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八十四章 師父,帶上我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 師父,帶上我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你師兄是誰?」余寒帶著幾分玩味的目光看向了劍無痕。

感受到他那目光的逼視,劍無痕愈發感覺到一股恥辱油然而生,咬牙道:「你殺了我吧1

「為什麼要殺你?」余寒淡淡一笑:「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玩的1

面對對方的嘲諷,劍無痕眼中閃過幾分怨毒,狠狠的看向他:「你若不殺我,一定會後悔的,因為下次再見,我必將你碎屍萬段1

余寒眉頭微微一挑,搖頭道:「激將法對我沒有用,我現在不殺你,不代表就不會殺你,所以下次的見面,怕是沒有機會了1

劍無痕嘴角微微抽搐了兩下,看著對方投遞過來的不屑目光,心中生出一絲無力。

從一開始見面的時候,他便以為這傢伙有些頭腦不太好用,所以到後來更是懶得與他開口,直接讓陳光出手將其擊殺。

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對方不是太傻,而是太聰明了。

在那雙目光的逼視之下,自己的心思都彷彿被看穿。

「你到底是誰?」劍無痕深吸一口氣,終於問道。

如此年輕,而且實力強大的弟子,不可能一點聲名都沒有。

余寒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作為倚天教的弟子,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真不知道,你的師父是怎麼教你的1

此言一出,劍無痕臉色驀然大變,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

那個破壞了倚天教所有計劃,同時又在修羅路中殺死下一代種子弟子陳戰的那個少年。

「你是余寒?」

余寒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反應的太慢了1

劍無痕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一直都猜測對方的身份。

卻沒想到,竟然會是他。

一抹嘆息在心頭生出,如果早知道是這個瘟神,自己便不該如此大意的。

余寒的修為,或許並不是倚天教對手中最值得關注的。

但他所做的事情,卻在整個倚天教中廣為流傳。

不僅如此,這一次倚天教也曾經聽聞余寒進入其中的消息。

除了教主布置的幾件重要任務之外,長老也曾經特意命令,如果遇到一個叫做余寒的七州武院弟子,務必要出手將其擊殺。

足可見,這個名字在倚天教的分量。

他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目光卻顯得平靜了許多,既然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那便預示著自己將不會再有任何的活路。

因為無論從哪裡聽說的消息,這余寒對仙門弟子都下手極狠,從不留活口。

「既然你是余寒,那就快些動手吧,這樣拖延,可不是你的性格1面對生死,他反而愈發的淡漠。

余寒微微蹲下了身子,目光閃爍的看向他:「凌音閣,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目光如電,直視劍無痕的雙目,仔細觀察著他的表情變化。

在聽到這件事情之後,劍無痕臉色突然大變,想到了試煉開始后,七州武院的一系列難以理解的動作,眼中不禁化為一片釋然。

然後不可思議的看向余寒:「怪不得李乾坤和執法隊方一進來就消失了,你們試煉的真正目的,竟是凌音閣?」

「知道得太晚了1餘寒微微一笑。

劍無痕卻是搖頭,想到三大仙門這一次的被布局,心中反倒輕鬆下來。

他忽然間哈哈大笑:「即便是凌音閣又能如何?我倚天教和周府,各自派出了大長老和門下精英弟子相助,又有玄宗高手傾巢而出,勢必要將凌音閣拿下,區區一個李乾坤,即便再加上執法隊,也無法抵擋1

他嘴角帶著幾分嘲弄,看向余寒:「所以這一次,你們註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1

「或者還應該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1

「玄宗,竟然傾巢而出了嗎?」余寒心念電閃。

如果當真按照劍無痕的說法,那麼憑藉著玄宗盡數出動的實力,凌音閣等人根本就不是對手。

然而還有周府和倚天教的大長老。

那都是活過了悠久歲月的絕世強者,實力強大到了極點。

以李乾坤和顏子虛的實力,恐怕也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

而執法隊雖然強悍,但是在超級高手方面的欠缺,將會讓他們處在劣勢,所以這一戰,註定會十分艱難。

想到此處,他眼前忽然一亮,心中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隨即,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雖然此時他並未看向劍無痕,但這副笑容,卻讓對方心裡一突。

劍無痕正努力猜測余寒為何會突然間露出這種駭人的笑容時,耳邊卻同時響起了他的聲音。

「多謝你告訴我這些1

劍無痕獃獃的看著余寒:「你……你要做什麼?」

余寒微笑著看向他:「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要不然我怕你死不瞑目1

劍無痕臉上湧起一片辛酸,不由自主的說道:「你不說,我才死不瞑目1

余寒目光一挑,搖頭道:「那我便更加不能說了1

話音落,指尖一抹劍光一閃即逝,直接劃破了他的咽喉。

劍無痕捂著喉嚨,不甘的漸漸倒下,瞪大雙目,不可思議的看向余寒!

