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九十二章 陰院登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二章 陰院登船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隨著巨大的渡天舟終於發動,那數十名歸先境界強者紛紛避讓過去,不敢攖其鋒芒。

如此強大的攻擊,幾乎相當于歸先後期巔峰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以他們的實力,自然不敢硬接,當即紛紛避讓開去。

不過,渡天舟籠罩的範圍終究有限,只是將大部分戰場囊括祝

坤院領頭長老目光閃爍:「大家快些登船,我和其他幾位長老斷後1

與此同時,渡天舟上,有一扇門戶開啟。

坤院弟子紛紛一躍而上,心中的大石漸漸落下。

隨著最後一名坤院長老出現在渡天舟上,這場戰鬥,終於到此結束。

然而,周圍那數十名歸先境界強者卻並未離去,而是將渡天舟圍在了中心,彼此之間遙相呼應。

白長老眉頭緊皺,此刻他們的情況十分不妙,頗有一些被人瓮中捉鱉的感覺。

「陰院還沒有消息嗎?」

他微微開口,眼見周圍的氣息越發凝重,心中也不禁一緊。

坤院領頭長老深吸一口氣:「我們趕來的時候,一直都在與大家互通消息,但陰院卻並未接到我們的消息1

「如此就難辦了1白長老臉色凝重:「你們看周圍的這些傢伙,擺明了是不想讓我們離開,估計稍後必定還會有大量的強者殺到1

他目光微微閃爍:「一旦如此,只怕渡天舟也不一定能夠護住我們周全!所以我建議——」

「這絕對不行1不等他開口,坤院領頭長老直接搖頭拒絕了下來:「我們四大主院一同進入這裡試煉,怎可將陰院拋下獨自離去?」

不需要白長老說明白,他便已經猜測到了即將要出口的話,所以直接拒絕了下來。

一旁的陽院長老則是帶著幾分猶豫低下了頭,顯然十分矛盾。

白長老眉頭微微一皺:「可你知道,如果繼續這樣等待下去的結果是什麼嗎?」

「我們所有人,很可能都會隕落在這裡1

「誰也不想拋棄自己的同門,然而這也沒有辦法,畢竟活著的人,總歸還是多的1

白長老說到後來的時候,也收起了幾分凌厲。

坤院領頭長老終於沉默了下去,這個理由,已經讓他無法辯駁。

或許陰院在歸來的路上被什麼事情耽擱了,可眼下周圍已經匯聚了三大主院的全部弟子。

正如白長老所說的那樣,眼前的三大主院弟子,終究還是佔據著多數。

所以此刻,當真難以抉擇。

「大家都好好想一想吧,事關所有人的生死存亡,每個人都有發言的權利,是等下去,還是立即退走1

白長老此言一出,周圍一眾弟子紛紛議論紛紛。

當然,更多弟子還是希望能夠早一些時日趕回去,畢竟如果有活下去的希望,誰也不願意去冒這個險。

「我同意白長老的看法,如今我們三大主院已經到齊,陰院遲遲未到,並非是我們不願等待下去,實在是形勢所迫,不得不提前離開,我想院首也會理解的1陽院長老終於開口。

丁進與許飛並肩站立在人群中,對於長老們的爭執,他們感到很可笑。

當即相互對視了一眼,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

「余寒那傢伙還沒到嗎?」丁進微微開口。

許飛看了他一眼,壓低聲音,將那一次余寒出手,幫助坤院眾人之解圍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丁進目光更是異彩連連:「我就知道,這傢伙絕對不會那麼消停1

說到這裡,他忽然停止了下來,深深的看著許飛道:「你說,仙門忽然改變了態度,要將我們徹底抹殺,會不會也是余寒這傢伙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丁進說的有些不太正經,但許飛聽得很正經。

而且他也覺得,似乎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我覺得很有可能,不過這傢伙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也不知道搞什麼名堂1許飛皺眉道。

丁進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朝向白長老那邊撇了撇嘴:「那幾個傢伙一直都在商議著怎麼幹掉余寒,他不出現,反而比出現要好一些1

許飛聞言也點了點頭,如果不是坤院得到了余寒相助之恩,只怕也不會那麼輕易就相信了他。

如今陽院的態度十分明顯,似乎與乾院達成了某種協議。

而陰院又遲遲未到,所以余寒若是此刻到來,只憑一個坤院還護不住他。

況且,在這種情況下,領頭長老能不能出手維護,他一點信心都沒有。

正值兩人心緒複雜之際,周圍眾人的議論終於出了結果。

眾人討論的最後,還是贊成先行離去的人佔了多數。

這個結果讓乾院長老十分滿意,當即點了點頭。

「稍後,我們聯手催動渡天舟的防禦陣法和攻擊陣法,直接衝出人群,離開此處1白長老眼中微微眯起一道精芒。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如此便好!

