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四百零四章 誰給你的膽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四章 誰給你的膽子?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是誰?說我書院弟子是姦細?」

人未至,一道清朗的聲音已然傳來。

七州武院渡天舟上,白長老等人臉色一片煞白。

「怎麼可能?」

幾名四大主院的長老面面相覷,複雜到了極點。

有的一臉苦澀,有的則是無奈,但更多的還是擔憂。

將書院唯一的弟子拒之門外,以李乾坤的護短,可想而知到底是什麼結果。

「是李副院主,還有執法隊的前輩師兄們,他們回來了1

一眾四大主院弟子卻沒有幾位長老那般複雜的心思,指著那凌空呼嘯的巨大渡天舟說道。

對於他們來說,那艘渡天舟上承載的,是活著的希望。

而另一方,在見到那艘渡天舟出現之後,三艘仙門渡天舟上的幾名長老,臉色也紛紛大變。

「他怎麼可能從無盡迷霧之中逃離出來?」

「那是我們仙門最有名的無盡幻陣,在其中根本無法辨別方向,如果不撤去陣法,根本無法走出來1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一時間,無數的疑問和複雜的情緒在所有人的心中流淌。

唯獨余寒,嘴角始終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尤其是見到那艘渡天舟上,並肩站立的兩道身影,他終於明白,為何自己說凌音閣出事後,李乾坤會那麼急迫!

原來,這才是他真正急迫的原因。

渡天舟呼嘯而來,懸浮在眾人頭頂,可怕的勁氣呼嘯而出,將一眾仙門強者震得東倒西歪,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

李乾坤站立在船首,他的臉色十分難看。

因為他看到了余寒滿身鮮血的狼狽模樣,當然,也看到了渡天舟上那一道道身影。

「我剛剛問,是誰,說我書院弟子是姦細?」

他語氣帶著幾分冰冷,沁透人心,有一股說不出的寒意。

余寒咧嘴笑了,卻沒有開口。

白長老咬了咬牙,一步走了出來:「是我說的,因為我弟子親眼——」

「啪1

他的話還未說完,李乾坤卻輕輕揮手,隔空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

白長老痛呼一聲,身形直接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船舷上,面頰高高腫起。

他張口吐出滿口染血的牙齒,站起身來,狠狠的看向李乾坤。

「李乾坤,你雖然貴為書院副院主,可我是乾院長老,你如此行事,必將——」

「啪——」

又是一聲脆響。

白長老再次飛了出去。

李乾坤收回手掌,目光帶著幾分不屑:「兩巴掌,算是便宜了你1

「當初我立劍於乾院主峰之上,便是要提醒你們,做事情,要有分寸,沒想到你們不思悔改,險些害死我書院弟子1

他眉頭微微一挑:「這兩巴掌,是告訴你,在我面前,你連反駁的資格都沒有1

「即便他是姦細,也輪不到你來處置1

「你如此行事,必將遭到報應1白長老的臉早已經腫成了豬頭。

滿口牙齒盡數脫落,嘴角也滿是流淌的鮮血,顯得觸目驚心。

他看向李乾坤的目光帶著點點怨毒。

「即便你是書院的副院主又如何?便敢藐視七州武院的院規,對我出手?」

他心中暗自想到,不過很明顯,對方的修為超過自己太多,此刻若是繼續與他糾纏,怕是不會善終,所以索性不再開口。

一眾仙門弟子卻是目光閃爍,此刻對方窩裡斗,對他們來說,正是看戲的好時候。

而且李乾坤實力強大,在場不少長老紛紛知曉,在掌教還未到來之際,他們也不敢主動挑釁。

否則這煞星一言不合,舉手投足之間便可將自己擊殺。

那可是先天境界的強者啊!

整個洪荒,超過這個境界的也不足十人。

「我打你,你不服?」

攘外必先安內,李乾坤的想法很簡單,也很直接,這筆賬,一定要先算清楚。

丁進和許飛此刻也幸災樂禍的看著一臉苦逼的白長老,心中暗自冷哼。

尤其是丁進,胳膊肘頂了頂身旁的余寒,低聲道:「你們副院主真牛逼1

「你說哪個副院主?」余寒轉頭。

丁進臉色立刻一變,咬牙道:「余寒你這樣說話,以後沒朋友1

看著他一臉尷尬,許飛忍不住搖頭苦笑。

書院的兩個副院主,都挺牛逼的!

面對李乾坤的質問,白長老目光閃爍了片刻,沉聲道:「你實力比我強大,我即便不服又能如何?」

「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1

李乾坤冷哼一聲,單手探出,化為一隻大手,直接凌空將他攝拿在了其中。

「我此行受院首密令,領執法隊營救凌音閣,卻陷入與對方的苦戰之中,如果不是余寒偷偷在玄宗大本營放了一把火,我們怕是都回不來了1

「然後,我們帶著凌音閣眾人離開,卻又遭到仙門的阻截,以漫天大霧將我們困住,如果不是余寒,在沿途留下了陣法燈塔,我們根本走不出來1

「這樣的弟子,會是姦細?」

他每說一件事情,周圍的人群便是一陣驚訝。

他們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斥著一種異樣的光芒。

那是震驚之中帶著的深深崇敬!

