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十二章 溫暖(為駐足?望鄉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溫暖(為駐足?望鄉台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蘇茹想著想著,沒一會兒竟然真的睡了過去。

兩個哥哥後面商量了些什麼她也聽不見了,反而睡得十分香甜。

或許是知道有可以信賴的人在身邊守著,這是她重生之後睡得最舒坦的一個覺。

蘇文飛跟蘇文翔兄弟二人看著妹妹睡著的時候總算不再把眉頭皺的緊緊的了,臉上也多了幾分笑容來。

父母或許沒有發現,但他們倆卻在回來之後就發現了妹妹身上的異樣。

小丫頭雖然看上去跟往常沒什麼不同,最多就是受到驚嚇之後變得沉默起來,可他們還是能夠發現小丫頭的眼睛里偶爾會帶著不應該屬於她這個年紀的複雜的情緒。

特別是在面對老太太的時候,眼神中更是透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恨意。

就連睡覺的時候,她都會把自己縮成一團,緊緊地抱著自己的雙臂,十分沒有安全感。

這讓兄弟二人感覺到擔心的同時又覺得奇怪。

才九歲的大妹妹彷彿一下就長大了,還知道藏著兩隻鵪鶉不被人發現。

雖說妹妹隱藏的很好,可是家裡就這麼大的地方,兩隻鵪鶉根本無處可藏,她又是從哪裡把鵪鶉拿出來的呢?

這件事兒蘇茹自以為隱藏的很隱蔽,可既然他們哥倆都發現了這一點,對家裡情況更熟悉的母親又怎麼發現不了?

只是不約而同的都保持了沉默而已。

……

蘇茹這一覺睡得十分舒坦,但其實也沒有睡多久。

張杏花跟丈夫照常下工回來,看見小丫頭睡得正香呢,臉上甚至還帶著甜甜的笑,讓他們都有些不忍心把小丫頭叫醒。

只是這會兒已經到了午飯時間。

早上雖說他們一家子開小灶吃了黑饃饃和鵪鶉湯,但一早上的勞作早就消化的乾乾淨淨了,這會兒用飢腸轆轆來形容也不為過。

吃飯的時間還是要吃飯的,張杏花輕聲的把閨女喚醒,柔美的嗓音讓睡得迷迷糊糊的小丫頭還以為是做夢呢,下意識的張開雙手摟住了母親的脖子,在她懷裡懶洋洋的蹭了蹭,嘟囔道,「真好……媽媽還在……大家都還在……」

「傻丫頭,再說什麼夢話呢?」張杏花笑著揉揉閨女亂糟糟的頭髮,並沒有挺清楚她在說什麼,只是好笑的讓蘇建武去拿帕子過來,打算給閨女洗臉。

蘇茹還迷迷糊糊的,帶著涼意的帕子就擦在了臉上。

冰涼的觸感頓時驅散了還有些昏沉的睡意,清醒過來后發現自己竟然賴在母親懷裡,像個小寶寶一樣擦臉,頓時老臉一紅。

不過母親的氣息和溫柔實在太讓她喜歡了,就算心裡年紀早就成年的她還是忍不住貪戀母親的慈愛。

反正我現在還是個寶寶!

蘇茹自我催眠著,理所當然的享受著母親的溫柔。

「該起床了小懶豬。」

蘇建武也湊了過來,瞧見軟萌可愛的閨女,忍不住手痒痒的去捏她的鼻子。

然後就被妻子翻著白眼,沒好氣的打了一下。

「你那粗手勁兒的別把孩子捏疼了。」

「我又沒有用力氣。」蘇建武委屈巴巴的說道,因為老太太的緣故,最近這幾天媳婦都沒給他好臉色看,害得他晚上想偷偷摸摸幹個啥都不敢。

「哼。」

張杏花輕哼一聲,傲嬌的不去理會丈夫,指揮著蘇建國給閨女穿鞋,這才起身去廚房那邊幫忙。

要不然隔壁屋的老太太又要作了!

「你媽現在可真兇。」蘇建武沖著閨女小聲抱怨,不過嘴角勾起的笑容卻出賣了他對妻子的喜愛。

蘇茹對爸爸還是沒有放下過去的芥蒂,聽見他這麼說,便哼哼的搖著小短腿兒,「我會告訴媽媽的,爸爸你說她壞話。」

蘇建武一愣,詫異的看著小閨女奶聲奶氣的沖著自己竟然說這番話。

隨後立馬做出傷心狀,捧著胸口苦著臉道,「丫丫都不愛爸爸了,以前最喜歡粘著爸爸了,是不要爸爸了嗎?」

一個大男人跟活寶似得,蘇茹本來不想給他好臉色,可奈何還是被他這幅故意做出來的委屈樣兒給逗笑了。

蘇建武立馬笑著去撓她的痒痒肉,「好個小丫頭,都敢笑話爸爸了,看我不狠狠的收拾你。」

蘇茹最怕癢了,被爸爸一撓,就咯咯的笑起來,躲避著爸爸的襲擊。

可偏偏蘇建武根本沒放過她的意思,愣是把自己閨女欺負的眼淚汪汪才自己笑起來。

一旁拿著竹條正在編竹筐的蘇文飛翻了個白眼,「爸,你別欺負丫丫了,小心一會兒媽跟你急。」

蘇文翔也在一旁看著他們鬧騰,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純良的笑容。

「臭小子你懂啥,這是我跟你妹妹親才會一起玩兒的遊戲。」蘇建武輕咳一聲,嚴肅著臉說道。

只可惜,他那張臉嚴肅起來看著是挺凶神惡煞的,但是知曉父親性子的蘇文飛根本就不怕。

這會兒蘇建武似乎才想起家裡還有兩個兒子在。

瞧著哥倆還在編竹筐,便忍不住問道,「你們倆真不打算繼續上學了?」

「現在學校教的都沒啥意思,又那麼亂,去了也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在家多干點兒活呢。」

蘇文飛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

「爸爸,我去當兵的事兒,媽媽她同意了沒?」

「怎麼可能同意呀?你媽寧願你一輩子種地都不想你去干那危險的事情。」

蘇建武聳聳肩,對於大兒子去當兵的事兒他倒是沒什麼意見。

只要兒子自己高興就成。

「爸,你去跟媽說下,部隊裡面也是可以上學的,還能考軍校,出來就是軍官呢,根本不會上前線,也不會遇到危險的。」

蘇文飛忍不住說道,心裡也有些急。

他想獲得家裡人的支持,風風光光的去參軍,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去。

不然母親發現他不見了,肯定會又急又擔心。

「你自己去跟你媽說吧,我最近可不敢惹她不高興。」蘇建武摸摸鼻子,一點都不在意的承認自己實際上是個老婆奴的事實。

蘇文飛嘴角一抽,最後還是把期翼的目光落在蘇茹的身上。

蘇茹輕咳一聲,舉起小手,「我知道了大哥,我會幫你跟媽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