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七十六章 見者殺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見者殺之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劍無痕?」

許飛目光閃爍,此人雖然同樣也是化骨巔峰境界,然而真正的實力,卻遠遠超過適才那四人。

眼見著對方一劍刺來,不敢有半分大意,人間大劍反撩而上,挑在了那道劍氣之上。

叮!

一聲輕響傳來!

許飛渾身巨震,踉蹌著朝後退出,一縷鮮血從嘴角漾出。

「好厲害1

他眉頭緊皺,此人的實力,絕對不在落凌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而一旁的落凌,也赫然發現了這一點,苦於之前那四名圍攻許飛的倚天教弟子拼盡全力朝向他進攻,根本來不及相助許飛。

「竟然能夠接下我一劍,倒是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弱1劍無痕嘴角咧開一絲不屑的笑容。

「那就再試試看1許飛冷哼一聲,人間大劍凌空盤桓。

如果不是之前的連番苦戰讓他消耗太大,絕對不可能像是此刻這般被動。

但這劍無痕明顯是在玩心理戰術,利用一招的優勢嘲弄自己,不戰而屈人之兵。

或許對別人來說,有很大的幾率會被激怒,失去了理性。

但他不同。

因為他有一顆劍心,一往無前的劍心。

人間大劍在頭頂光芒閃爍,戰意卻在一點點飆升。

眼見著許飛並未惱怒,劍無痕眼中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訝然之色,不過,這並不證明,他便只有依靠這些手段才能取勝。

他的實力,同樣可怕。

手中長劍一抖,立刻幻化出漫天劍氣,彷彿下起了一片光雨般。

許飛目光閃爍,從這片劍雨之中,他清晰的捕捉到隱藏在暗處的那道殺機。

那是無數道劍雨中的一道,充斥著可怕之極的力量。

然而,其他的劍光雖然不如這一道,卻同樣不是凡品。

人間大劍帶著可怕的氣勢橫掃而出。

叮叮噹噹!

雨打芭蕉一般,無匹的氣息近乎瘋狂的肆虐出來。

每一次震蕩,許飛的臉色都要蒼白幾次。

他瞳孔微縮,陡然間精芒閃爍。

因為那道隱藏在無數劍光中的必殺一劍,終於奔襲到了近前。

在那道劍氣的穿梭之下,人間大劍直接被洞穿。

而那道劍氣速度未減弱分毫,再次朝向他的胸口激射而來!

「心劍1

許飛的眸子一瞬間堅定之極,與此同時,他的胸口處,有一道纖細的白色劍氣穿梭而出。

一氣養一劍!

這把劍,便是他的心劍。

從凝聚出武魄開始,便一直蘊養在心中的一把劍。

十年來,這是第一次出鞘!

轟!

兩道看似不起眼的劍氣,在這一刻瘋狂的對撞在了一處,竟是激起了一大片眩目的波瀾。

「噗1

許飛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心劍倒卷而回,重新沒入到了胸口之中。

這一擊對撞,兩人誰也沒有佔到半分的便宜,甚至可以說是平分秋色。

然而相比之下,許飛還是輸了。

幾乎透支的真氣,加上那股劍氣的反震,讓他經脈遭到了不輕的創傷,暫時失去了戰鬥力。

而劍無痕雖然也同樣被震退,但目光閃爍之間,顯然還有餘力。

他目光閃爍著看向對面搖搖欲墜的許飛:「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如果給你公平決鬥的機會,想要拿下你,恐怕我也會受不輕的傷。」

「只是可惜,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對於你這樣的對手,只能殺了1

這一點,劍無痕與其他仙門弟子一樣。

他們沒有任何的規則可言,只要能夠殺死對方,便是最後的勝利。

許飛嘴角盪開一絲苦澀,此刻他只能勉強維持著站立,經脈空空如也,所有真氣都消耗的一乾二淨。

不僅如此,體內經脈足足有將近三分之一遭到了嚴重的傷害,寸寸斷裂。

許飛深深吸了一口氣,看向劍無痕的目光無悲無喜,站在對立的陣營之中,死在他手裡,自己無怨無悔。

不過只是有些遺憾,沒能在臨死之前,見一見自己的生死兄弟。

「死吧1

劍無痕舉起了手中的長劍,下一刻,便要取了許飛的性命。

「敢爾1那些長老們眼見許飛危在旦夕,拚命的想要掙脫開對方的阻隔,施以援手。

許飛的價值,將來必定會是精武榜前五中的一員。

這樣的弟子,值得他們拚命。

然而,對方此行必殺許飛,眼見著就要得手,如何還會給他們機會?

幾名長老脫身不得,怒吼連連,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嗚嗚——

一聲聲低沉的咆哮之聲響起!

即將出手的劍無痕臉色驀然一變,不僅是他,連同周圍的那些倚天教弟子紛紛臉色大變,不可思議得看向遠處。

尤其是劍無痕,竟然直接收手,像是放過了許飛一樣。

「快走1

他大吼一聲,身形直接化為一道劍光,朝向遠處迅速的飛掠而去!

