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四百章 翻手滅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 翻手滅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蒼茫的一片白霧之中。

隨著時間的流逝,眾人的視線越來越模糊,能見度也越來越低。

只有李乾坤和司徒小花等少數人方才能夠憑藉著強大的修為,目力達到稍遠一些。

「我們已經走了這麼久,這樣茫然的前行下去,恐怕機會越來越渺茫1司徒小花終於忍不住嘆息道。

饒是她智珠在握,算無遺策,此刻卻無絲毫辦法!

李乾坤卻是眉頭緊皺。

他擔心的不是自己等人能不能從這裡走出去,而是外面,那些試聊安危。

或者可以說,余寒的安危。

雖然撤退的消息一早就發送了出去,但他心裡卻沒有多少底氣。

在這裡困得越久,弟子們就越危險。

所以此刻,他的心裡出奇的沉重。

「老大,那裡有光亮1

顏子虛有些驚訝的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順著他的手指瞧去,正好看到正前方,懸浮在虛空之上的一點光芒。

即便有無窮無盡的白霧阻隔,依然能夠隱約看出一絲光暈的輪廓。

「靠過去看看1

李乾坤眉頭一挑,催動渡天舟,朝向那一絲光亮靠近了過去!

「這好像是一座……燈塔1

隨著越來越近,那發光體也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看著那座由陣法堆砌而成的一座高塔,最頂端不斷散發著妖異的光芒,李乾坤等人紛紛露出幾分疑惑。

「那邊還有1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眾人再次抬頭。

果然,不遠處,又有一道微弱的光亮傳來,便如同他們第一次見到這座燈塔時候的明亮程度差不多。

李乾坤眉頭漸漸舒展開來,隨即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司徒小花看著李乾坤逐漸變化的表情,目光也漸漸明亮起來。

「怪不得我當初說他幫不上忙的時候,這小子一臉的不樂意,原來,他真的可以幫得上忙1

李乾坤這一句漫無邊際的話,讓顏子虛等人都有些犯迷糊。

「這許多年不見,怎地你說話也這般喜歡打起了啞謎?讓人好生無趣1司徒小花忍不住白眼道。

李乾坤嘿嘿一笑:「是余寒!這些燈塔,必定是他留下來了1

說到這裡,他微微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

「之前我只是懷疑,現在看來,玄宗的那把火,也是他放的1

「而這些燈塔,便是他在撤退時候,留給我的後手1

在司徒小花和顏子虛等人有些驚訝的目光中,李乾坤渾身真氣鼓盪,哈哈大笑了起來:「全速啟動,隨著燈塔指引的方向,我們必定能夠平安離開1

……

另一處戰場上,巨大的渡天舟依然與縛天鼎不住的抗衡。

而渡天舟上的氣氛,也出奇的凝重,連呼吸的聲音也清晰可見!

「長老——」

宇文浩然站立在舷邊,猛地轉頭看向領頭長老,雙目已經是一片赤紅。

領頭長老目光閃爍,帶著幾分苦澀,卻搖頭道:「浩然,今日無論如何,你都不能下去1

「如果可以歸院,副院主怪罪下來,我一力承擔1

陽院的副院主,便來自守護之城,所以陽院與余寒等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十分緊張。

這一次,陽院的領頭長老,明顯與乾院的白長老達成了某種協議,所以所作所為,已經讓宇文浩然難以接受。

尤其是丁進和許飛離去之後,他心裡一直憋著一口氣。

此刻眼見著下方的三道身影,在創造出不朽的戰果之後,陷入到了絕對的危機之中,他再也承受不住心裡的壓力。

「我若強行想要離開,你能攔得住我?」

宇文浩然咬牙道,配合著赤紅的雙目,一瞬間讓領頭長老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宇文浩然,我陪你一起下去1

玄陽一步踏出!

繼而,在他身後,柳白、方嵐虛同時站了出來!

這幾人,都是當初在修羅路上受到過余寒恩惠的同一批弟子。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修鍊,他們的實力雖然都有長足的進步。

但比起余寒那幾個妖孽來說,差距卻越來越明顯。

但是此刻,余寒三人的血戰,喚起了他們心中那道可以忍受的防線,當即紛紛站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那些沉默了良久的弟子們,在看向余寒等人的目光,也沒有之前那般可惡了。

甚至對之前余寒是姦細的傳言,也變得搖擺了起來。

如果他真的是姦細,不可能會遭到仙門的伏殺。

更加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斬殺了如此多的仙門強者,殺伐果斷,沒有點滴的猶豫。

如果到現在,還說余寒是姦細的話,怕是沒有人會相信。

甚至連名冠,眼睛里的光芒都變得有些捉摸不定。

眼看著周圍一眾弟子的目光,一旦余寒真的不是姦細,這些人怕是有一半會將此事傳揚出去。

那麼,自己便會成為害死余寒的「首要功臣1

如此的話,對自己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所以,他的目光變得閃爍不定,咬牙暗道:「仙門這些蠢貨,都到了這種情況下還如此酸腐,非要用這種光明正大的方式來結束戰鬥1

他的確很希望余寒隕落。

因為只有他的死,才能夠真正的四五對質。

到時候有副院主和長老等人幫助自己,其他三大主院也未必就能扳倒自己!

