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七十二章 九幽地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九幽地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呼!

余寒的反應也是極其迅速,幾乎就在那片九幽之力降臨的同時,一萬五千條道紋,迅速在身前交織成一幅玄奧的道圖。

「八卦囚天陣1

巨大的八卦凌空飛旋。

這一次,卻並沒有朝向九幽森羅花籠罩,而是直接囚禁了自己。

他將自己籠罩在了八卦囚天陣之下。

同時,頭頂那八卦圖案中,八條光帶垂落下來,形成一層金色的護罩,直接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不僅如此,大乾坤浮屠、護體劍光幾乎同時催動,將周身籠罩的嚴嚴實實。

他眼中激射出無匹的鋒芒,因為就在這片九幽地獄真正出現的那一刻,他明顯感覺到,花盤內的氣息已經空空如也。

這或許,是九幽森羅花最後的手段。

如果可以突破,那自己便可獲得最後的勝利,奪靈骨而歸。

然而一旦失敗,便會平白給周府做了嫁衣裳。

因為九幽森羅花上面的氣息早已經非常羸弱,所以這樣可怕的地獄,不可能發動第二次。

想到這裡,余寒心中就忍不住一陣惱火。

「做我的靈骨不好嗎?非要被人家煉化了才甘心?」

轟隆陋—

回答他的,是一道道九幽之力所化的劇烈風暴!

九幽之力,彷彿化為面目猙獰的洪荒猛獸,不斷轟擊在八卦囚天陣之上。

這座來自於爛木牌中「八荒十三陣」的恐怖陣法,竟然在它不斷的轟擊之下,光芒搖曳,出現了崩潰的徵兆。

巨大的八卦圖案上,隨著九幽之力的不斷降臨,開始有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紋浮現出來,連同守護住他周身的八條光帶,也被轟擊得千瘡百孔。

「這樣下去,恐怕堅持不了多久1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如此等待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九幽森羅花這破釜沉舟的一擊,根本沒有給自己留下絲毫的餘地,勢必要徹底崩滅。

那些九幽之力,幾乎瘋狂一般,不計消耗、不計後果的朝向自己這邊奔襲而來,似乎要將周圍一切徹底撕碎。

余寒臉色越來越蒼白,而八卦囚天陣,也在其不斷的轟擊之下,終於不堪重負,徹底爆碎,被硬生生的轟成了靡粉。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獻血,沒有了八卦囚天陣的防禦,護體劍光和九層浮屠塔更是難以抵擋,只是稍微接觸,便險些破滅。

他鋼牙緊咬,苦苦支撐,整個地獄的力量,都朝向他所在的這一點迅速的匯聚過來。

那股力量,足以撕碎所有的防禦,將自己徹底滅殺。

「絕對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1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渾身上下,一股恐怖的光芒立刻翻騰而出,漫天席捲。

「劍意星河1

他猛地抬手朝向天空一抹,一掛星河轟然成型,橫貫在頭頂,鋒銳的劍氣隨著一顆顆大星的流轉,釋放出無與倫比的可怕氣息。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堅定,這是修成太一劍經后,他第一次催動劍意星河。

星河席捲之間,帶著一股不可阻擋的可怕力量。

它就像是天邊的一條銀河,方一出現,便凌空朝向那片迎面而來的黑暗轟然籠罩過去。

「給我破1

劍意星河承載著他心中的不屈,凌空怒卷。

那些九幽之力,似乎也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卑微的人類竟然能夠絕地反擊,主動出手朝向自己進攻。

猝不勝防之下,竟被劍意星河硬生生劈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再來1

余寒直接將劍意星河當成是自己的一件神兵利器,縱橫開合之間,將那些九幽力量斬殺的支離破碎,彷彿隨時便要破滅,

然而,這畢竟是一片九幽地獄。

在這裡,九幽之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雖然暫時被劍意星河劈開,但是,隨著它逐漸穩住了陣腳,那些散碎的力量,竟然再度凝聚,朝向劍意星河匯聚了過來。

「地獄不滅,九幽不息,如果不破開這座地獄,九幽之力永遠也不會散去,我便永遠都只會被困在這裡1

想到這裡,余寒眼中漸漸生出幾分決然之色。

雖然劍意星河的催動,能顧暫時讓自己不至於被直接鎮殺,但卻無法真正從根本上解決掉這片九幽地獄。

「如此的話,那就只有如此了1

余寒深吸一口氣,劇烈的反震之力讓他的臉色蒼白如紙。

雖然體內八荒雖然不斷將已經吞噬到其中的九幽力量煉化,從而融入元神,衍化為道紋。

但此刻的他,已經等不及了!

