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七十一章 靈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 靈骨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余寒停住了腳步,沒有繼續走下去,同時眉頭微微皺起,臉上帶著幾分凝重。

這片區域並不大,甚至剛剛走進來的時候,能夠看到周圍的邊界。

然而,此刻他已經足足走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卻始終未能達到那似乎近在咫尺的盡頭。

「竟然真的是幻境1餘寒雙目微微眯起,毀滅之前,可以洞穿那些侵襲過來的精神力量,但卻無法破壞掉周圍的幻境。

所以,他走了兩個小時,卻發現,始終都在原地踏步。

一個小時之前是這裡,此刻依然是這裡,從未動過。

「幻陣,也是陣法的一種,即便你修為通天,已達聖獸境界,但經歷了這麼多年歲月的流逝,那一縷殘魂,又能剩下多少力量?」

余寒嘴角漸漸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隨即雙目微微眯起:「萬法歸一,幻陣也是陣道的一種,我便不相信,你連陣道修為,也達到了守1

「既然如此,那便一切都可破1

他目光逐漸堅定,雖然從接觸陣法開始,大多數都是在困陣和殺陣上下功夫,但便如適才所說的那樣。

萬法歸一。

這幻陣,也未必就比自己構建出來的殺陣和困陣強多少。

一條條道紋以他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

陣法最重要的環節,就在其陣眼處。

所以無論周圍的環境會如何變化,只要能夠找陣眼,這座幻陣便不攻自破。

而且,這座幻陣的陣眼,很有可能就是九幽森羅花骸骨的所在之地。

以本體化為陣眼,衍化無上大道,自成洞天,方可讓這片水月洞天,成為自己的世界。

隨著道紋透體而出,周圍的情況,越發清晰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幻境固然可以迷惑他的心智,或者是依靠著奇門遁甲的細微變化,移形換位。

但卻無法阻止住道紋的探查。

因為道紋,也是天地大道。

「原來在這裡1餘寒目光一挑,看向了左前方,嘴角也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呼!

一萬五千條道紋漫天激射,迅速的凝聚在身前,化為滾滾洪流,朝向前方呼嘯而出。

道紋雖然不是攻擊的手段,但卻是陣法的根本。

如今余寒並未構建出任何陣法,但是隨著密密麻麻的道紋流轉,卻自動凝聚或者凝結成為隨意變化的道圖。

幻陣似乎也感覺到了這股道紋洪流的侵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著。

余寒雙目微眯,周圍的景象不斷變化,一年四季,迅速在他眼前交替出現。

甚至連周圍的山川花草,也不斷沸騰起來。

「如果沒有別的手段,就不要浪費力氣了1他口中輕哼一聲,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貼著地皮飛掠而出,朝向那無數道紋追逐過去。

道紋是他的探路者,同時也是他能否破開這座幻境的根本。

而且從這片幻境此刻的反應來看,的確非常有效。

呼!

隨著他身形隨著道紋朝向前方迅速逼近,周圍的氣息終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股宛若人間仙境般的景像,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異常冰冷的氣息衍生出來,似乎透過身體,直接侵入到了神魂和元神之中。

「九幽的力量,看來,你還是等不及了啊1

好像是要驗證他的話一般,隨著周圍幻境的劇烈扭曲,無邊陰冷的氣息終於徹底凝固。

一瞬間從天堂墜入地獄。

余寒越發的感覺到,周圍那股力量的恐怖,即便撐開護體真氣,並催動劍光包裹在周圍,依然無法徹底阻擋住那些氣息的侵襲。

「好可怕的力量1他心底泛起一絲涼氣。

聖獸果然可怕,如果全盛時期,只怕一口氣息便足以將自己滅殺。

相比之下,此刻的自己便如同螻蟻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那又能如何?

一株草尚可斬破蒼穹,自己堂堂七尺男兒,何懼之有?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前所未有的堅定,腳下的速度未曾有過半點停歇。

越來越冰冷的氣息不斷傳來,這一刻他好像墜入到了阿鼻地獄,周圍不斷響起一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怪叫。

