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四百零三章 最後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三章 最後一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聖武榜十大強者,此刻並肩站立在一起。

他們的目光,同樣凝重!

作為老對手,仙門十皇的實力他們自然清楚。

便是排名前四的四大皇者中最弱的一個,也與龍騰實力差不多。

如今雖然缺少了排名第四的凌音閣天才弟子鍾靈和第六的黎晴,使得他們在人數上佔了優勢。

但想要取勝,依然難比登天!

「要怎麼打?」聖武榜排名第二的李蒼芒微微開口。

聽到他的話,龍騰聳了聳肩膀:「當然直接打!要不然還有什麼好辦法?」

「也是1李蒼芒點頭:「那就直接打吧1

話音落,他轉頭看了一眼龍騰攙扶之下的余寒,又看了看周圍的情況,以及那數具仙門強者的屍身。

「都是你們三個做的?」

丁進和許飛也紛紛退到了余寒的身旁。

感覺到李蒼芒目光中的審視,兩人紛紛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不痛快。

所以他們沒有回答。

余寒卻是眉頭一挑,分毫不讓的與他對視在了一處。

「要不然,還是你們乾院的人出手幫忙?」

李蒼芒是從乾院走出的高手,這不是什麼秘密。

所以對於他,余寒同樣沒什麼好感。

果然,聽到他不客氣的話,李蒼芒眉頭漸漸皺起。

渡天舟上,兩人的對話清晰可聞。

名冠臉上也洋溢起一絲淡淡的笑容:「還真是驕傲啊,連李蒼芒師兄都不放在眼裡1

李蒼芒雙目微微眯起,看向余寒:「念在你斬殺仙門強者有功,冒犯之處,我便不與你計較,若有下次,直接格殺1

「傻逼1

余寒很平靜的說道。

「你說什麼?」李蒼芒眼中殺機乍現。

而余寒身旁的龍騰,都有些錯愕的看向他,心中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我說你傻逼,你有意見嗎?」他眼中帶著幾分不屑,繼續道:「若有本事,就上去摘了那八個傢伙的頭顱,跟我在這裡逼逼啦啦,感覺很牛逼?」

他本來不想罵人,可看見李蒼芒的樣子,實在忍不祝

李蒼芒目光閃爍,點頭道:「很好!敢這樣罵我的,你是第一個,但……同樣也是最後一個1

話音落,一股殺機從他身上狠狠擴散而出!

龍騰眉頭一皺,側身擋在了余寒身前。

「李蒼芒,今日這等情況,你若敢出手對付余寒,我龍騰即便拼著兩敗俱傷,也必定將你斬殺1

渡天舟上,一眾弟子看向李蒼芒的目光都變了顏色。

目光中,似乎帶著幾分失望。

渡天舟上的白長老見狀,忍不住深深嘆了口氣。

「李蒼芒這一次,是保住了面子,失去了人心啊1

他心中忽然生出幾分無力,這一場看似不成比例的爭鬥,乾院卻一直都被余寒壓了一頭,從未翻過身。

即便強如李蒼芒,在面對他的時候,寥寥幾句話之間,便也被壓制在了下風。

而此刻的李蒼芒,在聽到龍騰的話后,不禁皺起了眉頭:「龍騰,你要為他與我開戰?」

龍騰有些痛心的搖了搖頭:「你回頭看看1

李蒼芒依言回過頭,卻之間仙門八皇,全都看熱鬧一般的看向這裡。

他臉色微微一紅,終於清醒了過來,眉頭卻皺的越來越深。

然後,狠狠的瞪了余寒一眼,暗暗咬牙。

都是這個可惡的小子,否則自己又怎麼會如此被動?

「沒事,你們繼續,我們可以等1周愛蓮微笑著說道,眼中也帶著幾分戲謔。

被他擠兌,李蒼芒臉色發窘。

「不牢你們費心,要打,便痛快點1

龍騰終究還是不忍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李蒼芒被影響了心神,當即開口道。

「一個只會逃走的膽小鬼,就憑你也敢動手?」周愛蓮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感覺到余寒身上的氣息已經逐漸穩定下來,龍騰收回了手掌。

「多謝1

這一次,他倒是由衷的開口。

翻手之間,將適才龍騰交給自己的一瓶丹藥吞入口中,開始化開藥力。

如今大乾坤訣的恢復能力,正隨著他實力的進步而逐漸減弱。

所以單靠著它自行恢復,速度怕是來不及。

好在龍騰的丹藥品級還算不錯,入口之後,立刻化為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他深吸一口氣,一面全力吸收藥力,目光也看向了對方。

這一場惡戰,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在越來越激烈,除非有一方徹底破滅,否則的話,根本不會結束。

