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三百八十九章 留下後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留下後手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聽到龍騰的話,余寒忍不住微微一笑。

這傢伙憋了這麼久才問,也著實難為了他。

當即也不隱瞞,微微道:「我曾經得到過一枚刻畫了陣法的玉簡,以道紋催動,可以瞬間爆發出大陣的力量1

「玉簡?」龍騰瞪大雙目,怪不得他之前神秘兮兮的弄出那麼多玉簡。

只是余寒在玉簡中刻畫陣法的時候,讓龍騰幫著把風。

所以真正的過程,他並沒有完全看到,直到此刻聽到余寒的解釋,這才明白了過來。

余寒微微一笑,沒有繼續說下去,有些事情,能懂了就好。

兩人速度不慢,但卻依然十分小心。

玄宗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必定會有不少強者會趕回來馳援。

若是大搖大擺的離開,很可能會被對方堵個正著。

他們兩個在下方的山林之中穿梭,速度雖然相比之下慢了一些,但藉助功法隱匿氣息,卻安全了許多。

如果不仔細查看,根本無法發現蹤跡。

而玄宗等人著急趕回山門,根本還有心思去探查周圍的情況!

所以就在雙方遭遇的時候,兩人幾乎是與方平洲等人擦肩而過。

眼見著那艘巨大的古船絕塵而去,余寒長長鬆了口氣。

與龍騰相互對視一眼,赫然發現他的臉色有些蒼白。

當即忍不住笑道:「一艘破船就把你嚇成這樣,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麼登上聖武榜第一的1

龍騰依然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幾乎看不到的那艘古船,這才小心翼翼的說道:「那艘古船,是玄宗掌教的座駕,所以剛剛,我們其實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1

余寒聞言也忍不住一怔,當即收起了玩笑。

玄宗要徹底攻下凌音閣,如果宗主不出手,必定無法成功。

所以,此刻這艘古船歸來,也證明著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不知道副院主他們怎麼樣了1餘寒心中一動,有一絲擔憂漸漸泛起。

「方平洲這次回去之後,一定會發瘋,到時候保不準拚死追殺我們,事不宜遲,我們得立刻離開才行1龍騰終於開口道。

余寒也點了點頭。

當即,兩人的速度再次增加了幾分,朝向七州武院的方向狂奔。

呼!

方才行出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余寒忽然停止了下來,眉頭也深深皺了起來。

龍騰臉色一變,同樣也站在了他的旁邊,真氣在體內不斷流轉,沉聲問道:「怎麼了?」

「不對勁1餘寒忽然撇嘴道。

然後伸手指了指周圍那一層淡淡的薄霧:「我們來的時候,這些霧氣都不存在的,但是現在,似乎越來越濃郁1

「哪裡都有起霧的時候,我們快走吧,等哪天七州武院下霧了,我和你一起好好研究研究1龍騰搖頭說道。

余寒瞪眼道:「你懂什麼1

「這周圍,有陣法的氣息存在,看來這些霧氣,並不是自動衍生出來的,而是人為所致1

前方,隨著霧氣的不斷凝聚,他們的視線所及範圍也隨之減校

余寒臉色突然一變:「我知道了,這些傢伙果然是好手段,他們是想啟動這裡的迷霧陣法,將我們的退路盡數覆蓋,到時候,再集合有生力量進行圍殺1

龍騰聞言也凝重了起來,看著余寒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涼拌唄1餘寒微微頷首:「他們真正目的,並不是我們,而是李副院主和凌音閣的眾人,看樣子他們還未完全脫離危險1

他目光看向了凌音閣的方向,果然,霧氣越來越多,已經無法看穿太遙遠的距離。

「如此的話,只能這樣做了1他再次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簡,掌心道紋羅織,迅速凝結成為一幅道圖,印在了玉簡之上。

嗡!

玉簡光芒搖曳,堪堪承載住了那些道紋的力量,然後在其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玄奧的痕。

陣法自成!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屈指一彈,那枚玉簡化為一道流光,直接降落在前方不遠處的一塊大石之上!