面對這片類似於九幽之力的陰冷氣息侵襲,余寒臉色平靜。

一切都是幻象,人間仙境如此,這阿鼻地獄,同樣也是如此。

雖然那些氣息刺痛了皮膚、經脈,如同針扎般的難受,但他堅守本心,戰意卻越來越澎湃。

那些陰冷的氣息,並未真正的對肉身和經脈造成多麼強大的傷害,它真正的手段,還是針對元神。

余寒目光閃爍,體內八荒煉心篇全力催動,那一片洪荒世界不斷釋放出古的洪荒之氣。

「這些力量,恐怕不是真正的九幽之力,而是那九幽森羅花自身的精神力量,看來,它並未完全隕滅,果真存在著一絲元神或者是神識1

「若不是擁有毀滅之眼,只怕此刻我早已經被盡數入侵,這股力量,無論護體劍光還是護真氣,都無法真正的抵擋住1

因為精神力量,是真正的無孔不入。

想到這裡,他雙目微微眯起。

就在催動八荒煉心篇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這股侵入心神的氣息,在被體內洪荒世界阻攔住的時候,竟然開始隨著八荒的運轉,對元神起到淬鍊的功效。

「看來,這一次倒是因禍得福了1他嘴角漸漸露出一絲笑容。

八荒煉心篇,是一部強大到了極點的煉心法門,比當初教書長老傳授的五獄觀心術不知強悍了多少倍。

如今體內的八荒,便是守護元神的一道最有利的屏障,除非外面入侵的力量,可以填滿八荒,使其無法承受。

否則,所有的一切都將只會成為八荒的養分。

一念至此,他索性收起了毀滅之眼和大乾坤浮屠,只留下護體劍光作為警戒。

轟隆!

沒有了這兩大神通的阻隔,那些精神力量入體的速度越發迅捷起來。

然而即便如此,想要徹底將八荒注滿,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而這段是時間對他來說,足夠了!

身法催動,他的速度再次激增幾分,隨著道紋的席捲,朝向前方奔騰。

這片無邊灰暗的九幽世界之中,可怕的氣息正在不住的沸騰,隨著他身形的不斷前行,周圍那股陰冷的氣息也越來越純凈。

而且,帶給他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呼!

余寒的身形忽然停止了下來,沒有繼續朝向前方行進!

因為就在此刻,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座小山。

這座小山並不十分高大,甚至不能稱作山。

此刻站在它的下方,能夠清晰看到山頂的每一塊土石,或者是花草樹木。

余寒眉頭微微皺起:「終於找到你了1

那小山頂部,有一塊巨大的黑石,而那塊黑石上,有一株三尺左右高度的植物矗立在那裡。

說是矗立,其實並不准確。

因為此刻那株植物,已經枯萎了。

它已經沒有了一片葉子,只剩下光禿禿的莖隨風不住的搖擺,枝幹完全是黑色,所以看不出是否真正的已經死去。

然而它的根部,卻盡數裸露在外,大石已經風化,所有的根須全部脫離了莖,斷折了。

「九幽森羅花1

余寒目光閃爍,這株被譽為植物聖獸的可怕存在,如今即便死去,依然不斷綻放一道道光紋,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他想到洞口刻畫的符籙禁制,不由得嘆了口氣。

看來,在它隕落之前,想必已經算計好了一切,方才傾盡生命,刻下了最後的禁制,想要保住自己的靈骨。

這石洞內部的洞天雖然同樣充斥著幻境,卻徒有其表,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大。

如果不是自己先一步走進來,那些周府的傢伙,也完全能夠憑藉著力量來到這裡。

只不過可能不會有自己這樣的順利罷了。

想到這裡,余寒暗自搖了搖頭。

他一步踏出,登上了那座小山。

與此同時,周圍的就有力量也漸漸消失。

徑直來到了那塊大石面前,余寒平靜的注視著面前已經枯萎的九幽森羅花。

傳說聖獸境界的九幽森羅花,一片花瓣便是一座地獄。

可強大如同它一般,依然無法逃脫隕落的命運,孤零零的留在這裡。

這世界上,或許根本不曾有過永恆。

九幽森羅花那標誌性的花瓣也脫落了,只剩下垂落下來的花盤,不斷閃爍著黝黑的光芒。

激起周圍那些幻境的力量,竟然全部都是從這些花盤上傾瀉而出。

他微微探出手。

面前這株殘骸,不僅僅是九幽森羅花枯萎的本體,同樣也是聖獸的靈骨。

雖然從氣息上,並不與自己吻合,然而無上劍道,未必就不可衍化。

所以,這塊靈骨,他要定了。

余寒深吸一口氣,一把朝向那株已經與根部分離的枯骨抓落下去!

呼!

便就在這時,原本無力耷拉下來的花盤,忽然間黑芒大盛,竟是直接化為一片鋪天蓋地的黑色世界,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不好,中計了1

余寒臉色一變,周圍的氣息卻是陡然變化。

無窮無盡的九幽之力,狠狠的朝向他席捲過來。

這才是真正的九幽地獄!

一時間,余寒陷入到了無比的絕境之中。

那鋪天蓋地的九幽之力,帶著絞殺一切的陰寒,要將他徹底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