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三百六十八章 誅殺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 誅殺令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聽到名冠的話,白長老臉色驀然大變,眼中也閃過一絲急迫:「你再說一遍1

名冠嘴角漸漸咧開一絲笑容:「那余寒,是周府潛入我七州武院的姦細1

白長老眉頭緊皺,心底暗自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這件事絕對會成為十年來七州武院最勁爆的消息。

不僅僅是余寒,還有李乾坤,甚至是你。

所以,他深吸一口氣,看向名冠:「此事關係重大,你可看的真切?」

名冠其實並未看的真切,他到達那株古樹附近的時候,余寒正在拔除那位七州武院前輩身上的長矛。

而他,也正準備在這時,趁機朝向他身後靠近,然後突施辣手,進行偷襲。

然而那兩名周府弟子的突然出現,阻止住了他的計劃。

隨後他看到了余寒拿出身份玉牌,與兩名周府弟子交流的一幕。

尤其是他對那兩名周府弟子恭敬有加的模樣,雖然因為相隔太遠,無法聽得真切,但一些關鍵詞語,卻斷斷續續的讓他多少推測出一些雙方表述的內容。

無疑,七州武院各自分組進行試煉的消息,他也聽了一個大概。

正因為如此,名冠十分肯定,余寒必定與周府有著微妙的關係。

加上後來兩人帶著他一起離開,而且有說有笑,看起來還十分親密,這更加證實了他心中的猜測。

所以此刻聽到白長老問起,他臉上的笑意愈發濃郁起來:「千真萬確,那余寒不僅說出了我們的行動方向,同時也告訴了那兩名周府弟子很多關於我們的事情。」

白長老長長舒出一口氣:「怪不得他會那麼平靜的接受我們將他驅逐,並且拒絕了丁進等人的隨同,原來竟是這個原因1

名冠眼中閃爍著濃郁的殺機:「只是可惜,那兩人都是歸先初期境界,我一個人與他們對戰,在加上一個余寒,沒有必勝的把握。」

「否則,絕對不可能讓他如此安然離開1

白長老冷笑道:「如此姦細,著實可惡,這麼多年我七州武院因為姦細的出賣,不知隕落了多少天才弟子,這余寒既然被你發現,也算是活該1

「此事,必須告知所有人知曉,而且,對於此人,一定要下達誅殺令,不將其擊殺,我們在這裡隨時都會有危險1

名冠點了點頭,忽然皺了皺眉頭:「不過李乾坤那裡,似乎對他很信任1

白長老哼聲道:「信任?如今我們證據確鑿,任憑他實力再強大,手段再狠又能如何?能封得住天下人之口?」

「況且,余寒出事,他李乾坤能獨善其身?」

聽到他這番話,名冠明顯安心了許多:「如此,我們立刻將這個消息散布出去,一方面提醒其他主院提防此人,另一方面,為了防止他繼續為患,早些殺掉才可安心。」

白長老點了點頭。

於是,余寒是周府姦細的事情,像是一陣龍捲風,迅速的蔓延了開去。

雖然四大主院彼此分開,但卻依然有手段相互聯繫。

而這個消息一傳出,便立刻引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所有人都震驚起來,那個擁有著無上資質,剛剛入門便惹出一片風浪的天才少年,竟然會是仙門的姦細。

不少弟子們紛紛議論,當然,更多的還是幸災樂禍。

對於余寒這般耀眼的弟子,他們從一開始,就只能仰望,甚至有些人已經悄悄將其作為自己心中的目標,或者是偶像。

然而,更多人還是嫉妒。

因為那份成就實在太過矚目了,在明知道自己達不到的情況下,有一部分人,自然是樂得見到余寒出事,甚至直接被踩在腳下。

「不可能1

聽到陽院長老傳達了這個消息之後,丁進頭搖的像是撥浪鼓:「誰他娘的傳出這個消息,我絕逼認為這王八犢子打心眼兒沒安好心1

面對丁進的過激反應,陽院長老也只能暗暗搖頭,此事已經被乾院證實,而且是精武榜排名第二的名冠親眼所見。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說謊,所以他們心裡紛紛都承認了這個事實。

而以丁進和余寒的關係,他們在傳達這個消息的時候,自然也想到了此刻這種情況的出現。

「丁進,你現在的修為一路猛進,將來更是我陽院的希望,如此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

「此事已經被名冠親口證實,不可能有假1

「名冠?」丁進終於明白了過來,嘿然道:「我就知道,一定是乾院的這些人頭豬腦的傢伙搞出了的事情。」

「長老,你也知道,名冠那傻逼和余寒有仇,他說的話要是能信,母豬都能上樹1

「住口1陽院長老皺起了眉頭,這丁進如此不顧形象的大聲嚷嚷,讓他也臉上無光。

所以他帶著幾分冷漠的目光看向丁進:「此事千真萬確,不可能有假,除了余寒之外,你和許飛,也成為眾人懷疑的對象,所以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你自己吧1

