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劫主>第七百二十七章 也就是個化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七章 也就是個化神

小說:大劫主| 作者:黑山老鬼| 類別:武俠修真

如今的魔邊,隨著無數散修與小門派的湧入,底蘊一日強似一日。

十大神關,也隨著魔邊清剿計劃的接近,一片激昂。

而與之相反的,則是如今仍然關在了八荒城魔獄里的李太一了,如今因著這一場刺殺的事情,死了無數人,但惟獨沒有他,他一直被關在魔獄里,甚至都沒有被審問過……

……被押進來后,他便住進了一個單獨的獄房,這裡甚至還有給他準備好的傷葯。

畢竟,他的身份,確實是有些不同的。

不過,看他的模樣,卻是比受過無數酷刑更為痛苦。

短短几日之間,他便已白髮蒼蒼,氣機萎蘼到了極點,看起來便像是老了二十歲,若說以前,他與自己的父親比起來,自己更像是父親的話,那麼現在若是與他的父親站在了一起,恐怕被人誤會成自己的爺爺都有可能了,活脫脫便像是一條被抽去了筋骨的蛇……

如今,已足足有七天時間過去了。

外面正殺得一片腥風血雨,人頭如山,李太一卻像是被人忘掉了。

哪怕是在魔獄里,也不敢有人打擾到這位李太一,因此他這一間囚牢,遠離了其他人,周圍顯得十分安靜,若不是有鐵鏈輕輕的撞擊聲,這裡簡直如同一座死寂的墳墓……

「皇兄,你現在還好么?」

牢外,忽然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很輕,但在這囚牢里,卻顯得異常清晰。

低垂了腦袋,像是睡著了一樣的李太一忽然間驚醒,目光有些驚恐的看向了牢外,只見那是身穿紅衣,模樣二十歲上下的女孩,她手裡捧著一個長長的包袱,用一層黃布裹著。

她看向了李太一的目光顯得有些複雜,過了很久之後,才聲音低低的嘆了口氣。

李太一轉頭看向了她,臉色忽然間變得更為蒼白。

「皇兄,是父皇讓我來接你回去的1

站在了牢獄外面的紅衣女子,神色平靜的看著牢獄裡面的李太一。

李太一也用了很長的時間來調整心情,在他的臉上,羞怒,失落,傲慢等等神色不停的變化,最後時,他用了很長時間,才讓自己保持了那種溫和而平靜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像以前的他了,然後才看著外面的紅衣女子,淡淡道:「為什麼來的會是你,其他人呢?」

紅衣女子低聲道:「其他人都在皇州等你1

李太一的臉色,忽然就變得有些冷嘲,道:「等著看我的笑話?」

紅衣女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過了一會,才道:「皇兄,你不該和他一起出世的1

李太一的臉上,湧出了些許的怒意,壓低了聲音道:「你也敢向我說風涼話?」

紅衣女子搖了搖頭,道:「皇兄,我不是在說風涼話,我真的覺得你不該偏偏和他一起出世,雖然我們都知道他不是真正被聖地培養出來的道子,但他卻是有真才實學的,況且他出身寒門,本來就極容易獲得世人的認可,你贏了他,便是以強欺弱,輸了,便是……」

後面的話她沒有接著說下去,只是李太一自然明白。

輸了會怎麼樣,還有誰比他自己更明白的?

「輸了……你也敢說我輸了?」

他面上的憤怒之意更盛,聲音也維繫了不努力調整出來的平和,森然道:「你以為我是輸了他嗎?我是輸給了生我們的那個人,是他將我推到了這條路上的……」

「我早就在一千五年前證明了自己,證明了我有資格成為九重天的傳人,那依著祖訓,我就該得到九重天的資源培養,可是呢,一千五百年過去了,你看他是怎麼對我的?」

「修鍊成了紫丹之後,我的修行資源,便與你們一樣,從來沒有多上半分,甚至你們都可以出去撈些別的,而我只能躲在宮裡,靠著每個月的份例,一點一點精細算計著修鍊……」

「他身為我的父親,也是我的師尊,可是他什麼時候教過我?」

「就連你們,等到他高興了,也興許會指點你們一些修行之事1

「可是我,從來沒有1

「我只能自己參閱古典,自己推衍神通,就算是在一千年前,我參悟九五天功時,他也從來沒有指點我任何一句,我是憑著自己的領悟,一步一步,將九五天功參悟到了三成的1

「三成礙…」

李太一的臉色,又是悲戚,又是憤怒:「在他完全沒有教過我的情況下,我參悟了三成九五天功,便已經有足夠的底蘊去煉化了仙源了,可是在那時候,崑崙之劫出現了,世間仙源大半被毀……但我知道,他手裡還是有仙源的,我以為他會賜給我,可是他沒有1

「他只是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我,平白消磨了接近一千年的時間1

李太一神情憤怒,眼睛里幾乎要冒出火來,他忽然間死死的盯住了紅衣的女子,感受著她身上的氣息,過了半晌之後,才忽然道:「你已經將那一道龍魂給煉化了?」

紅衣女子咬著嘴唇,輕輕點了點頭。

李太一森然道:「憑你這點子天資,怎麼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煉化龍魂?」

紅衣女子沉默了一會,才道:「是父皇陪著我閉關,用了三個月時間幫我煉化的1

李太一的眼神似乎有些如癲似狂,痴痴笑笑:「你看到了么?對我,他就寧願扣著仙源不給,看著我束手無策,但對你們,卻不惜花大心血培養,這究竟是想做什麼呢?」

紅衣女子接不上這話,只是臉色有些猶豫。

「連你都說我不該在這時候出關,想必其他人也都這麼想……」

李太一低低的嘆了一聲,聲音有些懊惱:「可是我還有什麼選擇呢?距離大劫只有二十年了,而我卻連化神都不是,我能感覺到他看我的眼神,越來越不對了,我知道他一直都在忌憚我,直到三年之前,我對九五天功的領悟,已經突破了六成了,你知道么?」

