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七十七章 就看你們如何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 就看你們如何選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欺師滅祖之輩,見者殺之1

坤院領隊長老一步踏出,目光炯炯,看向余寒。

與此同時,數名長老圍成一個半圓,將他的退路全部封死。

許飛臉色一變:「長老,適才如果不是余寒,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1

「這裡沒有你的事情1領隊長老皺眉道。

余寒目光閃爍了片刻,坤院的反應,讓他有些愕然,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乾院下達的誅殺令,四大主院聯名同意。」

許飛低聲補充道:「名冠見到你與周府的人在一起,說你是姦細1

說到這裡,已經足夠了!

余寒臉上閃過一絲恍然,隨即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看著許飛擔憂的目光,他的冷笑漸漸轉化為淡然,收回了朝向許飛體內催動的真氣,同時在他肩膀輕輕拍了拍。

「沒關係,不必擔憂1

話音落,他緩緩起身,轉頭看向了坤院領隊長老。

目光平視,帶著幾分淡然,還有幾分驕傲。

「余寒,你可知罪?」領隊長老聲音冷漠,帶著一絲質問。

「莫須有1

余寒只是淡淡的說出這三個字,然後搖了搖頭,眸子里儘是嘲諷。

「你……為何與周府的弟子在一起?」眼見著他平靜的回應一句后,便不再開口,領隊長老繼續問道。

余寒臉上根本看不出任何錶情變化:「你們相信嗎?」

「那是名冠親眼所見1旁邊的一名長老冷聲道:「作為精武榜排名第二的天才弟子,他不可能說謊1

「那就是,根本不需要我來找到任何證據了?」余寒反問,眼睛里卻有一絲冰冷劃過。

「哼1那長老輕哼道:「你若是想要解釋,便隨我們一同回去,自己向院首解釋1

「而且,念在你適才出手的份兒上,我們不殺你,但需要你一個交代1

余寒揮了揮手:「不必了,沒什麼好解釋的,我余寒行的正、坐得直,需要給你們這些老糊塗一個交代?」

「余寒1那長老臉色微變:「你說誰老糊塗?身為弟子,竟然對長老如此不敬,這是罪過1

「好大的罪名1餘寒微微冷哼:「只可惜,我若不認,便不信你們敢殺我1

他翻手從懷中掏出了書院令,緩緩舉過頭頂。

「你們應該知道,書院並不是其他四大主院,我是書院的弟子,地位與聖武院弟子等同,你們四大主院要私自殺我,還沒有那個權力1

這句話他說的十分不客氣,甚至帶著幾分譏諷的味道,讓那些長老臉色一陣青白。

不過事實也的確如此。

書院雖然聲明不顯,但卻正如他所說的那樣,是凌駕於四大主院之上的一座別院。

與聖武院一樣,地位完全超過了其他四大主院。

而他們的誅殺令,即便四大主院聯合認可,但對於余寒來說,著實沒有什麼可怕的。

坤院領隊長老輕輕咳嗽了一聲,看向余寒道:「你先將書院令收起來吧1

在連許飛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目光中,余寒將書院令重新放回到了腰間。

他並不知道,余寒之所以這樣做,並不是迫不得已,才聽了這位長老的話。

而是所有坤院長老中,只有眼前這名領隊長老,從始至終,都不曾流露過一絲的殺機。

即便他之前說出那句「見者殺之」的時候,也同樣沒有。

將書院令收回后,他目光微微閃爍,就那麼看向了領隊長老,嘴角漸漸上揚起一個弧度。

他還是那麼驕傲,從未改變。

領隊長老微微嘆了口氣:「如果你是姦細,那麼適才要毀滅整個坤院,無疑是一個最好的機會,沒必要冒死救我們出來1

聽到他的話,余寒嘿然一笑,看著周圍臉色同樣帶著不解的長老道:「你看,人家的智商,明顯比你們高出一個檔次1

幾名長老臉色越發難看起來,目光也全部都落在了領隊的身上。

領隊深吸一口氣:「余寒說的沒有錯,他出身書院,又有書院令在手,我們沒有拿下他,或者是私自刑法的資格1

「那就這樣算了嗎?」旁邊的長老咬牙道:「此子若真是姦細,給我們帶來的危機將會十分巨大。」

「特殊情況,便需要特殊對待,斬殺此人,若有院首處罰,我一力承擔便是,不會連累了大家,但今日,他必須要死1

余寒雙目微眯,然後看向了領隊長老,這是一個明白人,所以他也很想看看,坤院這名除了許飛之外的唯一明白人,會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果然,領隊長老目光掃向了剛剛開口的那名長老。

