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六十六章 被長矛釘穿的屍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六章 被長矛釘穿的屍體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倚天教弟子眼見著余寒出手擊殺那名同門的時候,沒有半分的停滯,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殺戮,這讓他心裡愈發的毛骨悚然。

尤其是目光觸及到對面那道淡然而又冰冷的眸子,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

「你說的,我都回答你1

他額頭上冷汗駸駸,如釋重負的說出這句話。

余寒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選擇留下此人,也是之前就有所考慮。

那名被他擊殺的弟子既然敢獨自一個人留下來應付八卦囚天陣,從而將生還的機會留給此人,必定是硬骨頭。

而眼前這個傢伙,從一開始就目光閃爍,明顯是在考慮著如何逃離,所以兩個人的性格一覽無遺。

余寒閃電般的擊殺那名弟子,實際上也是為了營造這種無形的壓力。

如今果然奏效,根本沒有費什麼唇舌,便迫使對方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你是哪一個仙門的弟子?」余寒微笑著問道。

「倚天教1

這名弟子顯得很老實,也很誠實,至少此刻看向他的目光,沒有任何複雜的情緒。

余寒點了點頭,對這個回答還算是滿意。

「原來是倚天教,你們這一次來參加試煉的弟子,誰的修為最高?」

這名弟子搖頭:「我們從一開始就被派了出來,所以並不清楚都有誰參加了試煉1

倚天教弟子說的也是實話,但眼看著余寒的臉色有些變化,急忙補充道:「不過倚天教定下的,是歸先初期和化骨後期巔峰境界的弟子參加試煉。」

「而且,那些歸先境界的天才弟子並未參加1

余寒心中暗暗點頭,果然,仙門雖然明裡是要以同等級的弟子與自己等人周旋。

但實際上,也很重視這一次試煉,所以那些普通的歸先境界弟子,很可能是他們的後手。

他看向對面那個膽小如鼠的傢伙,這個回答很符合邏輯。

「倚天教,都有什麼行動?」

倚天教弟子沉默了片刻,如實道:「這個我是真的不太清楚,不過臨行之前,我曾經隱約聽到劍影大人說過,三大仙門各自有動作,目的好像是為了仙方1

「仙方?那是什麼?」余寒皺起了眉頭,他的確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倚天教弟子回答道:「仙方是每一座仙門一脈傳承下來的至寶,據說是開啟仙墳的鑰匙1

「仙墳?」余寒目光閃爍,心中生出一絲興趣:「你說的詳細一點1

那名弟子深吸一口氣,既然已經說出了第一件事情,後面的壓力,也就沒有那麼大了。

面對余寒的質問,當即開口道:「仙墳是四大仙門共同的一處秘地,就在這放逐之地內,據說,是當年遺留在這裡的仙族前輩們遺留下來的古。」

「不過從它存在開始,就被封印了,只有四大仙門共同使用仙方,方才能夠開啟1

「那為什麼不早一些開啟,非要等到這個時候?」余寒依然不解。

「因為玄宗的那尊仙方,已經丟失了,是被七州武院之前的執法隊首座何劍飛搶奪了過去1

余寒這是第一次聽到何劍飛的名字,目光看向這名弟子,沒有提出疑問。

「這麼多年,玄宗和我們也一直都在尋找何劍飛的下落,但卻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消息,所以此事也就擱置了下來1

