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可是你親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可是你親媽!【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蘇茹在小界面里坐了一上午,看著時間差不多才離開。

羊皮捲軸上面的那些關於藥材的資料已經被她記住了大半部分,不過想要確認是否真的已經完全記住,估計還得見到實物才行。

不過至少再次遇見像月之華和光靈芝這樣的天材地寶她至少也會有個大概的印象了。

光靈芝的用途不少,哪怕是在異世界也是個難得尋到的好東西,這樣的東西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生長在東鄉附近的大山中?

更何況,她可沒覺得大山之中的天地能量比東鄉這個地方濃郁多少,根本構不成光靈芝生長條件,唯一的可能便是某人移植過去,故意讓她發現的。

而那個某人,她幾乎能夠肯定就是樓司辰那小子!

如果真的是這傢伙,那麼樓司辰肯定跟原本小界面的主人樓相依會有所瓜葛,甚至那傢伙也知道小界面的存在不一定。

想到這個可能,蘇茹詫異與自己居然沒有任何不安的情緒,彷彿本就該如此一樣,實在讓她心煩意亂。

不管怎麼說,她必須得挖出樓司辰的秘密,搞清楚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認識自己的!

中午的時候,一家子圍在桌邊,桌上放著的則是一大盤土豆燉白菜,旁邊還有一小碟韭菜炒雞蛋,被分成了五份,至於主食也不是往日的白面饅頭和大米飯,而是用糙米做的稀粥,看上去簡陋極了。

蘇小弟跟小妹這些日子嘴巴已經被養叼了,再次吃這些粗茶淡飯還偷偷摸摸的哭了一場,看的張杏花十分不好受,所幸兩個小傢伙也很懂事,抱著飯碗抽抽搭搭的吃,根本沒鬧起來。

相比之下,蘇茹他們就容易接受的多。

更何況雖說是粗茶淡飯,可架不住母親做飯的手藝好,就算是糙米做出來的稀粥都做得很好吃,香軟可口,完全不像是以前在蘇家老屋那邊吃的都是割嗓子的麥糠一樣的東西。

小弟小妹發現稀粥並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難喝之後,果然高興起來,一邊夾著雞蛋吃,一邊樂滋滋的。

張杏花看著好笑,「看你們倆那樣子,跟什麼似的1

「還不是以前的苦日子過怕了。」蘇建武拿著土豆啃,看著兩個小的,再回想起以前的事兒也覺得挺心酸的。

現在想想,那些日子簡直就不是人過的!

哪怕是蘇家老屋喂的豬都比人吃的好,難怪以前孩子們瘦不拉幾的,臉色蠟黃蠟黃的,跟個乞丐一樣。

「以後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的。」張杏花笑吟吟的瞥了眼蘇茹說道。

蘇建武扯出一絲笑容,看上去有些勉強。

上午的時候二嫂已經跟他說了,這段時間他們家請假的時間太多,工分也就只有人家的一半多,估計等年底分糧的時候分不了多少,到時候又是大冬天,大雪會覆蓋所有的土地,只怕找不到食物會餓肚子。

他有些發愁,可這些事兒卻不能給媳婦孩子們說,難得看他們這麼高興,能瞞一天就是一天了。

「爸媽,再過兩天我就去鎮上參加招兵考核了。」蘇文飛突然開口說道,「到時候我進了部隊,每個月就會有津貼發,咱們家的日子總是能過下去的。」

提起大兒子參軍的事兒,蘇建武跟張杏花的興緻就不大高。

雖說這年代參軍光榮,誰家要是出個解放軍說出去都是面上有光的事兒。

可偏偏張杏花是知道部隊可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安全,邊境不安分,誰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打仗,蘇文飛還沒到十八歲,她是真的不忍心送兒子去受那個苦!

就算她心裡門清,現在兩個兒子的功夫很不錯,一個打三個都沒問題。

可人家戰場上用的可是槍支彈藥,這肉體凡胎的再厲害,能厲害的過人家的子彈嗎?

只是看著大兒子興奮的模樣,這話她到底沒說出口,只是笑著點頭。

蘇建武拍拍兒子的肩膀,「好兒子,在部隊里好好的干,聽領導的話,別給咱們家丟人1

蘇文飛咧著嘴笑,正準備說話,家裡的門突然就被人從外一把推開。

只見蘇老太太冷著臉走進來,看到他家桌子上吃的東西,陰陽怪氣的叫道,「喲,這吃的都是啥呢,怎麼不燉肉了啊?前些日子不是天天都燉肉吃嗎?」

「媽,你咋來了?」

蘇建武立馬站起來,他在看見母親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居然是覺得煩?

張杏花也皺著眉站起來,打量著老太太尖酸刻薄的臉,再看看自家男人長得模樣,二人之間根本沒有絲毫相像的模樣,就連跟蘇老頭也沒有半分相似。

「你來幹什麼?我家不歡迎你。」

蘇茹自從知道這老太婆不是自己親奶奶后,就琢磨著該怎麼報復自己前世所受到的迫害與委屈,還沒想好呢,沒想到這老太婆就主動跑上門來了,下意識的就擺出一副厭惡的臉。

蘇老太太頓時不滿了,沖著蘇建武叫道,「老三,你家這個幾個孩子正式越來越沒教養了,我好歹也是他們的親奶奶,你瞅瞅他們這是啥態度1

「媽,咱們不是說好了,除了給你們孝敬糧的時候,沒必要的話就不要湊到一塊兒嗎?」蘇建武嘆了口氣,語氣淡漠的說道。

蘇老太太立即就不幹了,「憑啥啊!我可是你親媽!老三,咱們家那邊住的太擠了,我跟你爸商量了下,打算搬到你們這兒來住,反正你家房子多,就這麼說定了。」

「老太太,你可別忘記咱們已經分家了,現在你跑到我家來是什麼意思?又想說話不算話了?」張杏花可沒那麼好的容忍度,特別是在知道她根本不是自己親婆婆后,那是一點委屈都不願意忍了。

「張杏花,我可是你男人的親媽!我兒子的家我怎麼住不得?用得著你一個外人來管?」

蘇老太太立即叫囂起來,一言不合就要開始撒潑。

蘇茹在旁邊卻是咯咯的笑起來,沖著老太太與跟著她一起進來的二嬸她們說道,「老太太,你為啥每次都要強調你是我爸爸的親媽?感覺就像是你自個兒心虛,不是我爸爸的親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