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五十九章 仙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仙方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倚天教,一座孤峰之上,倚天教主迎風而立,背負著雙手,目光平靜的注視著遠方。

呼!

一身黑衣的劍影降落在他身後,沒有上前,直接躬身行禮。

「有消息了嗎?」

教主沒有回頭,直接開口,能夠這樣降落在他身後的,整個倚天教,唯有劍影。

劍影點頭:「玄宗和周府正在調集人手,除了派出歸先境界之下的弟子參加這次試煉外,還有不少長老參與1

「歸先境界的弟子一個都沒有?」教主皺眉。

「有1劍影回答道:「不過並沒有那些天才弟子,只是一些普通的歸先初期境界弟子。」

教主搖了搖頭:「這麼多年,他們兩大仙門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1

他輕輕嘆了口氣,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下去:「玄宗的仙方還未找到嗎?」

劍影目光明顯一滯,隨即低頭道:「並未找到1

教主嘿然一笑,終於轉過身來,看向劍影:「仙墳,只有集合四大仙門的仙方才可將其開啟,這是唯一的手段。」

「當年七州武院執法隊首座何劍飛一人一劍殺入玄宗,奪走了仙方,玄宗雖然一直都想要追回,但想要從七州武院將其奪回來,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劍影微微道。

教主目光閃爍:「因為這件事情,玄宗一直對我倚天教耿耿於懷,而且還說何劍飛當年能夠逃脫,完全是因為七州武院安插在我們倚天教的姦細出手相助。」

他眼中漸漸閃爍出一道寒芒,這件事情,對於玄宗來說是奇恥大辱。

何劍飛的實力固然強悍,但比起四大仙門的掌教一級人物,依然差了不少。

只不過四大掌教平日里很少出現,都在為了能夠晉級修為而閉死關。

而整個門派的運行,有那些長老就足夠了,也不會讓他們操什麼心。

也正是因為如此,何劍飛方才可以孤身一人,在玄宗縱橫來去。

但是,聽說那一次何劍飛雖然奪取到了仙方,卻也在玄宗無數高手的圍攻之下傷勢嚴重,隨時都有隕落的可能。

可他卻依然逃離了出去,並且回到了七州武院。

據玄宗的那些老傢伙說,何劍飛本來已經重傷必死,卻因為一名姦細的相助,方才安然將仙方帶了回去。

而所有的證據,都將矛頭指向了倚天教。

此事,在整個倚天教也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教主更是親自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都要揪出這個姦細。

也是從那一天起,七州武院留在倚天教的七名優秀弟子全部被揭穿了身份,死無全屍。

那段時間,倚天教人心惶惶,一直持續了許久,方才漸漸被遺忘。

但此事對倚天教的影響卻十分巨大,而玄宗也因此對其產生了罅隙,不再如同之前那般親密往來。

對此,教主也沒有什麼辦法。

而這麼多年,玄宗一直都派出無數弟子,甚至冒著危險啟用了留在七州武院的姦細弟子,可惜一直一無所獲。

甚至七州武院,也從未出現過仙方的消息。

不僅如此,連何劍飛,從那一日逃走之後,也沒有再次出現。

他並沒有回答七州武院,而是就那麼憑空失蹤了。

後來,三大仙門一直都沒有放棄,聯手搜尋他的下落,卻始終沒有任何結果。

他與仙方,就那麼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而玄宗的仙方失去以後,四大仙門也失去了開啟仙墳的方法,導致這座仙門修鍊聖地,已經徹底封閉。