「仙方既然從仙門成立開始就已經存在,為何不早一些開啟仙墳?」

那倚天教弟子搖了搖頭:「聽說,是因為當初仙門祖先曾有過提醒,想要開啟仙墳,除了四大仙方之外,還需要四大聖獸的靈骨1

「而且並不是我們在諸多妖獸埋骨之地找到的靈骨,而是一整副骨架!聖獸十分稀缺,這麼多年,在四大仙門聯手之下,也才湊齊了兩尊而已1

「所以,此事便被耽擱了下來,只是沒想到,會因此橫生事端1

這名倚天教弟子回答的足夠詳細,也免去了余寒思考的功夫。

他繼續開口問道:「三大仙門是如何安排的?凌音閣現在怎麼樣了?」

那弟子暗中閃過一絲苦澀,隨即搖頭道:「凌音閣的情況還算平靜,不過也持續不了多久,因為這一次我們三大仙門,已經做好了準備。」

「由玄宗前往凌音閣去奪取她們保存的那尊仙方1

「而我們倚天教和周府,則是前方放逐之地,搜集聖獸骨架1

余寒點了點頭,這三大仙門果然準備好了一切,不過對於凌音閣,他心裡卻越發擔憂起來。

副院主他們現在還不知道玄宗要大舉進攻凌音閣的消息,所以他們這一次行動很可能會從暗中救人,直接衍變成直接的對抗。

「此事似乎與副院主他們定下的計劃有一些初入,怕是影響不小1餘寒微微皺起了眉頭。

「哪裡有聖獸骨架存在?」

那倚天教弟子深吸一口氣,方要開口回答,臉色忽然一瞬間化為慘白之色。

他的眉心處,忽然出現了一道嫣紅的印記,繼而逐漸放大。

伴隨著他漸漸無神的雙目,無力的栽倒在地。

繼而,凌厲的破空之聲傳來,沒有戒備的余寒也忍不住雙目微眯,大乾坤浮屠瞬間施展而出。

九層浮屠塔很快籠罩住了全身。

但畢竟還是倉促了幾分,在那道從倚天教弟子眉心衝出的這道劍氣轟擊之下,直接被穿透。

余寒臉色微微蒼白了幾分,身形卻趁著這個機會朝後飛退出去。

太一!

他順勢刺出手中剛剛抽出的劍,太一劍氣凝而不散,全部充斥在了其中。

那一點宛若星芒的劍光直接迎上了對面那道激射而來的劍氣。

叮!

清脆的聲響方才響起,又被可怕的爆破之聲淹沒。

余寒的劍氣,包括那道劍氣一起,紛紛破碎了開來。

他踉蹌著退後兩步,看著那名仰天栽倒的倚天教弟子,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了一絲寒意。

這倚天教,果然是狠跡竟然在每一名斥候弟子體內,都植入了這樣一道劍氣。

一旦身份暴露,說出己方的秘密,這道劍氣便會自動引爆,從而殺人滅口。

不過好在此處應該與倚天教相距太遠,所以自己還是多知道了一些消息。

他俯下身子,在那名帶著不甘倒在地上的倚天教弟子腰間,一把將乾坤袋拉了下來。

失去了主人的意志,乾坤袋也化為了普通的儲物空間,在余寒真氣注入之後,裡面的東西全部都掉落了下來。

除了一些普通的功法玉簡之後,還有一套藏匿的神術,應該就是他們這種斥候所修鍊的神通。

「正愁著在這裡時不時的會暴露身份,這套神通,著實是雪中送炭1

余寒微微一笑,將這套神術納入到了懷中,同時將目光落在了下一隻玉簡之上。

元神力量也隨之沉浸在了其中。

這竟是一副地圖,而且是整個放逐之地的全圖,即便四大仙門,也都大致標出了位置。

地圖十分詳細,想來耗費了不少心血。

單單是這兩份東西,便讓余寒樂開了花。

在外面,或許這兩件東西都不是特別惹人注意,但是在這裡,卻等於多了幾分活下去的把握。

那地圖很詳細,甚至連哪一些地方不能進去也都一一標註。

他的目光,在地圖上掃過之後,落在了其中兩處,被紅色圈住的地方。

「鑽花谷、日光城1

這兩處地方,標記得十分顯眼,想到之前那名弟子的話,這兩處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存在著聖獸骨架的兩處地方。

余寒眼中目光閃爍,看了倒在地上的那名倚天教弟子一眼。

「抱歉,我是真想要饒過你性命的,不過很可惜,似乎你們教主不太同意。」

他取出一套乾淨的黑衣換上,將那一身比較顯眼的白衣收了回去。

白衣是他的象徵,而無論是周府還是倚天教,許多弟子都對自己有印象。

所以一旦出現什麼問題,自己的身份也隱藏不祝

他彎腰拾起地上最後一塊玉牌,那便是這名弟子的身份玉牌。

「倚天教,楚漢陽1

「名字倒是不錯1餘寒將這三件戰利品盡數收起,這才站起身來。

那幅地圖已經清晰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對於放逐之地的一切更加了如指掌。

他目光看向了遠處。

「仙方既然被我七州武院的前輩搶走了一尊,你們做這些也都是無用功,那麼三大仙門,到底在忙碌什麼呢?」

他心中湧起了一絲疑問,回憶起那一處叫做鑽花谷的地方,身形一閃,朝向那個方向飛馳了過去!

余寒的速度很快,而且鑽花谷所在的方向,也在仙門所在的附近,所以並不衝突。

隨著他身形不斷朝向前方行進,空間亂流和裂縫的數量也越發多了起來。

呼!

余寒的身形,在急速趕路之下停止了下來,飄然降落在下方的一株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的古木旁邊。

這是一株生長在石頭縫裡的古樹。

雖然很粗壯,卻因為環境惡劣,只有四五米的高度。

而他的目光,明顯不是看向這株古樹,而是看向了古樹上面,緊緊依靠的那道身影。

那是一名身形雄偉的中年人,他雙目圓睜,帶著一股嗜血的戾氣。

然而,渾身上下,卻被足足九根長矛洞穿,釘在了古樹之上。

他已經隕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