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劫主>第一百六十四章 呼嘯九天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呼嘯九天上

小說:大劫主| 作者:黑山老鬼| 類別:武俠修真

「呼……」

魔鷹展翅,便像一片魔雲,籠罩在了眾仙門弟子頭頂щww{l}

那簡直便像是天覆了下來,無法抵擋。

魔雲一般的大翅橫掃之間,便攪動天地風雲,無盡狂風呼嘯,地也颳走三尺。在這大翅之前,任是仙門弟子修為多高,都休想控制得住身形,忍不住便被狂風攪盪,踉踉蹌蹌;鐵爪探出,便如刀斬豆腐,這些仙門真傳再強的肉身,再強的防禦法寶,也根本擋不下這鐵爪,往往被它一爪子連肉身帶法寶統統都給撕成肉泥;更恐怖的是那一身的黑焰,居然隨時顯化,這些仙門真傳的攻擊打到了它身上,但直接被黑焰消彌,很難能傷到它……

對這些真傳弟子來說,某種程度上,它就是無敵的!

「殺……」

但這些仙門真傳,到了此時,沒有誰膽怯,都拼盡了性命沖將上來,殺紅了眼睛,畢竟這時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事情,死在這魔鷹爪下,與躲在八荒雲台里,等雲台被打破了再死,又能有什麼區別?甚至死在魔鷹爪下,還能有個機會臨時前給它一下重的……

於是,抱著這種想法,仙門真傳們都拼上了命。

「噗……」

獸靈宗真傳首領陳太阿催動獸魂衝來,但那三頭雄獅的戰魂,便是拼盡了全力,也只是從那魔鷹身上撕下了一片翎羽,然後便惹怒了魔鷹,利爪撕來,直接將他握在了爪間,狠狠一扣一扯,陳太阿便連戰魂帶人,給撕成了好幾半,怒吼之中就此戛然中斷……

「咻……」

兩名上清山的真傳弟子,各持仙索,捆住了那魔鷹的右爪,拚命拉扯,但魔鷹只是怪叫一身,猛得回身,他們兩個便支撐不住,反而被這仙索扯了過來,然後還不待他們放開仙索,轉身遁逃,那魔鷹便已經回過了身來,大翅一拍,他們兩個便被迎頭掃住,同時噴著鮮血遠遠的跌了出去。一身骨頭都碎了,掉在了地上時,身體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眼睛無神而絕望!

「妖魔受死1

玄劍宗真傳首領秦無爭厲聲大喝,竟不顧生死,手持靈寶之劍正面衝到了這魔鷹眼前,修鍊劍道之人,身法一般不錯,他也是如此,居然躲過了那魔鷹的利爪與尖喙,直接跳到了它頭頂之上,然後一身法力都灌入了法劍之中,使得他那一柄古劍,在這一霎看起來就像是一道閃電般明亮,然後狠狠的刺進了魔鷹的後背之中,並長長的割出了一道丈余的傷口……

這是眾仙門真傳送了五六條命之後,第一次真正的傷到這隻魔鷹。

可是這也真正的激怒了魔鷹,它在半空之中追逐,足足趕了秦無爭盞茶功夫,連周圍人向它打了過來的攻擊都不在意,生生抗了下來,然後還是將那劍玄宗真傳抓到了,便如對待一隻獵物也似,雙爪抓著,狠狠的啄下,連續啄了幾十下,直將他啄成了肉泥……

「妖魔,我們都和你拼了……」

剩下的真傳都已經無法形容心裡的恐懼與絕望。

而在這戰場之上,這種恐懼與絕望,卻化作了無邊的憤怒與殺意……

他們都拼盡了性命,圍著魔鷹施展各個壓箱底的本領,殺了它的**已超過了求生欲!

但是效果並不明顯。

這隻魔鷹太強了,普通築基境界之下的法術與法寶威力,打在了它身上,幾乎與撓痒痒也似,只有達到,甚至超過了築基境界的力量,才能勉強傷到它,可這樣的力量,雖然各大真傳都有自己的秘法,可以偶爾達到,但面對著這隻魔鷹,這寥寥幾擊,顯然無用……

這使得他們心裡,都生出了一種絕望的情緒……

已經沒有人去想勝負了,只想就這麼戰下去,殺了它,或是被它殺死!