「你太急切了1

那長老被他目光逼視,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顯得有些莫名的心虛。

領隊長老微微一笑:「我知道你與乾院的關係一直都很密切,但這一次我們的決定,代表的是整個坤院,而不是你自己1

他微微嘆了口氣,目光掃向了周圍的長老和弟子。

「你們低頭看看下方的獸潮,如果沒有餘寒,你們的身軀早已經被踐踏的粉碎,甚至屍骨無存1

「他若是姦細,留在一旁看戲便是,為何還要冒險救我們?」

一眾弟子們紛紛低下了頭。

的確,下方那洪流般掃過的獸潮,即便距離如此近,依然感覺到一股發自內心的冰冷和恐懼,如果不是這艘渡雲舟,他們的結局可以想象。

此刻聽到領隊長老的提醒,所有人的目光也紛紛看向了余寒。

就是這個少年,在最危險的關頭救了自己,那麼他當真不是姦細嗎?

報恩和誅殺,這本就是一個矛盾體,好在只要不糊塗,那便不會選錯了。

許飛嘴角終於露出一絲笑容。

無論如何,坤院還沒有讓自己徹底失望,至少在這件事情上,他們的選擇得到了自己的認可。

余寒始終一言不發。

即便坤院鐵了心要誅殺自己,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這艘渡雲舟的主人是自己。

如果當真是那種不得不出手的局面,他完全可以顛覆這艘戰船,然後乘亂逃離。

不過好在,事情還沒有達到那種糟糕的程度!

領隊長老的目光再次落在對面那名長老身上:「炳德,你也當了這麼多年的長老了,坤院這麼多年對你有恩,所以做事情,要真真正正的替坤院來考慮1

炳德長老頭更是低了下去,沉聲道:「炳德知道了,請長老責罰1

領隊長老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然後轉頭看向余寒:「你是我見過所有年輕人中,最淡然,也是最有主見的一個1

「我只是想看看,七州武院,是不是真的到了不可救藥的程度1餘寒微微一笑:「很顯然,還沒有1

領隊長老嘴角勾起一絲苦笑,堂堂長老之尊,卻被一名弟子考驗,這是何等悲哀的一件事情?

然而,余寒說的沒有錯,這就是一場的考驗。

「你跟隨那兩名周府弟子,可有什麼發現?」他索性轉移了話題,開口問道。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有很大的發現1

他凝重道:「三大仙門中,倚天教和周府,已經派出了大量的弟子進入放逐之地。」

領隊長老沒有開口,這一點他們也知道。

「這裡指的大量弟子,並不是普通的化骨境界弟子,而是歸先境界的弟子1

「什麼?」

幾名長老聞言全部臉色大變:「歸先境界弟子?不是說,他們並沒有派出多少歸先境界弟子嗎?」

余寒冷哼一聲:「那不過是他們障眼法罷了,僅僅周府的歸先境界弟子,便足有數十名之多,大概數量,怕是不下五十1

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五十多名歸先境界弟子,這完全可以主宰一場戰鬥。

甚至擁有足以讓他們全軍覆沒的實力。

「你確定嗎?」

余寒點頭:「我親眼所見1

當即將自己隨同那兩名周府弟子,然後進入鑽花洞,探知他們的秘密,以及後來自己趁亂離開,后又被瞿洪追殺,將其斬殺的事情與眾人說了一遍。

不過得到九幽森羅花靈骨的事情,他卻沒有說。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聖獸靈骨,總會被有心人惦記,而眼前這些人,雖然暫時很和諧,卻並不是真正的能夠如同許飛一般完全信任。

「倚天教,我推測歸先境界弟子的數量,也不下於這個數目,他們也同樣前往日光城,去尋找另一具聖獸屍骸1

「而且,他們的目的也很明顯,就是為了那所謂的仙墳,所以此事,我們萬不可大意1

「這群人實力強大,如果有心算計我們,怕是頃刻間便可將我們全部滅殺1

領隊長老的臉色終於徹底陰沉了下來。

「你冒險趕來,也是為了將這件事情告知?」

余寒點了點頭,目光卻看向遠處:「不過現在看來,將這個消息迅速傳給其他三大主院,只能靠你們了1

「我說出來的時候,恐怕會產生相反的作用,反倒害了他們1

他說道這裡的時候,嘴角帶著幾分自嘲,幾分可悲。

「無妨,此事由我向他們解釋便是了!不過那所謂的仙墳,的確有幾分可疑之處1

余寒點了點頭:「何止是可疑,據說連他們的掌教都十分看重這件事情,而且有很大可能要來此1

領隊長老等人臉色變得越發難看起來。

三大仙門的掌教,那是不下於院首一般的絕世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