「請八位師兄師姐出手,拿下對方1周叢雲躬身行禮,余寒的情況,讓他心中有些焦急。

失去了這個機會,要殺他,怕是又要下一番苦功了。

八皇之中,排在第一位的絕世天才戰無敗終於一步踏出。

「三大掌教已經下令,這一波對手,務必不可讓其平安歸去1

他抬頭看了一眼正與渡天舟爭鋒的縛天鼎。

「掌教不時便會出手,一旦渡天舟被擊潰,立刻出手,將所有人盡數格殺,不留活口1

隨著他聲音落下,適才被壓抑的仙門弟子,紛紛振臂高呼。

余寒三人連續擊殺仙門強者,已經讓這些弟子們心中窩囊之極,如今眼見八皇到來,那股自信再次復燃。

「可惜,殺的還是太少了1眼見著對面的眾人鬥志再起,余寒忍不住搖頭嘆息。

「已經很不錯了,我們闖了這麼大的禍,仙門必定不會如此放任我們離開,如此的話,也只能拚死一戰了1龍騰微微道。

說完這句話,他轉過身來,目光掃向了渡天舟上那幾名看向這裡的長老。

用腳趾頭想,也能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如今眾人已經陷入到了這般苦戰,渡天舟上的這些傢伙竟然還能穩穩的站在那裡。

看來,院首讓他們來此試煉,絕對是最正確的決策。

否則,或許他們永遠都無法明白此刻到底在做什麼。

不過此刻,他已經懶得去教訓那些傢伙了。

呼!

遠處,三艘巨大的渡天舟碾壓著虛空朝向這邊靠近。

龍騰等人臉色不由得愈發蒼白起來!

那是三大仙門的渡天舟!

他們的長老,終於在這一刻到來。

面對仙門八皇,他們已經沒有絕對的把握應付。

如今再加上對方如此多的強者,唯一的一絲生機,也終究還是被碾壓的體無完膚。

中間的那艘渡天舟上,一名白衫長老迎風而立,目光竟是透過眾人,直接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被那道目光觸及,余寒臉色一變,胸口如同被大石擊中,一口鮮血噴出。

然而,他的目光卻沒有移開分毫,八荒煉心篇全力催動,竟是將那股湧入體內的氣息一舉排斥了出去!

「咦?」那名強者帶著幾分驚奇,看向了對面的白衣少年。

這道身影,這張面孔,他再熟悉不過。

因為他是玄宗長老。

而烙印在玄宗宗門陣法中,那縱火燒山的罪魁禍首,赫然正是眼前這個一身鮮血的白衣少年。

如果不是那把火,他們也不會判斷錯誤,失去了擊殺執法隊和凌音閣的最好機會。

所以此刻,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可怕的殺機。

「不要指望李乾坤能過來救你們,他現在怕是自顧不暇了1

余寒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那又如何?大不了,就死了唄?」

他的話,讓那些渡天舟上的一眾長老紛紛面如火燒。

「既然我們都到了,你們也不要掙扎了1

另一艘渡天舟上,倚天教的老者單手一指,一道光芒從指尖激蕩而出,直接射入到了縛天鼎中。

與此同時,縛天鼎光芒大作!

可怕的力量瘋狂碾壓下來,竟是一舉將渡天舟的防禦光罩狠狠破開!

轟隆!

一聲震天巨響傳來!

支撐了這麼久的渡天舟,終究還是崩潰了開來!

渡天舟上的眾人,全部嘩然。

護罩的消失,等於他們徹底暴露在了對方的面前。

「余寒1

早已經等不及的宇文浩然等人,眼見著光罩消失,目光紛紛閃爍,直接翻身從渡天舟上一躍而下!

余寒看著對面的一道道身影,搖頭苦笑:「事已至此,怕是不讓你們下來,也沒什麼意義了1

「我們早該下來的1宇文浩然眼中帶著幾分歉然。

余寒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多說了,如果今日還有命回去,請我喝頓酒便是1

「好1宇文浩然笑道。

「哼!回去?」周愛蓮那古怪的聲音再次傳來:「今日你們這些人,誰也走不掉,全部都將隕落在這裡1

「你們七州武院,這一代將徹底成為空白1

「要怪,只能怪你們院首太過愚蠢了,連這樣的弟子都敢放任出來試煉,他就不怕你們全部隕落之後,對不起歷代七州武院院首的積累?」

「住口1龍騰怒道:「院首深謀遠略,豈是你們所能夠妄自揣摩的?」

周愛蓮想要繼續開口譏諷幾句。

渡天舟上,周府長老卻搶先道:「不要多說了,速戰速決,我們主要的戰場,不在這裡1

三艘渡天舟,緩緩的朝向這邊靠近過來。

與此同時,氣氛凝固到了極點。

「哼,我早說快些離開,你們非要在余寒的事情上耽擱,否則提前一步,我們何至於落入這般下場?」

白長老帶著幾分不甘,目光掃向了周圍眾人。

坤院領頭長老皺眉道:「如果你直接讓余寒登船,又怎麼會如此?」

白長老冷笑道:「一個仙門姦細,如何讓他登船?」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

一道聲音,忽然從遠處滾滾傳遞而來。

「是誰,說我書院弟子是姦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