十九位仙門真傳,再加上後來出手的嚴機與小辣椒凌紅波,人數已達二十一人……

但如今不過傾刻之間,便死的只剩十四人了……

剩下的人,心裡也都絕了生念,只是這般戰下去便是了!

而頭頂之上的這一場惡戰,無疑也影響到了下方的戰局,哪怕是在與魔物廝殺之中,眾仙門弟子也都下意識的關注著頭頂之上這一場惡戰,看到了眾真傳戰的吃力,死傷慘重,他們心間也絕望了起來,面對著那一波一波攻了上來的魔物,心裡已經沒有多少勇氣了!

熱血只能撐得一時,總會漸漸消散!

即便殺的魔物再多,那頭魔鷹未死,也早晚是全軍覆滅,現在再拚命,又有何意義?

「難道,真的還是只有死路一條嗎?」

這個念頭已經在一部分弟子的心間升騰了起來,一片絕望。

更有人一些人,在心底失去了希望之後,便因此恨上了方原:「若不是他毀了我們的去路,我們本可以安然離開的……」

類似絕望的怒吼已經此起彼伏。

一腔熱血在絕望的形勢面前,已有些底氣不足。

不過也就在局勢即將失控時,形勢再度一變!

八荒雲台之內,又出現了一隊身影!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便是方原,身穿青袍,手裡倒持了魔印劍的方原!

而在他身後,拄著兩隻拐,一蹦一跳,緊緊跟在了他後面的洛飛靈,身上穿著玄鐵甲,肩上扛著大刀,東張西望,一臉躍躍欲試的關傲,面容清秀,眼睛卻不能視物的陸青官,鬼鬼崇崇,連女人都不看了,只想找個地方逃走的候鬼兒,面上蒙著黑紗的聶紅姑,以及小喬師妹,還有小竹峰上下四十多名弟子,都一個個臉色凝重的從八荒雲台之內走了出來……

「是方原……」

「還有那個丫頭,你們終於肯出來了么?」

有不少仙門弟子留意到了這一幕,很快便大喝了起來,之前他們沒見到方原還好,一見到了方原,心裡的怒意便止不住的向上漲,有些人甚至將集中在了魔物身上的注意力都收了回來,只是死死的看著方原,就連恨洛飛靈的都不多,大部分的怒意,都是朝著方原發的!

沒別的原因,畢竟方原才是青陽宗的真傳大弟子。

在很多人眼裡,洛飛靈也不過是他的小跟班而已,那個主意當然是方原出的……

而面對著這無數的眼光,方原只是深吸了一口氣,便只作不見,他的目光,只是死死的盯著那隻半空之中猶如黑雲一般的魔鷹,然後緩緩提升了法力,慢慢的點了點頭……

「好,那就出手啦,送方小哥過去1

關傲第一個點了點頭,一仰脖子吞下了一顆丹藥,眼睛登時一亮。

聶紅姑在旁邊嘎嘎笑道:「這次是放了糖的……」

關傲點了點頭,道:「好吃1

說著這話時,他雙眼已經變得血紅了起來,額頭青筋漸漸浮現。

「吼……」

他陡然間一聲怒吼,猛得將大刀握在了手中,大踏步向著前方的魔物沖了過去。

「跟上他1

小喬師妹緊接著一聲大喝,第一個祭起飛劍沖了上去。..

「唰唰唰……」

在她身後,一眾小竹峰弟子都無視了那兇殘可怖的魔物,一個個緊緊追在了關傲身後。

「所有仙門之中,大概我們小竹峰是最弱的……」

「但誰又保證,我們最弱的小竹峰,不能在這場試煉之中,立下最大的功勞?」

這一刻,他們的目光,都是兇狠而絕決的!

「方原,你還有臉出來,你炸了我們的八荒雲台,難道心裡……」

在這時候,已經有仙門弟子憤怒的向著方原沖了過來,神情極是不滿,但還不等他們把話說完,關傲便已經衝到了他們近前來,一聲咆哮怒喝「滾」,然後手裡的大刀便轟隆一聲暴斬出來,已經煉化了伽藍草的他,此時這一刀的威力,大過了之前何止十倍?

這一刀劈斬了下來,似乎連虛空都被他劈成了明顯的兩半。

「阿也,居然還敢傷人……」

那些攔路的仙門弟子大吃一驚,屁滾尿流的翻滾了出去。

好歹此時關傲還有些理智,這一刀只是要驅散他們,並無傷人之意!