好像是連鎖反應一般,其他的倚天教弟子紛紛放棄了對手,飛也似朝向遠方逃離!

死裡逃生,許飛輕輕吐出一口氣,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距離他最近的落凌直接飛馳到了他的身旁,五指探出,三顆碧綠的丹藥直接塞入到他口中,同時掌心輕輕抵在了他的背後。

「不要分心,我幫你化開藥力——」

落凌的聲音戛然而止。

並不是因為許飛開口打斷,而是因為,他抬頭看向遠方的目光,直接化為一片駭然之色!

在那裡,好像是空間崩塌了一般,一大片黑色的洪流翻滾著朝向這邊迅速籠罩過來。

幾名長老也獃獃的看向那邊,同時想到了一個關於放逐之地的傳說,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他們終於明白,為何倚天教的這些人會突然間放棄這大好的形勢和機會,選擇逃離。

原來竟是這樣!

「獸……獸潮1

一名長老終於喃喃開口,道出了那片洪流的名字。

獸潮,並非是在放逐之地才有,事實上十萬大山的最深處,也時常會爆發獸潮。

而四大主城,包括偏城的存在,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依託著堅固的城牆來抵擋爆發的獸潮。

聽到長老的話,眾人紛紛臉色大變,每個人對獸潮都不陌生,更加知道其可怕的程度。

如今眼前這那片海潮般狂涌過來的妖獸,已經能夠隱約看出一絲猙獰,他們心神巨震的同時,眼底也湧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倚天教的那些混蛋!這些獸潮肯定是他們帶過來的1一名弟子怒道。

對於如此一大片獸潮洪流,他們所有人都不會有絲毫逃離的機會,即便強如長老那等實力,也唯有力竭戰死。

「看來,是天要亡我坤院一脈啊1為首的坤院長老微微閉上雙目。

「那是什麼?」

就在眾人心神搖曳,幾乎料定必死的時候,他們的頭頂之上,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

繼而,一艘巨大的古老戰船出現在那裡,凌空懸浮!

「渡天舟?」

所有長老,包括弟子紛紛眼前一亮。

無疑,登上渡天舟,便才有活下去的希望,而他們的渡天舟,卻被封印在了乾院白長老手中,作為四大主院的領頭者,理應由他們來保管。

然而,此刻他們頭頂出現的這艘古船,很明顯不是之前那艘巨大的渡天舟。

而且,氣息似乎也顯得微弱了許多,甚至不如普通的渡天舟。

就在所有人正在猶豫,要不要飛身而上的時候,那艘古船內,有一道身影快步踏出,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還愣著做什麼?等死嗎?快點上來1

余寒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罷了1

見到古船上面的竟然是余寒,坤院長老像是一愣,不過此時此刻,已經來不及多想,朝向一眾弟子呼喚了一聲,便紛紛朝向他的渡雲舟上面飛馳而去。

承載了這麼多人,渡雲舟明顯沉重了許多。

然而此刻的余寒,也不是當年的那個余寒。

他全力催動真氣,灌注到了其中,渡雲舟速度陡然激增,化為一道利箭,朝向遠處飛馳而去!

隔著不斷遊盪的雲層,眾人看著腳下那片妖獸洪流肆虐過後的地方。

甚至連一塊塊大石都化為一片靡粉。

它們所過之處,當真是寸草不生,什麼也沒有留下。

可想而知,如果沒有登上這艘渡雲舟,他們會是怎樣的結果。

余寒來到了許飛的身旁,朝向落凌點了點頭。

不管他當初如何,此刻能夠替許飛運功療傷,算是沒有白白救他一次。

眼見著余寒走了過來,落凌沒有開口,看向他的目光明顯帶著幾分警惕,同時站起身來,退到了一旁。

面對落凌的反應,余寒搖了搖頭,卻並未多想,然後看向許飛。

他緩緩蹲了下來,掌心輕輕抵在了許飛的肩膀,浩瀚的真氣綿綿密密的注入到了他的體內。

「這一次,傷得真不輕,沒有死,算你命大1他看著許飛目光閃爍道。

的確,許飛的傷勢十分沉重,甚至比他在鑽花洞內強行催動摘魄遭到反噬之後也不遑多讓。

可見適才那場戰鬥,的確十分激烈!

許飛卻帶著幾分苦澀看向了他,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自顧道:「你其實,真不該來1

余寒並沒有明白他的意思,搖頭道:「幾天不見,說話比丁進那傢伙還深奧了1

「我若不來,你死了怎麼辦?」

「可是——」許飛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余寒皺眉。

許飛並沒有開口回答,臉色卻再次蒼白了幾分。

余寒身後,一道渾厚的聲音忽然傳來。

「可是他不敢說,你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1

「欺師滅祖之輩,見者殺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