闖入玄宗大本營放火,又出手引領李副院主歸來。

每一件事情,都足以列入七州武院的功績冊!

如此人物,還是姦細?

恐怕用腳趾頭想一想都不會相信。

余寒搖頭苦笑,他沒想到自己做了這麼多的事情,竟然都沒有瞞得過李乾坤。

「我靠,余寒,你丫的這幾天竟然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娘的竟然不帶我?」丁進雙眼發光的嘟囔道。

余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卻沒有繼續開口。

這件事情,九死一生,龍騰的實力強過自己,即便失敗也有自保的能力,所以自己才會帶著他,至於丁進和許飛,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同意的。

丁進似乎也有些明白了過來,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人群中,名冠的臉色最為蒼白。

因為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便是他,所以究其根本,他無法脫了干係。

白長老被李乾坤的大手包裹住,面對字字誅心的聲討,臉色越來越蒼白。

早在余寒三人力抗仙門弟子,浴血奮戰的時候,他心裡的底氣已然消失。

然而既然已經下了誅殺令,便沒有回頭的餘地,所以只能苦苦支撐。

後來龍騰的趕到,更加確定了這件事情。

如今面對李乾坤的質問,他還能如何解釋,或者是辯駁?

「所以,我問你,誰是姦細?」

李乾坤的聲音冰冷的如同臘月寒冰:「誰給你的膽子,對我書院弟子下達了誅殺令?」

「你以為,我書院,便好欺負?」

「或者還是我李乾坤的劍,不夠鋒利?」

白長老囁嚅著嘴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中滿是恐懼與蒼白。

其他各院長老紛紛低下了頭,雖然李乾坤並沒有點名去說他們,但每一句話,又何嘗不是說給他們聽?

李乾坤罵夠了,便不再開口,目光閃爍的注視著眼前的白長老。

「所以,你現在所做的一切,其心可誅1

白長老猛地抬頭,因為他感覺到,李乾坤身上瀰漫出來的殺機!

他竟是要殺了自己!

然而,怎麼可能?他怎麼敢這樣做?

即便做錯了事情,自己也是一名長老,屬於乾院的長老!

他不敢相信李乾坤會殺了自己!

但是下一刻,李乾坤的一句話,卻讓他的心徹底沉入到了谷底!

「你應該慶幸,余寒現在沒有什麼事,否則不僅是你,今日你們乾院在這裡的所有長老和弟子,都不要回去了1

「不需要仙門出手,我李乾坤便殺盡你們這些天生反骨的小人1

「但好在,他平安無事,可這一身傷勢,卻不能就這樣白白承受了1

「所以,就用你的命來抵這筆債吧1

「不——」

白長老慘呼一聲,卻也只來得及慘呼一聲,便只見那隻大手輕輕一握!

他的身形,連同那恐懼到了幾點的表情,都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殺伐果斷!

這才是真正的李乾坤!

所有弟子們噤若寒蟬,生怕下一個輪到的會是自己。

尤其是名冠,在那股龐大的威壓之下,早已經冷汗駸駸!

然後,他忽然感覺到一陣透體的冰冷,抬頭之際,正好見到了李乾坤投遞過來的目光。

「還有你——」

他遙遙一指,卻讓名冠面如土色,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副院主1

余寒緩緩道:「此人,留他一條性命1

「嗯?」李乾坤轉頭看向他。

「我與他有過約戰,都是弟子,他的命,由我來取1

李乾坤哈哈大笑,同時也收回了目光:「好,就交給你1

名冠心中長長舒出一口氣。

然而看向余寒的目光,卻沒有分毫的感激,反而殺機更勝!

「放心,我不會留手的,你會後悔今日的決定1

李乾坤緩緩收回目光,再次落在余寒的身上。

「上船1

余寒點頭,與龍騰等人身形飛起,登上了李乾坤等人的渡天舟!

「余寒哥哥1

那凌音閣的人群中,妙可揮舞著手臂,眼中卻是一片溫暖。

余寒哥哥沒有騙自己呀!

他說過會來,然後就真的來了!

余寒也朝向小丫頭揮了揮手。

妙詩就站在妹妹的旁邊,見到余寒的那一刻,不知為何,心裡也湧起一絲暖意。

「怎麼樣?還能不能打一場?一會兒可是還有一場惡戰?」李乾坤笑著說道。

余寒看向他的目光帶著幾分不懷好意的笑容。

笑得李乾坤心裡有些發毛。

然後聽他說道:「我是打不死的小強,這個你應該知道的。」

「然而我現在很想知道,這位美女,我該怎麼稱呼?」

「副院主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