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六十五章 黃雀在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黃雀在後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余寒的話,讓丁進等人也皺起了眉頭。

不是這個決定讓他們心中不舒服,而是沒想到,他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在這片茫茫無垠的放逐之地,他自己一人前行,與送死沒什麼區別。

雖然一貫對他的選擇有信心,但今時不同往日。

「余寒……」

許飛等人目光閃爍,剛要開口勸阻,卻被余寒揮手制止祝

「不必多說了,我一個人,未必是壞事,我們七個若是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大問題,所以你們,保護好自己,我會平安與你們會合1

丁進等人沒有繼續堅持,既然他有把握,那就如此便是了。

又囑咐了幾句,方才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陣營之中。

見到他們回歸,幾名長老的臉色方才緩和了不少。

這幾個人,著實是讓他們頭疼不已的釘子戶,而且身份都很特殊,所以即便他們如此選擇,這些長老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好在此刻回頭是岸,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而且,余寒的選擇同樣也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所以這些長老看向他的目光,也多了幾分不解。

余寒自然懶得和他們解釋,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瀟洒的轉身。

「希望再見時,各位都能平安1

白長老臉色難看,相比於余寒的洒脫,他的針鋒相對,卻再一次將自己推上了風口浪尖。

雖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余寒自己選擇了獨自離開,但真正的起因,還是自己的逼迫。

所以,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他當真出了什麼事情。

恐怕自己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李乾坤不會放過自己,而且,乾院也保不住自己。

想到這裡,他心中就是一陣苦澀,不過事已至此,想要後悔都來不及。

「既然已經確定了方向,大家各自散開吧,如今聖武榜十大高手就在前方為我們開路,大家打起精神,一定要圓滿完成這一次試煉1白長老的聲音明顯帶著幾分無力。

隨即,以四大主院各自為單位,眾人分成了四股勢力,紛紛朝向前方走去。

就在他們離開之後,不遠處,兩塊看似普通的頑石漸漸扭曲,竟是化為兩道人形,站立在那裡。

如果被人看見,必定會驚訝不已,這兩人,好厲害的隱匿功夫。

在這麼多歸先境界長老的目光注視之下,依然沒有露出半分的馬腳。

「看來這一次,七州武院果然有所圖謀,執法隊竟然先行一步,將這些弟子們丟了下來1其中一人皺眉道。

另外一人也點頭道:「教主早就猜測會這樣,才派我們再次打探消息,此事有諸多蹊蹺,我們需要立刻將其稟告劍影大人1

「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出發1

兩名化骨後期境界強者相視一眼,便要離開此處。

然而,他們的身形還未來得及動彈,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他們前方不遠處。

見到這道身影,兩人同時眉頭一皺,不過隨即綻放開一絲笑容。

「原來是你,膽子不小,自己一個人,也敢回來1

兩人看向獵物一般的看著余寒,適才余寒祭出書院令,發號施令的那一幕他們看得真切,諸多消息也都是從他口中得知。

所以,貌似將他擒回去,比自己兩個就這樣回去更加有說服力。

余寒目光淡淡的看向他們兩個:「你們兩個的膽子才是真正的不小,竟然敢出現在這裡1

聽到他的話,兩人臉上同時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這裡又能如何?我們來了也就來了,誰又能夠發現?」一人嗤笑道,隨即帶著幾分嘲弄,看向余寒:「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發現我們的?」

余寒無奈的指著他們兩個蓋滿了枯草的腳:「你們隱匿的功夫著實不錯,連氣息都可以完全斂去,看不出一絲不同,但這裡到處都是碎石,我真想不通這四團枯草是從哪裡吹過來的1

兩人低頭看了一眼,果然,在周圍的碎石之下,四團枯草顯得很突兀。

不過他們還是笑了起來。

「很聰明,但很可惜,不過是自作聰明,如果當時你就指出來,我們兩個絕對逃不掉,但是現在,你認為,憑你一個人,能阻攔我們?」

「或者,能夠在我們兩個出手之下,安然離開?」

余寒立刻露出一副深思的模樣:「你們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要不然,就當我沒有出現?」

「做夢1

眼見著余寒使用那塊令牌,連那些歸先境界的長老都乖乖的聽命,他們更加堅信此子的身份必定十分重要。

而且,似乎其他幾大主院的人,對他十分不友好,這更加激起了兩人的興趣,所以,今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余寒離開。