只是躲過了這一刀的他們,心裡的怒火只有更大,甚至有人直接祭起了法寶,便要上前來拚命,不過很快,便有身邊的人攔下了他們,眼神有些震驚的看著那些沖了上來的小竹峰弟子,沉聲道:「你們看……」

小竹峰弟子的實力,在大部分四大仙門弟子的眼中,都是顯得有些弱的可笑的,簡直就是一群稚子,但在這一刻,他們卻赫然發現,這些可笑的年青人,如今居然一個個面帶絕決之意,直衝殺了過來,越過了他們之後,速度絲毫不停,便直朝著魔物最深處殺了過去。

「他們……是要找死不成?」

有人獃獃驚住,傻傻的自語。

但在這時候,小竹峰弟子卻不像是要找死的模樣,反而一個個兇悍的緊,揮舞著大刀的關傲,本身便成了一頭瘋龍也似,大刀揮舞成了一個大風車,將無數擋在了他身前的魔物絞成了碎片,然後一步一步,向前沖著,而他身邊,小竹峰弟子則緊緊護住左右,幫他抵擋著側鋒湧來的魔物。整隊人便像一柄利劍,狠狠的刺入了這一群魔物中間,攪亂的局勢。

而在這一隊弟子之中,方原以及陸青官等人,則只是隨眾而行,並未出手。

隨著他們越深入魔物群中,受到的壓力便是越大,但就這般邊戰邊行,還是很快的衝到了一處山峰腳下,然後在陸青官指揮之下,就地結成了一方防禦大陣,抵住魔物攻襲。

「便是此峰了吧?」

方原看了一眼這山峰,低聲問道。

陸青官點了點頭,道:「若論周邊地勢,此峰最佳1

方原便又轉頭看向了在一邊瑟瑟發抖的候鬼兒:「候師兄,那魔物弱點,可否再講一遍?」

身處魔物之間,候鬼兒直嚇的心驚膽顫,魂都丟了大半。一張黑臉,居然能看出幾分蒼白之意來。聽到了方原的話,也是上下牙關一直碰撞,完整的話兒也說不出幾句。

「快說,說了我等出去了給你說門親事……」

洛飛靈跳到了候鬼兒身邊,神情十分認真的說道。

候鬼兒呆了一呆,回了一句:「長的好看嗎?」

洛飛靈搖了搖頭:「可丑了……」

候鬼兒鬆了口氣:「這我就放心了1

說著轉頭看向了方原,倒豆子一般的道:「個頭再大的魔禽,也是禽,和雞差不多,若要宰的話,割脖子最妙,頸下三分之處,最是適合下刀,再看這魔禽體軀重大,雖然雙翅力量可怖,但若飛翔,必定吃力,身軀迴轉,亦是不便,是以可選之處還有后竅、椎心……」

方原靜靜的聽完,見與他上次所說差不多,便微微放心,低聲道:「那就送我上去吧1

眾小竹峰弟子聞言,神情都有些沉默。

半晌之後,小喬師妹咬了咬牙,道:「方原師兄,祝你好運1

說罷之後,她長袖一揮,飛劍已然飛在了半空之中,立時又有人祭起一道紫篆,墊在了飛劍下面,然後便是所有人都空出手來,加入了各自的法寶或是符篆,再不濟的也有一道法力灌入了進來,很快便使得這人群之中,已然凝聚出現了一團強橫至極,卻隱而不發的紫光。

「方原師兄,我有一道護身符,你拿著吧1

最後一個開口的是吳清,她忽然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玉符,要遞給方原。

「不用了1

方原搖了搖頭,吳清臉色頓時微微黯然。

「照顧好自己1

方原又輕輕開口說了一句,然後抬步跳了上去。

吳清忽然便笑了起來,淚眼有些朦朧,她抬起了頭來,看著跳到了半空的方原身形已經在緩緩落下,當他踏到了那一團紫光之上的飛劍之時,便立時催動了自己的心法。其他的仙門弟子也都在這麼做,這就使得方原的身形,緩緩一沉之後,忽然間便已衝天而起……

「唰1

這一霎,他整個人便如一道劍光,瞬息之間,呼嘯九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