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八十六章 掏個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 掏個洞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余寒與那名年輕弟子速度極快,朝向玄宗的方向靠近。

這種時候,他們自然不敢明目張的御風飛行。

所以從那名叫做楚漢陽的斥候手裡得到的隱匿潛行之術起了不小的作用。

不過讓余寒驚訝的是,這名年輕弟子的隱匿之術竟然也十分超絕,甚至比自己還要純熟。

見到這一幕,他目光閃爍,對其身份更加好奇起來。

「喂,認識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記得上一次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這傢伙十分直接的拒絕回答。

不過從目前情況來看,他應該不會繼續隱瞞了吧!

果然,年輕弟子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目光也帶著幾分猶豫。

「你不想說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要知道,就是感覺不知道跟你叫什麼,這樣有些彆扭1餘寒揮手道。

年輕弟子搖頭道:「我倒不是不想說,就是怕說出來之後,你不帶我一起裝逼了1

余寒有些無奈的看著他:「說的好像你很牛逼似的1

「我叫龍騰1

他轉過頭來,鄭重的說道,然後目光就那麼看向余寒,似乎在看他的反應。

「哦1

余寒淡淡的說了一個字,便不再開口,全力向前趕路。

「你……剛剛是沒有聽得太清楚嗎?」龍騰有些疑惑的重複道:「我叫龍騰1

余寒轉頭看向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反應,點頭道:「我聽清楚了呀,你叫龍騰1

話音落,又一次轉過頭去,然後笑道:「你說玄宗那些傢伙如果知道我們兩個偷偷摸摸的燒了他們的了老巢,會是什麼反應?」

龍騰沒有回答。

自始至終,他的目光都沒有從余寒身上移開半分。

直到他轉過身來,這才苦著臉道:「我現在糾結的不是這個,而是剛剛那個1

「什麼問題?」余寒目光一挑。

「我說我是龍騰的時候,你怎麼這麼淡定?」他終於開口道。

余寒有些錯愕的看著他:「那我應該怎樣?」

「你應該很驚訝才對1

「我驚訝個屁1餘寒撇了撇嘴,帶著幾分不屑掃了他一眼。

龍騰很鬱悶,雖然他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可從來沒有一個七州武院弟子,在知道自己的名字后,還能像眼前這傢伙這樣淡定的。

所以,這很不應該。

因為他是龍騰,聖武榜第一。

「我……」

龍騰剛要開口繼續辯解幾句,卻被余寒揮手制止了下來:「到了1

兩人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大片樓閣,在厚厚的仙霧籠罩之下,宛若仙境。

與地圖上面的位置一樣,這裡,應該就是玄宗的宗門所在了。

余寒深吸一口氣,臉上也閃過幾分凝重之色。

這一次他們兩個人要做的,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一旦失敗,玄宗必定會將他們挫骨揚灰!

所以不容許他們有一絲一毫的大意。

兩人在一處隱蔽之處停止了下來,山門外有守山弟子,實力只有清微境界,對兩人來說,彈指間便可滅殺。

然而卻不能這樣做,因為他們這一次,不是來殺人的。

「他們的護宗大陣,將整個宗門全部都包裹在了其中,我們貿然進入,勢必會引動這座大陣,到時候引起他們的注意1餘寒微微道。

龍騰蹲在他的身旁道:「我們不是要從正面衝進去,然後殺出一條血路,放一把火就走人嗎?」

余寒用一種特別嫌棄的眼神看向他:「真不知你這聖武榜第一是怎麼來的?連這種愚蠢的建議都能說出來1

「你知道?」龍騰瞪大雙目。

「知道什麼?你是聖武榜第一嗎?」余寒看著龍騰帶著幾分期待的目光,打擊道:「那又如何?」

龍騰眼睛瞪得更大,然而卻正如他所說的那樣。

那又如何?

余寒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結:「雖然玄宗大部分主力全都前往凌音閣,但保不準會留下幾名強者鎮守,不可能真正的傾巢而出1

「所以我們就這樣衝進去,有七成的幾率會連山門都進不了1

余寒掃了龍騰一眼,繼續說道:「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將這護宗大陣掏出一個洞,然後偷偷鑽進去,點一把火就跑1

龍騰有些木訥的看著他,然後指了指那高大的山門:「這是玄宗的護宗大陣,洪荒四大仙門之一,怎麼掏洞?」

「不要說得那麼低俗,我們不是掏洞,是將這護宗大陣破開一道縫隙1餘寒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龍騰很委屈,他很想說,是你先說的「掏洞」好不好?

