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六十七章 歸先弟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 歸先弟子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這是……我們七州武院的前輩1

看到這具屍體胸口那一枚小巧而又精緻的徽章,余寒心中湧起一絲莫名的沉重,緩緩走到了這具屍體的面前。

他雖然隕落了,卻昂首挺胸,雙目圓整,沒有半分的畏懼之色。

尤其是他的雙手,各自捏著一隻斷臂,想來生前,同樣經歷了一場極其慘烈的戰鬥。

而且,對方必定是多人一起進行的圍殺。

其結果,也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一共九根長矛,洞穿了他雄偉的身軀,除了這些長矛之外,還有不少的血洞。

可想而知,他生前的傷勢有多麼嚴重。

而手中的斷臂,同樣也證明他的強大,即便被釘在了這裡,依然硬生生的撕碎了一名仙門強者。

「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這位前輩如此強大,都隕落了,相比之下,我的修為根本不值一提1餘寒心中暗自嘆息。

他伸出手,將長矛一根根的拔了出來,丟落在地。

這位前輩英勇戰死,以自己此時的情況,已經無法帶著他回家,然而卻也不能留在這裡曝屍,所以他要將其安葬。

即便埋骨他鄉,也落得一個安靜自在。

隨著長矛一根根的拔除,這名前輩的身體也失去了支撐,微微晃動了幾下。

「前輩,如果有時間回到這裡,我必定帶著您回歸七州武院1

余寒輕輕嘆了口氣,就要將這位前輩的屍體暫時掩埋。

然而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陣衣袂破空之聲。

余寒眉頭一皺,經過了不短時間的趕路,他已經脫離開了安全的範圍,如今應該處在雙方極力糾結的戰亂之地。

而且,身後傳來的氣息雖然並不強大,差不多只有歸先初期境界,但卻冰冷之極,顯得很陌生。

所以,這兩道氣息的主人,是仙門的強者。

此刻,余寒做出了一個最正確的決定。

他沒有選擇逃離,而是彎腰拾起丟落在地的長矛,然後朝向屍體冷哼道:「哼,我仙門的東西,留在你的體內倒是浪費了1

身後的那兩股氣息明顯停止了下來,讓余寒心中暗暗鬆了口氣,當即將九根長矛全部收入到了乾坤袋中,這才裝作要轉身離去的模樣。

與此同時,他看向了懸浮在半空中的兩道身影。

「周府的人?」

在修羅路的時候,他曾經與周府的弟子打過交道,作為曾經皇族的後裔,周府的弟子都是清一色的宮廷裝束,所以很容易辨認。

余寒的眼神從一瞬間的驚訝和警惕,再到最後的歸於平靜。

這一系列的變化乾淨利落,十分到位,好像真的經歷了這樣一個心理變化一樣。

兩名周府弟子目光閃爍,看向余寒,雖然他表現的足夠到位,但依然沒有完全打消這兩名弟子心中的戒備。

「你是哪家的弟子?為何會在此處?」一名周府弟子微微開口問道。

余寒從懷中掏出自己的身份玉牌,緩緩舉過頭頂,一面恭敬道:「弟子倚天教斥候弟子楚漢陽,見過兩位前輩1

明顯感覺到,有兩道神識從這塊身份玉牌上掃視了過去,隨即兩人的警惕漸漸褪去。

「原來是倚天教的斥候弟子,怪不得會落單來到了這裡1兩人的態度明顯溫和了許多。

余寒雙目微眯,打蛇隨棍上:「我們兩名弟子一起來此刺探情況,不料卻被幾名七州武院的弟子發現,只有我逃離了出來,那名師弟已經隕落了1

「你們竟然已經遇到了七州武院弟子?打探到了什麼情報?」一般情況下,仙門之間也不會隨意打探斥候弟子所刺探到了的情報。

但是此刻不同,因為只剩下了余寒一個人,所以他們也沒有太多的顧忌。

而且余寒的實力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過弱小了一些。

余寒如實回答道:「我們兩人化為大石,就停留在七州武院渡天舟著陸的地方,探聽到的情報並不多,便被發現了1

眼見著兩名周府弟子目光閃爍著看向自己,顯然已經被這一番話吸引住了。

當即也不賣關子,繼續說道:「七州武院的眾人,分成了四個隊伍,各自為營,朝向我仙門的方向靠近過去。」

「他們向我們仙門的方向靠近?」兩名周府弟子冷笑連連:「膽子倒是不小,看來他們也知道我們三大仙門弟子進入試煉的消息,是存心想要斗一鬥法了1