紅衣女子的臉色一驚,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沒有人比九重天皇族更了解九五天功的領悟有多難……

那是由九重天歷代神皇以一世心血寫就的絕世道典,這位紅衣女子,因為剛剛修鍊成了至尊元嬰沒多久,因此還沒有資格去參悟九五天功,但她知道自己的許多皇兄,都已經開始參悟了,但是參悟天功太難,那些皇兄,最多的一個,也只是參悟了二成三成而已……

……可是這位大哥,居然參悟到了六成?

那豈不是代表著……

想到了之前的傳言,她的臉色,也愈發的複雜了起來……

「沒錯,我甚至已經可以領悟部分天功精髓,喚得帝王之相出現庇佑了……」

李太一說這話時,神情顯得又是驕傲,又是黯然。

紅衣女子則只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羨慕與惋惜。

九五天功,參悟到了極深處,便可以召喚出帝王之相,使得一身神通暴漲,實力倍增,只不過,這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種帝王之相的出現,對九重天皇族而來,本來就是一種認可,代表著他已經得到了歷代先皇們的承認,有了繼承九重天大寶的資格。

聽到了這件事是真的,紅衣女子無法不生出敬畏之心……

但緊接著,便是惋惜!

因為她也聽說了,這帝王之相已經在那一戰里被斬滅了!

「不必惋惜,如果不是被那人一劍斬去了這異象,我現在也不會如此輕鬆的說出來……」

李太一慘然笑了笑,道:「當初我發現自己可以召喚帝王之相,甚至可以感受到九重天大殿里那一張不停召喚著我的椅子時,我心裡不是激動,而是擔心,我不知該怎麼做,只知道我實在是到了該突破境界的時候了,仙源我拿不到,我知道他不會給我,所以我只有想其他的辦法,然後我便聽說了龍魂出世的消息,那龍魂,對我們來說,比仙源更有用……」

「所以,我就來了1

李太一說的十分簡單。

在他講述著這些事的時候,神情也是時而暴怒,時而憤然,時而扭曲,但出奇的,在他說完了這些事的時候,臉色卻再度變得平靜了起來,倒像是怒氣已然泄光了也似……

「我……」

紅衣女子猶豫了很久,卻沒有說出之前便準備好的話,而是問出了另一句。

「我剛帶了龍魂回到皇州時,曾有傳言說你打算奪我的龍魂……」

她一邊說這話,一邊小心的打量著李太一的神色。

「那時候,我身邊的人都在勸我這麼做1

李太一回答的很平靜,淡淡道:「但我怎麼看得上一個小丫頭的東西?」

紅衣女子不說話,倒是眼神里忽然多了些複雜的意味。

她沉默了很久不說話,然後才像是做下了某一個決定,輕輕將牢獄之門打開了,走了進去,向著李太一施了一禮,然後將手裡捧著的包袱放到了他身前,解開了上面的黃布,只見包袱裡面,乃是一個紫檀木的匣子,那匣子扁長,雕著雲紋,正適合放下一柄劍。

李太一看著那個匣子,臉色忽然就變得有些難看。

他抬頭看著紅衣女子,聲音似乎有些嘶啞:「這就是他的決定?」

紅衣女子點了點頭,道:「父皇有三句話讓我帶給你1

李太一抬看著她,嘴唇動了動,卻未說話。

紅衣女子道:「第一句話是,修行還是要靠自己1

李太一聽了,臉色微微的變了變,最後卻是慘然笑了笑,道:「還有么?」

紅衣女子道:「第二句話是,朕當初看上你,是因為你夠好,而不是因為你不犯錯1

李太一沉默了下去,思慮了良久,當初在深宮裡,戰戰兢兢,一切做足了表率,連表情都不敢出現半點偏差的回憶,一點一點從自己的腦海里浮現,他似乎明白了那句話的意思,又覺得十分荒唐,過了良久才笑了起來,笑的有些嘲諷,也不知是自嘲還是嘲諷那句話。

過了很久,他才長長吁了口氣,望向了那一道劍匣。

神情也變得有些輕鬆了起來,道:「說吧,第三句話又是什麼?」

紅衣女子過了一句,才道:「第三句話是,別老盯著這個位子,要看著天下1

李太一怔住了。

這第三句話的內容,似乎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然後他沉默了片刻,伸手打開了那個匣子。

這種匣子,都是用來放劍的,而將一柄劍放到了他這樣的人面前,用意再明白不過。

李太一打開這個匣子時,已經決定心平氣和的接受自己的命運。

只是打開了匣子之後,他還是怔住了。

匣子里放的並不是劍,而是一截不知封印了多久,上面有著一圈圈道紋的枯枝,這枯枝乍一看起來,十分普通,可是若細細的看去,卻讓人神魂都要脫殼飛走了一般……

紅衣女子站在他身邊,面無表情的道:「剛才說的是父皇的話,現在我要說的,是九重天仙皇陛下的話:你本該是一個等待一千五百年,然後再做三千年天下之主的人,只可惜,你沒有等這麼久的耐心,也沒有想明白這一層道理的聰明,朕不讓位於你,是因為這一次的大劫你根本擔不起來,所以,你心心念的仙源,朕就如了你的願,給了你吧……」

「但你這樣的廢物,充其量也就只是個化神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