目前,玄宗在圍攻凌音閣中表現的尤其賣力,大家心知肚明,他們是為了凌音閣的那塊仙方,從而彌補當年的恥辱。

然而對於他們來說,或許這樣做能夠補足了當年的損失。

但對於整個仙門來說,卻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實惠。

因為那塊缺失的仙方,還是沒能找回來。

這麼多年,三大仙門曾經有所猜測,何劍飛或許是因為傷勢太重,從而直接隕落了。

為此,他們又派出大量的弟子前往放逐之地,幾乎翻遍了那裡的每一個角落,結果卻都是掃興而歸。

此時教主說起此事,並非單單隻是因為仙方。

其實更大程度上,還是因為仙墳的事情。

他一直都在懷疑,七州武院這一次試煉,很有可能只是迷惑他們的障眼法。

而真正的目的,就是因為當年何劍飛帶走的那尊仙方。

同時,也是因為仙墳。

所以,想到了當年發生的那件不太光彩的事情,忍不住多說了幾句。

劍影有問必答,能夠從一名不起眼的普通弟子,成長為教主最信任的人,對於教主的脾性,他還是十分了解的。

所以聽到教主的話,劍影微微皺眉:「林朝奉當年不是已經承認,便是他救走了何劍飛嗎?而且我們已經殺了他作為給玄宗的交代,玄宗依然念念不忘這件事情,倒是小家子氣了。」

教主嘆息著搖了搖頭:「劍影,你還是不懂我的意思1

他再次轉過身去,伸手指向了放逐之地的方向:「那裡,是七州武院和三大仙門真正的戰場,戰事連續不斷,魚龍混雜。」

「我們雙方,實際上在彼此的陣營內都安插了不少的人手,也是因為放逐之地這一片過渡的地方1

他雙目漸漸眯起:「林朝奉雖然承認了下來,但以他的實力,想要在玄宗等人的圍攻之下救出何劍飛卻不太容易1

「教主一直都認為他在說謊?」劍影眉頭微皺。

教主淡淡一笑:「他就是在說謊,而目的,就是為了掩蓋那名真正出手者的身份1

「所以,那個真正的姦細,即便在我倚天教內,地位也是極高的1

說到這裡,他稍微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這個人,很不好判斷1

「而且這麼多年,他應該也暗中收攏了不少的勢力,想要一舉揪出來,難比登天1

劍影躬紹子願意替教主分憂,找出這名姦細1

教主哈哈大笑:「此事,交給你做我才真正的放心。」

「千萬不要打草驚蛇,有消息立刻報告給我,此事須我親自出手1

劍影急忙領命,就要轉身退下。

教主卻繼續道:「劍影,你這一次的任務非常艱巨,一定要盯住整個門派的那些長老,無論如何,都要將此人找到1

「他或許是能夠找到龍劍飛行蹤的唯一機會1

「還有,轉告給玄宗和周府的掌教,試煉開啟之日,我邀請他們兩個共同前往仙墳1

劍影剛要說話,卻覺得有些不妥,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教主卻嘿然一笑,直接回答了他心中的疑問:「仙方雖然還未找到,那仙墳總是要去一次的1

這一次,劍影終於不再開口,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教主閉上雙目,輕輕抬起了頭顱:「會是誰呢?」

……

七州武院,陽院。

不知關閉了多久的一座密室石門緩緩開啟,發出一聲刺耳的摩擦之聲。

隨即,丁進一面伸著懶腰,一面打著哈欠走了出來。

刺目的陽光讓他微微眯起了雙目。

「總算沒有白白耽誤了這麼久的時間,終於融合成功了1

呼!

一道身形從他眼前掠過,停留在了不遠處。

陽院副院主看向丁進,隨即開口道:「進步得不錯,竟然這麼快就將這塊聖獸靈骨完全煉化了1

丁進厚著臉皮笑道:「那你看,也不看看是誰教出來?」

他不聲不響的拍了副院主的馬屁。

然而副院主並不滿意,就那麼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讓丁進忍不住有些發毛。

「還有不到三天的時間便是放逐之地開啟之日,既然你已經成功融合了靈骨,此行總算是有了幾分把握1

丁進咧嘴一笑:「終於可以休息三天了1

副院主卻笑著看向他:「誰說讓你休息的?」

丁進猛地抬頭:「那你要做什麼?」

他感覺到,副院主的笑容顯得很冰冷,連後背也漸漸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不幹什麼,那天在幻滅骨地入口,你頂撞我頂的還是蠻有骨氣的1

丁進意識到了有些不妙,當即不著痕的說道:「那時有些年輕氣盛,現在想來,卻是我有些不對了1

副院主揮了揮手,懶得跟他這種臉皮厚的人繼續說下去,當即揮手道:「自己去千鈞瀑布去吧,兩日之後,我會過去接你。」

「不會吧1丁進哭喪著臉。

千鈞瀑布,那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

許飛也從密室閉關中走了出來,目光看了看對面不遠處的副院主,並沒有開口,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便要離開。

「許飛1

坤院副院主的聲音傳來,竟是帶著幾分無奈。

許飛停住了腳步,轉身:「副院主有何吩咐?」

副院主重重的嘆了口氣:「這一次落凌也會參加放逐之地試煉,因為這處地方的特殊性,所以你們的境遇十分危險1

「你們兩個,再有私人恩怨,也終究還是同門,此行還需相互幫助,為我坤院爭光1

許飛卻沉默了片刻,這才回答道。

「我可以保證,在放逐之地不會要了他的性命,但交手,我阻止不了1

坤院副院主眉頭一皺,目光與他對視了良久,終究還是輕輕嘆了口氣,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