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數據修仙>第五百三十六章 人為財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六章 人為財死

小說:大數據修仙| 作者:陳風笑| 類別:都市言情

葉天南當初為蒙戰波解圍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功利心。

他認為,兩人都是不該屬於紅塵中的存在,有一點惺惺相惜,或者是物傷其類罷了。

但是當他知道,對方是四大派弟子的時候,當然就熱情地貼了上去。

蒙戰波落腳之地就在青岱郡西南,每年有半年時間在東部幾個郡行走。

青罡派所謂的巡查,其實主要是為門派里搜集一些情報,著急了也可以動手。

正是因為如此,無憂台的潘仁傑覺得,他這個巡查,有點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葉天南在昨天上午就接到了東部分舵被屠殺的消息,他雖然是修仙者,但是對方一夜之間屠滅整個分舵,這種戰力也太恐怖了,而且聲震百里——估計也是修仙者吧?

等到了中午,他知道了詳情,動手的起碼有兩名修仙者。

葉天南是總部的護法,不是分舵的,所以這種事情,他出面可以,不出面也可以。

不過東部分舵待他一向恭敬,他身為護法,也得有個護法的樣子。

修仙者對凡人動手,雖然不存在「殺人者死」的說法,但一般也要有個由頭。

於是葉天南去找蒙戰波,希望他能以青罡派弟子的身份,做個見證。

沒錯,他一個人是不敢找過來的,且不說對方的戰力有多恐怖,只說他是看得到盡頭的修仙者,而對方的根腳他還不知道,就足以令他三思了。

蒙戰波正好在,於是就跟著他過來看一看,這種主持正義的事情,他一般興趣不大,也就是跟葉天南關係不錯,而且葉天南也說了,東部分舵里,還是有些好東西的。

說得更明白一點,如果馮君三人在殺人之後,簡單打掃一下戰場就離開,不動藏寶室的話,葉天南都未必有興趣跟他們對上——能打聽清楚來歷就不錯了。

總得總部出面,許了他出頭的代價,他才會去跟對方交涉。

說到底,他能趕來,主要衝的也是藏寶室。

再說那倆武師,確實是府尊的人,知府原本打算今天過來的,但是府中出現多起強行入戶擄人的案子,動手者都是兩男一女,其中一個男人疑似先天高手。

再有人辨識一下,發現這三人跟前去接觸胡家的三人極為相像。

知府可是知道,胡家是自己一手打壓下去的,胡源道也是他指使人重傷的。

馮君三人氣勢不凡,還公然到胡宅打聽胡源道的消息,所以他們離開鄆州城不久,就有捕房的人尾隨抓捕。

聽說這三人里,有先天高手,府尊哪裡敢隨便出門?

等到了昨天晚上,更有從廩丘趕回的人辨識出,這三人——似乎就是覆滅了妙手閣的仙家?

知府好懸沒嚇破膽,直接上門求見葉天南。

葉天南在鄆州城很低調,大家都知道葉老爺,也知道他很有錢,生活奢靡,但是基本上沒人知道他是修仙者。

知府也是在管理曹州府的時候,手段比較極端,影響到了妙手閣的利益,葉天南上門找知府「談了談」,平息了事端。

但是直到現在,知府也不知道,葉天南就是妙手閣的護法,他只是知道,自己的轄區里,有這麼一個低調的仙家。

所以他上門找到葉老爺,請求他出面,去了解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按官府的規矩,他們不管仙家對凡人出手,但是一定要了解清楚,為什麼動手。

如果連原因都打聽不到,當地主官十有**要被罷官——朝廷不要求你抵擋仙人,但是你連由頭都不清楚的話,要你作甚?

府尊是這麼跟葉天南解釋的,他實在不敢說——我弄死的胡源道,可能是仙人的朋友。

葉天南心說,我反正是要跟對方對一下了,知府求上門,正好兩件事當一件事辦了,順便還能給對方施加一點壓力。

如此這般種種,導致他們四人一起出現在了馮君三人面前。

看到對方在第二天下午還沒離開,葉天南難掩急躁的心情,心說也不知道他們發現了藏寶室沒有,所以一上來,就指責馮君是殺人奪寶。

馮君不明白這些緣由,但是聽到「妙手閣護法」五個字,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他冷笑一聲,斜睥葉天南一眼,然後上下打量蒙戰波幾眼。

蒙戰波被他這幾眼看得莫名其妙,有心發作吧,覺得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而且這位不懼跟自己定下生死斗,沒準有些難以明言的手段。

