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六十章 以法破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以法破法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副院主,可以繼續了1餘寒站起身來,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五天五夜的閉關修鍊,終於在此刻,迎著清晨第一縷陽光蘇醒過來。

他看向李乾坤的目光帶著幾分期待,幾許興奮,還有一抹濃濃的戰意。

臉上的淤青早已經在這五天五夜的時間裡盡數褪去,他的目光,也充斥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精彩奕奕。

李乾坤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坐起身來,扭頭看向了余寒。

他的修為,並沒有增強多少。

但氣息,卻有了不小的變化。

以他的修為,自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一點,當即微微開口。

「你有把握?」

「沒有1餘寒回答得很誠懇,他的目光也同樣很誠懇。

「既然沒有,你笑得那麼開心幹什麼?」李乾坤有些不以為然。

余寒臉上的笑意更濃:「我說沒把握,是怕你沒面子1

「這樣才好1李乾坤渾身一振,周身骨骼不斷傳來一陣陣清脆的聲響,直接將修為壓制到了化骨中期巔峰境界。

呼!

不等余寒又任何反應,瞬間出手!

還是那樣簡單的一拳,直接朝向他的臉上砸落下去。

這麼多天,兩人經歷過無數次的戰鬥,這平直的一拳,成為李乾坤的起手式。

幾乎每一次,他都會這樣打出第一拳。

然而即便如此,在一開始交手的時候,余寒連這一拳都擋不祝

「太虛1

此刻眼見著李乾坤故技重施,余寒口中輕喝一聲,臉上的笑容也逐漸褪去。

他並沒有選擇強大的招式與這一拳對抗,而是用出了虛實相間的太虛劍經。

李乾坤的眼力和境界都遠在自己之上,這便是他能夠輕鬆找到自己招式間的破綻,從而一舉將自己擊潰的最根本原因。

所以包括最後進步的那一次,他也都是在不斷提升自己的攻擊力,甚至是施展出力量龐大的底牌來與之對抗。

但是,經過這五天五夜的感悟之後,他終於清楚,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實都錯了。

李乾坤與自己的戰鬥的宗旨,其實完全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法」!

一法通,萬法明!

所以無論自己的招式如何強大,單單在「法」這個字上,便與之相差了太多。

好在現在知道還不晚。

這五天五夜,他感悟出來的不是任何招式,而就是這個「法」字。

既然李乾坤找到了對付自己的最好辦法,那麼自己,便還他一個以法破法!

所以面對著同樣的一拳,他直接施展出了太虛劍經。

失敗,往往從第一招便能夠看出,也是因為從第一招開始。

以往的每一次對戰,他都是從第一招便被壓制在了下風,從而直接奠定了失敗的基矗

如今這一招太虛所衍化出來的劍氣影影綽綽,端的是玄妙之極。

修為突破到了化骨中期巔峰以後,再次施展出這套劍經的時候,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連對面的李乾坤都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蓬!

劍氣與拳芒終於相互對撞在了一起。

然而,並未如同想象一般的衍化為劇烈的勁氣爆破。

李乾坤眉頭一皺,這一拳,彷彿完全擊在了空處,讓他根本沒有捕捉到那片虛幻的劍影。

「不好意思,都是假的1

余寒咧嘴一笑,在那不斷閃爍的劍芒之中,忽然有一道雪亮的劍氣從中脫離出來,竟是一舉繞過了拳芒的轟擊,朝向李乾坤胸口刺了過去。

猝不勝防之下,李乾坤也忍不住臉色凝重,抽身朝後飛退而出。

這是開始特訓以來,他第一次被余寒迫退,即便那道劍氣,根本不足以給自己造成絲毫的傷害,但腳下,卻是真真切切的被逼退了。

「聰明多了1李乾坤面無表情的說道。

余寒點了點頭:「吃一塹,長一智,總歸是要有一些變化的1

「而且,這一次似乎你的麻煩不小1

他目光閃爍,一直空閑在身側的左手猛地一翻,在那掌心之上,有一副道圖出現,運轉著一股古洪荒的久遠氣息。

「八卦囚天陣1

巨大的八卦圖案幾乎瞬間便出現在了李乾坤的頭頂。

繼而,一道道絲帶從天穹之上降臨而下,朝向李乾坤纏繞過去。

李乾坤的身形剛剛站定,便感覺到了那迎面而來的陣法束縛力量,臉色不禁再次變化。

「好小子,好深的算計1

呼!

他並指成劍,劍氣從指間噴射出三尺長度,幾乎要化為一把實質般的長劍,驀然橫掃而出!

同等境界之下,他竟然想要強行破開余寒的這座陣法。

眼見著對方要強行破陣,余寒的目光微微閃爍:「要強行破開嗎?別忘了,還有一個我1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貼著地皮急速朝向李乾坤飛撲過去。

「太元1

劍氣從劍之中噴洒而出,直接化為一道宏大的劍罡,直接朝向李乾坤橫掃了過去。

「的確是不錯的算計,只是可惜,還是實力差了一些1

李乾坤說不上是讚歎還是譏諷,總之從他的面孔上,始終看不到半分的情緒波動。

鏘!

