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一百六十二章 劍跋扈張【補4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劍跋扈張【補4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被放回去的那個老虎溝的人是連夜跑回去的,添油加醋的把情況這麼一說,緊接著就帶著一群左親右鄰浩浩蕩蕩的趁著夜色跑到東鄉來了。

這一晚上東鄉本地人也都沒睡著,心裡都清楚老虎溝那群人不是好惹的,那人放回去后誰知道會不會找來一大堆人算賬呢。

他們跟蘇建武一家子好歹都是一個鄉的,怎麼著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家出事。

於是乎,等聽到外面的動靜后,記著這事兒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立馬就把衣服穿好,舉著火把就朝著蘇茹家跑過來了。

一眼望去上百隻火把在夜中燃燒著,把這一塊地照的透亮。

火光被夜風吹的東倒西歪,但愣是沒被吹滅,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嚴肅,不知道的還以為雙方就要干架了。

老虎溝這邊來的人幾乎全部都是青壯年,只有幾個年紀稍大一點的做領頭人,面色不善的瞪著蘇建武。

這次張杏花沒有出面,她就算怎麼凶,對上一群大男人的時候總是會吃虧的,所以蘇建武打發她去照顧兩個小的孩子去了,自己身為一家之主,總不能一直躲在媳婦背後,讓自己媳婦衝鋒陷陣。

要不然他還怎麼配被稱為男人?

「把阿大他們都放了,要不然今天這事兒咱們沒完1開口的是老虎溝的生產隊隊長鬍新,外號胡老大,也是管理老虎溝的當家人。

他爹跟他爺爺解放前都是這一帶的土匪頭頭,手裡沾過人命的那種,教出來的兒子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

胡新今年四十多歲了,十幾歲的時候也是跟在父親爺爺屁股後面的小土匪頭子,也不是沒殺過人的,等年紀大了,脾氣也越發暴戾,在老虎溝也是一直稱王稱霸,十分讓人敬重。

這次阿大他們來找事兒結果被人扣住了,胡新只覺得這是東鄉的這些傢伙在打自己的臉,至於那個回去報信兒的傢伙說蘇茹是個妖怪啥的,他根本沒放在眼裡。

那小丫頭片子他也見過,跟個瘦猴子似得,沒胸又沒屁股,要不是小六就喜歡那種小小一隻的女人,他還真看不上。

哪個妖怪會像那小丫頭似得?看到自己一眼就被嚇得哇哇大哭?

「胡老大,我知道你是個厲害的人物。」蘇建武也沒慫,站在蘇茹和兩個兒子面前冷淡的說道,「但是你們溝子里的人跑到我家來鬧事兒,不給個說法肯定說不過去,我媳婦也說了,把咱家砸壞了的那些東西賠了,人你們就可以領走,要不然,這人不放。」

「蘇老三,你這是不聽我話埃」胡新痞氣十足的笑道,「我胡新活了這麼多年了,可還真沒見過像你這樣跟我說話的傢伙,不錯,有種1

蘇建武面無表情的盯著他,沒說話。

他一向給人老實憨厚的感覺,可是此時此刻,平日里跟他相處頗多的人都發現了他就像變了個人似得。

那張老實憨厚的臉沒有絲毫表情的時候,竟是讓人莫名覺得敬畏,看上去冷漠穩重了不少。

胡新皺起眉來,下意拭這個蘇建武不是什麼軟柿子。

蘇茹也瞅著自己老爸威風凜凜的模樣,竟是覺得這種感覺還不錯,第一次感覺到了原來蘇建武也是可以一個可以依靠的父親。

彷彿前世那跟行屍走肉一樣的傢伙根本不是自己的爸爸。

「就一個條件,賠錢領人,不願意的話,我回去睡了。」

蘇建武言簡意賅,根本不給胡新講條件的機會。

那些被抓起來的人也被周建軍帶著人看著,雙方人數不相上下,乍一看倒是有劍跋扈張的架勢。

胡新眉頭皺的緊緊地。

這個年代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軍閥林立,土匪佔山為王的時期了。

這東鄉的青壯年在場的不比他帶來的人少,要是真干架起來,估計也討不了什麼便宜。

不管蘇建武跟東鄉的這些人關係好不好,有外面的人跑過來找茬的時候,一個鄉的人絕對會站在一條線上。

這並不是什麼情面不情面的問題。

畢竟若是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己人鬧得再怎麼不愉快都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容許外地人欺負本地的,不然若是傳了出去,整個東鄉都會淪為其他鄉鎮的笑話。

因此,就連周大牛這個生產隊長以及邱山這個民兵連長都來了,只為了給蘇建武壯膽造勢。

胡新一一掃過東鄉這群人,這些傢伙顯然早就準備好了,手裡不是拿著鐮刀菜刀就是拿著鋤頭扁擔,他相信只要自己這邊的人敢動手,這些傢伙肯定也會毫不客氣的反擊。

到底是在別人的地盤上吃虧一些,一打起來沒準還會有更多人過來幫忙,這個局勢可對他不妙埃

識時務者為俊傑,胡新冷著臉從一個布包里掏出五塊錢來扔到蘇建武面前,「夠了嗎?」

蘇建武瞥了一眼,「夠了,不過麻煩你撿起來交到我手裡。」

胡新本來就是想羞辱他一下,沒想到蘇建武竟然這麼有骨氣,頓時氣得不輕。

但是這老小子明顯是個倔脾氣,說不彎腰那是絕對不彎腰的主兒。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壓下心頭的怒火,沖著自己身旁的人使了個眼色。

那個人只能不情不願的上前把錢撿起來,然後放到蘇建武的手裡。

一旁蘇茹看著自家父親這麼氣勢洶洶的模樣已經開始冒出崇拜的光了。

她爸別說,這樣做起來還真不是一般的有氣勢!簡直跟平日里判若兩人一樣,帥呆了!

蘇建武被自己閨女那灼灼的眼神盯得耳朵開始發燙,但依舊面不改色,將錢揣起來,沖著周建軍點點頭。

周建軍這才把人身上的繩子一一解開。

那群被綁了許久的人才高興的歡呼出聲,手麻腳麻的抬著阿大走到胡新的面前。

胡新見阿大的傷勢居然這麼嚴重,臉色頓時黑了下來,面色不善的沖著蘇建武叫道,「蘇老三,你家的東西我都賠了,那我這兄弟身上的傷也該好好算算賬了吧?」