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六十一章 生死試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 生死試煉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當一抹清晨的新鮮氣息籠罩七州武院,漫山遍野的山花折射著陽光,照射出最美的嬌顏。

七州武院的演武場上,已經站滿了人群。

經歷了一個月的掙扎,這一場引起了諸多矛盾,最後被院首一力壓下的試煉,終於迎來了這一刻。

四大主院的所有弟子,幾乎紛紛來到了這裡,使得寬闊巨大的演武場,也顯得有些擁擠。

雖然這一次放逐之地的試煉並不需要每名弟子都參與其中,但很多人也都第一時間來到了此處。

畢竟,放逐之地對他們中的很多人而言,都是傳說中的存在。

那是一處只有執法隊和聖武院弟子方才有實力進入其中角逐的第一戰場,對於每一名七州武院弟子來說,都是一個目標和夢想。

因為那裡,除了有數不盡的危險之外,還有數不盡的資源。

各種奇花異草、天材地寶,甚至是仙人遺都有流傳。

據說,這一片疆域廣闊的放逐之地,是一片真正被遺棄的地方。

更有無數七州武院的絕世天才弟子,都永遠埋骨在那裡。

因此,關於這裡的傳說,一直都在所有七州武院弟子中廣為流傳。

這一次,除了精武榜前十的弟子之外,四大主院也都沒有藏拙,紛紛派出了門下修為最強橫的弟子。

當然,最低的限度就是化骨中期的巔峰境界,而且必須成功融骨。

即便如此,四大主院的副院主和長老院,也都不太放心,親自請示了閉死關的院主,又增派了不少長老保駕護航。

雖然此行中,有執法隊一路護送,但這支七州武院戰鬥力最強大的隊伍,早已經成為了三大仙門的肉中刺、眼中釘。

所以他們一旦全部進入放逐之地,三大仙門也絕對會派出能夠與之抗衡的力量。

一旦如此,真正爆發大戰的時候,執法隊或許也無暇顧及這些弟子們的安危。

正因為如此,他們只能夠盡最大限度的派出自己本院的高手,以防萬一。

演武場上,弟子的數量越來越多。

到後來,已經沒有地方可站,有些弟子甚至排到了山坡下,目光卻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這裡。

半空中,停著兩艘巨大的渡天舟。

比起當初余寒在齊州和燕州講武堂見到的渡天舟,大上足足百倍。

甚至足可以容納千人之多,這才是大門派應該具有的氣派!

「許飛1丁進站在人群中,遠遠看向了對面的許飛,笑著打招呼。

許飛也見到了他,好不容易擠了過去,見到丁進臉上青紫相間的淤青,剛剛到嘴邊的話又紛紛咽了回去。

然後,指著他問道:「我靠,你是被誰虐待了?弄成這幅憋屈樣子?」

丁進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目光卻看向了不遠處站立的陽院副院主,壓低聲音道:「那老傢伙嫌我那天在幻滅骨地的時候頂撞了他,公報私仇1

「你沒有內傷吧?」許飛有些關切的問道。

丁進搖頭:「當然沒有,我身體好得很,這些都是皮外傷,過兩天就好了1

許飛這才放下心來,目光又朝向周圍觀望了過去。

像是沈東玄和步輕煙等人,都沒有來到這裡,想來他們的修為,還未達到化骨中期巔峰,所以沒有允許進入其中。

熟人中,也只有宇文浩然、方嵐虛以及柳白三人在場,三人中,除了宇文浩然一開始就是融骨境界之外,方嵐虛和柳白都未達到這個境界。

如今卻能夠感覺到他們身上流淌出來的氣息,竟然也突破了,看來這段時間,大家都沒有閑著。

「有沒有看到余寒那傢伙?」丁進忽然問道。

許飛搖了搖頭:「他不是被李前輩帶回去說是要特訓嗎?估計肯定能過來吧?」

丁進又四下看了一眼,還是沒有看到余寒的身影,不禁撇嘴道:「這傢伙不會睡過頭了吧?以他的性格,如果來了,肯定會找我們的1

許飛眼中也閃過幾分疑惑:「不應該啊!余寒不是那種不守時的人1

「大家安靜一下1

一陣渾厚的聲音傳來。

與此同時,周圍此起彼伏的聲音瞬間消失了下去。

那渡天舟的船尾上,一道身穿月色長袍的中年人站立在那裡,目光在黑壓壓的人群上不斷掃過,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

「很高興,這一次能夠和你們這些年輕弟子們並肩作戰1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顏子虛1

