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都市最強地師>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一輪結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一輪結束

小說:都市最強地師| 作者:岱嶽峰| 類別:歷史穿越

秦遠一個人靜靜站在場中,大戟立於身側,直衝房頂,身姿挺拔如松,直衝天頂。

玉尚書抬起頭,花白頭髮隨著不知哪裡來的風微微飄動,眉頭皺著,面上浮現一縷意味深長的笑容,片刻之後,帶著些喟嘆,帶著些許久不曾有的興奮,嘆了一聲:「這特么才有點意思嘛1

「兄弟,牛逼1

周嘯虎一直沒有落座,將近兩米的身高加上的那粗壯的肌肉,使其看起來如黑塔一般高大有力,而便在此時,那黑塔又爆發出了一陣十八人抱緊撞錘撞鐘之轟響。

清秀不知何時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玉手放進嘴中,憋足了氣息,吹出一個響亮而悠長的口哨,小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她沒有看到秦遠的全部,但是僅僅是這一場所展現的,就讓她感覺沒有白來,那絕對是個高手,前後三戟,輕鬆將朱文生斬落在地,無論是戰鬥技巧,還是戰鬥意識,亦或是那一往無前的雄性豪邁氣息,都讓她生出了濃濃的激動,激動之後便是強烈的戰意。

「酣暢淋漓,酣暢淋漓1

「秦供奉威武1

「炸天了,秦供奉炸天了,下一場我不想遇到你,你要是選我你就是王八犢子……」

……

場中響起了經久不覺的掌聲,掌聲之中叫好聲,笑罵聲不絕入耳,秦遠那酣暢淋漓的三戟,就如三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將所有人的熱情點燃。

一些人甚至生出,能夠看上這麼幾場高手對決,哪怕不去爭城主也值了的感覺。

有人歡喜便有人憂。

歡喜的人很多,憂的人也不少。

那諸葛文志與侯俊沉沉地陷在椅子柔軟坐墊之中,面沉如水,心沉如石,他們看到了秦遠的酣暢淋漓,也看到了朱文生的不堪一擊。

他們不得不承認,朱文生輸得應該,但是卻不想看到秦遠贏的那般輕鬆,他越輕鬆,就證明他越強大,而他越強大,他們幾人距離城主的位子便越遠。

侯俊看著那坐在做前排,正在起身準備宣布結果的費長明,又看向他身邊處於正中央位置的錦袍老人,英俊的面頰上浮現出一抹苦澀之情。

變天了。

或者說,他們的天變了。

他隱隱有一種感覺,更換試題,將他們幾人排在最後,並不是為了給他們一個不咸不淡的教訓,而是要給他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場毫無爭議的對決,也沒有任何爭議的宣判,費長明站起身來,用那他肥胖的身體發出響亮的宣布:「第一輪優勝者,秦遠1

聽到這個聲音,秦遠沖費長明與中間幾位可以說是裁判也可以說是考官的修者,恭謹鞠躬致謝,將大戟收回,步履方正的走下了台,回到原先座位之上。

秦遠這邊下來,坐在最後面的一位老者緊接跑上去,神色慌張,步伐凌亂,來到朱文生身邊,匆匆檢查一番,神色一喜又一驚。

他抬頭看向一驚落座的秦遠,昏黃的眸子之中怨恨無比。

朱文生死不了,哪怕是放到凡人醫院之中也能活下來,但是他的損傷卻又極難徹底恢復,識海與經絡本就重創,又被他強力鎮壓而下,雪上加霜,可沒等片刻,就被秦遠刺穿胸腹,那被鎮壓下識海與經絡再次翻騰,損傷更甚,當真是傷及根本。

這等傷勢哪怕放在四象商會之中,想要完全治癒,也要大費手腳,只要遇到合適之人,所耗費的藥材的價值,至少可以再培養出三個朱文生。

治好一個還是再培養三個?