肉眼可見,就在玉簡降落在上面之後,一道道交織的道紋,一層層的升高,組成一座籠罩在氤氳光芒中的高塔。

那座高塔沒有任何的攻擊力,卻釋放著一股玄妙的道紋,閃爍不定。

而且這些道韻的力量,竟然能夠穿透霧氣的籠罩,擴散到了遙遠的地方。

「這是什麼陣法?」從這套陣法上,龍騰並沒有感覺到任何攻擊或者是防禦的氣息存在,心中不妙有些疑惑。

余寒神秘一笑,解釋道:「這座陣法,是我剛剛才想出來的,其實根本算不上是陣法,它就像是一座燈塔一樣,可以指明方向1

說到這裡,他轉頭看向了遠處:「起霧了,只怕最後,依然免不了一場殊死大戰,留下這些陣塔,如果李副院主他們僥倖走了這條路,便可暢通無阻,不至於被濃霧所困1

「這傢伙,心思竟然如此縝密,真是一個可怕的對手1龍騰心中翻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雖然自己的實力還要超過他不少。

但從與余寒接觸開始一直到現在,那種淪為配角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原本他的目的,並不僅僅是與余寒一起做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更大程度之下,還是想要保護他一程。

然而這一路上,似乎自己跟在他身旁,便像是一個累贅一般。

這種感覺很不好。

但又不得不承認,如果沒有自己,他或許會做的更好。

一個在武道和陣道上都有極深造詣,又天賦極佳的傢伙,再配以縝密的思維,這樣的對手,即便誰遇到了都是噩夢。

而且,一旦他成長起來,只怕整個洪荒,都不會有人能夠製得住他。

好在,他們此刻也算是朋友。

這一點,龍騰還是感覺到很慶幸的。

周圍濃霧的不斷增厚,讓余寒的臉色越來越凝重,他與龍騰一面全力催動速度,朝向外面飛逃,一面不斷的將陣塔丟落出去。

每隔一段距離,就放置一座陣塔,可以保持兩座陣塔之間能夠相互依託,聯繫。

如此的話,可以在這片濃霧之中,構建出一條真正的大道!

呼!

兩道身影終於走出了濃霧,然後跌落在地上,看著眼前一片清明之色,長長鬆了口氣。

「好險,差一點就走不出來了1

…………

乾院,白長老帶著眾人剛剛從一片遺中走出,雖然折損了一些弟子,但收穫也不校

一眾乾院弟子臉上也帶著幾分興奮之色。

怪不得放逐之地被稱為危險與機遇並存。

這段時間,他們在白長老的帶領之下,已經足足進入了三座遺,獲得了大量的資源。

這些都是一筆豐厚的財富,對他們來說,都是了不得的造化。

而且,白長老選擇的,還都是相對來說氣息比較弱小一些的遺。

如果換成是那些高級遺之中出產的機緣,怕是還會強大不少。

但他們也有自知之名。

因為即便是這些遺,每一次進入都隕落了十多名弟子。

如果進入品級偏高一些的遺,他們的傷亡還會更加巨大。

走出遺,白長老臉上也洋溢著幾分得意之色。

他越發感覺到自己的這個決定是對的,帶了如此豐厚的戰利品回去,副院主和院主都會給予自己莫大的獎賞。

想到這裡,嘴角微微勾起一絲笑容。

「那個余寒,還沒有出現嗎?」他朝向名冠掃了一眼。

名冠搖了搖頭:「看來,他已經得到了仙門的庇護,隱藏了起來,否則不可能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白長老點了點頭,剛要開口,懷中忽然傳來一陣滾熱。

他臉色一變,探手入懷,將一面巴掌大小的羅盤取了出來!

羅盤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道紋。

這尊羅盤,同樣也是一種傳遞消息的手段,只不過要比他們四大主院之間的玉簡要高出很多品級。

而且他們這一行,一共就只有兩尊,一尊在李乾坤的手裡,另一尊則是在白長老手中。

這是李乾坤等人離開之後,第一次朝向自己發出消息。

白長老雖然對他不感冒,可也不敢耽擱,急忙開啟了羅盤。

「三大仙門,橫生事端,試煉結束,立刻召集所有人上船,回安全地帶等我們!萬不可拖延,越快越好1

李乾坤的語氣十分堅定,而且帶著幾分緊迫。

能夠讓他都如此不淡定,可見這件事情必定非同小可,甚至已經達到了李乾坤和執法隊都無法徹底解決的層次。

白長老不敢怠慢,急忙將消息分別傳遞給了其他三大主院,並約定了一個地點,便帶著乾院眾人,朝向目的地飛馳而去!

……

而就在此刻,一艘巨大的渡天舟從凌音閣上空緩緩啟動,朝向七州武院的方向進發。

司徒小花最後看了一眼曾經生活過的地方,眼中閃過幾分不忍。

李乾坤輕輕握住她的手,柔聲道:「如果捨不得,下次我帶你回來1

司徒小花搖了搖頭:「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隨風飄散,不也挺好嗎?」

李乾坤微微一笑,剛要開口之際,一聲驚呼忽然傳來。

「那是什麼?」

所有人同時朝向那聲音的來源瞧去,然後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的前方,已經沒有了路!

到處都是一片瑩白的霧氣,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