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三百七十三章 想要逃到哪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想要逃到哪裡?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余寒怒罵了一句,自己好不容易拼著兩敗俱傷,方才險之又險的破開了九幽森羅花的最後一擊。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還留了一手,就在自己也同樣重傷的時候,選擇了逃離。

這一幕讓他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外面有無數周府的弟子,所以這傢伙一旦逃離出去,自己這辛辛苦苦營造的大好局面,將會徹底淪為他人的戰果。

所以,幾乎就在那株靈骨方才逃離的瞬間,余寒強忍著經脈劇痛,一記?「太一」橫掃而出!

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隨著那道簡單直接的劍氣掃過,僅僅切下那段搖搖欲墜的根部,無力的朝向這邊墜落。

余寒目光一閃,一把將那九幽森羅花的根莖攝拿在手中,方要起身朝向剩餘的主莖部分追去。

然而就在這時,掌心忽然傳來一陣冰寒。

他目光閃爍,定睛瞧去。

掌心握住的那段根莖,竟在此刻不斷流淌出一道道漆黑的光芒,繚繞在周身。

繼而,隨著那些光芒的涌動,看起來雜亂不堪的根莖,竟然在那片黑芒的包裹之下,緩緩變化了形狀。

它便如同是一株小型的九幽森羅花,安靜的躺在余寒的掌心。

對於眼前的變化,余寒也忍不住驚訝,隨著光芒散去,那株縮小版的九幽森羅花顯得越發的妖異,其中所顯露出來的氣息,竟然純凈無比。

余寒眼中漸漸生出一絲光芒,難道是因禍得福?

的確是因禍得福,因為不僅是他不知道,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一點。

九幽森羅花真正的核心,並不是那朵可以衍化九幽世界的花,也不是支撐這朵花的莖,而是它的根部,。

整個根部,才是它的精華所在。

雖然那段花莖還是逃掉了,但他倉促之間截留下來的這段根部,卻誤打誤撞,獲得了最大的機緣。

如今掌心躺著的這株縮小版的九幽森羅花,完全可以當成是一段真正的靈骨。

感覺到其中不斷湧出的非凡力量,余寒嘴角笑意更濃,迅速的將其收入到了懷中。

「此地不宜久留!九幽森羅花既然已經被我拿到手,周圍的幻境,甚至是洞口的那座符籙陣法,也會憑空削弱不少1

「尤其是那株花莖既然已經飛出了洞口,必定會引起那些周府弟子的注意,而我,正好趁著這個機會離開1

想到這裡,余寒目光閃爍。

眼下這個機會十分難得,否則即便他得到了九幽森羅花,面對數十名歸先境界周府弟子的圍殺,也終究無法逃離出去。

而此刻,則是最佳時機。

一念至此,余寒不在猶豫,好在隨著那些無上丹藥的藥力迅速的在體內蔓延,傷勢也恢復得十分迅速,讓他逃走的希望更加大了幾分。

腳步接連踏出,他的身形迅速來到了那座進來時的洞口旁邊。

那一層光罩還在,不過氣息明顯微弱了許多,而且似乎還在迅速的消散。

余寒雙目微眯,掌心道紋狂卷而出。

此刻他的道紋,已經在短短的時間內,達到了一萬八千條之多,而且隨著不斷的九幽之力被煉化,道紋的數量還在激增。

余寒催動道紋,小心的將禁制撕開一道縫隙,身形閃爍,這才鑽了出來!

外面,此刻已經亂成了一團!

在那些周府弟子們的計劃被余寒的出現而徹底破壞之後。

卓師兄便已經開始帶著一眾周府弟子,分成了幾個小組,繼續捕捉妖獸,用來重新開啟洞口的禁制。

而卓師兄也生怕會出現什麼變故,便留下了十名弟子守在洞口處,有任何風吹草動,都可將消息傳遞過來。

那十名弟子,本來對自己的這個差事就有些怨言,空守在這裡,平白失去了建立功勛的機會,這不是他們願意見到的。

只是沒想到,就在他們守護在這裡的第二天,一道烏光忽然從禁制中穿梭而出。

十人臉色紛紛一變,立刻從那種散漫的狀態之中回過神來。

九幽森羅花的那段花莖,在離開了洞口禁制之後,便要掉頭朝向遠處飛遁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十人也終於看清楚了它的形態,在紛紛倒吸一口涼氣的同時,眼中也閃爍著無比的激動。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們來之前,對九幽森羅花都做了詳細的了解,所以它方已出現,便立刻判斷出了這株飛離出來的花莖,便是九幽森羅花的骸骨。

十人哇哇大叫著朝向九幽森羅花沖了過去,迅速催動攻擊,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封鎖,直接將這段花莖封在了其中。