九幽地獄不會留給自己徹底蓮花這些九幽之力的機會,那麼,便只有背水一戰了。

他微微閉上雙目,一株通體金黃的小草從頭頂冉冉升起。

雖然,這已經不再是第一次摘魄,但想到用出這一招之後的反噬,依然讓他忍不住心有餘悸。

然而已經被逼迫到了此刻這種程度,只要能夠破開這裡便是了,他已經無暇顧及太多。

呼!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余寒一把將頭頂那株小草握在掌心。

無窮的劍意從小草中瀰漫而出。

這株小草,可以力壓劍意星河、大乾坤訣,甚至是毀滅之眼等諸多可怕的力量和手段,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絕對堪稱恐怖。

一株草在手,余寒好像是擎起一把誅天大劍,周身的氣息,都變得鋒銳到了極點。

武魄出現之後,劍意星河也不住的嗡鳴,似乎與這株小草產生了共鳴一般,然後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沒入到了余寒的頭頂。

「給我開1

摘魄一擊,帶著余寒所有的意志劈斬而出,那株小草,似乎被包裹在了一片鋒銳到了極點的劍意之中,直接劈出了一道劍河。

這條劍河,不是劍意星河,卻是這株小草內蘊含的諸多劍意。

如今,被他一擊全部劈斬出來,帶著一往無前的不屈氣勢,瘋狂的肆虐。

這一招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余寒的攻擊極限,即便是歸先中期境界強者都難以抵擋,必將飲恨在這一劍之下。

如今它迎著虛空蜿蜒而上,好像是一道暗夜的霹靂,卻迅速蔓延。

所過之處,天和地似乎都被劈開了一般,連同虛空都破碎了。

成敗,在此一舉!

余寒眼中閃爍的,是堅定的光芒。

他不想死,因為他還要活著去找余飛。

更因為,他還有一個承諾沒有兌現。

背後,那隻連心比翼出現,綻放出一道道溫和的光芒。,

這一刻,余寒感覺到了遠方來自子魚的思念和擔憂。

「放心,連這一關都過不了,我如何踏破虛空,接你回來?」

轟隆陋—

劇烈的爆炸之聲瘋狂響徹,那道彷彿破碎了蒼穹的劍意斬落之下,所有的九幽之力紛紛崩潰。

繼而,空間都發生了劇烈的震蕩,無法抵擋住這一劍的神威,一寸寸的崩塌。

余寒大口的喘息,臉色越發蒼白起來,他嘴角不斷有嫣紅的鮮血低落,然而目光,卻充斥著無比的戰意。

「破碎了吧1

說完這一句話之後,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單膝跪到在地,渾身經脈傳來一陣陣碎裂般的疼痛。

與此同時,一株草武魄化為一道光芒,重新沒入到了他的胸口。

便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道殘留的劍芒,終於劃破了虛空,破開了這座九幽地獄。

所有的氣息潮水般的散開!

看著面前不遠處,那顯得更加孱弱無力的九幽森羅花,余寒用力一口吐掉口中殘留的鮮血,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這株聖獸級別的九幽森羅花,在當年那場大戰中,終究還是傷的太過沉重,所以隕落之後,並沒有留下太多的神念。

否則如同當日在風之眼時候的那傢伙一般,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

而且,九幽森羅花生前的實力,絕對要超過那隻風獸。

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大把丹藥,一股腦的全部都塞入到了口中。

書院沒有療傷葯,這一瓶,是李乾坤臨行之前給他的。

隨著丹藥入口,一股熱流瞬間涌遍全身。

之前可以依靠著聖獸玉髓,迅速的修復被摘魄毀壞的經脈。

但是在修羅路的時候,聖獸玉髓便已經用得乾淨。

而眼下如此沉重的傷勢,普通的療傷丹藥根本不管用。

好在李乾坤給他的這一瓶,的確不是普通的療傷生葯。

對於李乾坤這等修為來說,能夠讓他一直保留下來的療傷生葯,可想而知有多麼珍貴。

只是可惜,卻被余寒一股腦全部塞入到了口中。

隨著那些藥力朝向四肢百骸散布,余寒的氣息終於開始平穩了一些。

他深吸一口氣,再次走到了那株九幽森羅花面前。

此刻的這株九幽森羅花,周身那繚繞的黑色光芒也盡數消失。

連同花莖上,也出現了一道道褶皺,顯然適才那一擊,讓它本身的靈性也損失了不少。

看著面前這株聖獸靈骨,余寒嘴角漸漸勾起一絲笑容。

適才一株草武魄出現的那一刻,他明顯感覺到,這一直低調的武魄,忽然展現出了幾分隱約的期待。

「是因為你們是同類嗎?看來,你的想法,和我一樣啊1

余寒微微開口,再次探出手臂,朝向九幽森羅花抓落下去!

呼!

就在這時,他面前的那塊漆黑的大石,忽然一瞬間炸裂開來。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九幽森羅花的靈骨,竟然化為一道烏光,直接朝向天穹之上飛馳而去!

「你娘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