劍鳴之聲大作!

之間李乾坤單手撐起那道劍光,用力朝向周圍一絞。

只是剎那之間,可怕的劍氣立刻朝向四周狠狠肆虐了開來。

「好巧妙的法1眼見著八卦囚天陣垂落下來的絲帶竟然全部被他這一劍硬生生的斬斷,余寒心中也同樣忍不住讚歎。

不愧是七州武院第一副院主,即使壓制了修為,也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戰鬥力。

李乾坤的劍芒暴漲之際,直接一舉將周圍的陣法力量全部碾碎。

一力降十會。

但卻並不是單單隻會用蠻力!

因為它同樣也是戰鬥技巧的一種!

劍芒所過之處,八卦囚天陣光芒搖曳,不住的悲鳴,竟是險些崩潰。

想到這裡,他目光微微閃爍,劍再次刺出!

「太一——」

這一次,他直接施展出了從葬劍嶺中得到的那套古劍術。

隨著劍氣肆虐,那一道筆直的長虹再次遙掛天際,猶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這便是那套劍術神通嗎?原來叫做太一,名字不錯1李乾坤抬頭看向頭頂那道簡單直接的劍氣,微微開口道。

余寒點了點頭:「我也感覺挺不錯的1

「那就好了1李乾坤眼中精芒閃爍,手中劍氣竟是被他屈指彈出,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朝向太一劍經所衍化出來的那道劍氣對撞在了一處。

叮!

一聲輕響,半空中,那圓潤如一的劍氣,竟然在李乾坤這道劍罡的衝撞之下,開始變得混亂了起來。

余寒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果然,李乾坤也感覺到了太一劍經的恐怖,生怕這層出不窮的劍招降臨下來之後,會拼盡全力,徹底讓自己陷入到永無休止的下風之中。

所以,他果斷選擇了破壞這道劍氣的攻擊,從根本上阻攔自己這一招的成型。

從而使得後面的攻擊也無法連續下去。

打算卻不錯,然而,卻還是落入到了自己的算計之中!

見到余寒嘴角露出的笑容,李乾坤剛剛負在背後的雙手猛地一緊,心中也湧起一股不好的念頭。

「呼——」

他周身氣息瘋狂暴漲,就要再次提聚真氣進行攻擊!

「現在才看出來,晚了1

余寒所有的算計,都在這一次對撞之中,所以他早就預料李乾坤會在這個時候,想要徹底瓦解自己的進攻。

所以,早就想好了應對之策。

如今好不容易請君入甕,?自然不能讓他繼續逃走。

八卦囚天陣凌空呼嘯,巨大的八卦圖案直接衍化為八道光帶,象徵著八種不同卦象的玄奧力量,直接破開了李乾坤之前就布置在身外的劍氣阻隔。

呼!

八道絲帶,紛紛纏繞在了他的雙手和雙腳之上,竟是硬生生的將他即將爆發的真氣壓制了回去。

「怎麼回事?」

李乾坤眉頭微微一皺:「現在說贏了,恐怕還為時尚早1

鏘!

他眼睛猛地一亮,眸子里竟然直接射出兩道劍光,一舉將纏繞在周身的絲帶盡數割斷!

然而,雖然再次破開了八卦囚天陣的束縛,李乾坤的臉上卻沒有半分的喜悅。

因為就在這時,他頭頂上,忽然有九輪明月一字排開!

清冷的白焰從半空中灑落下來,帶著一種冰冷的火光,要將李乾坤徹底湮滅。

「竟然算計到了這種地步,看來真是用了不少的心機1李乾坤嘿然道,雖然連續的攻擊讓他頗為頭疼,抵擋的也越發狼狽。

但想要徹底將他拿下,卻還差了不少。

所以,面對頭頂那九輪明月,李乾坤直接一掌拍出。

可怕的掌風順著掌心噴涌而出,竟是穿透了那些白焰的阻隔,直接將九輪明月拍的倒飛而出!

他雙目微眯,心生警兆!

一股強烈的危機從背後襲來。

等到他轉身回頭的時候,余寒微笑著拍出一掌,劍意星河在掌心迅速的瀰漫,凝而不散,真正的隨心所欲。

與此同時,毀滅之眼悄然張開,一道毀滅洪流席捲而出!

「厲害1

李乾坤做出了最後的評價,?隨即單手一掌隨意的拍出,直接將余寒蓄勢已久的兩招反敗為勝的攻擊拍成了靡粉。

「作為副院主,這樣耍賴不好1餘寒很無奈。

因為剛剛他那一掌,已經明顯超出了化骨中期巔峰的層次。

李乾坤老臉也有些發紅。

不過畢竟是經歷過大風浪的人,聽到他的擠兌,平靜的眸子里這才泛起一絲光芒:「誰說我耍賴了?我又沒有說你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