出此戰,便是要將弟子陷於不義之地,所以這件事情,弟子不能答應1

丁進也嘿然笑道:「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絕對不能答應1

「你們兩個,沒有選擇的權利,我們兩個的話,你們只能聽從1兩名副院主的臉色明顯再次陰沉了下去。

丁進再次與許飛對視了一眼:「看樣子,我們兩個當初選擇主院的時候,便選擇錯了,不過好在,現在後悔似乎還來得及。」

「那就換一個吧1許飛的回答也十分堅定。

坤院與陽院副院主臉色紛紛一變,他們沒想到,這兩名弟子竟然如此剛烈,稍微逼迫之下,便當眾說出這等大逆不道的話。

當即冷聲呵斥道:「你們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