三大主院的長老全部都站在了船頭,那裡有一座巨大的符籙,也是整座渡天舟的陣法樞紐。

幾人相視點了點頭,將這座陣法樞紐整個圍在中心。

「等一下1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與此同時,旁邊的一名弟子指著後方驚呼道:「是陰院1

幾名剛要動作的長老同時停止了出手。

目光朝向遠處看去。

卻只見遠處,數十道身影迅速的朝向這邊逼近,速度極快,那為首一人,赫然正是陰院此行的領頭長老。

「我建議,立刻調轉渡天舟,前往接應1坤院長老急聲道。

原本圍住渡天舟的數十名歸先境界強者,此刻也發現了陰院的到來,當即阻截了過去。

所以,必須要立刻施以援手,否則陰院腹背受敵,必定會遭到無比沉重的打擊。

白長老微微點頭,此刻他也沒有絲毫的辦法。

如果陰院一直沒有出現,他帶著眾人離開,算是大義。

然而如果陰院出現了,此刻卻再次提及離開,那便是見死不救。

所以,他別無選擇。

只得操控渡天舟,朝向陰院那邊靠近了過去。

追逐陰院的,同樣也是將近二十名歸先境界強者,他們的修為要高出陰院的一些弟子不少。

因此,即便有長老們留下來斷後,依然不斷的會有弟子被散碎的真氣掃中,從隊伍中脫離出來,最後隕落。

此刻,眼見著前方再度有數十名強者迎擊而來,陰院眾人的臉色越發蒼白起來!

「我來斷後,你們快些前行,衝破阻礙,上渡天舟1一個聲音忽然在陰院眾人背後響起。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人群中穿梭而至,手起劍落,帶起了兩名歸先境界強者的大好頭顱。

「余寒?」

陰院中,有不少人都認識余寒,此刻眼見著他出現,目光紛紛露出幾分複雜的神色。

這是四大主院聯名發布誅殺令的必殺之人。

然而此刻,他就站在眾人身後,要以一人之力斷後。

可是,他真的可以相信嗎?

余寒眼看著眾人帶著幾分猶豫的目光,當即冷哼道:「機會只有一次,信不信由你們,若是不趁機離開,那就都留下來等死吧1

他雙手同時一拍,最後的三十枚陣法玉簡同時出現在面前,懸浮在那裡。

一枚枚玉簡不斷閃爍著妖異的光芒,而且越來越盛!

「長老,他的話……可信嗎?」一名長老朝向領頭長老問道。

領頭長老同樣目光複雜的看著只留下一個背影的余寒,終於還是咬緊了牙關:「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我們轉身突圍1

他終究還是選擇了相信。

即便心中其實更大程度是不相信,但不知為何,當看到那道白色身影站在面前的時候,會有一種莫名的心安。

連領頭長老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然而此刻,反悔已然不及,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轟陋—

幾乎就在陰院眾人,在余寒的掩護之下朝向渡天舟衝殺之際,那三十餘枚陣法玉簡,同時被他引動。

剎那之間,三十座陣法層疊交錯,直接籠罩住了大片的空間。

原本追殺正歡的二十多名歸先境界強者紛紛臉色大變。

「怎麼這麼多陣法?」

余寒所刻畫的陣法,並不是十分強大的陣法,然而如此多的數量一同疊加起來,卻足矣爆發出恐怖的實力!

至少要攔住他們一些時間,還是足夠了!

呼!

渡天舟也在這一刻趕到,從背後朝向狙擊過來的數十名歸先境界強者碾壓過去。

在這股強大的氣息震懾之下,那些歸先強者終於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避讓其鋒芒。

於是,一道道身影開始魚貫而入,踏上了渡天舟。

余寒雙手合十,狠狠一撮,陣法的力量直接破碎了開來。

二十多名歸先境界強者竟然齊齊被震退。

他也微微倒退了兩步,接連催動如此巨大數量的陣法,對本身的消耗也不校

眼見著陰院眾人開始登上渡天舟,他也不敢怠慢,便要追隨著眾人一同躍上去。

然而就在這時,背後忽然有兩道鋒銳之極的劍芒閃爍而出!

余寒雙目微眯,劍鏘然出鞘,反手挑出,直接將那兩道劍氣震的破碎開來。

「到現在還緊追不捨的,真是麻煩1

看著飛掠過來的周忘語和周玄一兩人,余寒只能緩緩轉過身來。

隨著最後一人踏上渡天舟,四大主院弟子,終於在這一刻徹底聚集。

「關閉陣法,我們合力催動渡天舟,立即離開1白長老心中一松,當即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