然而不等他開口,余寒神秘的看了他一眼,揮手道:「跟我來1

玄宗的佔地面積很廣闊,完全依靠著護宗大陣的籠罩,所以任何一處遭到攻擊,都瞞不過操控護宗大陣的長老。

但對於一名陣師來說,要悄無聲息的將陣法撐開一道縫隙並不難。

尤其是此刻的余寒,已經擁有了兩萬條道紋。

即便在四級陣師中,也處於中等存在。

他們的速度很快,在一處偏僻的地方悄然停住了腳步。

余寒目光閃爍,落在了那道流轉著淡淡光芒的光罩上。

隨即掌心道紋羅織,化為纖細的光芒,開始朝向護宗大陣那不斷流轉的氣息靠近了過去。

他很小心,臉色也凝重到了極點。

雖然有一些信心,但此刻面對的,依然是一座仙門的護宗大陣,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他也不敢說有十足的把握。

龍騰收斂了呼吸,不敢去打擾他。

以他的修為,自然能夠看到余寒掌心密布的道紋。

同時看著那些道紋不斷與護宗大陣接觸,軌跡玄奧之極,眼中不禁漸漸露出幾分駭然之色。

他第一次見到余寒的時候,是在葬劍嶺上。

那個時候,只是驚訝於對方能夠輕而易舉的降服那些太古劍氣。

但是此刻,眼見著他掌心那密密麻麻的道紋,龍騰終於知道,為什麼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會如同其他弟子那麼驚訝。

因為真的沒有什麼驚訝的。

據他所知,余寒入門還不到一年的時間。

然而就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他的修為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與聖武榜上的高手相比,或許還存在著一些差距。

但在精武榜上,恐怕連排名第二的名冠和排名第一的季清風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當然,這並不算是他四級陣師的修為,如果擁有一套實力強大的陣法,怕是直接殺入聖武榜也不是沒有可能。

想到這裡,龍騰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曾經自己便是從精武榜第一,直接晉陞到了聖武榜,然後一路扶搖直上,到達了今天這個日子。

而從自己進入七州武院開始,一直到取得此刻的成就,足足用去了將近八年的時間。

從余寒此刻修為進步的速度來看,自己這個記錄,應該會被不久的將來,徹底甩在身後。

的確,他不需要對自己的身份震驚。

因為自己的這個位置,同樣也會落在他的身上。

而且,或許他並不稀罕。

以融骨境界的修為,便敢獨自一個人來燒玄宗老巢,天知道他的心到底有多大。

龍騰深深嘆了口氣,他驚訝的不僅僅是這些,還有餘寒對道紋的掌控。

那是一種細緻入微的控制力。

如果不是擁有絕對的掌控能力,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呼!

余寒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長長舒出一口氣,嘴角也漸漸露出一絲笑容。

「幸不辱命1

龍騰定睛瞧去!

之間面前那一層閃爍著細微而不可查的護宗大陣守護光罩上,竟然憑空出現了一道僅容一人通過的門戶。

這道門戶搭建的十分巧妙,完全是由道紋組成的陣法堆積而成。

他竟是利用了自己的陣法,在護宗大陣中構建了三座陣法,依靠著三座陣法為支點,將這道門戶的小小空間徹底從護宗大陣中截斷。

「好巧妙的手段1龍騰忍不住讚歎道。

「走吧,事不宜遲,丫的這一次不燒他七八十座主樓,我便白來這一次1

兩人一前一後,同時進入到了其中。

方才走入,迎面而來的便是一股濃郁之極的靈氣波動。

「好深厚的靈氣1龍騰也忍不住皺眉:「怪不得這些仙門弟子修鍊速度如此之快,這裡的靈氣濃郁程度,比我們七州武院足足強過兩倍不止1

余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要不然你就偷偷留在這裡修鍊?」

龍騰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也就是說說而已1

「不過,我們雖然進來了,但怎麼放火才好?這樣一間間的燒下去,恐怕有些不妥1

余寒嘴角露出一絲滿含深意的笑容:「誰說我要一間間的燒下去了?」

「那我們要怎麼辦?」龍騰很自然的問道。

「你是聖武榜第一呀1餘寒白眼道:「就不能給點好的建議?」

「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再說,想這些事情比較累1

「我靠1

余寒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繼續與他糾纏下去。

然後從腰間解下乾坤袋,輕輕打開,朝外倒了出來。

「稀里嘩啦1

一塊塊玉簡不斷的掉落下來,堆了一小堆,差不多足有百枚之多。

「你要做什麼?」龍騰認真的說道:「這些玉簡品級雖然不錯,但用來收買人恐怕不太夠1

余寒深吸一口氣,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在一旁看著便是了,這種事情太考驗智力,你不擅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