如此「性價比」,在四象商會中似是不難選擇。

秦遠沒有多看那老者一眼,他跟四象商會的梁子解不開,又是那朱文生數次挑釁,秦遠相信即便是他不開口挑戰,那朱文生也會拉他下常

他並沒有做錯,所以無需愧疚。

他們真要有怨恨的話,也應該怨恨自己學藝不精,本事不夠。

「兄弟,這修為,這戟法,老哥看著都服1

周嘯虎揚起蒲扇大小的厚實手掌,一巴掌拍在秦遠肩膀,咧著大嘴,用那破鑼嗓子嚎道。

秦遠險些沒被周嘯虎一巴掌拍在地下,齜牙咧嘴道:「虎哥,咱能不能輕點?沒被那朱文生的珠子弄死,倒是要被你一巴掌拍殘了。」

周嘯虎哈哈大笑,「你剛才不是說泥腿子夠粗夠硬嗎?咱們倆泥腿子還怕這些?」

秦遠也是大笑,他能看得出來,周嘯虎是真高興,既為秦遠高興,又為他們這血管中流淌著的真武神族的血脈而驕傲。

「秦遠,你不該這麼快就結束。」清秀扭著小臉,看著秦遠那稍稍汗濕的臉頰,認真說道。

秦遠些微詫異,道:「為什麼?」

清秀一板一眼道:「那朱文生的算盤不止這點本事,算珠與金擋飛出,可以在空中組成陣法,非常有意思,你該再讓他施展一會兒,就能看到了,真的很有意思。」

秦遠翻了個白眼,這等奇葩邏輯估計也就只有清秀這等戰鬥狂人才能擁有。

緊接著清秀又燦然而笑,道:「不過嘛,從爭取勝利的角度來說,你這般做是最完美的,三下五除二砍瓜切菜,甭管他後續有多少大招,一頓爆錘下去,是龍要盤著,是虎也要著。」

「額……」

秦遠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哈哈,很快就要下一輪了,到時候你可要邀請我哦,咱們兩人之間,肯定比剛才你和朱文生有意思的多。」

清秀捏著小拳頭,興奮到了極點。

秦遠更加無語,武試初輪才進行了第一場,哪有那麼快結束?而且,秦遠怎麼聽她的話怎麼覺著彆扭,若是不了解前後因果,怎麼聽怎麼像是一場舞會的邀約。

可這裡是舞會?這裡是鮮血飛濺的角斗場啊!

幾人說說笑笑之間,武試第二場已經開始,下場的是文試第二的千門高手李浩,他較秦遠相比就要謹慎的多,挑了一位修為剛剛到四品辟海境年輕女性修者。

相比起秦遠與李文生的酣暢淋漓與聲勢浩大,這一場的對決要本分許多。

千門高手李浩用的是兩把無柄飛劍,與其說是飛劍,倒不如說是兩片細薄狹長的金屬片,那金屬片通體黑色,飄忽不定,靈動異常。

而那位女性修者則是用的一把雪亮飛劍,劍柄纏絲,與主人一樣,端莊優雅。

只是這端莊優雅放在平常世界之中是一種極致的美妙,放在這不壓於戰場的城主角逐之中,並不能有多少助力。

兩人戰鬥了來回約十幾個回合,那女子本事用盡,飛劍刺殺,暗器偷襲,纏絲松解如刀切割,可不能奈何那位千門高手,被他以兩把飛刃抵住咽喉和眉心,再無反抗餘地。

眾人反應平淡。

其實這場戰鬥可以說是很精彩,尤其是那女子飄逸優雅的身形與戰鬥路數,放在平日里,也會讓眾人津津樂道一番。

然而這裡剛剛發生過秦遠的那場酣暢淋漓的戰鬥,如高明廚師釀製出來的大魚大肉,卻又只能讓人淺嘗輒止,於是便回味無窮,於是便對接下來的點心小菜難生太多感覺。

「哎呀,有些無聊埃」

清秀打了個哈欠,興緻不是那麼高。

秦遠沒有理她,或者說並沒有聽見她在說什麼,他看的津津有味,不止是因為那女性修者的飄逸端莊之美,更是因為那千門高手飄忽靈動的戰鬥手法。

千門本就是以機巧計謀為長的門派,那位叫李浩的修者自然不會在第一次角逐之時便動用全部實力,而秦遠也能夠看得出來他沒有動用全部實力。

不過,即便沒有動用全部實力,可是秦遠依然希望能夠從這場對決之中看出些東西來,清秀是戰鬥狂人,對戰鬥有著火熱的興趣,對不如自己的修者卻沒有多大興緻。

秦遠恰恰相反,他不是什麼戰鬥狂人,但是卻可以對修為戰力或許不如自己的修者感興趣,因為這些新鮮的戰鬥方式,總會刺激到他的認知神經,讓他以一種極度專註的狀態研究下去,或者說是欣賞下去。

接下里的幾場,便沒有這兩場這般的輕描淡寫了。

飛劍長戈縱橫切割,鮮血飛濺,怒吼慘嚎,最嚴重的是第五場,兩人竟是同時被抬出場外,無論勝者還是輸家,都再難參加下一場的角逐。

終於輪到周嘯虎,剩下的可供他挑選的修者不多,他是個豪爽之人,可也是個極其精明之人,他在這第一輪中也是穩妥為主,挑選了一位剩下的相對較弱的修者。

不到五招,那位修者就被周嘯虎長刀逼迫著,自行跳下圓台,極其光棍兒的俯首認輸。

這反而讓周嘯虎覺得十分掃興,沒太大意思。

接下來的最後兩場,剩下的那兩位文試靠前之人,算是倒了血霉,這兩位絕對是翹楚的存在,哪怕秦遠與他們很不對付,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強大。

嫉模其中一人竟是那十方宗之人,也就是說,他是那侯俊的幫手之一,然而到了此時,幫手全然沒有作用,點了主子的名,裝模作樣過上幾招,一臉鬱悶地了事算逑。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