聽到這個名字,所有人眼中紛紛露出濃濃的崇敬之色。

顏子虛,執法隊首座,也是整個七州武院有數的強者之一,據說其真正的修為,不在四大主院的院主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這等人物,絕對是偶像一般的存在。

顏子虛雙手下壓,阻止住了低聲討論的人群,這才繼續說道:「針對這一次試煉,院首曾經與我商議我,我本人,非常贊同1

說到這裡,他目光閃爍著道道精芒:「放逐之地,到處都是數不盡的危險,或許對於你們這些溫室里的花朵而言,遙不可及,或者是無法想象其中的艱苦。」

「更是因為你們院主和長老的不放心,所以,你們不會體會到,那裡到底是怎樣一番光景1

顏子虛收起了笑容,臉色變得凝重:「現在,我來告訴你們1

「放逐之地,便是生死之地,在那裡,沒有人值得憐憫,所有的對手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不擇手段的擊殺對方1

「而你們,如果下不了手,或者是一時的仁慈,很有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1

他的眼神越來越冷:「這是我要告訴你們的第一件事情,還有第二件1

「放逐之地,死亡率極高,而且聽說,為了針對你們,三大仙門也聯合派出了歸先境界之下的大批弟子,與我們同時試煉1

「到時候,便是真正的生死角逐1

「你們入門之前,都曾經在修羅路走過一圈,那個時候,那些仙門弟子的殘忍你們應該有所體會。」

「而在放逐之地,他們只會更加的殘忍,所以,如果現在後悔退出,還來得及1

他目光閃爍,眼見著下方的弟子們目光堅定,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精武榜前十的弟子們,更是一臉的戰意。

顏子虛滿意的點了點頭。

「現在,所有修為達到化骨中期巔峰,成功融骨,並且已經上報了本院副院主或長老的弟子們,請上船1

呼!

沖在最前方的,赫然正是精武榜前十的強者。

余寒雖然擊敗了龍劍鴻和落凌,但卻並不是真正的守碑之戰,所以即便他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兩人,依然沒有真正登上精武榜。

十人率先上船后,不少弟子們紛紛催動了身法,直接朝向甲板飛越了過去。

四大主院雖然是強者的搖籃,但真正達到化骨巔峰境界的弟子並不多。

而且這一次試煉,得自院首的默許,所以四大主院也不敢怠慢,紛紛派出了精英弟子。

兵貴精而不貴多,這種試煉,那些普通的融骨境界弟子們即便進去,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

所以,四大主院參加這一次試煉的,多數都是化骨後期境界的弟子。

像是丁進和許飛這樣的,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兩人隨著眾人登上了渡天舟,不過也各自分開。

四大主院,以各自的勢力為分界點聚集在一起。

這也是四大主院副院主的交代,集中在一起,方便這些長老們出手保護。

「余寒還沒有來嗎?」

丁進和許飛的目光同時朝向四周掃視了過去,還是沒有餘寒的身影出現,眼見著渡天舟即將出發,余寒若是趕不上這一次,怕是夠嗆能夠趕到了。

參加試煉的弟子,一早便已經選擇完畢。

所以並沒有浪費多少時間,將近千餘名弟子紛紛登上了渡天舟。

「顏首座,人已經到齊,我們可以出發了1乾院白長老站在船尾,目光掃了一眼門下弟子,當即微微開口。

顏子虛嘴角漸漸露出一絲笑容,然後揮了揮手。

「再等一會兒,還有一個重要人物沒有到1

所有人,甚至包括沒有登船的四大副院主也紛紛皺起了眉頭。

顏子虛真正的身份,還在四大主院的院主之上,因為執法隊是一支特殊的隊伍組成。

他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守護七州武院,甚至可以說是守護洪荒。

而作為首座的顏子虛,除了恐怖的實力之外,地位也是超然的。

正因為如此,他們心中紛紛有些不解,是誰會讓顏子虛都如此重視?

顏子虛也感覺到了眾人投遞過來的疑惑目光,當即開口道:「不必疑惑,他們很快就要到了1

「而且這一次試煉,院首有命令,所有的一切,都聽從他的指揮1

「不是執法隊來指揮這一次試煉嗎?」乾院副院主忍不住開口問道。

顏子虛搖了搖頭:「十八執法隊只是聽從命令而已,真正指揮的另有其人1

乾院副院主目光閃爍,剛要開口發問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氣息的波動。

繼而,兩道身影踏著虛空,朝向這邊飛速降臨而來!

與此同時,顏子虛的嘴角也漸漸勾起勾起一絲會心的笑容,朝向前方努了努嘴。

「他們到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