所以他面無表情地發問,「閣下可有話說?」

「我當然有話可說了,」馮君又是冷笑一聲,看一眼葉天南,「妙手閣護法?來得正好,正要領教道友手段1

葉天南疑惑地眨巴一下眼睛,不過當著青罡弟子的面,他也不會滅了自家威風,於是沉聲回答,「做一場沒有問題,但是你要先告訴我:因何無故屠戮凡人?」

「無故?」上官雲錦冷笑一聲,「葉道友說笑了吧,馮道友屢屢被妙手閣挑釁,泥人還有幾分土性,何況你我修仙之輩?」

葉天南愕然,「馮道友?閣下……姓馮?」

馮君面無表情地回答,「落花時節又逢君……我已經報過名了,馮君1

「馮君?」葉天南皺著眉頭思索一下,「我當你姓尤,喚作尤逢君呢。」

然後他又愕然地看向上官雲錦,「這位道友……被妙手閣挑釁?我怎麼不知道?」

上官雲錦也說不出究竟來——事實上,無憂台弟子並不明白其中經過,只是人云亦云。

所以她看一眼馮君,希望他能做出解釋。

馮君冷笑一聲,「不記得了嗎?我提醒你一下,浮山郡……止戈山1

「止戈山……止戈山,」葉天南思索一下,然後眉頭一揚,「你傷了妙手閣好幾個先天?還毀了陣法?」

「沒錯,」馮君淡淡地看著他,「你們能找到我止戈山,我為什麼不能找過來?」

葉天南聽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低聲嘀咕一句,「但是……他們不知道你是修仙者。」

「呵呵,」馮君冷笑著反問,「不知道,就可以殺人越貨,就可以暗中行刺嗎?」

葉天南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他必須承認,不知道對方是修仙者,稍微失了恭敬,這個並不要緊,但現在的問題是,妙手閣肆無忌憚欺負人,撞正了大板。

從這個邏輯上講,馮君以牙還牙,一點錯都沒有——仙人不容輕侮!

潘仁傑更是冷笑一聲,「既是如此,葉道友難得送上門來……還是留下吧。」

有人侮辱了修仙者,你反而替這些凡人張目,留下你來也正常。

葉天南頓時大驚失色,他下意識地倒退兩步,「這位道友,我事先也不知情。」

「不知情?」潘仁傑冷笑一聲,向前邁了一步,「我無憂台會給你解釋的機會1

「這位道友也是無憂台的?」蒙戰波身子一閃,擋在了葉天南身前,不動聲色地發話,「敢問道友如何稱呼?」

潘師兄面無表情地回答,「我姓潘,潘仁傑,無憂台紅塵行走。」

蒙戰波只知道,這兩位都是五台弟子,以為未必能力同心,待聽說兩人都是無憂台的,只能硬著頭皮發話,「兩位道友,可否給我一分薄面,這次就算了?」

「給你面子?」潘仁傑冷笑一聲,「憑什麼?青罡派就能不講理嗎?」

蒙戰波臉一沉,「你這是……辱我青罡派?」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潘仁傑不緊不慢地回答,「你若想回去誣我,也由得你。」

蒙戰波獃獃地看著他,愣了好一陣,又上下打量了幾番,才出聲發話,「觀泉谷潘金祥潘上人,跟道友怎麼稱呼?」

鍊氣期修仙者口中的上人,只可能是出塵期修者,一般凡人可以稱先天高手為上人,稱鍊氣期修者為上仙,但是事實上,在低階的修仙者口中,上人是特指出塵期修者。

——超脫塵俗,是為出塵,當然就是上人。

至於說金丹期的修者,那就是真人了。

潘仁傑聽得大奇,「咦,你認識我父?」

「你早說你是潘上人之子啊,」蒙戰波只能苦笑了。

潘金祥是觀泉谷里出了名的出塵期高階修者,戰力不俗,不過他更有名的是財富驚人交遊廣闊,觀泉谷兩大金丹之下,他是一等一的難以招惹的人物。

蒙戰波是青罡派弟子,但是絕大多數四大派弟子,也招惹不起潘金祥。

門派強大不是萬能的,有些人的影響力,已經超越了門派——還是拿潘金祥做例子,潘家在觀泉谷是一大勢力,但是潘仁傑居然是無憂台弟子。

但是潘仁傑沒領對方的情,他只是面無表情地表示,「我父有一百多個子女,你不用這麼忌憚……我也不像你,要仗著身後的人來生存。」

這話里雖然帶著點無奈,但是嘲諷意味也極濃,倒也符合他「自由切換」的人設。

但是蒙戰波又怎麼能信了這話?沒錯,潘上人風流花心布zhong天下,子女確實多了點,但是他親眼見過此人,知道其人以豪爽仗義著稱。

對外人尚且如此,何況是對家中子女?

所以他苦笑一聲,「方才種種,是我冒犯了……我曾有幸見過潘上人一面,心中甚是景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