與此同時,立刻朝向卓師兄等人傳遞了消息。

那九幽森羅花速度很快,好在他們之前便封印住了大片的區域,方才將幾次差點逃離這裡的它阻擋了回來。

十人各自守護一個方向,彼此之間氣息連通,便要迅速的縮小包圍圈,從而一點點的靠近這株花莖,最終將其拿下。

而就在此刻,九幽森羅花似乎也感覺到了對方的目的,黑芒大盛,竟是合身將十人聯手催動的束縛真氣撞開一道縫隙,硬生生的逃離了出去。

眼見著這株花莖便要逃走,十人臉上紛紛閃過幾分急切。

好在這時,對面忽然又十餘道高大的身影再次出現。

卻是卓師兄,在聽到消息之後,甚至顧不得去收拾那被封印住的妖獸,便匆匆趕了回來。

眼見著迎面而來的花莖,卓師兄在心中大喜的同時,目光也閃爍出一道道精芒。

與後面的十人聯手,再次將花莖籠罩在了其中。

有了卓師兄等人的加入,花莖也顯得很緊張,不斷變化著方位,卻始終無法再次破開卓師兄等人再次聯手籠罩在這裡的真氣。

又是一道道身影不斷靠近過來,數十名周府弟子,行動當真迅捷到了極點,只是這短短的片刻之間,便再次聚齊。

對於眼前這一幕,眾人心中自然充斥著喜悅。

他們正想著進入鑽花洞后,如何去面對九幽森羅花的反擊,沒想到它竟然自投羅網,主動撞了出來。

包圍圈越來越小,在眾人的圍困之下,九幽森羅花終究也失去了所有的逃走的路。

而就在眾人拚命壓制這段花莖的時候,一道身影卻從那光門之中小心的走了出來。

余寒收斂了氣息,好在他在來這裡的一路上,都在潛心修鍊倚天教斥候的隱匿之法,此刻施展出來,大大增加了逃走的幾率。

眼見著沒有人看向自己這裡,余寒身形閃爍,借著山體的隱藏,朝向遠處迅速的飛逃而去。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

當然也沒有看到,就在他的身影剛剛走出這片山谷的時候,圍攻九幽森羅花的一眾周府弟子中,有一個人卻忽然眉頭一皺。

他微微側過身子時候,餘光正好瞥及到余寒的背影,忍不住目光閃爍。

此人,赫然正是帶著余寒來到這裡的兩名弟子之一,名叫瞿洪!

「好小子,真是滑溜到了極點,不過,你要逃到哪裡?」

瞿洪冷笑連連。

將余寒帶入這裡,是他們準備立下大功的一件籌碼,只是沒想到,會發生連自己都預想不到的變故,從而丟盡了臉面。

如今眼見著始作俑者要偷偷離開,他如何能夠就此放任?

尤其是此刻,九幽森羅花在眾人的圍困之下已經失去了逃走的希望,自己離開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當即悄無聲息的脫離了隊伍,朝向余寒那邊迅速的追擊了過去。

他並沒有將此事張揚。

對於誅殺余寒來說,得到九幽森羅花才是這一行真正的目的。

而且,瞿洪並未將余寒看在眼裡,一個連融骨都沒有達到的小子,彈指間便可將其滅殺。

……

放逐之地內,另一處地域,一場大戰正在進行。

在行進了七天之後,坤院終於遭遇到了倚天教的弟子。

在這裡,沒有任何多餘的廢話可言。

所以,就在雙方遭遇的那一刻,僅僅是愣了片刻,便是一場殊死的拼殺。

無數弟子朝向對方殺了過去。

坤院這邊雖然有數名長老隨行,然而倚天教那邊卻有十多名歸先境界的弟子。

所以,這一場廝殺一直戰鬥了將近五六個小時,雙方勢均力敵,雖然都有不小的傷亡,但主要弟子卻並沒有隕落。

這些坤院弟子中,很大一部分都並未經歷過真正的血戰,像是此刻這般完全瘋狂的拼殺更是讓他們有一些不適應。

所以,不少弟子紛紛隕落在了戰鬥中那短短猶豫的片刻之間。

敵人,往往不會給你任何仁慈的時間,他們要的,就是如何將你擊殺。

這一點,相比於倚天教而言,坤院弟子明顯差了不少。

坤院長老在被對方數名歸先境界弟子纏住的同時,也不時的掃向戰常

這裡的每一個人,無論絕世天才,還是普通弟子,都是他們一把手教過來的。

所以,每個人的隕落,對他們來說都無比的心疼。

「該死,這些混蛋如此牽制住我們,傷亡只會越來越大1一名長老目光閃爍。

不等其他長老回答,他對面的一名倚天教歸先境界強者卻冷笑道:「果然都是溫室里的花朵,真不知道,你們那個蠢貨院首,為何派你們過來送死1

「大膽,院首也是你們這等鼠輩能夠評價的?」這名長老當即呵斥道。

那倚天教弟子嘿然一笑:「果然是大派的作風,看來這麼多年,七州武院的平靜,讓你們這些長老,都墮落了1

「所以這一次試煉,註定你們所有人都將埋骨於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