兩道身影幾乎同時搶出,身形閃爍之間,連同周圍也生出一絲劇烈的波動。

四團枯草就在他們朝向余寒撲去的瞬間炸成靡粉。

看來,他們對於這一處漏洞還是很在意的。

余寒搖了搖頭,身形急速的後退,似笑非笑的看向兩人。

「小心腳下1

兩人的身形也是微微一滯,隨即低頭看了一眼腳下,並未發現任何異狀,臉色紛紛一變。

「裝神弄鬼1

作為以打探消息為主的弟子,兩人的身手都不弱,尤其是速度,更是他們的強項。

如今雖然因為余寒的使詐停滯了片刻,卻後來者居上,漸漸朝向他逼近。

「呼1

就在這時,兩人腳下,忽然升騰起一片眩目的光芒。

那是一輪巨大的八卦圖案,隨著現出猙獰的面孔,直接衍化出八道閃爍的光帶,朝向兩人纏繞了過去。

「是陣法1兩人目光閃爍,前沖之勢立刻被阻攔住,紛紛拍出一掌,想要將這些絲帶拍碎。

然而,八卦囚天陣的束縛力量,強如李乾坤,在壓制修為的情況下也只能勉強將其震碎,更不用說是眼前這兩名弟子。

他的掌風,拍擊在這些絲帶上,只是將其震得偏移開去,並未產生應有的效果。

「不好1

兩人同時臉色一凝,這一次他們作為斥候前來打探消息,為了避免氣息外泄,連同身上的神兵利器也沒有帶出來。

此刻一身實力也無法發揮到最佳的程度。

看著對面依然淡笑著看向自己的白衣少年,兩人同時咬牙道:「原來竟是陣師,當真小看了你,不過想要殺死我們,恐怕沒那麼容易1

「我來撐開陣法,你獨自出去將他擊殺1

話音落,這名倚天教弟子單手一撐,掌心有無窮無盡的光輝灑落下來,竟是一舉將八道絲帶全部抵擋祝

另一人立刻會意,不敢有半分的耽擱,身形瞬間從陣法之中閃爍而出,帶著幾分陰冷的殺機,朝向余寒籠罩了下去。

面對此人鋪天蓋地的氣息,余寒臉上依然沒有半分的驚恐和慌亂。

這兩人雖然實力不弱,但比起龍劍鴻,甚至是落凌,都差了不少。

所以,就在那片光芒即將降落在自己頭頂的同時,背後的劍終於出鞘!

鏘!

隨著一聲刺耳的劍鳴之聲響起,一道驚鴻般的劍氣破鞘而出,凌空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

太一!

劍氣所過之處,那名倚天教弟子催動出來的掌風盡數被劈開!

「怎麼可能?」倚天教弟子一臉的驚駭,眼見著那道劍氣竟然斬開了自己的掌風,迎面劈砍過來,心底不禁湧起一絲冰冷。

他終於知道,余寒為什麼敢獨自一人留下來揭穿他們,並不是他膽子大,也不是因為他傻,而是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實力。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沒有兵器可用,面對余寒這道足以開山裂石的劍氣,他只能同時揮出雙拳。

兩道流星般的拳芒投遞而出,想要將這道劍氣徹底震開!

轟!

兩股力量在半空中瘋狂的對撞在了一處,發出一聲震天的轟鳴之聲!

余寒雙目微眯,身形不退反進,一掛星河凌空逆卷,直接籠罩住了一大片區域,將這名弟子整個包裹在了其中。

這名弟子臉色驀然變化,感受到頭頂那道劍意星河貫穿下來的凌厲氣息,嘴角終於露出一絲蒼白而又無力的笑容。

他怒吼一聲,雙手同時朝向天空之上托起,做出了最後的掙扎!

「呼——」

星河流動,可怕的氣勁漫天席捲,方一接觸,就將這名仙門弟子倉促之間凝結而成的掌風切割的支離破碎。

他似乎還想繼續掙扎,然而周圍,無數道冰冷的劍芒已經透過重重虛空,降臨到了他的面前,只差一寸,便可穿透他的身體。

倚天教弟子背後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看向對面的余寒,臉上閃過濃濃的駭然之色,然而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著他喉結不住的翻滾,余寒卻笑了。

他看著這名弟子帶著幾分恐懼的目光,淡淡道:「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先幹掉了那個傢伙,再來跟你算賬1

以他的實力,即便公平一戰,也有絕對的把握擊殺兩人。

但前提是他們不會逃走。

如今施展出計策,也是為了保險起見。

那名被八卦囚天陣鎮壓住的倚天教強者本就承受巨大壓力,如何還有餘力去對抗余寒?

在他縱橫交錯的劍氣之下,僅僅支撐了三招,便隕落了。

他撤去了所有陣法,身形閃爍,站立在了那名被數道劍氣控制住的倚天教弟子面前。

「有些事情想問你,不過選擇權在你1

「要麼老老實實的回答,要麼,就和他一樣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