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六十一章 禍水東引【補更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 禍水東引【補更3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張杏花一路走回來,心情已經好了很多,不過看著老虎溝的這些人還是十分礙眼,乾脆放了他們一個人回去,讓他們拿著賠償自己家裡損壞了的那些東西的錢來贖人,不然這剩下的這些就這麼一直丟在外面綁著就行了。

對於這群人可憐兮兮叫慘的模樣,她是一點都不心軟。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貨色,這十里八鄉的誰沒聽說過?老虎溝跟各個鄉鎮的人那是祖宗時代就傳下來的恩怨,以前這些土匪可沒少欺負人。

現在國家統一了,這些土匪才安分下來種地,可實際上這些土匪的後代能有個什麼好東西?還不是成天偷雞摸狗的,那幾年全國性的大災難時期,這些傢伙可沒少搗騰壞事兒。

不過那個時期各家各戶自身難保,自然也就沒那個力氣就管別家的事兒。

蘇茹看著那個被放回去的傢伙手腳並用的爬出了東鄉的地界,看向自己的眼神更是帶著恐懼。

她心裡門清,等這些人回過神來后肯定還是會把她家給記恨上,再加上這些傢伙四處去嚷嚷自己的秘密,就算大部分人都不相信,可誰能保證有些腦抽的傢伙就真的相信呢?

冰冷的目光一一從這些人的臉上掃過。

反正這群傢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留著也沒什麼用。

張杏花回來后就鑽進了廚房開始燒菜做飯。

其他看熱鬧的人自然也是各回各家,畢竟鬧騰了一整天,大夥都沒吃啥東西,光看熱鬧去了,這會兒肚子里早就開始唱空城戲了。

大半晚上的張杏花切了一小塊腌肉炒野菜,又挖了點豬油煎了幾個荷包蛋,煮了一大鍋的苞米粥眾人才開始吃飯。

蘇小弟跟小妹早就玩的累了,他們倆年紀小,也搞不懂家裡其他人都在做啥,成天就是吃喝玩樂,根本沒啥煩惱。

所以吃飽了后就拍拍小肚皮睡覺去了,乖巧的根本不用人去哄。

「以後那邊的贍養糧食咱們也不給了。」張杏花放下碗筷,淡淡的說道,「咱們以後就跟蘇家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們幾個給我記著,特別是那對老兩口,他們叫你們去幹啥你們都別聽,把他們的話當個屁給放了1

「媽,今天你們去鎮上鬧得咋樣了?蘇梅她承認了?」

蘇文飛好奇的看了看臉色晦暗的父親,琢磨了下還是問起了母親。

畢竟那些人都曾是蘇建武的最親近的人,或許他們對他並不好,可是在蘇建武的前半生記憶力,那些人就是他血脈相連的親人,如今鬧出了這種事情,他的心裡估計也不好受。

「恩,承認了。」張杏花深深的吸了口氣,嗤笑道,「以前咱們家省吃儉用的糧食還不如拿去喂狗呢,蘇梅那個女人……哼。」

「行了,這事兒既然過去了,諒她以後也不敢打咱們閨女的主意,以後不跟她這種人接觸就行了。」

蘇建武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不知道為啥,他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難受,反而有種這一天終於到來的輕鬆感。

這次蘇梅干出了這種事情,他媽還是第一時間想著護著蘇梅,根本沒有想過他這個當兒子的感受。

他也算是看出來了,自己在老太太的心裡估計還沒有蘇梅放的一個屁重要。

既然人家都不在乎自己這個親兒子,他幹嘛又要去上趕著當個好兒子呢?

這麼想通了后,他倒是覺得輕鬆了不少,對於張杏花的決定自然也支持。

吃完了晚飯,蘇建武就出去守著那群人去了。

最近氣溫下降的厲害,夜裡吹一晚上的冷風也容易把人給凍感冒了,不過他們根本就沒有給這群人換個地方綁著的意思。

點燃了兩根火把放在旁邊立著,任由夜風將火焰吹的東倒西歪。

老虎溝的這群男人就有些痛苦了,本來他們穿的就不多,夜風瑟瑟之下,冷的聚在一塊兒取暖,順便把蘇建武一家子罵的半死,但也只敢在心裡嘀咕。

畢竟這家人可養著一個會使用妖法的妖怪呢!

阿大的傷已經經過處理,不過還是疼的他一個勁兒的哆嗦。

蘇茹吃完飯就跑了出來,這群人瞧著她就不約而同的想躲。

「怕啥,我又不會吃了你們。」蘇茹拿了一個小竹凳,似笑非笑的沖著他們說道。

只是在明滅不定的火光之下,她的笑容顯得有些陰森,看上去詭異極了。

「你,你想幹啥?」

乾瘦老頭是這群人年齡中最大的一個,被這麼綁著自然也難受極了。

「不想幹啥。」蘇茹聳聳肩,淡淡的說道,「我就是好奇,怎麼蘇梅一個女的就能把你們這群人耍的團團轉了?她明知道我家人可都不好惹,卻還是慫恿你們過來找茬,她這不是故意坑你們嘛1

「啥?」乾瘦老頭聽得直瞪眼,「蘇梅知道你是妖怪?」

「我可不是啥妖怪,X主席不是說了嘛!反對一切封建迷信活動,不準搞什麼牛鬼蛇神的,你這話要是被人聽了去,你就慘了1蘇茹涼涼的說道,「鎮上那些被抓起來戴高帽子的你們知道不?嘖嘖,那模樣慘的我都不敢看。」

乾瘦老頭跟其他人瞬間就不吭聲了,雖然他們生活在更加偏遠的深山老林子里,可是鎮上最近發生的事兒他們還是很清楚的。

這要是真的被舉報了,少不了得脫一層皮。

「你們也真笨,蘇梅自己不敢過來找我家的麻煩,就讓你們這群炮灰來送死,嘖嘖,現在你們還得賠我家的錢,真可憐。」

蘇茹幸災樂禍的說道,可話里話外無非都是他們被蘇梅害慘了。

乾瘦老頭想起那個叫蘇梅的婆娘牙尖嘴利的,最初的時候他們也沒想過跑來抓蘇茹回去,只是想著讓她把他們給的錢還回去而已。

可也不知道怎麼著,最後就被那婆娘給忽悠了,真跑來東鄉抓人,結果沒想到碰到硬茬。

越想他們就越是覺得那個叫蘇梅的女人是在利用他們,頓時恨得咬牙切齒起來。

蘇茹微微一笑,眼神卻是冷冷的。

被這些傢伙盯上是什麼後果,她相信很快蘇梅也就能嘗到這種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