「果然死不瞑目1

余寒冷哼一聲,站起身來,一腳將他的屍體踢飛了出去。

對於仙門,他從未有過半分的了憐憫。

隨即,目光平視,看向了遠處:「玄宗,既然你選擇傾巢而出,我若此刻毀了你們的老巢,不知道會是怎樣一番光景1

「我想那樣,一定會很有趣的1

他竟是要潛入玄宗的大本營!

如果有人在此,一定會認為他瘋了!

作為傳承了無數年月的太古仙門,玄宗大門堅固之極,先不說那護宗大陣的可怕,即便沒有了護宗大陣,裡面無窮無盡的殺陣也將會讓外人步履維艱。

這麼多年,即便七州武院的院首,也不敢說敢獨自一人闖入某一座仙門的老巢去逛一逛。

敢這樣做的,普天之下,便只有當年七州武院執法隊首座何劍飛一人!

然而其結果就是,何劍飛至此依然生死不知。

雖然現在玄宗傾巢而出,朝向凌音閣發動生死一戰。

但仙門,卻還是那個仙門,不容小窺!

所以這個想法,無疑是瘋狂的,一個不好,很可能挫骨揚灰!

余寒的眼睛里,充斥著一絲堅定。

不是他自己逞能,眼下這種局面,只有如此,或許才可以緩解李乾坤那邊的壓力。

他和李乾坤都低估了玄宗的決心,更加沒想到他們會傾巢而出,所以此刻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

一念至此,余寒終於收攝了心神,同時長長舒出一口氣。

「誰?」

他方要動作,忽然間眉頭一皺,同時單手一揮。

一道劍光瞬間穿透了虛空,朝向不遠處的一塊大石電射而出!

蓬!

那道鋒銳的劍光,直接將大石穿透!

幾乎是在同時,一道身影從那大石后飛出,懸浮在了半空中,帶著一抹興奮的目光看向余寒。

然後撓了撓腦袋,咧嘴一笑。

見到這道身影,余寒緊繃的心一下子鬆懈下來,有些無奈的看向對方。

「你鬼鬼祟祟的躲在那裡做什麼?」

那身影緩緩落下,然後快步朝向余寒走了過來。

「師父,剛剛你說的那件事情,太熱血,太刺激了,帶我一個唄1

此人,赫然正是當初在七州武院葬劍嶺中,死皮賴臉要求余寒傳授他太一劍經的那個年輕弟子。

余寒有些警惕的看著他,然後搖了搖頭。

年輕弟子臉上的笑容瞬間消退,苦著臉道:「你怕我拖累了你?」

余寒搖頭:「因為你剛剛叫我師父1

「我發誓以後不會再犯了1

「你之前便曾經這樣說過!可剛剛又叫了,我不會再相信你1

年輕弟子頭搖得?像是撥浪鼓一樣:「若我下次再犯……不可能有下次了1

然後,一副討好的看向余寒:「你就帶上我吧,這件事情實在太過癮了,聽著就很牛逼1

余寒心中一動,這名年輕弟子雖然並未真正全力出手。

但是那一次曇花一現的一劍,能夠明顯看出,他的修為要遠遠超過自己。

當時他也曾經猜測,此人如果不是聖武院的弟子,也必定是執法隊的隊員。

但是現在看來,恐怕應該是聖武榜上的弟子了。

只是不知道,排名第幾!

如此的話,自己這一行有他相助,也算多幾分把握。

想到這裡,便點了點頭:「既然你非要跟著,那便一起也好1

話音落,看著一臉激動的年輕弟子道:「不過得先說好,進去之後,你都要聽我的1

年輕弟子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我必定為唯你馬首是瞻1

「既然如此,那我們這便出發1

…………

凌音閣。

隨著閣主司徒小花加入了戰圈,這場戰鬥終於徹底升級,衍化成提前到來的大決戰。

面對先天境界的司徒小花,三大仙門大長老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直到此刻,他們心中方才開始震驚。

這個算無遺策的司徒小花,很可能是洪荒歷史上最年輕的先天境界強者!

方平洲更是直接出手,朝向司徒小花發動了攻擊。

先天境界強者造成的破壞力是巨大的。

如果他不出手,司徒小花一個人,有絕對的可能會徹底將戰果顛覆。

「司徒小花,上來一戰1

方平洲直接衝天飛起,聲音滾滾傳遞過來。

司徒小花平靜的臉上帶著幾分冰冷。

事已至此,唯有一戰!

以兩人的修為,激戰之中,必定無法保證旁邊弟子們的安全。

所以那九天之上,才是真正戰。

想到此處,身形拔地而起,朝向方平洲追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