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四十三章 樓司辰【第五更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 樓司辰【第五更繼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科幻小說

一覺睡醒神清氣爽,蘇茹感覺自己精神力特別充沛,就像突然吃了大力丸似得,恨不得繞著東鄉跑兩圈才好。

不過她醒過來的時候父母都已經上工幹活去了,這些日子兩人請假的時間有點多,工分自然扣了不少,要是再這麼下去,等到了年底分糧的時候他們就得喝西北風了。

當然,這是蘇建武的想法。

家裡暗地裡的存糧除了她們母女還有兄妹幾人知道之外,暫時還是把蘇建武瞞的死死的,而別人看著他成天發愁的模樣,也不會懷疑她家是不是還藏著糧食了。

畢竟在東鄉人的眼裡,蘇建武是一個老實人,根本不會說謊。

原本眼紅她家前陣子好吃好喝的人也暗暗笑話起來,話里話外無非就是說她家窮顯擺,明明家裡就快吃不起飯了,為了面子居然還送了那麼多蓋房禮出去,活該這蘇老三一家子餓肚子。

蘇老太太暗地裡說的話自然更難聽,不過張杏花也不會讓蘇茹他們幾個小娃娃知曉,根本沒理會那個老太太酸溜溜的話。

倒是蘇建武,每次看見他親媽對自己冷嘲熱諷,對同樣分出去的老四一家子卻暗地裡照顧關心著,這心裡到底是啥滋味,估計也就只有他自個兒明白了。

大哥二哥估摸著又跑到林子里練功去了,越是臨近招兵的日子,大哥就越是努力,對比起來她這個做妹妹的倒是懶了不少。

小弟小妹在屋內也沒見著人影,估計也是被爸媽帶到地里去玩兒了。

蘇茹在家裡轉悠了一圈,確定也沒其他人鬼鬼祟祟的后才進了屋裡,重新關上門心念一動便進了小界面。

小界面內的情況更以往沒什麼不同,小雞小豬都被隔離好了的,各自吃著各自的食物,互不干擾。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卻是那朵被竹筐遮蓋住的小蘑菇,哪怕是白日里也能夠看到閃耀的光透出來。

蘇茹沒急著過去看看那小蘑菇到底是什麼情況,而是先進了竹屋,找到關於天材地寶的分類捲軸,一一看起來。

她也沒想過自己能夠好運的再次得到一株天材地寶,看來這些捲軸上的內容還是得全都記下來,否則每一次遇見自己不認識的靈草靈藥就得進來找資料,也太麻煩了。

相反,若是記在腦子裡則是會方便不少,沒準未來也能起到作用呢!

反正一個早上都不會有人過來,蘇茹拿著手錶進來看時間,這才坐在竹椅上一卷卷的看起。

這裡的捲軸十分多,記載的天材地寶也是千奇百怪。

她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只是隨意翻閱,而是用心的去記下這上面的內容,並且達到再也不會忘記的狀態。

足足看了兩個多小時,蘇茹才終於找到了關於小蘑菇的資料。

「光靈芝?」

蘇茹仔仔細細的看著光靈芝的作用,這種天材地寶對於生長的環境十分苛刻,必須在有著十分濃郁的天地能量的地方才能夠存活。

哪怕是在異世,這種光靈芝也是屬於十分罕見的修鍊聖品,初階的修鍊者們只需要一點點就能夠增強自身對功法與天地之力的領悟能力,而對於符醫來說,這種靈藥更是能夠提升符文力量的一種寶貴之物!

蘇茹沒想到這東西居然這麼厲害,可為什麼會生長在東鄉附近的大山裡?

下意識的,她的腦海中便浮現出樓司辰的那張臉。

「這東西……不會是他故意放的吧?」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有了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

既然當初樓相依都能夠破開空間的界限穿越到這個世界來,並且重新佔據一具剛死不久的身體活了幾十年,那麼為什麼就不能允許別人有著相同的經歷呢?

更何況,他跟樓相依一樣都姓樓……

蘇茹獃獃的盯著放在桌上的捲軸,心裡頓時亂糟糟的,強迫自己不去想樓司辰三個字。

可越是讓自己不要想,但樓司辰的那張臉在自己的腦海中便越發的清晰,甚至,她隱隱似乎看到了一張更為成熟穩重的面孔。

那張成熟的臉如同一道閃光在她腦海之中一閃而逝,快的讓她抓不著。

「這小子……」

蘇茹一拳頭錘在竹桌上,心情開始莫名的煩躁起來,甩甩腦袋繼續拿起捲軸開始死記硬背。

硬是強迫自己忘記關於樓司辰的事兒。

而此時,遠在小鎮上的樓司辰摸摸自己發熱的耳朵,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來,「小丫頭不會是在念叨我吧?」

回想起那丫頭炸毛的模樣,少年笑的便更加溫柔了,只是在他面前的人卻像是見到惡鬼似得,渾身抖得跟篩子似得,一個勁兒往角落裡躲。

細微的動靜讓樓司辰回過神來,他收斂起笑容,居高臨下的站在恨不得將自個兒縮成一團的李衛國面前,微笑道,「怎麼李叔叔還是不願意說出那個指使你的人的名字嗎?」

李衛國崩潰的大叫,「不能說!我不能說!你別逼我!別逼我1

樓司辰不在意的笑了笑,突然一腳就朝著李衛國踹了過去,只聽得擦幾聲,李衛國發出幾聲慘叫,骨頭竟是又被踢斷了幾根!

然而,這並不是結束,樓司辰一腳比一腳狠,如同踹垃圾一樣,面上帶著笑,可眼神卻始終都是冷的。

李衛國被踢的跟塊爛肉似得,鼻涕眼淚全都冒出來了,嘴裡更是不停的求饒痛呼。

到現在他也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這是在自己的家裡,可他的叫聲這麼大,家裡其他人卻像是聽不見似得也不過來看看,反而面前這個心狠手辣的少年有恃無恐,完全不怕外面突然進來個人。

李衛國感覺到自己的內臟都彷彿被他踢爛了似得,又是嘔出一股帶著肉渣的鮮血出來,死亡的恐懼讓他瞪大了眼睛,再也抵不過對面前少年的恐懼,驚叫道,「我說!求求你,別打了,我說1

樓司辰這才停下腳,沖著他微微一笑,「這才乖嘛,早點說出來也就不用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