「誰也不許離開1眼見著周圍的氣氛變得越發的難以控制,白長老冷哼道。

「我們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護送你們這些弟子平安離開,現在你們反倒是要送死,你們對得起辛苦培養你們這麼多年的武院嗎?」

白長老的話可以說是字字誅心,讓那些剛剛生出幾分念頭的弟子紛紛平息了下去。

宇文浩然卻是哼聲道:「白長老,貌似余寒是姦細的消息,便是從你們乾院傳出來的1

他伸手指向下方浴血奮戰的三人,眼中滿是嘲弄:「你見過,如此拼殺的姦細嗎?」

白長老的臉色很難看。

然而宇文浩然的質問,卻讓他無法辯駁。

「我是為了你們所有人的安危著想,如果你們非要找死,我不攔著1

他終於開口。

宇文浩然等人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

他們勝利了!

「誰都不準下來1一個響亮的聲音從眾人腳下響起。

在四人的包圍之下,余寒再次陷入到了莫名的危機之中。

他們眉頭抬頭,聲音卻遠遠傳遞了出去:「誰若是敢再下來,我余寒即便身死,也永遠不會認這個朋友1

宇文浩然臉色微微一變。

他知道,余寒這是變相的在保護他們。

可是,如果自己等人不下去,他一個人,以重傷之軀,如何抵擋住四名歸先境界強者的圍殺?

思量之間,四名將余寒圍困在中心的歸先境界強者眼中紛紛精芒閃爍。

連秦鐸和南山劍都忍不住出手了。

他們自然不需要有太多的顧慮,四股強大的氣息分別從他們身上流淌而出。

殺機瀰漫。

這一刻,竟是要聯手狙殺余寒!

另一側,丁進和許飛雖然突破到了化骨後期,但面對老牌的化骨巔峰境界仙門天才弟子,能夠保證此刻不敗,已經創造了不朽的奇。

想要馳援余寒,自然不可能做到。

兩人看著被四人包裹在其中的余寒,心中暗暗著急,卻沒有絲毫辦法。

「受死吧1

四名歸先境界強者終於出手!

宇文浩然等人握緊了拳頭。

「余寒,你千萬不要出事1

他們可以不聽長老等人的命令,然而余寒的話,卻不能不聽。

所以,最後,他們還是沒有下渡天舟!

目光看向光芒掩蓋之下,那道一身白衣的瘦削身影,鋼牙緊咬!

呼——

四道光芒衝天飛起,朝向余寒狠狠的覆蓋了下去。

此刻,正是殺余寒的好時候。

四人既然已經選擇了聯手,放棄了臉面,便絕對不會有所保留。

所以這一招,他們幾乎拼盡全力,即便此刻面對的僅僅是一名化骨中期,而且又身受重傷的少年。

余寒抬頭看向那四道長虹貫日般朝向自己降臨下來的可怕勁氣,雙目漸漸眯起。

他緩緩抬頭!

雙手同時抬起,每一隻手掌的正中心,都有一萬條道紋迅速組合。

然後,形成兩幅瑰麗複雜的道圖。

「陰陽滅生陣1

面對四大強者的圍攻,此刻的余寒,已經不能再有絲毫的保留。

越是拖延下去,對自己越是不利!

所以,他要速戰速決!

可怕的陰陽滅生陣,終於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天地浮動,大道崩塌!

陰陽兩種截然不同的屬性,便就在這座陣法中心發生了激烈的對沖!

「該死,這座陣法的氣息,怎麼如此的強大?」

四名歸先境界長老同時皺起了眉頭。

他們聯手的攻擊,竟然盡數被這座陣法抵擋祝

余寒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著他們。

就在陰陽滅生陣出現,擋住了四人的攻擊之後,他依然沒有閑著。

強忍著劇烈灼痛的經脈,體內大道瘋狂運轉!

一尊古樸的銅爐從頭頂冉冉升起。

隨著光芒搖曳,鋒銳的氣息不住的攀升!

「劍爐1

他沒有再次打開爐蓋。

然而就在喝出這兩個字的同時,劍爐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古怪紋理,竟是突兀的飛速運轉起來。

劍鳴之聲大作!

劍爐,並不是一個載體。

它本身,就是一把劍!

或者說,是一方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