丁進先是一愣,隨即冷笑起來:「我們在通過修羅路試煉的時候,不知道斬殺了多少仙門弟子,包括三大仙門的精英,甚至連倚天教的種子弟子,都隕落在了余寒的手裡,這一點,你們也都知道,如果這樣的人是姦細,那這七州武院,還有幾人是青白?」

「你的話太多了1陽院長老終於失去了耐性,轉身拂袖離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丁進目光閃爍,左右已經有數名弟子都靠攏了過來,很顯然,如同長老所說的那樣,自己也因為與余寒的關係,被監視起來。

「名冠嗎?」他眼中的嬉笑盡數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寒芒閃爍:「如果你當真要耍什麼花樣,即便余寒回不來,我丁進也斬了你的頭顱1

與丁進一樣,面對這個消息,許飛也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七州武院,沒有人比他和丁進更加了解余寒。

任何人都可能是姦細,唯獨他沒有可能。

因為當年他背井離鄉,來到燕州,或多或少,都與仙門有著莫名的關係。

所以從最初認識他開始,余寒對待仙門弟子,就從未客氣過,

不過比起丁進,許飛卻是冷靜了許多。

他並未開口頂撞,而是詢問了諸多的問題,直到聽說四大主院已經聯手下達了誅殺令,他的臉色這才變得難看起來。

「余寒此時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可是,該如何才能將消息傳遞過去呢?」

許飛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不僅是和余寒關係最好的丁進和許飛,那些曾經在修羅路與他並肩戰鬥過的生死之交,也同樣不會相信。

他們親眼目睹余寒誅殺仙門弟子如同草芥,如此殺伐果斷,怎麼可能會是姦細?

一時間,因為余寒的事情,使得四大主院人心惶惶。

乾院,看著其他三大主院傳遞過來的消息,白長老的嘴角也勾起一絲莫名的笑意。

他轉頭看向身旁的名冠,微笑道:「其他三家,已經同意了我們的提議,紛紛下達了誅殺令,只等那余寒回來,便立刻將其擊殺1

名冠卻搖了搖頭:「我看著余寒不一定能夠回來,他與那兩人離開的時候,曾經回頭看了我一眼,正好也看到了剛剛露面的我。」

「以他的聰明,不可能不清楚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想讓他自投羅網,恐怕不太可能1

白長老聞言卻是笑道:「越是聰明的人,就越會自作聰明,所以他一定會回來的1

……

兩名歸先境界的周府弟子並沒有直接穿越群山,抵達那所謂的鑽花谷,而是在山腳下緩緩降落。

看著氣喘吁吁的余寒,兩人嘴角紛紛露出一絲笑容:「光顧著趕路,卻忘了你的修為1

雖然看似在解釋,但從他們的臉上,余寒看到的卻更多還是不屑。

想來如果不是自己提供給了他們那些消息,這兩個傢伙根本不會管自己。

對於這兩人,余寒也沒什麼好感,不過他們在利用自己的同時,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利用他們?

當即帶著諂媚著笑道「兩位師兄的氣息果然綿長,若是再不停下來,我恐怕真是要掉隊了1

他們的年紀本就相差不大,之前是出於禮貌,所以才尊稱歸先境界的弟子為前輩。

後來隨著漸漸熟稔起來,加上余寒心思細膩,一路上馬屁拍的極好,很得兩人歡心。

所以特意容許他稱呼自己為師兄。

聽到余寒的話,兩人笑著承認了下來。

隨即臉色漸漸凝重了幾分:「鑽花谷內,到處都是那隻聖獸遺留下來的力量,周府這一次也是派出了大量歸先境界弟子,以防萬一。」

兩人緊緊注視著余寒:「所以接下來,我們只能步行進入其中,但是,你要跟緊我們兩個,否則的話,一個不注意便有可能直接被吸入無邊幻境之中,永遠也無法走出來1

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縮了縮脖子道:「這裡如此可怕嗎?」

見到余寒膽小的模樣,兩人臉上的笑意更濃:「只要你跟緊我們兩個,就沒那麼可怕了1

「如此,進入其中,便全都仰仗兩位師兄護住周全了1

余寒躬身行禮,顯得謙卑到了極點。

兩人又轉身看了他一眼,然後相互對視,嘴角紛紛露出一絲隱含深意的笑容。

「走吧1

「天色已經不早,這個時間,估計不少師兄弟們已經到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