「你的消息,可曾傳遞了回去?」一名弟子朝向余寒問道。

余寒點了點頭:「已經通過秘法傳遞了回去1

兩人紛紛點頭:「如此便好,既然如此,你暫時不要回去了,以你的修為,若是遇到七州武院的大部隊,也難免會落得一個隕落的下場,就隨我們一起行動便是了1

余寒臉上閃過一絲狂喜之色:「如此,多謝兩位師兄相助1

兩人臉上閃過一絲笑容:「大家都是仙門出身,謝謝就不必了,我們正好要去鑽花谷,現在就出發吧1

聽到兩人話,余寒忍不住愈發感到驚奇,自己的目的也是前往鑽花谷,沒想到這兩人竟然也想要帶著自己前去那個地方。

「我本是要前往日光城的,不過正如兩位前輩所說,現在自己一人前往,恐怕不太安全1餘寒笑著說道。

兩名周府弟子相視一笑:「我們當然知道你要去日光城,不過日光城比鑽花谷更遠一些,而且我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你留下來和我們一起,一旦獲得了聖獸骨架,也會平攤了功勞1

余寒嘿嘿一笑:「兩位前輩說笑了,以弟子的修為,只希望能夠平安就好,哪裡還敢想那麼多的功勞1

兩名弟子目光帶著幾分讚許之色,對余寒的知進退算是認可了下來。

「時間不等人,我們這便出發吧1

余寒微笑著站起身來,跟上兩人的身形,朝向前方繼續行走了過去。

他悄悄回頭看了一眼那名前輩的屍體,忍不住有些遺憾,終究還是沒能完成了那個願望。

然而,就在他回頭的時候,忽然看到那古樹之上,一道忽然閃現出來的身影。

余寒忍不住眉頭一皺:「名冠?」

那道身影的確是名冠。

他站在那株古樹上,朝向余寒露出一絲莫名的笑容,發人深思。

余寒心中一緊,這傢伙陰得很,怕是要借題發揮了。

他咬牙回過頭來,不敢停留太久,否則一旦這名冠發起瘋來,身旁的兩位歸先境界強者便不好對付。

將心頭那一絲不快壓制了下去,余寒很快調整了心態。

噙清者自清,有些事情,總歸是能夠水落石出的。

跟隨在兩名周府弟子身旁,余寒十分小心,生怕會露出一絲馬腳。

這兩名弟子因為余寒提供的消息,對他十分信任,即便如此,余寒依然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一路上,除了趕路之外,休息的時候,他會坐下來在兩人的注視之下修鍊隱匿之術。

這也是有意為之。

自己的功法神通自然是不能修鍊了,代表性太強。

氣息一旦流露出來,那麼自己的身份便不攻自破。

而這套隱匿之術,對於這一次放逐之地試煉將會有著莫大的功效。

所以此刻有時間,也正好將其修鍊成功。

每一座仙門的斥候弟子都擁有差不多的隱匿之術,所以見到他修鍊這套神通,兩名周府弟子愈發的信任起來。

加上余寒平時眼勤手快,讓他們更加喜歡。

後來更是明顯想要挖余寒牆角,將他收入周府門下。

余寒自然只能拒絕兩人的好意,不過卻也正是因為如此,讓兩人更加高看了他一眼。

三人足足行了將近兩天的時間,終於進入到了一片山川之外。

「前方就是鑽花谷了1一名周府弟子微微開口。

余寒的眼中卻閃過一絲不易差距的驚訝。

剛剛進來的時候,顏子虛就曾經說過放逐之地的禁忌。

「高不進、低不進、黑不進、白不進1

而眼前這片山域包圍之中,便是之前便聽說過的鑽花谷!

不僅如此,正片山域風景秀美,宛若人間仙境,赫然正與顏子虛所說的「白不進」相同。

…………

呼!

名冠的身形,出現在了白長老等人面前。

「有沒有打探到什麼消息?」

白長老目光閃爍,看著回來的名冠開口道。

這一行所有的弟子中,名冠的實力是最為超絕的,適才他便主動前去打探消息,而白長老也樂得如此。

殊不知道,名冠真正的目的,卻是轉身想要襲殺余寒。

所以他一直暗暗跟隨著余寒,更是在他見到那株古樹的時候,先一步潛伏在了那裡。

然而,不等他出手進行攻殺,那兩名周府弟子趕到。

其實余寒還應該感謝這兩名周府弟子。

他們若是不來,名冠很有可能會趁著他被那具屍體吸引住心神的時候,悍然發動偷襲。

名冠嘴角漸漸勾起一絲笑容。

「四大仙門中,周府的弟子應該是去了一個叫做鑽花谷的地方,聽說是為了聖獸骨架的事情1

不等白長老繼續發問,名冠微微道:「而且,我還打探到另外一個有趣的消息1

「那余寒,竟是周府潛入到我七州武院的姦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